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三人離開了,誰都沒有發現這個女醫生沖著他們的背影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 Home
  • Blog
  • 三人離開了,誰都沒有發現這個女醫生沖著他們的背影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很快便聽到秦海問秦菲,「你不是不舒服,怎麼沒去看醫生?」

「那個,剛才可能是因為著涼了,現在已經沒事了。」

此刻的秦菲像個做錯事情的小學生似的,慌亂的解釋后,又開始扮演鴕鳥的角色。

「既然來了,不如做個產檢吧?」秦海狀似無意的提議道。

「不用,我想鈺兒了,我們還是先去接他。」秦菲說著就往前走,全然不顧秦氏兄弟的想法。

其實秦瓊也是希望她能夠做個婦科檢查。

秦海剛想追上去勸說秦菲,卻被秦瓊猛然拽住了胳膊,小聲解釋道:「你不要再逼她了,如果秦菲願意的話,我們剛才就已經挂號了。」

「你胳膊沒事吧?讓我看看!」秦海說著就想去掀秦瓊的袖子,卻被及時躲開了。

重生炮灰大翻身 「多管閑事!」

丟下這冷冰冰的四個字后,秦瓊就上前追秦菲。

秦海顯然有些不悅了,憑什麼他哥可以理所當然地照顧秦菲,而他這個名正言順的經紀人卻要忍受這兩人的冷眼旁觀呢?

對,秦菲剛才也像是躲著他,搞得他跟個多餘的。

秦海剛想追上兩人理論一番,手機卻突兀地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秦海頓住了腳步,卻沒有著急著接聽。

按理說距離秦懷鈺放學還有一段時間,這個時候打過來究竟所為何事?

電話剛一接聽,就傳來對面焦慮的聲音,「秦先生,請問一下,秦懷鈺跟您聯繫過了嗎?」

最近都是秦海負責接送秦懷鈺,所以老師直接把電話打給了他。

「怎麼回事?他不是正在你們學校補課。」

秦海一邊說著,一邊快速臆想著,是不是秦懷鈺那個小鬼在學校闖禍了?

女教師心裡猛然「咯噔」了一下,繼而反應著說道:「抱歉,我們已經找過了,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離開了學校。」

「你說什麼?孩子送到你們那裡去,你們就是這樣管理的?連孩子啥時候丟了都不知道嗎?」

田園醫妃千千歲 秦海的一連串吼聲引起了過往病患的注意,有的人還故意靠近了一些,畢竟丟孩子的事件還是比較敏感的。

「對……對不起!您看這事該怎麼處理?」女教師支支吾吾的,顯然都快要急哭了。

秦海顯然被氣到了,發生這樣的事情,學校不趕緊想辦法找人,竟然還好意思問他該怎麼處理?

知道情況緊急,秦海也懶得再訓斥女教師,挑著問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學校的監控查了嗎?」

「已經查過了,但是……」女教師欲言又止,似乎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

「你可別告訴我,你們學校的監控都是一些擺設……孩子沒事就好,一旦出了意外,我一定會讓你們學校付出慘痛的代價!」

掛完電話后,秦海一邊往出跑,一邊給東方豪宇打電話詢問秦懷鈺的情況。

但願秦懷鈺只是偷偷翹課,不要遭遇到什麼意外……秦海來不及懊惱、自責,自然知道現在是爭分奪秒的時刻。

簡單的溝通后,東方豪宇大驚失色道:「你確定沒跟我開玩笑嗎?」

其實東方豪宇心裡清楚秦海不可能拿這種事戲耍他,只是不想面對罷了。他寧願是自己出現了幻聽,亦或者是在過愚人節。

秦海不答反問,「那麼這件事還告訴秦菲嗎?剛才陪她來醫院,但她死活不肯做產檢。」

「什麼產檢?」東方豪宇詫異極了。

「這事你不知道嗎?當然是她懷上了你哥的孩子。」

短暫的懵逼后,東方豪宇趕緊的出謀劃策,「這樣,你先想辦法穩住她,我跟你哥先去找鈺兒。」

有那麼一瞬間東方豪宇考慮的是秦海是秦菲的經紀人,不管是因為公事還是私事,都可以名正言順地跟秦菲待在一起。

讓秦海打掩護是最合適的人選。

壓根等不及秦海回應,東方豪宇就倉促地掛斷了電話。

緊跟著東方豪宇將電話打給了一位警察朋友,然後讓人先封鎖住各大交通要塞。與此同時,讓他們盡量調取學校周邊的電子監控設備。

遲遲等不到秦海跟過來,電話又處於佔線,秦瓊心裡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

好在秦菲已經沒有那麼彆扭了,還跟他詢問一些有關影視公司的近況。

然而當秦瓊得知秦懷鈺失蹤后,臉色瞬間變了,但是察覺到秦菲在看他,於是只淡淡地說了一句,「好,我知道了。」

東方豪宇聽秦海說過,此刻秦瓊正跟秦菲待在一起,所以也只是簡單地叮囑了幾句。

看著通話結束的字樣,秦瓊的眸光還定格在手機屏幕上,此刻他的內心可謂是翻江倒海。

腦海中莫名浮現出東方玉卿的車禍現場,又快速掠過秦懷鈺失蹤的消息,讓這個一向處變不驚的大男人也有些招架不住。

「你沒事吧?要不你去忙,我自己打車回去。」

見秦菲作勢要下車,秦瓊快速地拽住了她的手臂,「先不要走!」

此刻秦瓊的手臂有輕微的顫抖,眼眶微紅,尤其是他看向秦菲的眸子暗含著無法言說的糾結。

秦菲很少看到秦瓊這個樣子,多少有些疑惑,但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我正好回公司,順路送你回去。原計劃請你吃西餐的,只能改天了。」秦瓊快速轉動著方向盤,竭力讓自己用最平和的語調說話。

秦菲盯著秦瓊下身穿的居家服看了幾眼,然後試探性地問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是找到你二哥了嗎?」

秦瓊不置可否,「不是,你別胡思亂想!如果有我二哥的消息,我肯定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

「真沒騙我?」秦菲顯然不信。

秦瓊側目看了秦菲一眼,強顏歡笑道:「嗯,你就是借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騙你啊!」

「那你請我去吃西餐吧,現在就去。」秦菲幾乎可以斷定秦瓊有事瞞著她。

「啊?」秦瓊瞬間風中凌亂了。 看到方昊天睜眼而笑,笑容燦爛,焦鴻博第一時間將玄罡罩撤去。

方昊天有所感覺,道:「謝謝二長老替我守護。」

焦鴻博笑了笑,道:「小傢伙,看來你有大收穫啊!」

方昊天當然有大收穫。

剛才有所悟,玄武修為卻沒有進步,但魂武修為居然突破了,也正式突破到了金丹境。

而他的魂武修為到了金丹境后他發現明顯魂武修為的實力現在根本不是玄武修為的實力可比。

「現在我的魂武修為之強大,感覺不在劍宗那些金衣弟子之下……這就有點奇怪了,魂武修為到了金丹境后居然有這麼大的變化?這跟玄武修為的常理完全不一樣。」

方昊天突破了內心自然高興,但卻也多了一個大問題。

按理說修為越高,突破后越不可能出現實力大幅度的進步。

也就是說,你突破到金丹境一重后,正常來說你再是妖孼都不大可能跨越五六個小境界殺敵。

越到最後,越境殺敵的可能就越小。

但方昊天卻發出魂武修為突破到金丹境后卻突然不符合這個邏輯了。

如果跟玄武修為對比的話,他剛才的突破簡直就是一下子突破了五六重。

金丹修為,一下子突破五六重,這是絕不能的事。

魂武修為也不可能,所以方昊天現在就是魂武金丹境一重,可是論起戰力卻已以相當於玄武境六重的層次,再加上他新悟的九印,戰力之強,方昊天真的有超越劍宗所有金衣弟子的信心。

「回去如果有機會我定要去拜訪秦希的老祖宗……最好是能夠與公孫前輩見一面,當面請教他……我雖悟出九魂印,悟透《道蘊陣殘解》,但我對魂武方面的理解還是太少……」

方昊天暗忖著。

見方昊天突然間又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焦鴻博以為他是在細思剛才悟劍所獲,於是笑了笑不再說話。

對方昊天的身份來歷再是好奇,他也不會出聲問了。

地龍山山門那邊,鍾天路還在戰鬥,他又槍殺了三個強大的惡魔。

地龍山之頂,仇池坐不住了,忍不住出聲道:「帝上,除了你沒有人能夠跟鍾天路抗衡,不能再這樣了。我們每死一個強者,等一會全面開戰時我們的實力就弱一分,想將這些人全部留在這裡難度就大一分。」

狼帝看了仇池一眼:「你教我做事?」

「不敢。」

仇池嚇了一跳,低下頭來。

「哼!」

狼帝冷哼了一聲,然後原地消失。

下一瞬間,狼帝出現在了山門前,站到了鍾天路的面前。

「你很強大。」狼帝一開口就說道,「可惜你要死了。」

「轟!」

狼帝話落便出手,一拳打出。

「殺!」

鍾天路身周的氣息早已波動的厲害,已經準備就緒,狼帝一出手,他的槍尖勁氣一涌便形成了龐大的氣流漩渦。

「砰!」

巨響聲驟起,狼帝的拳頭跟鍾天路的槍尖撞在了一起。

鍾天路直接倒退三十多米,落地后大地震動,土石飛射,他的腳底下現出了一個深半米寬十幾米的大坑。

一個照面,鍾天路處於了下風。

「他的拳頭居然不懼我的槍。」鍾天路臉色微變,「他的力量在我之上。」

「我知道四大宗主也來了。」狼帝緩步向鍾天路走去,「叫他們上來吧,你們五人一起上也許還能與我抗衡。」

狼帝的聲音刻意催動,浩浩蕩蕩,在地龍山這片區域響徹滲透,每一個人都能聽得到。

大家大驚。

「這個狼帝這麼厲害?」

「是狂妄之言還是實話?他竟然能夠獨抗我們五大至強仙人?」

「吹吧?」

「不知死活的畜生,他是知道我們四位宗主需要在城中坐鎮沒來所以才敢如此口出狂言。」

……

方昊天也是猛地驚醒,但他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狼帝的話是不是狂妄之言,而是他敏銳的感覺到狼帝的聲音有異:「這聲音透著靈魂之力,難道狼帝是魔族中的玄魂雙修武者?」

有此發現,他的臉色頓時一變。

對玄魂雙修武者,在這裡任何一個人都沒有他更清楚了。

如果狼帝真的是玄魂雙修武者,意味著對方真正的實力就不是顯露出來的玄武修為那般簡單。

他的靈魂感應力再度釋放,細看鐘天路跟狼帝的對戰,然後他的內心再是劇震。

他感覺到了,鍾天路的身周明顯有一股細微的靈魂力在伺機而動。

靈魂力並不強大,但方昊天卻知道鍾天路輸定了。

「玄武修為上的比拼鍾天路就已經落於下風。如果讓狼帝的靈魂力有機會發起攻擊,對鍾天路稍有影響就會被狼旁抓住機會將他重創……但我要是突然重創狼帝的靈魂,會不會反過來讓狼帝吃一個大虧?」

方昊天看清了兩者對戰的情況,突然想到了對付狼帝之法。

「二長老,我有辦法幫盟主打敗狼帝。」方昊天當則傳音給焦鴻博,「我現在得到山門那邊去。」

「你去那邊?」焦鴻博大吃一驚,「那個層次的對戰你怎麼可能幫得上忙?以你的修為,他們對戰的餘波都能重傷你甚至能將你擊殺,你不能去,從現在開始,我能死你都不能死。」

他現在對方昊天真的很看重,在他的心中,這一次參戰的人都能死,唯獨方昊天不能知。

就算這一次攻打地龍山失敗了,方昊天這種知敵在先的能力也有機會幫助人族陣營在以後與惡魔陣營的對戰中獲勝。

方昊天從焦鴻博的語中深深的感受到了焦鴻博對他的看重,是絕對不會讓他冒險了。

但他若不相助鍾天路,鍾天路定會被狼帝的靈魂力暗算,必敗無疑。

這等層次的對戰,戰敗往往就是戰死。

鍾天路的獨槍單挑地龍山山門之舉,已經讓方昊天對鍾天路產生了敬佩之心,讓他明知鍾天路必敗而袖手旁觀,他無論如何也是做不到。

方昊天略微猶豫后突然說道:「二長老,之前打破翼魔陣勢以及暗中與你聯手打敗仇池的人是我。」

「什麼?」焦鴻博突然失聲而呼。

焦鴻博在劍宗是出了名的沉穩與謹慎,凡事步步為營。

正是他這樣的性格,他跟仇池鬥了這麼多年,仇池憑著大長老的身份也只能壓他一線卻不能將他除掉。

可是這樣的一個人,現在卻是失態了。

而他現在可是大家的統領,是劍宗的二長老,這裡的人都是以他為首。

他這一叫,叫得如此失態,大家都嚇了一大吵,都是一下子緊張起來,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