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三族老道:「那我今晚留這裡吧,明天晚上再換人。」

  • Home
  • Blog
  • 三族老道:「那我今晚留這裡吧,明天晚上再換人。」

幾人商量了一下怎麼安排,葉天和蘇嫣則返回家中去了,葉天回到蘇嫣家,先是煉製了七八顆輕靈丹,又在自己的房間之中煉化龍玉,族長中毒的這件事情上,他大概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方向,甚至,他已經猜到了誰才是幕後的兇手。

葉天心裡有了一個明確地計劃,但是又感覺自己這樣做似乎是在替族長做一個決定,有些越俎代庖的味道,可是要是不這樣做,他又擔心事情還會節外生枝,變故太多,會讓局面失去他的控制。

傍晚時分,蘇林回到了家中,「葉天兄弟?」蘇林在外面輕輕地敲了敲門,「吱呀!」葉天打開門問道:「怎麼樣?問到了些什麼?」

「有人看見過五百年的藥材嗎?」另一邊蘇嫣打開了房門,蘇林拿出一張紙來說道:「你們來坐這邊,我給你們念念我打聽的這些。」

蘇嫣和葉天他們坐在椅子上,蘇林將紙攤平,念道:「北面泥河沼澤深處,有一株一百五十年左右的金銀果!」

「不行!」葉天搖頭。

「星河谷里西側懸崖上有一株三百年的野靈芝,有六階魔猿看管。」

「不行!」葉天再次搖頭。

御君有術,重生嫡女不打折 ……

蘇林很快就將這張紙都念完了,但是葉天的腦袋卻搖的像個撥浪鼓,一直沒停下來。

「葉天大哥,這些都不行嗎?必須要五百年的么?」蘇嫣問道。

「唉,這五百年的真的很難找啊。」蘇林愁容滿面地說道。

葉天笑道:「你都和你族人說了,是族長解毒用的吧?」

「說了啊,大傢伙兒都很仔細地想了想自己曾今見過的那些珍稀藥材,可惜每一個符合你的標準。」

葉天安慰道:「別怕,部落里這麼多人,肯定有人見過五百年的,你現在只需要靜靜地坐著等消息就可以了。」

「是嗎?你怎麼這麼肯定?」

「你在這兒等著就是了。」葉天拍拍蘇林的肩膀,回了自己房間,蘇嫣在一旁說道:「哥哥,我陪你一起等。」

果然時不時便會有人來找蘇林,和他說自己見過的珍稀藥材,但是一聽到不到五百年,蘇林便沒了聽下去的興緻,晚飯時間很快就到了,蘇嫣喊來葉天出來吃晚飯,就在這時,外面又傳來了敲門聲。

「噔噔噔!」

蘇嫣起身去開門,誰知打開門后,居然看到白良站在外面,本來還滿臉希望的蘇嫣頓時就沒了好臉色,問道:「你來做什麼?」

白良笑呵呵地說道:「我這次不是來找你的,我是來找蘇大哥的。」

「哎呦,真是難得啊!」蘇嫣絲毫沒有讓他進門的意思,她扭頭沖著蘇林喊道:「哥哥,你過來,有人找你!」

蘇林道:「睡啊,讓他進來吧。」

蘇嫣回答道:「你過來,快點!」

蘇林只好過來,一看是白良,便問道:「怎麼了?找我什麼事兒啊?」

白良回答道:「你們不是在找五百年以上的藥材救我爹嗎?我知道哪裡有,我見過!」

「啊?」蘇林有些不相信,便問道:「你在哪裡見過?」

白良用手一指南邊,回答道:「那裡,火山口那裡,那裡開著一朵千年的火蓮,我之前經常去那邊打獵,所以見到過,但是那火山口附近太熱了,可以把我烤熟,所以我不敢過去。」

「什麼時候的事兒?現在還在嗎?」蘇林興奮地問道。

「就是幾個月前見過,肯定還在,那裡太危險,沒人敢去那裡的。」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們明天過去看看。」

「我可以給你們帶路。」

「那最好,明天上午我們去找你,你帶我們去那裡。可以吧?」

「好。沒問題!」

送走白良,蘇林興奮地回到飯桌上,說道:「這個白良居然還能在關鍵時候起作用,真是讓我很意外啊!」

葉天笑而不語,蘇嫣說道:「我怎麼感覺這個傢伙在騙人啊?那座火山那麼危險,隨時都會噴發,誰敢跑那裡去打獵,他以為他是烈焰火龍族的啊?真是……哼哼……」 蘇林道:「你這是什麼話?那裡也是有族人去的,人家總不至於這個節骨眼拿自己親爹的性命開玩笑吧,再說了,你別隊人家太……白良可是你……」

蘇嫣秀眉一瞪,蘇林立刻閉嘴,說道:「吃飯吃飯,明天去火山那邊。」

葉天笑而不語。

第二天,葉天帶著蘇林和蘇嫣去找白良,蘇嫣邊走便說道:「就咱們幾個嗎?用不用叫上三族老?」

蘇林回答道:「不用了,今天輪到二族老照顧族長,咱爹要處理其他事兒,三族老昨晚睡在族長家的桌子上,肯定沒睡好,那麼大年紀了,再跟著咱們折騰去,他那把老骨頭說不定會散架的。」

葉天安慰蘇嫣道:「沒事兒,有我在呢。」

蘇林也說道:「就是,咱們部落現在修為最高的就是咱們幾個了,帶上他們也沒用。」

白良的家住在部落的另一邊,葉天和蘇林、蘇嫣三人走過去,白良已經在他們家門口等著葉天幾個人了,不過白良看起來很沒有精神,鬍子拉碴還沒精打採的,蘇林問道:「你昨晚去幹嘛了,怎麼這副鬼樣?」

白良回答道:「沒做什麼,就是沒睡好。」

蘇嫣催促道:「走吧,快帶我們去找你見到的那株千年的火蓮吧。」

四人一起走出部落往著南邊的方向走去,蘇林略顯擔心地說道:「千年的火蓮,不會被被人采走吧?」

白良回答道:「不會的,那火山口那麼熱,火山附近有特別危險,所以一般沒有人去那裡的,見過那火蓮的人也不多。」

蘇嫣隨口問道:「那你跑那裡去做什麼?」

「我……」白良猶豫了一下,支支吾吾地回答道,「我沒事幹,就跑去那裡看看。」

「你還真是閑,族裡的人都知道外出打獵,捕獵魔獸,你還有心情去那裡亂晃。」蘇嫣說道。

白良沒有再接話,似乎他似乎對蘇嫣的感覺一下子冷淡了,這要是以前即使挨了蘇嫣的挖苦,也會死皮賴臉地往上湊。蘇林早已經習慣蘇嫣這樣挖苦白良了,但是難得這次白良沒有再說話。

四人一路沉默,一直走了半個時辰的路程,終於見到了遠處一座光禿禿的火山,白良指著拿出火山口,說道:「就是那裡了,你們跟我來,我帶你們上去。」

白良在前面引路,葉天他們跟在身後,這座火山極不穩定,時不時腳下就傳來一聲輕輕的晃動,似乎隨時都會噴發,開始山下的地方還有一些樹木生長,但是越往上走,植被越是稀少。

而走到山頂之時,四周都已經是一片光禿禿的火山岩,蘇林和蘇嫣忽然停了下里,遠處的那裡正坐著幾個地龍族的族人,蘇林看了他們一眼,立刻說道:「都停下來,這裡怎麼會有盤山部落的人?」

蘇嫣和葉天都停了夏利,只有白良依然往前走著,「白良,別過去!」盤山部落的人齊齊站起身來,面帶不善地朝著這裡走來,蘇嫣一回頭,卻看到自己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也竄出了一群地龍族族人,將他們的後路完全斷掉了。

白良此時停了下來,肩膀輕輕地聳動著,似乎正在那裡大笑。葉天喊道:「想笑就大聲笑出來吧,都這樣了,你還要演下去么?」

「哈哈哈!」白良狂妄地笑了起來,轉身和那些盤山部落的人站在了一起,那盤山部落帶頭的是一個精壯的男子,他大聲地喊道:「白族長果然厲害,幾句話就把這三個人給騙到了這裡來。」

蘇嫣聽了,立刻怒斥道:「白良,你這吃裡扒外的東西,居然勾結外部!你就不怕族規伺候么?」

白良立刻陰鷙地說道:「哼哼,族規?你們馬上就都會是死人了,你們不說,誰會知道我勾結了外部呢?」

蘇林則問道:「這麼說,是你給族長下的毒?你這真是個豬狗不如的東西,族長養你這麼大,要不是族長的庇護和照顧,你早就被餓死了。」

「哼,少來給我提那個老傢伙,我和他說讓他想辦法把族長的位置留給我,這個傢伙居然不同意。哼,這老傢伙根本不是我爹!」

蘇嫣聽了,立刻說道:」你還想當族長,真是痴人說夢,你要修為沒修為,要腦子沒腦子,部落要是交給你打理。你能管好嗎?「

面對蘇嫣的斥責,白良也罵道:」還有你這臭婆娘,天天數落我,要不是仗著你爹和你哥,你也配做我的未婚妻?你居然還不願意,我告訴你,我爹說要取消婚約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你既然不願意服侍我,我就讓你把這裡所有的人都服侍一遍!「

說罷,白良臉上忽然露出兇狠地表情:」然後我要把你八光了扔到那火山口裡,把你活活烤熟了!」

蘇嫣不怒反笑,喊道:「你覺得你有這個本事嗎?」

蘇林環視了一圈,沖著那精壯的男子說道:「馬熊,你們族中怎麼沒來?就派你們這幾個飯桶來,有用嗎?」

馬熊打量了他們三個人一下,說道:「你們兩個的死活並不重要,我來的目的是殺這個人!」說罷,他指了指葉天。

葉天回答道:「我?殺我?」

馬熊道:「聽說你是個煉丹師,你看你好好的丹不煉,非要跑到之里來趟這趟渾水,看吧,現在連自己的小命都搭上了!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長眼,怨不得別人。」

白良早已經按耐不住了,他立刻喊道:「所有的人,殺了這兩個男的,把這個臭婆娘給我活捉了,讓你們好好爽一爽,你們爽完了,再把她丟進火山口……烤熟她!」

BOSS逼婚強制上線 馬熊跟著說道:「都聽見了吧,這是蒼林部落未來的族長給你們準備的禮物,都別客氣啊!」

「哈哈哈,好嘞!」

「這娘們兒還不錯!」

「哈哈,我先來!」

盤山部落的人紛紛跟著應和著,蘇嫣見狀,大吼一聲率先化為龍身,一頭向著白良等人撲去。那些人見狀,立刻也跟著化出龍身,紛紛散開,蘇嫣身前的兩隻龍爪,一爪子將地上抓出兩個大坑,隨即身體跟著一掃,兩隻厚重的肉翅直接將身邊的兩隻泛著紅光的地龍扇飛到了兩邊。 剛剛還無比狂妄的白良此時毫不猶豫地躲到了盤山部落人的身後,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是蘇林和蘇嫣的對手,所以就躲在了最後面。

盤山部落帶的人里,也有不少黃龍境界的修士,此時都已經長出了一堆堆厚重的肉翅,立刻飛身和蘇嫣撲在一起,蘇林大吼一聲,也化出龍身向著攻擊蘇嫣的人撲去,馬熊不去理會那一邊,而是雙中緩緩化出了一把兵器——一柄鋒利的長矛,看來眼前的馬熊居然已經將自己的龍角化兵了。

他擎著長矛,指著葉天道:「你居然能夠緩解午夜魔蘭的毒,真是讓我吃驚,可惜你太蠢了,你現在要是向我下跪求饒,我可以帶你回我們盤山部落,我們族長也是很愛惜人才的。」

葉天擺手說道:「你要是覺得白良那個蠢貨可以騙得了我的話,我就不多說了,我今天心情不錯,你現在要是向我下跪求饒,我可以留你個全屍。」

「哈哈哈!你和蒼林部落的人一樣,不識時務,那個該死的白英要是早些答應我們的條件,他或許可以多活幾年,但是現在,不光是我們想殺他,連他的親兒子都想殺他,那就不怪我們了。」

「啊!」馬熊舉起長矛,腳下速度猛地加快,直指葉天的心臟而來,葉天終於見到了一絲熟悉的東西——武技,那馬熊腳下不乏極快,眨眼間便刺到了葉天的面前,葉天立刻側身一躲,那長矛帶著破空聲瞬間殺至。

卻次了一個空,那馬熊立刻收勢,將手裡的長矛橫向一掃,矛刃轉而又向葉天的喉嚨劃去。葉天不慌不忙,伸出手臂想要卡出長矛的矛身,從而抵消掉長矛的攻勢,然而那長矛乃是馬熊的龍角所化,其中的材質遠不是一般兵器的所能比擬的。

看似很平常的一挑,其中蘊含的力道確實極大的,葉天的手腕上傳來一陣劇痛,葉天急忙收手,長矛借勢挑在了葉天的肩膀上,葉天急忙閃躲,躲過了長矛的矛刃,,但是卻被長矛帶起的勁風所傷,將肩膀處的衣服划爛了。

「好鋒利啊!」葉天不由得驚嘆龍角所化的兵器,同時心中也充滿了好奇,等到將蘇嫣部落的事情處理完,自己也去將龍角化兵,這裡只有將龍角化兵之後才能使用武技,九天神龍訣之中除了神龍族自己的功法,還有諸多武技供他學習。

馬熊得意地說道:「你還是化成龍身吧,我可不想欺負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煉丹師!」

龍角化成的兵器確實強悍,葉天不敢託大,況且以這長矛的鋒利,化成龍身反而目標更大,打起來怕是會更加被動。葉天快速分析著場上的局勢,他回頭一看,蘇嫣和蘇林兩人與盤山部落的人已經打在了一起,十幾隻地龍在空中廝殺纏鬥,場面十分激烈。

強情奪愛:掠愛霸情總裁 葉天忽然轉身向著這邊戰團奔了過來,馬熊道喊道:「別想跑!」也跟著葉天朝著這裡奔來,葉天並沒有化成龍身,直接奔向地上還不能飛行的地龍衝去,那些真正和蘇嫣等人打鬥的地龍族忽然感覺到背後陡然生出一股強大的殺氣。

葉天猛衝而來,這些地龍還都處於紅龍境界,葉天碾壓他們一個境界,那些地龍倉惶回頭,卻看到葉天一腳踹來,,一腳便將地上的一頭地龍踹翻在地,那地龍在地上打了幾個滾,轟然撞在遠處一處凸起的火山岩上才停了下來。

其他地龍被葉天的可怕的力量深深震撼到了,一愣神的功夫,空中的蘇林和蘇嫣兩人卻也跟著俯衝而下,鋒利的龍爪在兩頭地龍的背上抓出巨大的傷口,甚至一些地方都已經露出了森森白骨,那些地龍發出痛苦的哀鳴,但是隨機又被蘇嫣的肉翅橫掃而飛,撞在了一起。

這邊的戰局因為葉天的忽然加入,立刻呈現出一邊倒的狀況,蘇林和蘇嫣乾脆利落,剩下的幾人也絲毫沒能堅持幾招,就也被打傷在地,而葉天背後的馬熊也殺了過來。

馬熊見自己的族人眨眼間便已經死了這麼多,當即大怒道:「有本事別跑!」

葉天沖著蘇嫣和蘇林使了眼色,三人立刻會意,合力向馬熊殺去,馬熊擎著自己手裡的長矛,直刺蘇林而去,那矛頭之上不知不覺已經泛起一道白芒,葉天喝道:「小心!」

長矛之上爆出一道白光,刷一聲向著蘇林飛去,蘇林見勢不妙,想要在空中翻轉身體,躲開那道白光,然而蘇林身手還是慢了下,那白光速度極快,擦在蘇林的面門而去,刷一聲劃在了蘇林的巨大肉翅上。

「唔!」蘇林發出一聲悶哼,肉翅上被那白光劃出一道巨大的傷口,甚至已經將蘇林的翅膀刺穿,肉翅上還在不停揮動,甩出出一灘血跡,從空中低滴落,「哥哥!」蘇嫣焦急地叫了一聲,蘇林咬牙說道:「別管我!小心!」

「哈哈!」馬熊大笑,手中長矛忽然調轉方向刺向了另一邊的蘇嫣,蘇嫣飛速後退,背後兩對巨大的肉翅一起朝著馬熊扇動,一股颶風襲來,將馬熊的身子吹得不能再次上前,馬熊一咬牙,陡然化成龍身,一頭撲向蘇嫣。

在馬熊的頭頂,兩隻鋒利的龍角直指蘇嫣,蘇林立刻也沖向了馬熊,葉天見他將自己的兵器收了回來,立刻大喜。蘇林一爪抓在馬熊的背上,馬熊回身一尾巴將蘇林打翻在地,蘇嫣上前幫忙,卻又被馬熊用它厚重的肉翅逼到了一邊。

蘇林從地上爬起,葉天卻忽然跳到了蘇林的背上,說道:「帶我過去,別讓他看見我!」

蘇林立刻會意,再次飛起,葉天則藏在蘇林的背上,馬熊的力量極為強悍,是盤山部落里的最為厲害的族人,所以這次盤山部落的人才會派馬熊過來收拾葉天他們幾個礙事的傢伙。

見到蘇林頂著傷口又來,馬熊立刻笑話道:「就你們這些三腳貓的功夫,也想參加地龍族的大選?族長說得對,你們部落根本不配擁有這些名額,給你們也是浪費!」

蘇林聽聞這話,頓時大怒,葉天在他背後說道:「別激動,把我送過去,我讓他永遠閉嘴!」 蘇林振翅上前,蘇嫣也毫不畏懼地再次撲來,馬熊此時經過剛剛的較量,大致已經知道了這兩個人的本事,便絲毫沒有將他們放在眼裡,而他打得起勁,居然忘記這裡還有一個葉天。

蘇林再次和馬熊打在一起,葉天卻忽然從蘇林的背上跳了出來,直奔馬熊面門而來,「嗯?」馬熊大吃一驚,不知道葉天是從哪裡竄出來的,不過他也沒把葉天放在眼裡,煉丹師通常注重丹術,修為和身手都是很差勁的。

但是很可惜,葉天是一個例外,面對忽然蹦出的葉天,馬熊猛然轉身,揮起自己的尾巴便向也同樣橫掃而去,葉天立刻化為龍身,在空中靈活地翻轉,輕鬆躲了過去,「紫金神龍!」馬熊眼睛瞪得老大,他雖然知道葉天是外族人,但是沒想到會是紫金神龍族的人?

紫金神龍族的人經歷劫難,被族滅,但是仍然有許多人活了下來,現在還活著的紫金神龍族修士,顯然都不是好對付的,馬熊第一想到的就是離葉天遠一點,他不知道葉天的底細,但是葉天剛剛已經觀察了他好久。

他剛想退開,卻已經遲了,葉天翻轉龍身還有一件飛到了他的面前,而早已經醞釀好的一口紫金神火洶湧而來,瞬間便將馬熊淹沒之中。「啊!吼吼吼!」馬熊全身都被神火包裹,痛的摔落在地上,不停地打滾哀嚎,他忽然之間化成人身,但是甚或依然沒有熄滅,他又化成龍身,在地上不住地哀嚎。

蘇林倒吸一口涼氣說道:「都說紫金神火和黃金聖火是九族之中最可怕的天賦,果然沒錯,沾到就是死啊!」

葉天回答道:「你們還沒有領悟地龍族的天賦么?」

蘇嫣和蘇林搖搖頭,地龍族確實很麻煩,連領悟天賦的時間都比其他種族慢,葉天還要再問,蘇嫣忽然喝道:「白良,你別想跑!」

蘇林這才想起還有一個白良沒處理,他立刻抬頭望去,這裡地勢光禿禿的,一眼就看到了倉惶逃跑的白良,蘇嫣立刻化成龍身追了過去,白來那個見狀,也化成龍身往山下跑,可惜他還沒有生出肉翅,蘇嫣俯身撲下,龍爪抓起他便將他拎了起來。

「啊!」白良嚇得大叫,「你放下我,我恐高啊!」從來沒有飛過這麼高的白良不住地掙扎,蘇嫣冷冷地喝道:「你再亂動,我就把你丟下去,摔死你!」

白良絲毫不停,還在不停地大喊大叫,蘇嫣立刻鬆手,白良立刻從高空往下摔下,蘇林在遠處嚇了一跳,急忙喊道:「嫣兒,你別胡鬧!」這個白良再怎麼說也是族長的兒子,即使犯了錯,他們兩個小輩也沒有動手殺死他,不然回去怎麼和族長交代。

蘇嫣也是嚇唬他,白良從空中落了一段,快要著地時,蘇嫣又將他抓了起來,帶了過來,這次他沒有再亂動,因為白良已經嚇得昏了過去。

「咚!」蘇嫣將白良扔在地上,白良的臉色慘白,蘇林踢了他一腳,卻沒有動靜,蘇林皺著眉頭道:「他不是被嚇死了吧?」

蘇嫣急忙去探鼻息,說道:「沒有,地龍族的人要是被嚇死,這傳出去真是笑話。」

葉天取下蘇嫣頭上的一根骨簪,在白良頭上輕輕地刺了一下,白良一個哆嗦,醒了過來,他茫然地看了蘇嫣他們三個人一眼,立刻從地上彈了起來,抱著蘇林的腿連哭帶嚎地喊道:「蘇大哥!蘇大哥!我都是被他們騙了!盤山部落的人太陰險了……」

蘇林一臉嫌棄將他一腳踢到了一邊,說道:「剛剛來的時候,你好像不是這麼說吧?現在那個馬熊死了,你就變成這副德行了?」

蘇嫣也恨恨地踢了他一腳,說道:「你剛剛說要怎麼處置我來著?你再給我說一遍啊?」

白良無助地癱坐在地上,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葉天道:「少來跟我裝可憐,我問你,族長家裡的那盆午夜魔蘭是不是你送的?」

「是……我送的,可是我……我不知道那是毒花,是嚴林是我這麼乾的。」

葉天道:「嚴林是誰?」

蘇嫣回答道:「是盤山部落的族長!」

蘇林沒好氣地說道:「哼哼,他讓你做你就做啊,你是他兒子啊?」

白良一時語塞,正要想怎麼圓,蘇林又說道:「好了,你別和我們幾個解釋,我們幾個沒功夫在這兒審你,等回到族裡,你自己去和族長族老說吧。」

「蘇大哥,我……」

「閉嘴!」蘇林一口打斷他,「我問你,你和我們說的那株千年火蓮是真是假,我們需要用他救族長。」

白良立刻說道:「當然是……真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