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上官衍對杞婕突然改口,極為詫異,將信將疑地望了杞婕一眼,眼前的這個女子再非當年他所識得的那個女子。忐忑不安地朝下望了下去。

  • Home
  • Blog
  • 上官衍對杞婕突然改口,極為詫異,將信將疑地望了杞婕一眼,眼前的這個女子再非當年他所識得的那個女子。忐忑不安地朝下望了下去。

結界的金芒已然蓋過日月之光,衝上萬丈高空。

亞屹亞瑪山之巔,近千人嘩然之聲如同悶雷,連綿不斷,眼見那霍昌身形暴閃,殺入軒嘯身前不足一丈之時,氣刃橫於胸前,猛地橫切而出。

出招之迅猛,眾人生平僅見。

眼見軒嘯中招之際,他的面色卻一如即往的淡定,最令人吃驚的是,在那一瞬間軒嘯竟將雙眼一閉。

眾人驚聲尖叫,衛南華與越勒古台險些衝出陣中,難以抑制那恐懼的內心。

倒是芍冥與薛謙面露驚訝之色,不約而同地忖道:「此子是是如何辦到的?」

千鈞一髮之際,霍昌手中那氣刃直接切過軒嘯的身體,並未如眾人預料的那般,人首兩分。

眾人皆以為霍昌出招太快,讓鮮血不及溢出而已,一息、兩息、三息……..

圍觀之人的雙眼越瞪越大,只到軒嘯睜眼之際,全場靜聲,軒嘯的笑容,如同一記驚雷在這天地之間炸響,讓眾人始料未及。

要知道,軒嘯雖身具遁入凡界的能,但在這神殿結界之中,軒嘯與凡界之中那道無形的大門早被隔開,他絕對沒本事再使出那駭人的的招式,譬如破界等。

軒嘯淡淡道:「霍族長,你非是那等閑庸手,而在下也非初出茅廬的雛鳥,何必出手試探,放馬過來便是!」

話音剛落,眾人眼前均是一花,那霍昌仍在數丈之外,動也未曾動過,先前那一幕不過是眾的幻覺罷了。

換作常人,必是疲於應付,或是閃身躲避。可軒嘯卻反其道而行之,也因此,才使他逃過了霍昌早已準備好的一輪猛攻之勢。

這突來的變故亦讓霍昌大感意外,大能交手,行差踏錯半步,便會落入對方算計之中。

軒嘯以不變應萬變,叫霍昌大失所算,雖在境內界與實力之上對軒嘯有絕對的壓制力,他卻意如貓捕鼠一般,欲將其玩弄至死。可如今卻有種被反客為主的感覺。

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霍昌終於按捺不住內心的驚訝,言道:「小子,老夫承認小看了你,不過你別急著高興,因為從現在起,我讓你在這結界之中的每時每刻都過得生不死!」

音落之際,一步踏出,生生掠過數十丈之距,二指如劍直取軒嘯眉心之地。

氣勁撲面,軒嘯一頭亂髮朝後飄飛,露出那張英氣逼人的臉龐,那熟悉的笑容再次出現在他的臉龐。

便在當時,霍昌周身大震,轟然巨響之時,大地陡然龜裂而開,整座大山如同在那一瞬間被撼動了一般。

場中不乏高人,但凡看懂結界之中發生何事之人均是胸中一堵,血氣翻湧,叫人難過無比。

若芍冥與謙薛謙這等聖元境的大能自然無礙,不過那駭然之情卻是無以復加。

迷愛的森林 薛謙更是嘆道:「凌雲絕宮的天劍之號再過些年頭怕是要易主了!」

衛南華不知天劍君的實力究竟有多強,亦知當日他教出的一個徒兒便可在那無法山之上一劍將那四獠結界斬碎。聞薛謙一言,衛南華滿面興奮,大聲叫好。

此時輪到芍冥吃驚了,軒嘯方才那劍意即便是連她亦險些無法把持,這衛南華的境界與實力早已到了一定火候,難不成看不出此招玄虛嗎?

芍冥卻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一點,軒嘯自修行之時便與衛南華在一起,衛南華對他的每一招一式只怕比他自己更為熟悉,這劍意與衛南華互無抵促,又何來威脅一說?

到是那霍昌,接連兩招失招,反而再吃一虧,雖無大礙,不過那難過得想要吐血的感受,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

霍日怒喝一聲,元氣迸發而來,結界之中頓時隱入昏天暗地之中,先前那眾人無法得見的巨劍仿若在一瞬之時,亦被這紫黑的元氣沖得沒得蹤影。

軒嘯方才雖無動作,但意動之時,山勢與劍勢同施,雖無法禁錮霍昌,但只需那一瞬之間,便以濤天劍意讓他栽了個大跟斗。

這亦被霍昌視為奇恥大辱,先前狠話已經放出,不將他殺個神魂俱滅,他如何有顏面面對這仙界眾人。

那紫黑的元氣瘋狂襲卷,如有吞噬一切的威力,籠罩之時,軒嘯心中大驚,識海之中鴻蒙亦是呆如木雞,半晌亦未能尋到克制之法。

便再當時,軒嘯手腳再不聽使喚,全身僵硬,任那紫黑元氣附上其身,一寸一寸將他的軀體給絞磨得血肉模糊。

眾人心知肚明,這是霍昌使出真實力。

軒嘯面露痛苦之色,周身欲裂,若非那聖體法衣護體,只怕在前一記刻已被絞成了肉泥。他緊咬的牙關隨時都有可能崩裂開來,冷汗直流,那遍布血肉的雙眼之中,淚水滾出,足以見得其痛苦程度。

此時,那公孫止滿面笑容,傳音道:「若讓他這般死了,倒是便宜他了!」

公孫兆聞言,哼了一聲,「家主此言差矣,你我明知軒小賊絕非這點實力,若他連這點麻煩也應付不了,自然不配做我的對手!」

公孫止點了點頭,自然是默認了公孫兆的說法。可見他二人對軒嘯的評價甚高,高得連軒嘯自己都無法相信。

在一點上,公孫家這兩人怕是比仙界大多不可一視之輩高明了太多。

只有重視對手,才有擊敗對手的可能。

如今,軒嘯身陷困局,眼見便要被那詭異的元氣給絞成肉泥,衛南華等人對突出其來變故顯得束手無策,越勒古台與咕多更是焦急萬分。

衛南華只得安慰自己道:「三弟向來福大命大,又怎會不是那霍昌的對手?

念及以此,只聞軒嘯發出一聲非人的怒吼,懾人心魂!(未完待續。。) 「竺之罨!」霍昌暴喝一聲,神色古怪無比,不知是狂喜,還是驚恐,亦或兩者都有。

先前一聲獸吼早已將眾人驚得魂不守舍,尚未回過神來,便聽霍昌吼叫道:「果然是你,果然是你這王八蛋,老天有眼,當年的仇終於可以報了!」

什麼?竺之罨?道祖在何處?那霍昌難不成瘋了?

眾人心中一連串的問題湧上心頭,只見了紫黑色的元氣瘋狂地湧入軒嘯體內。

倒不似那無氣勢如破竹,而是軒嘯刻竟引入體內一般。

這軒嘯難不成是瘋了?

衛南華面露笑容,淡淡道:「誰又會知道我三弟的體內時常都若那枯井一般,可容納這世間萬物,區區詭異的靈氣又怎會被我三弟放在眼中?」

眾人聞言,心驚不已。

在霍昌的眼中,那軒嘯已然不再是軒嘯,周身上下已附上一層淡淡的凶獸虛影,龐大無比。赫然正是那奴雲吞天獸!

說起此獸,霍昌對他再熟悉不過,它正是當年竺之罨當年的坐騎,彪悍勇猛,實力直逼聖元,隨竺之罨下界之後便再無蹤跡。

見這獸魂於軒嘯體內,霍昌便猜到當年竺之罨極有可能將留在了凡界。

當所有的巧合都聚在一起之時,那便不再是巧合,而是命中注定。霍昌一口咬定軒嘯便是竺之罨,神色數變,再不似先前嬉戲那般。

軒嘯雙目血紅,連長發亦變成那嬌異之色,湧入體內的紫黑元氣環繞於道祖源生盤周圍瘋狂旋轉。

此刻,霍昌亦感應到此物的存在,對軒嘯體內的切瞭若指掌,驚得半晌合不攏嘴。

幾息過後方才叫道:「翻雲珠、道祖源生盤、煉血秘術…….這所有加在一起,若說你不是竺之罨,我死也不信!」言罷。立時發狂般的笑了起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竺之罨,納命來!」

「黑暗天幕!」霍昌暴喝之時,本是昏暗的天地,立時變得暗淡無光,若非黑嘯周身那紅芒耀眼,只怕連人去了哪兒,眾人亦是不能看清。

軒嘯探手而來。手中立時凝出一柄紫黑的長劍,正是先前入體元氣凝形而出,迎上那幕布般的黑暗,怒然一劍斜斬。

氣爆之音接連炸響,氣刃拉伸至十數丈,掠過之處,閃電一道接一道地劃過,驚雷連綿。

不想二人一交手便如此大的陣仗,一時之間不知是該喝彩還是如何。頓時慌亂不已。

高空之上,金芒乍現,識貨之人抬眼望去,立時便發現是那仙君戰榜出現。

轉眼間。數個醒目的大字出現在那仙君戰榜之上,「魂族霍昌對血族軒嘯!」

此次,人群之中終於沸騰起來,從所周知那霍昌乃是仙君戰榜之上的人物。如今對上軒嘯,只看二人名字的先後,便可知他乃是受挑戰者。

另一面亦證實了軒嘯已有了挑戰他的實力。否則仙君戰榜絕不會出現。

公孫兆見狀笑容更加陰涼,看來事情正一步朝他計劃的那般發展著。

軒嘯與霍昌交手之前,芍冥與薛謙並不看好他,想他全身而退雖無可能,何若認輸的話,保住小命應當不在話下。

只不過軒嘯戰意高昂,誰也不願潑他冷水,不想,如今他展現出的實力連仙君戰榜也引出,看來他真實的實力與霍昌當在不相伯仲之間。

那魂族中人見族長的對手竟有這般實力,亦在處圍冷嘲熱諷不斷。

「這狗屁仙君戰榜何來可信度?」

「話不能這麼說,族長的實力當然是經過證實,不過嘛…….」

「不過族長的元神僅一半而已,這才讓那小賊露了一回臉!」

「正是如此,族長就算只有一半元神,照樣踩死這螻蟻一般的存在!」

議論四起,驚呼連連。

眾人言語之時,軒嘯與那霍硬拼一記,軒嘯手中那紫黑氣刃立時潰散,反噬之力,讓他胸中一悶,立時一口鮮血噴出,那血色雙眼與紅髮的顏色立時淺了一分。

轟地一聲劇響,軒嘯砸落地面,拖出一條百丈長溝。

「竺之罨,你好弱,你怎麼了,難道是跟女人在一起時日久了,自己也變得跟個娘們兒似的?」霍昌滿面猙獰之色,橫空疾掠,轉眼便已到了軒嘯身前。

無盡的黑暗如同一張幕布般從天而降,立時將軒嘯緊裹,令他的身體寸寸欲裂,身骨噼啪作響。

那血水自軒嘯嘴角狂溢而出之時,軒嘯強擠出一絲笑容,狠狠道:「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軒嘯是也,霍昌孫兒莫給你爺爺我亂改姓名!」

音落之時,周身電芒連閃,那黑暗幕布如同懼怕這電芒一般,頓時鬆了一分,軒嘯得以喘息之機,抽出身來,無傷劍一聲清鳴,當空劃出一道電芒弧光,斬盡黑暗。

先前軒嘯未能辦到之事,此刻以雷元附於元傷劍,果收奇效。

「咦?」霍昌驚訝萬分,回退兩步,立時衝殺而至。

那鑽心劇痛已讓軒嘯有些力不從心,如今最可貴的應是時間,那怕是一口氣的時間,他足以讓軒嘯完成許多事。

軒嘯輕嘆一聲,道祖源生盤狂旋之時祖元真氣繞臂而出,透入那無傷劍之中,七尾青鳳立時破劍而去。

清鳴貫耳,眾人皆是一震,放眼望去,只見一隻巨禽破空翱翔,翅展數十丈,引頸廝鳴,利爪生電,七色尾羽如同羅裙擺尾,奇美無比。

在場之人已有大數將此仙禽認出,它便是南荒三大聖獸之一的七尾青鳳。

此次克欽霍銘次果然不同凡響,三大聖獸已出其二,且都是年輕一輩手中。

而眾所周知,這七尾青鳳來是玲瑤仙子當年的愛寵,於南荒之中橫行無忌,眾人敢怒卻不敢言。

後來多虧竺之罨出手,將此獸斬殺,封其獸魂。不想這七尾青鳳的獸魂竟然在軒嘯手裡的劍中。

難道真如那霍昌所言般,軒嘯乃是竺之罨托世?

念及於此,眾人心中便如那晴空霹靂,頓時出現一個可怕的念頭,「竺之罨死了!」

竺之罨已消失了數萬年,在眾人的心中,他便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當年只知他萬念俱灰,興許只是找了個地方隱居,不想如今出現的少年,像足他六七分,這又當如何解釋?

恩索間,七尾青鳳迅若閃電般當頭便朝霍昌俯衝而去。霍昌面上的笑容更甚,全無懼意,迎著那鋒利的雙爪猛然出擊。

劇響之後,霍昌雙足竟生生被轟入地中尺許,而那七尾青鳳則是悲鳴一聲,騰飛而起,立時化作虛影消失不見。

眾人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那七尾青鳳身上之時,竟然忽略了軒嘯的存在。

結界之內的八屬元氣如同活過來一般,朝軒嘯體內不斷匯去。如此瘋狂的舉動也只有軒嘯敢為之。

在鴻蒙的幫助下,識海之內已然充斥著各屬元氣,風暴肆虐,恐怖無比。

而在軒嘯看來,這是他唯一可以戰勝霍昌的機會,值得一試。

人群之中,有人痴痴地望了軒嘯一眼,軒嘯竟心生感應,瞥了她一眼,無聲一嘆,忖道:「我多麼希望你不在此處,何苦要蹚這渾水!」

念及於此,雙目流下兩行血淚,衣衫爆碎,露出那健碩的上身。軒嘯那身周每一塊肌肉都充滿了爆炸力,青筋鼓脹,如生波浪一般於皮下涌動不止。

血紅之色夾雜於紫金色光芒之中,化作數道恐怖的元氣環繞軒嘯身周狂旋不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