loader

一道巨大的火焰從天而降,攔住了御風而行的北傾城的父親。

  • Home
  • Blog
  • 一道巨大的火焰從天而降,攔住了御風而行的北傾城的父親。

「什麼?」

看到這個出現的身影,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呼出聲了,不是因為他們震驚於又有高手出現,也不是震驚於這個老人一出現就擋住了衛城雙霸之一的北傾城的父親,只是因為這個佝僂的身影只要是在衛城待了一些年生的人他們都認識,這個人是南宮青石的父親,南宮家的上一代家主,一個在一年前就已經死了的人。

「你怎麼會?」

北傾城的父親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個老人,正是因為這個老人在一年前死了,他才敢站出來和南宮青石一斗,以前的南宮家絕對是衛城的真正霸主,他們家有兩個道玄境的高手,絕對是他不敢動的,可是為什麼這個死了一年的人又活了過來,他一臉的不敢相信。

「父親!真不好意思!在你破死關的時候要你出關!」

南宮青石一臉恭敬的對著老人說道,這人貨真價實的就是自己的父親。

「呵!這破死關本身就是賭,可惜你我都清楚,以我的天賦根本不可能突破那一關,讓我再活上個上千年,既然突破不了那也就幫你把衛城的這些阻礙都給清除了,保我南宮家族幾十年的安寧吧!」佝僂老人一臉的無奈。

活的越長的人就越想活,他不想死,為此一年以前他就以裝死來破死關,甚至不惜用一些見不得光的手段,奈何還是沒有成功,現在的日子也剩下不了幾天了,本來就算是今天北家不動手,南宮家也沒有準備再給北家任何的機會,只是現在的這種形式不得不將時間提前了。

「好算計啊!好算計啊!我就說一年以前你為什麼會突然就死了,原來實在裝死啊! 我的男友非人也 怪不得最近我總感覺有些奇怪,為什麼我北家老出事,所以我都沒有讓傾城出門,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們安排的!還真是老謀深算啊!」

北傾城的父親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本來以為北家的機會就要來了,可是沒有想到到頭來還是被算計了!要不是今天這樣巧合,或許他自己怎麼死的都清楚。

不過這樣也好,現在明顯是超出了意料之外,南宮家是這樣,北家是這樣,但是對於北家來說卻是好事,至少現在的南宮青石已經受了重傷,不然面對兩個道玄境的高手,其中一個還是道玄境巔峰的存在,或許因為年老體衰戰鬥力不見得有多強。

可姜還是老的辣,永遠不要去小瞧一個活的比你還要多一倍時間的老東西到底沒有能力對付你。

當然北家至少是慶幸的,今日的事情一切都是因為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要不是他打斷了這一切的節奏,或許北家連拼一把的機會都沒有,現在對於他來說還是有機會的,只是那個年輕人他卻救不了了,現在他的生死都為可知,但是若今天能活下來,這人必定是北家的座上賓。

北傾城的父親在心中如此想到,但最終的結果還是要一戰。

「殺!」

「殺!」兩人幾乎不需要再多說什麼,現在誰勝,誰就能把握整個衛城的大權。

「什麼? 雍月誅心 卑鄙!南宮家果然不是好東西!」

北傾城一臉的不甘心,以他的年紀現在正是修鍊的黃金時期,陰謀詭計這些東西他是真的不一點都不懂。

「北少爺!沒用的!這就是世界,這就是生活!」

大飛眼中滿是不甘,不要看大飛一臉好人的表情,和人也很好相處,可是身為傭兵的他,也不是那種小白,他看大的世界比一般人看到的世界還要更加的殘酷,至於北傾城這樣的少爺,沒有見過的太多了。

「既然這是最後一搏,那就搏一下吧!秦兄弟我來幫你!」

大飛知道北傾城的父親已經幫不上忙了,但秦飛的命他一定要想辦法救下來。

「我也幫忙!」

北傾城也明白現在他坐不住了,自己的父親在拚命,他也不能呆著,若是搏一搏殺了南宮青石那北家自然算是贏了,畢竟南宮青石的父親已經老了,老傢伙實力不錯又怎麼樣,關鍵他拖不住了,只要想辦法拖住他,最後的勝利依然是北家的,北傾城也在賭。

「兄弟!我覺得我們現在的機會來了!」

「呵呵!我也這樣想!」

「那我們上吧!」

……

一旦涉及到權利的交替,很多時候即便不用上位者出太多的力,總會有人站出來幫忙,不是他們有多麼的英勇,也不是他們站在了道德的制高點,只是他們心中明白,這就是在賭,一場豪賭,權利的交替意味著殺戮,意味著機會,他們選對了人,那或許衛城新的貴族也會在這個時候產生,一旦有了這樣的想法,那場面自然是可怕的,剛剛還躲在一旁看戲的人,這個時候都站了出來,他們自然會在這個時候選擇站隊,不過這樣的場景之下,除了那麼不願動手的,估計沒有一個白痴的會選擇站在北家這邊。

看著這亂七八糟的局面,秦飛也是一陣無語,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本來一次再簡單不過的任務發展成了這樣一個樣子,秦飛自己都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經歷了陸小鳳的世界,和九叔的世界之後,自己好像也跟他們一樣帶上了光環,難道自己的就是傳說中的搞事光環?

「轟!」

「殺!」

場面一下子就變的混亂起來,大飛和北傾城雖然很想幫助秦飛,可是他們卻要面對三十秒后趕往戰場的敵軍,而眼前的南宮青石似乎也不想在等了,他也要對秦飛對手了。

「再見了!如果還有下次我希望你記住!不管什麼樣的天才,只要還沒有站在最高點上,你就不叫天才!死在天才路上的人實在太多了!」

南宮青石看一眼秦飛,一個小火球便出現在他手上。

「是嗎?可是我從不認為我是天才,而且你確定我會死嗎?」

秦飛淡然一笑,想他死的人多了去了,可他還是活到了今天,因為……

「汪汪!」 小白那弱小的身影擋在了秦飛的面前瞪著他那不大的小眼睛一臉不爽的看著南宮青石。

「狗!哈哈!你的狗居然想要保護你!你這是在逗我嗎?」

看著小白的出現,南宮青石差點沒有笑岔氣。

「狗?」秦飛呵呵一笑。

「你敢叫我狗?你他喵的居然敢叫我狗!」

原本根本沒有將南宮青石放在眼裡的小白,周身的白毛一下子就立了起來,就算是白痴也知道這傢伙發怒了。

看著小白髮怒的樣子,秦飛即便用屁股想也知道南宮青石會是什麼樣的一個結果!

「汪!」

「轟!」

小白驚天一叫,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沖他嘴裡噴射而出,強大的力量直衝南宮青石。

「什麼?」

南宮青石也是沒有想到這條狗居然會發出這樣強大的力量,就在他準備想要逃跑的時候,這股力量已經就在他的眼前,此時的他已經避無可避了!

「火牆!」

南宮青石趕忙用自己最後的力量運用道術,他已經感覺到了這股力量的可怕之處,只要他敢有一點鬆懈,這股力量絕對會要了他的命。

「轟!」

巨大的力量撞擊在了火球之上,一下子就衝過了這道火牆,然後……

南宮青石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來,就被這樣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打散成了飛灰,連一點掙扎的餘地都沒有。

「剛!剛!剛才發生了什麼嗎?」一個圍觀群眾問了一下旁邊的人。

「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們看錯了?」

「啪!」

「你打我幹嘛!」

「看來沒有看錯!一下子就沒了!那可是南宮青石啊!」

南宮青石可是整個衛城最強大的存在,也是整個衛城沒有人敢挑戰的權威,可就是這樣一個人,一下子就沒有了,不要說這些圍觀的人不敢相信這一幕,估計就連因為化為灰灰的南宮青石還活著也絕對不敢相信這樣一幕,他明明只感覺到了這股力量給了他莫大的威脅,卻也不足以說讓他連一點防抗之力都沒有,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他就這樣死了!

「汪!瑪德!秦飛叫老子狗也就算了!老子打不過他,你他喵的算什麼東西,敢叫老子是狗,大爺不一招搞定你,你都不知道神獸是什麼玩意?」

即便南宮青石已經死了,可是小白還是一臉不忿,這一輩子他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叫他狗了,雖然他和狗確實是近親,長的也很像,但狗這個物種細數祖上無數代,也只出了幾個神獸而已,還是低級的,和他們的高貴比起來差遠了,在他們這一族,叫他們狗就是在罵他們,他們絕對不能忍受,除了打不過的人。

看到這一幕秦飛也是無語的搖了搖頭,小白的自尊還真不是蓋的,別看秦飛叫他狗他無可奈何,但是他也不是沒有報復過秦飛,可見小白對於狗這個詞的敏感,叫小白狗,那真的是很倒霉了!

「剛才我似乎聽見有人在議論我?」

一招結束了南宮青石的小命,小白將頭立刻轉到了正趁火打劫的那些人。

「跑!」

這些人也不是白痴,能一招就將南宮青石給殺的狗,豈是他們能夠對付的,這個時候他們就感覺自己的父母怎麼就給他們少生了一隻腳。

「太!太可怕了!你到底怎麼認識這個人的啊?你背景這樣厚實還需要我來保護你嗎?」

北傾城現在只想說,他也想交這樣背景厚實的朋友好吧!還認識這樣的朋友嗎?有多少給我介紹多少吧!

「我怎麼知道?」

看到全部經過的大飛也是一臉的蒙逼,秦飛也就算了,從他看不清楚秦飛的實力時,他就知道這個秦飛可能有些不簡單,而且敢從道家的地盤裡走出來的人,至少也是和道家有不少關係的人,可是他絲毫沒有想到平時跟在秦飛身後的那條十分『活潑』的小狗狗居然這樣恐怖。

大飛忍不住看了一眼秦飛的其他寵物,看著其他兩隻寵物淡然的樣子,大飛絲毫不懷疑這三隻小寵物也絕對不簡單。

「哼!」

看著那些人跑了,小白這才帶著怒氣走到了秦飛的身邊。

「死了沒?」

「看來你是想回去啊!」

秦飛有些哭笑不得,這傢伙不會以為自己救了我一命,就敢有資格跟自己這樣對話了吧!

「額!好歹我也救了你一命,你多少給點面子嘛!」

看了一眼秦飛的臉色,小白立刻換成了一幅討好的嘴臉。

「給你面子?那誰又給我面子啊!你不救我自然還有小花和小白,不要蹬鼻子上面,這次的事情就算,下次再敢跟我這樣說話,分分鐘秒殺你信不信!」

「信!我當然信!」

小白只好一臉鬱悶的找個地方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這輩子也沒有現在這樣過的難受了!

「還有小脾氣!」

秦飛好氣又好笑,不過這些小傢伙都有自己的性格才是完整的他們,要是他們只是系統的一段程序,或許就沒有那麼可愛的他們,也不會讓秦飛感覺到溫暖了。

「轟!」

秦飛這裡三兩下就解決了南宮青石,但是北傾城的父親卻陷入了苦戰當中,面對一個老牌道玄境的高手,可真不是那麼好對付,雖然他老了,可是實力卻沒有辦法的消減,甚至因為是老一輩的強者,他們的打法更加的成熟,也更加的老練,甚至更加的老謀深算,除非是遇到哪些戰鬥力報表的妖孽或者天才,毫不誇張的說,他們幾乎可以輕易的將對手碾壓。

副本大佬 北傾城的父親畢竟年輕,實力也還算是可以,在老傢伙這樣壓迫還能堅持,自然也算是不錯了,不過老傢伙也很清楚,現在他還能壓著北傾城的父親打,那是因為他的經驗,可一旦讓北傾城的父親撐過這一段時間,他的體力下降,那就不是那麼回事了,他現在只能拼了命的想要將北傾城的父親給殺了。

只可惜因為他和北傾城的父親太專註了,根本沒有注意到這邊的南宮青石已經死了,不然他絕對不會還在打,跑都來不及了! 「小白!去幫幫忙!」

[綜]審神者是個毛絨控 剛才發生的事情,一切都被秦飛看在眼裡,不管是大飛也好,還是北傾城也好,都沒有想過要袖手旁觀,還準備幫忙,這也確實算是不錯了,要不是因為這樣,估計秦飛現在也不會叫小白去幫忙。

「不去!」小白還在耍小脾氣。

「哦!既然你幫不了我,那你就會店裡幫我守兩年吧!」

但這樣的小脾氣對秦飛沒有絲毫的用處。

「去!去!我去還不行嘛!你們誰都欺負我!」小白一臉的怨念!

「汪!老傢伙!看我不咬死你!」

小白現在也是心裡憋著火,叫喚了一聲之後,就消失在了空氣當中,等再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那個老傢伙的身後,然後一口就咬住了老傢伙的手。

「?」

北傾城的父親一臉蒙逼的看著出現在他眼前這條狗。

「什麼東西?去死!」

這突然的變故也是讓老傢伙一陣心慌,現在正是最關鍵的時候,眼看就要拿下眼前這個人了,可是卻突然出現了一條狗,還咬住了自己,這是一個破綻啊!

「死!」

北傾城的父親也不傻,一點也沒有在乎這條狗是怎麼出現的,左手一揮,一道疾風在他手裡變化成了一把劍,然後直衝老傢伙的心臟,可惜現在這個時候手上的疼痛已經讓他忘記了他還有一個對手,他只想要趕快拜託他手上的狗,只可惜現在的他根本沒有辦法,修道之人的道術都是靠手來使出道術的,至少他們這個級別是這樣,現在自己的手被咬了,想要使出道術,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嗤!」

最終被吸引了注意力的老傢伙就這樣輕易的被北傾城的父親一劍穿心,結束了他自己的命。

「哼!一點用都沒有!不好玩!」

老傢伙一死,小白就立即鬆了口,一臉的嫌棄,還說玩弄一下他,可惜還是一招解決,連發泄的機會都沒有,要不是秦飛是叫他來幫忙,估計現在他連北傾城的父親也不放過。

「哼!」

小白瞪了一眼北傾城的父親,立刻就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了秦飛的身邊,生氣的盤地而坐。

倒是北傾城的父親一臉震驚的看著消失的小白,然後又出現在秦飛身邊的小白,此時的秦飛已經沒有什麼事情了,恢復了一下體力之後已經站了起來,至於南宮青石更是連人影都不見了,南宮玉也是在自己的父親被殺之後嚇暈過去,不過現在已經沒有人注意到他了,一個根本沒有絲毫威脅的人,他們當然不會放在眼裡,只是今天過後北家的人,或者那些被他欺負過的人放不放過他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今天過後,這衛城肯定是有一陣腥風血雨,只是秦飛都不關心這些。

震驚過後北傾城的父親想要趕忙走到秦飛面前表示一下感謝,他也不是白痴,小白的突然出現,南宮青石的突然消失,肯定是和那個年輕人有關,本來還想說救一下那個年輕人,想不到卻被那個年輕人給救了,這樣神秘而且強大的年輕人不管出於什麼樣的目的,他自然不可能裝作什麼都沒有看到,甚至他還在慶幸剛才自己是要幫他,不然他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那個我叫……」

「行了!不用給我說你的名字,我反正也記不住!」

已經快步走到秦飛面前的北傾城的父親,還沒有來得及做自我介紹秦飛就直接打斷了他要說的話,一點面子都不給他。

要是在平時,估計現在他已經翻臉了,可是現在他卻連一點脾氣都不敢有,這個人他是真不敢惹,不然他都擔心自己突然消失。

「剛才的事情多謝了!為了表達我的感謝之意,一會請您一定要到我府上來做客……」

「停!不用感謝了!沒有必要!反正這兩個人也是要殺我的,我不過就是順手而已。」

秦飛真的是一點面子都不給。

順手!順手而已!此時北傾城的父親內心簡直就是奔潰的,他還從來沒有遭遇到這樣的待遇,但是他能說什麼,他能幹什麼?現在他只能忍了。

「秦兄弟!剛才多謝了!」

大飛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感謝秦飛剛才的幫助,要不是秦飛估計他活不了。

「說什麼了?我們不是朋友嗎?再說了剛才的事情也有我的一份不是嗎?」

面對大飛,秦飛才露出了微笑,秦飛就是這樣一個人,只要是他的朋友他都會給好臉色看,不是他的朋友,不管對秦飛有沒有幫助,他不給臉色看就算是不錯了。

北傾城的父親現在只能更加鬱悶的閉嘴看著了。

「我……」

「好了!不要矯情了好不好!還男人了!對了!你妹妹沒事吧!剛才你不是說她受傷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