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三公子又緊咬著牙,媽的,老子就當你鳥叫。

  • Home
  • Blog
  • 三公子又緊咬著牙,媽的,老子就當你鳥叫。

「來人,去叫你大師兄來。」石基老魔對門外的弟子道。

不多時,一名臉色慘白身著黑衣的年輕人,從屋外走了進來,見了石基老魔鞠躬道:「弟子拜見師尊。」

而三公子則連忙向那年輕人行禮道:「拜見大師兄。」

石基老魔見那年輕人來,本來嚴肅的臉這時候卻露出了微笑,對那年輕人道:「採桑子,為師前不久需要一女子為藥引,這事情你知道的對吧?」

採桑子點了點頭道:「弟子知道。」

石基老魔接著道:「這女子你師弟的家族已經找到了,可對方有一名地境八段高手坐鎮,又把那女子搶了回去,你如今修為已經進入天境一段,為師也只能將此事交給你了。」

採桑子抱拳道:「弟子一定幫師尊把那女子帶回來。」

「好!」石基老魔大喜,自己親傳的弟子,辦事情就是讓人放心。

石基老魔雖然對外人心狠手辣,但對自己這十個弟子卻個個視如己出。

石基老魔轉念一想,又吩咐道:「另外……為師不希望此事有太多流言蜚語傳出去,畢竟玉唐國是多寶宗的從屬國,那女子出生的家族在那國家裡也是個王族,有些事情如果鬧得太大,也是個麻煩,所以……」

採桑子跟從石基老魔多年,自然知道石基老魔的意思,連忙表態道:「師尊放心,除了那女子,她家族的其他人識趣便罷,如果不識趣的,弟子保證不會留一個活口!」

如果對方息事寧人,那也就罷了,如果對方不答應,採桑子便準備直接殺人滅口,就算把人家家族全殺了,事情鬧大,只要沒有證據證明是魔石宗所為,那也沒什麼要緊的了。

石基老魔大喜:「好!你辦事我是放心的,具體細節,那個誰,你和採桑子說一下。」

三公子心中大怒,敢情當了你好幾年弟子,你連名字都不知道……不過他不敢有絲毫怨言,連忙把聶小琪的身份,家族位置等情報,全與採桑子說了。 楚亦寒盯著她的眼神越來越陰鷙得嚇人,他慢慢抬起手——

蘇歌眼睛瞬間瞪大,下一秒就緊緊閉上。

想象中的巴掌並沒落下來。

而是一隻溫熱的掌心,輕輕落在她臉頰上,溫柔的輕撫著她的臉。

蘇歌被他撫得心底發毛。

顫抖的睜開眼。

果然他臉上的陰鷙一點也沒有消散。

甚至在她睜開眼的瞬間,變得更加幽暗可怕了。

他指尖一點點往上,慢慢的去觸摸她的眼瞼,毫無溫度的嗓音在蘇歌頭頂響起,「你在為誰難過?」

??

蘇歌懵了一瞬,忽然才想起,自己委屈得默默流了一天淚,眼睛肯定是又紅又腫。

所以,他是誤會了?

因為她昨晚見了溫立軒,今天就又哭又不吃飯,他覺得她在為溫立軒難過?

蘇歌剛想解釋,楚亦寒已經收回了手。

薄削的唇淡淡扯出幾分弧度,狹長的鳳眸里,凈是毫無溫度的譏誚。

蘇歌剛想開口,他表情就又變得一片冷漠,然後轉身,頭也不回直接離開。

鳳女重生 緣來是你 蘇歌保持著開口的姿勢,嘴巴微微張著。

晚風從湖面掠過,淡淡蓮花香飄滿整個楚家。

蘇歌木然的合上唇,兩滴晶瑩順著臉頰滑落。

她眨了眨眼,然後轉身對著蓮花池,將頭高高仰起。

蘇歌,不許哭。

都活了兩世的人了,不許這麼慫,一受委屈就哭。

「咕嚕。」

一個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

蘇歌表情變了下,隨即雙手捂緊肚子。

好餓啊,一天沒吃飯。

怎麼辦,那人生那麼大的氣,還有飯吃嗎?

不管了,去看看。

蘇歌先將臉上的淚擦了個乾淨,然後轉身離開蓮花池。

「凌特助,你在這裡做什麼?」

剛走過蓮花池玻璃門,蘇歌就看見不聲不響貓在門后的凌風,頓時嚇得拍了拍胸脯。

凌風看她一眼,二話不說就是九十度彎腰,「您要打要罵,儘管來吧。拿我出氣就行,別拿四爺出氣。」

「什麼意思?」

想了兩秒蘇歌才明白凌風的意思,擺擺手,「區區一個葯枕而已,我一晚上能做十個,沒什麼重要的。」

說完徑直往大廳方向去。

餓死了餓死了,以後再生氣也不能和肚子過不去。

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啊。

其他神馬都是浮雲。

「夫人……」

凌風竟然追了上去。

在蘇歌印象里,凌風是個能遠離她就絕不靠近她的人。

通俗點講就是凌特助素來對她眼不見為凈。

這樣主動湊上來的行為著實有些反常。

蘇歌頓住腳,不太愉快的看向凌風。

她急著吃飯呢,這人有完沒完啊?

「您,真的不生氣嗎?」

葯枕畢竟是自己親手剪爛的,凌風現在想起來,自己當時有點衝動了。

雖然這個女人有過前科,但畢竟是四爺留下來的人。

那葯枕讓四爺扔,總比他扔了好。

「不生氣,我是那麼小氣的人嗎?」

再說了,跟楚亦寒生氣……有用嗎?

到最後還不是氣自己。

竟然被楚亦寒誤會她因為溫立軒傷心難過一天。

哎,真讓人憋屈。

就溫立軒那玩意兒,值得她傷心難過? 話分兩頭,卻說金峰侯得到自己手下全軍覆沒的消息后,連忙聯絡自己兒子,而石基老魔派遣自己大弟子採桑子殺上玉唐國的時候,聶甄則帶著自己的姐姐返回了歸燕城。

而這時候,慕容禮等人才得到了聶氏被襲、聶小琪被擄的事情,才來到聶府了解情況。

「琪妹,是我沒有照料好你……都怨我……」慕容禮見聶小琪平安無事,又是欣喜又是慚愧。

聶小琪則十分通情達理,其實她心裡還慶幸慕容禮當時不在現場,不然萬一火併起來,慕容禮斷然不是人家的對手,萬一把人逼急了,說不定還會慘遭不測。

而且其實這件事情還真怨不得慕容禮,當時赤松侯退婚的時候,慕容禮在慕容府上,後來一與唐樂退婚,慕容禮就開始籌辦向聶氏求親的物品,同時因為聶甄封侯聶氏封王,又有祝賀的禮物需要籌辦,這就花了不少時間,哪怕是以慕容家的家業,也得籌辦許久。

等籌辦的差不多了,慕容禮才得知聶氏被襲擊了,等他心急火燎跑來聶氏,這時候聶甄已經救出了聶小琪了。

也叫做聶甄的速度實在是太迅猛了,聶小琪前後不過被擄走了三四天,就被他給救了回來。

聶甄知道這件事不能怪慕容禮,當即拍著慕容禮的肩膀笑道:「姐姐沒事就一切都好了,現在我姐姐還沒嫁,她的安危我這個老弟負責,等我姐姐出嫁了,如果有個閃失,我可就得找你要人了哦。」

「怎麼啊?你小子打算以後不管你姐姐了?」聶小琪和聶甄姐弟兩打趣慣了,笑著揪起聶甄的耳朵,聶甄連道不敢,這件事便在這歡樂的氛圍下過去了。

慕容禮來了歸燕城后沒兩天,他籌辦的禮物也全都送到了,他急忙向聶庄提親,二人的事情其實兩家人都清楚,既然二人兩情相悅,聶庄自然不會有意見,走了個程序后,便敲定了慕容禮與聶小琪的婚約。

慕容府得到了這個消息,慕容梁立馬帶著自己的夫人前來歸燕城商量二人的婚事,以前倒也罷了,現在聶氏可是王族,這聶小琪也就是郡主了,說起來還是慕容禮高攀了人家。

何況最重要的還不是聶小琪的郡主身份,甚至也不是聶庄齊肩王的身份,而是聶甄這個冠軍侯。

上層貴族心裡都清楚,聶甄這個所謂的冠軍侯,其實重點不是這個爵位本身,而是多寶宗的一個態度,以往多寶宗的直系弟子少有從屬國出生的,如今破格錄用聶甄,說明什麼?說明人家有這個天賦,值得多寶宗破例!

就身份地位,聶甄已經超越了當今的皇帝陛下了,他的姐姐要嫁給你兒子,這是何等的幸運?就像天上掉下大餅一樣。

傻子都知道,以後聶甄必然是進入多寶宗總部的,而且他還是直系弟子,這將來在多寶宗有個什麼好處或者資源的,能不照顧自己家裡?能不照顧姐夫家裡?只要有個一星半點多寶宗的資源,飛黃騰達還不是明擺著的?

以前大家聽說慕容禮放棄赤松侯家的千金,轉而找上一個豪門之女,都是一臉的鄙視,覺得他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沒有眼光,沒有見識。

現在回想起來,大家都在感嘆,還是人慕容禮有眼光,不像他們這些凡夫俗子,只知道眼前的利益……

慕容梁夫婦親自來到歸燕城拜見聶庄,聶庄倒是不擺架子,和以往一樣鄭重迎接他們,兩家洽談二人婚事的細節和時間,最終定在一個月後,就在歸燕城內成親。

原本應該在男方居住的城內成親的,不過如今聶氏的地位不一樣了,於是慕容梁主動提出在歸燕城舉行婚宴。

齊肩王之女、冠軍侯之姐大婚,這消息頓時不脛而走,一下子整個玉唐國都知道了此事,聶庄和慕容梁也趁此機會廣邀賓客,四大諸侯和玉唐國皇室,都收到了請帖。

而這一個月的時間裡,整個歸燕城簡直就像是過節一樣,家家戶戶都張燈結綵。

聶氏在歸燕城裡本身就十分得人心,因為聶庄給歸燕城定的賦稅極低,而且平易近人,所以老百姓們也十分擁戴他。

如今聶庄的千金成親,家家戶戶都像是自家女兒出嫁一般,個個主動來到聶府義務幫忙布置,沒個幾天功夫就布置得有模有樣。

而各地豪門貴族受到了聶家和慕容家的邀請,都紛紛準備好禮物,向歸燕城蜂擁而來。

各地豪門世家就不用說了,就連其他四大諸侯也全都親自登門表示慶賀,甚至有不少王室宗親都向歸燕城來了,玉唐國皇室直接排除太子代表皇帝陛下來參加兩家的婚宴,更有消息稱,多寶宗四大副幹事在成婚那天將同時前來參加婚宴,並由崔副幹事作為證婚人親自主持婚禮。

「哼哼……那天要成親的女子,就是我師父要的那個女子是么?」採桑子手上把玩著聶氏的請帖,坐在主位上朝著面前的金峰侯冷笑道。

「正是……」金峰侯畢恭畢敬地站著,卻絲毫不敢有怨言,對面這個人的修為,比起多寶宗葉幹事都不遑多讓,別說採桑子沒讓金峰侯下跪,就是讓他跪下,金峰侯也得跪啊。

「哈哈哈!這麼大喜的日子,如果我不去參加,那實在是太不夠意思了,金峰侯,你說是么?」採桑子連聲冷笑,把請帖丟到金峰侯的臉上。

金峰侯拿著請帖,對採桑子諂媚道:「不知道採桑子大人有何打算?」

「聶氏婚宴那天,你不要露出痕迹,照常去赴宴便是,我則單獨現身,會一會這聶氏聶甄,如果他不識像的話,就地滅殺,聶氏全族,雞犬不留!」採桑子雙眼射出一道陰冷的目光,讓前方的金峰侯身體一抖。

總裁新歡太誘人 「能見識到採桑子大人的神威,在下三生有幸啊……」金峰侯連笑。

其實金峰侯請石基老魔出馬是有他自己的小心思的,他斷定聶甄和多寶宗多少已經猜測到擄走聶小琪一事與自己有關,只不過暫時沒有證據,不動自己而已。

但聶甄的名聲在外,自己這次傷及到他的家人,金峰侯可不認為聶甄會就這麼息事寧人,他斷定聶甄在去多寶宗之前,必然會找個由頭對自己下毒手。

既然這鍋生米都已經煮糊了,金峰侯索性破罐破摔,慫恿石基老魔出手,直接殺了聶甄,到時候多寶宗頂多找石基老魔算賬,怪不到自己的頭上。

雖然這次石基老魔並沒有親自出手,只是派了大弟子前來,讓金峰侯感到有些失望,但對方好歹也是天境一段的強者,天境與地境之間,有著雲泥之別,有採桑子出馬也足夠了。

而這一個月時間裡,聶甄也沒閑著,他如今已經進入地境高階,靈魂修為也已經十分強勁,他就想著通過靈識找到他前世留下的那柄殺神劍。

殺神劍乃神王至寶,與聶甄血脈相連,前世的時候隨著聶甄經歷了無數戰鬥,那次重生,聶甄的靈魂被傳送到這個世界,殺神劍一昧不滅,也隨自己的靈魂而來,但卻不知道失落到什麼地方去了。

之前修為不夠,聶甄無法通過靈識感應殺神劍的位置,如今卻已經是時候了。

聶甄在自己屋內盤膝坐於床上,閉上雙目,將自己靈魂內那一抹劍意射出去,想要與殺神劍溝通。

以聶甄現在的靈魂修為,雖然不至於隔空將殺神劍傳召過來,但至少能大概感應到殺神劍的方位,只要有點線索,就有取回來的希望。

一旦取回殺神劍,聶甄的實力足以提升數倍,要知道,殺神劍乃神王至寶,雖說以聶甄如今的修為,根本發揮不出其萬分之一的功力,但哪怕能發揮出一絲來,都不是輕易能抵擋的,哪怕越階殺人,也不是不可能。

聶甄用靈魂感應了許久,都沒有殺神劍的回應,但聶甄並不放棄,要知道,殺神劍也許身在十萬八千里以外,自己的靈魂力量有限,只能慢慢搜索,也許搜索十天半個月也沒找到也說不定。

總算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第十天的時候,聶甄終於感應到了一絲殺神劍的波動。

聶甄連忙順著那絲波動擴展自己的靈魂力量,雖然以聶甄現在的靈魂境界,還不足以確定殺神劍在什麼地方,但是知道大致的方向,知道殺神劍周圍的環境,以後搜尋起來至少能事半功倍。

「一片漆黑……殺神劍在哪裡?山洞?」冥冥之中,聶甄感覺自己身處於一個洞穴附近。

突然,聶甄的靈魂視線被一片茫茫的綠色籠罩。

「不好!」

聶甄大驚,連忙收回自己的靈識,但已經為時已晚,自己的靈魂在一瞬間遭到爆擊,如果不是聶甄發現情況有異,逃的迅速,恐怕出現綠光的一剎那,自己的靈魂就要被粉碎了。

「噗!」

聶甄睜開雙目,但此刻他的七竅早就流出了鮮血。

「該死……殺神劍究竟在什麼地方……僅僅一道靈識波動居然就能重創我的靈魂……」

聶甄暗恨,但也只能暫時按下尋找殺神劍的心思,剛才那場面實在太驚險了,如果不是自己運氣好,恐怕自己的靈魂就會被徹底泯滅,空留下一副軀殼了。 看著蘇歌跟個沒事兒人一樣的往大廳走去,凌風怔在原地,眼神有些詫異。

這個女人難道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曾經一言不合就把楚家鬧得雞飛狗跳雞犬不寧的人,難道不是她?

不過想想,楚家似乎安靜了那麼一陣子了……

這個女人……

凌風眼睛輕輕眯了眯,眼底閃過一道深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