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一道身影,急速而來,仰天而笑:「哈哈哈……這便是通往第二層的地方了吧,真是讓我好找啊!」

  • Home
  • Blog
  • 一道身影,急速而來,仰天而笑:「哈哈哈……這便是通往第二層的地方了吧,真是讓我好找啊!」

這身影飛速前進,短短時間,便是來到了這片區域。

「是黃埔夜!」

「他也來了!」

「鹿羽也在這裡,看來,這一下有好戲看了。」

來者正是黃埔夜,眾人望見他,又望了一眼鹿羽,都是竊竊私語。

目光微微一凝,鹿羽緩緩轉頭,望向了黃埔夜。

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想不到,在第一層的時候,就碰到了這黃埔夜。

「鹿羽!」

目光一轉,雙眸之中,閃過一抹寒光,黃埔夜驟然盯住鹿羽,獰聲說道。

對於鹿羽,他早就想要除之後快了。

「想不到,第一層的時候,就碰到了你。」

雙眸之中,閃爍著淡淡的精光,黃埔夜冷聲道:「既然如此,正好,我便讓你永遠的留在這裡!」

「正好,我也有這種想法。」

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鹿羽隨意的說道。

休掉億萬總裁 對於黃埔夜,能殺了的話,鹿羽絕對不會有絲毫的手下留情。

「小子,大言不慚!」

目光一寒,黃埔夜寒聲道:「區區五元凝魄境,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揚威,既然如此,你就死吧!」

「嗖!」

話畢,黃埔夜身影一動,當即化作了一抹流光,對著鹿羽的位置,急速的飛馳而去,人在途中,手掌一揮。

「嗡!」

一抹光芒,自他的掌心之中,散發出來,繼而凝聚成為一桿銀色長槍。

長槍之上,散發著令人心悸的靈力波動。

「嗤嗤!」

黃埔夜手臂一揮,手腕微微抖動,長槍輕輕顫抖一下,便是對準了鹿羽的眉心之處,帶起一陣撕裂空氣的聲音,深深的刺了過去。

所過只是,空氣都微微的波動起來。

「五元凝魄境?」

嘴角帶著笑意,鹿羽面色略微有些古怪,這黃埔夜,還在以原先的眼光看自己呢,真是不知好歹。

目光平靜的望著那急速而來的長槍,鹿羽表情淡然,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槍尖愈發接近。

那槍尖之上,更是散發出來一抹光忙。

槍,最重要的,便是那一點寒芒。

而黃埔夜對於一點寒芒的運用,也是妙到毫巔。

槍尖愈發接近了。

距離鹿羽的眉心,只有短短几寸的距離。

圍觀眾人都是臉色一變,這麼進的距離,鹿羽還不抵擋,豈非要死在黃埔夜的槍下?

黃埔夜的臉色,愈發的猙獰起來,似乎已經見到了鹿羽身消道隕的下場。

「嗤!」

銀色長槍,帶著一陣呼嘯之聲,狠狠的刺了過去,沒有絲毫凝滯,刺透了鹿羽的眉心。

圍觀眾人,具是大駭,面色猛地變換起來。

鹿羽竟然連一招都沒有抵擋的住?

而與眾人比較起來,黃埔夜的面色之上,那猙獰的表情,卻是逐漸的僵硬了起來,繼而化作了驚駭。

因為,他沒有從刺中的地方,感到絲毫的不同。

就彷彿,自己這一槍,是刺到了空氣之中一般。

(本章完) 若是刺在鹿羽的身上,必然會有著一些細微的阻力。

但現在,跟刺空沒有什麼區別。

更重要的,是鹿羽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抵擋,更是說明這事情詭異。

以鹿羽的實力,怎麼可能會不抵擋?

黃埔夜面色連連變換,表情莫測,雙眸略微駭然。

他心裡思索的同時,目光卻是望見,他刺中的地方,鹿羽的身影,緩緩的消散了開來,成為了一片虛無。

那,竟然是鹿羽的一道殘影!

也就是說,在千鈞一髮之際,鹿羽直接躲避開來,但因為速度太快,殘影還留在原地!

「好快的速度!」

「那竟然是一道殘影!」

「這怎麼可能?!」

「這是什麼樣的速度啊?!」

一瞬間,在場的眾人,都是瞳孔猛地一縮,駭然的大叫起來。

這等速度,簡直是駭人聽聞,從未見到過。

「一槍刺空的感覺,怎麼樣啊?」

正在這個時候,一道戲謔的聲音,從一處位置,緩緩的響了起來。

眾人急忙轉頭望去,但見鹿羽靜靜的懸浮在虛空之中,距離黃埔夜,緊緊只有一米的距離。

黃埔夜的耳邊,響起鹿羽的身影,他聳然一驚,急忙的轉頭望去。

一望之下,更是大吃一驚。

「七元凝魄境!」

從鹿羽的身體之上散發出來的波動來看,鹿羽的實力,乃是毫無疑問的七元凝魄境!

這簡直是超過了所有人的預料。

誰也想不到,鹿羽竟然是七元凝魄境!

眾人皆驚。

但若說最震驚的,還是數黃埔夜。

沒有人比他的心裡,更加的震驚。

在鹿羽五元凝魄境的時候,就能與黃埔夜交手,現在,更是進入了七元凝魄境,還如何對付鹿羽?

一瞬間,黃埔夜的心裡,便是懼怕了起來。

「你剛剛刺夠了,也該我出手了。」

嘴角一揚,勾起一抹戲謔的笑意,鹿羽輕聲的說道,手腕輕輕一抖,後背之上的潮汐劍,瞬息之間出鞘,被穩穩的握在手掌之中。

「刷!」

寒光一閃,潮汐劍對著黃埔夜所在的位置,急速的刺去。

所過之處,空間都是波動起來,甚至,隱隱的,有著一道道的裂縫,緩緩的擴散開來。

一劍出,寒芒現,空間破碎!

這一劍,比之鹿羽原先的劍法,強橫了無數倍。

「不好!」

瞧得此幕,黃埔夜目光一凝,心頭大駭,臉色瞬間蒼白起來。

這一劍,他完全無法抵擋。

甚至,他有一種感覺,自己連躲避都不可能。

因為,潮汐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了極致。

一瞬間,黃埔夜想到,只要自己捏碎玉簡,便是可以直接被傳送出去。

一念至此,黃埔夜沒有絲毫猶豫,手掌一揮,便是將那一枚玉簡,拿在了自己的手裡,猛地發力,便欲捏碎玉簡。

鹿羽目光一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腕急速抖動。

「刷!」

潮汐劍刺出的軌跡,倏地變換起來,從刺變成了斬,一道寒光閃過,無情的斬在了黃埔夜的手腕之上。

「嗤!」

一股鮮血,從黃埔夜手腕之上,飆射而出。

「啊!」

黃埔夜頓時發出一道慘叫,另一隻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手腕,表情痛苦。

而他手掌之中的玉簡,也是直接向著地面掉落而去。

來不及多想,在生死攸關的關頭,黃埔夜猛地俯下身軀,用另外一直手掌去抓那玉簡。

然而……

「刷!」

潮汐劍的第二劍,瞬息而至,劃過一道優美並且絢爛至極的劍光,深深的從黃埔夜的身上,切割了過去。

瞬間,黃埔夜的身影,便是僵硬在了當場。

他的手掌,還衝著那玉簡掉落的位置抓去,距離玉簡,只有短短几寸的距離。

然而,他的手掌無法前進了。

那玉簡則是墜落到了地面之上。

黃埔夜的表情,愈發的僵硬了起來,臉色蒼白,緩緩的抬頭,望向了鹿羽的位置。

「我說過,若是不殺你,我的腦袋割下來給你,我可不想要割自己的腦袋。」

對著黃埔夜微微一笑,鹿羽溫和的說道,彷彿剛剛那一劍,不是他斬出來的一樣。

焦土黎明 黃埔夜的雙眸,愈發的空洞起來。

隨著鹿羽的這一句話落下,黃埔夜的身體,分裂成為了兩半,掉落了下去。

他的身軀,被鹿羽一劍斬成了兩半!

並且,在斷裂之處,光滑如鏡,露出了白色的脂肪。

直到片刻之後,才有著鮮血,從其中瘋狂的涌動出來。

血腥味道,在這片區域之中,飄蕩不散。

在場眾人,都是目瞪口呆,瞠目結舌。

「黃埔夜,連一招都沒有抵擋住。」

「那可是天楓郡最為出色的天才啊,竟然死的如此爽利,只是一劍,便身消道隕。」

「不是黃埔夜不行,是鹿羽太過強大了啊。」

「是啊,誰能想到,鹿羽竟然進入了七元凝魄境。」

眾人感嘆,震驚,但卻沒有人覺得鹿羽一劍殺了黃埔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畢竟,黃埔夜跟鹿羽之間的恩怨,眾人都是知曉,兩人之間,必然會有一個你死我亡,這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

黃埔夜,身死。

「刷!」

手腕一抖,潮汐劍歸鞘。

鹿羽看都不看那黃埔夜一眼,而是抬起頭,望向了那一道衝天而起的光柱。

黃埔夜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是,對於現在的鹿羽來說,與螻蟻無異,不值得自己多看他一眼。

「嗖!」

身影一動,鹿羽向著那通天光柱,飛掠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