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七丘老人,曾經初代傳教士中的一員,死後被舍勒園接引成為賢者殿中的一員,在教會古籍記載中,很多教會的傳奇人物都是受到七丘老人的指引成就自己的偉大功績,他是莫泰瑞爾最智慧的幾位存在之一。

  • Home
  • Blog
  • 七丘老人,曾經初代傳教士中的一員,死後被舍勒園接引成為賢者殿中的一員,在教會古籍記載中,很多教會的傳奇人物都是受到七丘老人的指引成就自己的偉大功績,他是莫泰瑞爾最智慧的幾位存在之一。

波曼低頭思索,問些什麼問題呢?波曼發現自己最想知道的是背後那位大佬的身份,但是這種問題顯然不能在七丘老人面前問出來。

「七丘老人,我想知道光輝神職的核心之秘。」波曼最終還是決定把握當下。

「呵呵,光輝神職其實早在第三紀元已經孕育雛形,這套力量體系應該說是繼承了第三紀元的力量體系。

在第三紀元甚至最早的第二紀元末期,光輝與正義教會的牧師只是簡單的分為教會學徒、低階牧師、中階神官以及高階紅袍。

那時候的力量體系非常模糊,掌握的神術都是通過從阿曼托斯祈禱而來,並且每天需要把你所需要的神術目錄準備好,然後傳遞給阿曼托斯的偉大意志,等待它的回應。

這種力量在當時的巫師文明面前可以說是不堪一擊,各大教會就這樣被巫師文明體系壓制了整整一個紀元。」 「寒武紀年,主世界陷入世界之冬,各個位面均不同程度受到混沌粒子的侵蝕,神靈隕落,傳奇終結。

在光輝舍勒園中,經過高階聖會所的至高聖靈以及諸位賢者的共同鑽研,並且花費巨大代價從混沌粒子籠罩的主世界接引信徒,了解當時還在雛形中的巫師施法職業體系。

最後也就形成你今天所見到的光輝神職體系,事實上其它的教會所建立的神職體系多多少少都借鑒我們的知識,不過他們的神職劃分遠遠沒有我們全面。

就拿你的白袍祈者神職體系,從最初的一階聖光環牧師到二階祈光聖者再到三階光輝神官。

其實它的本質就是代表著阿曼托斯光輝的一面,在不斷晉陞的過程中就是在向光輝這一規則不斷靠近。

當你到達第三階甚至於第四階以及第五階段時,你本質上已經可以代表光輝。」

「當然!我所說的這些知識對於你目前為止還是不易理解,你可以理解為晉陞的本質就是物種向更高存在進化。」

波曼一臉的茫然,感情你說了這麼多,對我一點幫助都沒有,「智慧的七丘老人,我可不是來聽神話故事。」

老人嘆息一聲,「被事物本身蒙蔽的牧者,你難道沒有聽說過平凡之中孕育著偉大,神話故事中隱藏著奧秘。」

波曼攤了攤手,表示自己的智慧有限,無法從神話故事中探究出奧秘。

「唉!」老人從懸浮的石椅上下來,腳步如同踩在無形台階上來到波曼面前。

「那我就告訴你聖光環第二階的晉陞之秘,聖光環牧師追求的是向著光輝無限靠攏,甚至成為光輝的一部分,所以任何代表光輝之物都能夠讓這一進度加快。

所以你的白金荊棘王冠才能夠讓你增強對光輝之力的接引,你的第三聖目才能夠讓你對神術有更深層次的理解,並且短時間完成對神術的消化。」

老人說到這裡便停了下來,完全無視波曼那雙快要噴火的雙眼。

入暮知歸途 「牧者,你可知道我現在所說的已經是多餘的饋贈!」

「智慧的長者,請原諒我的無知和冒犯。」波曼立刻低聲下氣的說道。

老人沒有說話而是似笑非笑的看著波曼,這個表情的含義波曼瞬間意會出來。

「智慧的七丘老人,有什麼需要我這一份微薄之力的地方請儘管開口。」

「唉!自我傳下先知者這一神職體系起,我便已經預感到先知者這一神職體系會處於一種幾乎於一脈相傳甚至於隔代傳承的狀態。

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在主世界照拂一下這一脈!」

「遵從您的意志,智慧的七丘老人。」

波曼記得前世有一句話叫做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

核心的知識奧秘其實就是一句話的事,知道了你就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不知道就永遠都在門外,而那些外面長篇大論洋洋洒洒的往往都不是最核心最重要的東西。

或許天資聰穎者可以靠著自己的智慧從這神話故事中總結出奧秘,但是這永遠比不了那一句話的真傳來得直接,來得貼切。

「在通向第二階祈光聖者之路上,能夠幫助你的就是藥餌。」

「什麼是藥餌?」波曼急切的問道。

「什麼是藥餌!對於凡人來說,一個可以治癒疾病的草藥是藥餌,對於惡魔來說,那些擁有不朽本質的凡人是藥餌,而對於聖光環牧師來說那些神聖光輝之物才是藥餌,比如天使的光輝血液,古老象徵物上的寄託之念等等,凡是能夠讓聖光環牧師感受到光輝規則之物,都能夠讓他們在光輝之道上跨出一大步。」

「好了,我已經說得夠多的是,你也到時間了。」

七丘老人剛說完,波曼便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靈魂自環體中重新回到肉體之中。

波曼睜開雙眼,靈魂上的負重感不再,他的精神力提升到接近二十五度的程度。

他伸出手掌周圍的塵埃在精神力的干涉下匯聚在掌心形成一個塵埃霧球。

四個神術晉陞為正式級的神術,恐懼術晉陞為群體恐懼術、動物召喚晉陞為天界召喚之門、晨火蛇術晉陞為晨火霧蟒,而核心神術聖光環氣術晉陞為聖光態。

光輝調息術突破至第二層,神術能環。 情越海岸線 繁複的花紋在環體上肆意延伸,能環在心靈中發出耀眼的光輝,光輝之力如暴雨般傾瀉在神術能環之上。

波曼的第三聖目睜開,無數的光線自第三聖目中射出,這些光線如同一條條細長的火鞭在四周的牆壁上抽擊,留下一道道漆黑的焦灼痕迹。

外面的三人聽到動靜立刻推門而入,看到渾身充斥著光輝的波曼,摩翠絲立刻高呼著說道:「恭喜主人晉陞成功!」

…………………………………

代號冬眠的神秘人站在孤塔城堡的塔樓之上眺望著騎士要塞的方向。

「他成功了!」冬眠說道。

「大人的意思是波曼晉陞為聖光環牧師了,這…」威廉姆斯神父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這是事實,黃昏教團需要再次調整波曼·諾靈頓的許可權等級,或許不久之後他會真正成為我們的一員。」冬眠說道。

「黃昏已至,黑夜將近!告訴波曼·諾靈頓,滿月之夜,我會邀請他參加聖桌之會,屆時他將真正了解黃昏教團,了解光輝與正義教會。」

「是!大人。」威廉姆斯神父躬身說道。

冬眠背後裂開一眼漆黑裂縫,裂縫中有黃色光芒溢出,冬眠在跨入裂縫之時對威廉姆斯神父叮囑了一句,「記住,隱藏身份。」

「明白!」看著冬眠跨入裂縫消失,威廉姆斯神父依然恭敬說道。

在書房中正在專心翻閱書籍的導師卡洛夫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在東南方向升起。

「哪個學徒在晉陞?」卡洛夫扔下書籍走到窗口處看著遠方,他的視野中一個白色氣柱在東南方向不斷躥升。

「難道!」他的心中已然有一個猜想,但是下意識的被他排除。

「浮遊靈體!」一階神術使出,卡洛夫身體向著東南方向快速飛去。 「波曼,你似乎總是在打破我對於你的認知。」卡洛夫看著面前正在嘗試收斂自己不斷逸散的光輝氣息的波曼,他苦笑的說道。

「導師,只不過是有些機遇罷了,而我擅長的則是抓住這些機遇。」波曼輕笑著說道。

卡洛夫平復了一下自己激蕩的心神,「既然你已經晉陞為正式級的聖光環牧師,那麼原本應當派遣你擔任某一地區的神父,不過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導師卡洛夫表示很頭疼,波曼只是笑了笑。

「關於塔林的發展,你有什麼規劃嗎?」卡洛夫問道。

「塔林城剛剛經歷過一場戰爭,而我又剛剛晉陞,所以我決定穩定幾年。

接下來塔林會大力建立農場和牧場,未來幾年塔林必定以供應哈魯以及塔林的食物需求為首要目標。」

「很好!」卡洛夫欣慰的擺了擺手。

「你能夠想到這些,就不枉費修道院的培養。」卡洛夫激動的說道。

看來哈魯的糧食危機遠在波曼的想象之上。

「對了,導師!你是否可以留下來擔任我的首席顧問,畢竟關於正式級的領域,我還一無所知。」

卡洛夫沉吟片刻,「這件事我會向修道院彙報,不過現在哈魯已經開始重建,除了一些駐防的神職者之外,其它擔任地區神父的神職者已經開始回返。

這種情況下,我倒是可以先留在塔林,等待修道院的回復。」

「多謝導師!」波曼真誠的說道。

「你是我們白袍祈者一系的未來,我們之間無需感謝,這是我的責任。

另外也是時候讓你和修道院的一些年輕人接觸接觸,讓他們知道北地教會的未來終究還是我們白袍祈者院的主導。」

「導師,據我所知道的情況,現在只有神聖守衛是完全偏向我的,而正十字聖典院系以及審判之劍恐怕不會投向我這一邊。

畢竟一個與神職者有著一些積怨,另一個受教宗直接領導的。」

「那就先從異端審判堂和死眠聖影開始!」說到死眠聖影卡洛夫的語氣明顯有些一絲忌憚。

「在修道院中,主導師崔麗娜·戈夫曼大人會幫助你運作,在塔林你也需要積極的配合,即使會讓你損失一些利益,但是這對於你的未來是有好處的。」

「明白,導師!」波曼說道。

「導師,你有沒有見過光輝天使。」波曼問道。

「你怎麼想起來問這種問題?」卡洛夫奇怪的說道。

「在我晉陞之後,我感覺到聖光環牧師的進階好像就是在向光輝天使這種物種靠攏,並且我曾經在雪鼠鎮見到過一位白袍主教召喚出兩位天使。」

「的確是這樣,但是並不准確!聖光環牧師是依據六聖靈中的光輝聖靈所建立,而天使同樣是根據聖靈的形象創造出來的,但是它們其中也有區別,有的天使專職於戰鬥,有的天使擅長於神術,有的天使可以預知未來,而有的天使安撫死靈,這是因為它們是根據不同聖靈所創造出。

我們聖光環牧師本質是與從屬於光輝聖靈的天使具有天然的共通性,在第四階的時候…」

說到這裡卡洛夫停了下來,「這些對你來說還是有些過早了。」

「其實你早已經接觸過天使,你的魔藥材料中的無色之血便是取自高階天使的血液。」

「哦,是嗎!」波曼裝作意外的說道。

「審判之劍的那位主教可不簡單,他是二階裁決神官,那召喚戰鬥天使的方法是使用雙生契約之印,也可以稱之為守護聖印,是歷代審判之劍執掌者所擁有的。」

「原來是這樣!」波曼的語氣微微有些失望。

「不用失望,各個院系都有接觸舍勒園天使的秘法或者儀式,高階天使或許不容易接觸到,但是那些處於聖輝序列的天使還是有機會接觸的。」

看著波曼一臉茫然的表情,卡洛夫拍了拍腦袋,「忘了和你還不了解舍勒園天使的具體情況。

舍勒園中的物種具是由信徒死後靈魂轉化或者是最初被六聖靈創造的物種繁衍生息而來,舍勒園天使是其最具代表性的一個光輝物種。

虔誠的信徒靈魂通過死眠廳踏入聖影之地,通過三重考驗得以進入舍勒園,他們最初會被轉化成聖光使,這些初生狀態的聖光使會被接引到第十二光輝之山神使之山,它們會在那裡接受引導以及知識。

聖光使只是一個光球狀生物,在不斷的吸收光輝之力以及掌握不同程度的神術或者戰鬥技藝之後,它們會邁向更高的層次,光輝使者。

這一階段它們已經具有初步的類人形體,它們的軀體由光輝構成,如同一個不斷散發白色光芒的人形火炬。

在這些光輝使者中,有極小一部分具備更上一層的潛力,這些光輝使者會被接引到第十一光輝之山銀心之山學習光輝之道。

當光輝使者積累足夠的進階資本,並且修習出光輝心核,它們的形態會再一次發生改變,他們的背後會生出一對光帶之翼,它們的心靈本質會使得它們成為守護天使、戰鬥天使、死亡天使、引魂天使等等不同形態。

這些都是它們第二階段的狀態,這一階段和我們第二階白銀階段是對應的,不過由於其種族是傳奇種,所以它們的實力會遠遠超出人類這一階段的標準。」

「聖光使、光輝使者、低階天使,這些在舍勒園統一為聖輝序列,聽說舍勒園中一共分為三個序列,具體的我也知道這一序列。」

波曼和卡洛夫長談了十幾個小時,卡洛夫將他所知道的關於舍勒園、關於教會院系的秘聞幾乎毫無保留的講解給波曼聽。

一夜就這樣過去,當阿曼托斯自東方升起,波曼離開騎士要塞回到孤塔城堡並且秘密召見了威廉姆斯神父。

威廉姆斯神父見到他並沒有多驚訝的表情,神父的模樣讓波曼心頭一沉。

「想不到幾天過去,我們已經同處一個位置,真是一個意外的驚喜,我的教子。」

波曼從威廉姆斯神父的話中聽出一絲不同尋常的意思,好像自己的晉陞早已經在他的預料之中,前些天威廉姆斯神父還一副為他著想的模樣,為他籌謀魔藥材料,所以…

「教父,什麼時候可以見到那位大人?」波曼已經放下無意義的謙卑,語氣平淡問道。

波曼的語氣讓威廉姆斯神父愣了一下,隨後很快恢復正常。

「大人已經知道你的晉陞,接下來的任務也毫無意義,所以大人決定在下一個滿月之夜,邀請你參加一個秘密會議。」

「下一個滿月之夜,也就是十天之後。」波曼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領主大廳中,這一天的塔林領主會議在這裡召開,波曼看了看底下的一眾追隨者,而後朝特納點了點頭。

特納站在波曼領主之座的左側,也是唯一一個可以現在波曼身邊的人。

特納今天穿得很正式,畢竟是波曼第一次正式的召集塔林所有的官員進行會議,他的一頭灰白頭髮打理得一絲不苟。

「今天的會議會對軍團事務以及政務方面的人員進行新的調整,希望各位能夠冷靜接受。」

「開始吧!」波曼揮了揮手說道。

「是!大人。」特納躬身道。

「現在針對塔林的三塔軍團進行整改,三塔軍團現命名為塔林聖衛軍團,除了原有的紅塔盾軍、黃銅長矛軍以及綠琉璃重甲軍,現在增設第四軍守衛軍。

正式任命塔林聖衛軍團軍團長為奇奧拉·波西。」

奇奧拉緊緊攥著的手掌這一刻才鬆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上前單膝跪于波曼面前。

波曼起身抽出一旁鑲嵌各色寶石的儀式劍,將劍身搭在奇奧拉的左肩之上,奇奧拉念出效忠誓言。

「遵從於凜冬的教條,恪守騎士的義務,我將肩負使命,我將身負榮耀,我將化身利劍開闢血火,我將化身堅盾守護吾主,凜冬風雪不息,誓言終生不滅。」

古老的北地誓言在大廳中回蕩,任何人都可以從中感受到奇奧拉的那顆忠誠之心。

波曼從身邊侍從手中捧著的盒拿出一條紫色綬帶,「奇奧拉·波西,鑒於你仍是神職人員,我將不授予你的爵位以及封地,不過我將給予你榮耀。」

波曼將紫色綬帶掛在奇奧拉鎧甲之上,紫色綬帶環繞在脖頸處,兩邊在胸前兩側滑落,讓奇奧拉顯出幾分尊貴的氣質。

「紫章綬帶,賜予你奇奧拉,感謝你的守護,同樣感謝你的奉獻。

擁有它,你可以自由出入孤塔城堡,並且擁有塔林聖衛軍團的任免權,並且擁有對我,對塔林任何官員的監督權。」波曼高聲的對在場所有人說道。

「大人!」奇奧拉激動的喊道。

波曼拍了拍奇奧拉的肩膀,「謝謝你,我忠誠的守護者。」

奇奧拉的紫章綬帶讓底下的一種軍官眼熱,但是他們都知道作為波曼曾經的隨身守護者,也只有奇奧拉還有那位老者可以受此榮譽。

「維西·派爾,塔林第一近衛軍軍團長,波羅、威卡爾多,塔林第一近衛軍先鋒將軍威請上前受封。」

「是!」三人出列,邁著堅定的步伐走到台階上的平台,單膝下跪。

「維西·派爾,我的派爾之盾,你無愧於瓦多拉斯人的領袖之名,我已然遵從承諾,恢復塔林瓦多拉斯人的自由和名譽,而你將為我之盾。

還有波羅,我的先鋒將軍,威卡爾多,讓我自豪的同胞,你們都將成為的臂膀,為塔林的未來奮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