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下了朝皇上並沒有讓同王回去,反而是一塊去了御書房,同王夸夸其談,因早就知道皇上心裡如何想的,這一下同王只順著他說,不僅打消了最後一點猜測他的不臣之心,相反取得了皇上的信任,同王知道冠王被軟禁,太后那邊必然不會善罷甘休,並搶先一步在皇上心中埋了一顆刺,皇上一直尊敬太后並未懷疑過太后,今同王一說他也覺得母后對他並沒有真心,同王正是抓住了皇上猜疑之心趁虛而入,不然也不會心這麼順利。 冠王才來到太後宮中,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被皇上下的口諭給軟禁了起來,冠王自然不能善罷甘休哭著喊著求太后救他,因一時出了這個事,太后還未及思考就來到了御書房求見皇上網開一面放過冠王,皇上一想今早同王說的話,在看太后對冠王的上心程度一怒之下趕走了太后,並未見她,儘管這樣太后也只能灰溜溜的走了。從今以後皇上並不在信任太后反而心底有些依賴同王。

  • Home
  • Blog
  • 下了朝皇上並沒有讓同王回去,反而是一塊去了御書房,同王夸夸其談,因早就知道皇上心裡如何想的,這一下同王只順著他說,不僅打消了最後一點猜測他的不臣之心,相反取得了皇上的信任,同王知道冠王被軟禁,太后那邊必然不會善罷甘休,並搶先一步在皇上心中埋了一顆刺,皇上一直尊敬太后並未懷疑過太后,今同王一說他也覺得母后對他並沒有真心,同王正是抓住了皇上猜疑之心趁虛而入,不然也不會心這麼順利。 冠王才來到太後宮中,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被皇上下的口諭給軟禁了起來,冠王自然不能善罷甘休哭著喊著求太后救他,因一時出了這個事,太后還未及思考就來到了御書房求見皇上網開一面放過冠王,皇上一想今早同王說的話,在看太后對冠王的上心程度一怒之下趕走了太后,並未見她,儘管這樣太后也只能灰溜溜的走了。從今以後皇上並不在信任太后反而心底有些依賴同王。

這其中在暗處做小動作的戰王在聽說御王與冠王之事後嚇得也不敢再多做什麼,生怕步他們後塵。

聽著砍頭的名單並沒有蘇府,這讓蘇盼心裡總算安穩下來,那他也沒理由在同王府里待下去,直接與蘇甜甜說了一句就走了。今早上蘇恆是戰戰兢兢去了早朝,再後面腦袋低的是不能在低,但到最後也明白了這同王不出手則已,一出手根本就不留活路啊,幸好沒有與他站在對立面,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而皇后在聽說今早早朝之事,宮中更是傳的沸沸揚揚,將同王誇的神乎其神的,這到讓皇后心中隱隱有些不安。這不一從御書房出來,皇后的人早早就在外面候著,將同王叫來了,想問個明白。

「涵兒,你怎麼…」當同王眼上無任何遮擋的眼布時,這讓皇後有些恍惚,看慣了從前的模樣,突然摘下到讓她感到不真實感。

「母后是想問兒臣為何將眼布拿下,是嗎?」同王眼眸深不見底的笑道,這個模樣比未摘眼布時還要冷上幾分。

「你明知道你父皇疑心重,為何還要如此做?」皇后聽后急了,這個時候將眼布摘下,權當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成為各個勢力想除掉的眼中釘,涵兒這是自己走向死路啊,現在皇后並不知道冠王、御王軟禁之事。

「這還不是拖了母后的福,要不是母后不同意我與溫二姑娘的婚事,兒臣也不會在她大婚的日子想看看她嫁給何人。」同王語氣帶著絲絲埋怨,這讓皇后心裡感到委屈至極,以前涵兒從不會對她用這種口氣說話,就是因為認識了溫可惜她的涵兒才會變得對她不恭不敬的,想到這裡皇后是越發對溫可惜厭恨。

同王其實也很後悔說出這麼傷人的話,可他卻忍不住,壓不住心裡對母后不同意婚事的怨念,他知道在待下去只會讓他們母子等我感情越發淡薄,說道:「若母后無其他事情,兒臣就先告退了。」

皇后淚眼不舍看著同王離去的背影,她不知為何會讓她與兒子的關係到這種地步,心裡的痛大多數來自同王指責。

蘇盼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蘇府來到了溫可惜的院子,他並沒有讓丫鬟稟告而是悄悄的進了屋。笑道:「惜兒…在想些什麼?」蘇盼一進去就看到溫可惜看向窗戶發獃,心想難道是因為昨晚沒陪著她而不高興嗎?

重生梟妃之盛世大嫁 溫可惜獃獃的轉過了頭去眼神帶了些茫然感看向了蘇盼,擠出一個笑容說道:「剛才還在想夫君何時回來,夫君可用過膳?」 蘇盼心中一暖,說道:「還不曾。」他心想這就是有妻子的好啊,時時刻刻被人挂念。

溫可惜趕緊吩咐人上了飯菜,與蘇盼一塊吃的,蘇盼心中如掉入蜜罐一樣,心中甜的讓他感到像夢一樣。可溫可惜雖說盡量笑得自然些,但還是有些太過僵硬,不過蘇盼並沒有看出她的異常。蘇盼原想著今晚溫可惜的院子留宿,可溫可惜沒提,他覺得若是提了會唐突,故而等到一頓飯吃完也沒說,讓蘇盼自己很是鬱悶。

同王嘴上說不在意忘記溫可惜,可當想到蘇盼要與溫可惜同房時,心裡還是說不清的哪來的心如刀割,他在朝廷上故意打壓蘇恆,這讓本就信同王的皇上也對蘇恆開始不滿意起來,越發開始發難蘇恆,有幾次差點皇上一怒就想著收拾了他,幸好有人還看不清眼下這朝局幫他說了話,不然蘇恆怕有滅頂之災。蘇恆斗大汗往下流,他心中疑惑不解,他與同王是姻親也不都是一條船長的人為何會出手對付自己呢。

同王也簡概意明說了要想自己不在故意打壓,蘇盼與溫可惜之間只能有夫妻之名不能有夫妻之實。這話一說蘇恆明白同王還放不下溫可惜,也只能答應畢竟人已經娶回來了,目的已經達到,而且除了同王意外,外人也不會知道他們沒有圓房,這又何必得罪同王。看蘇恆答應同王也保證今後絕不會針對自己,反而會讓你陞官,這讓蘇恆心中竊喜,自認為賺到了。

蘇盼原本還期待著與溫可惜同處一室會發生的事結果被蘇恆這樣一說,當場就傻眼了,而且照蘇恆那口氣分明就是來命令,他聽也得聽不聽也得聽,這讓他異常煩躁,但蘇盼也不敢逆蘇恆的命令,其實比起蘇恆來蘇盼更加畏懼同王,他不想一時激怒同王反而淪落到凄慘的下場,畢竟朝中大臣斬頭之事他還心有餘悸。

皇上對同王說的話深信不疑,每每下了朝都會讓同王去御書房,可每次出來都有官員被抄家斬首,這讓人不得不去懷疑是同王告的密,其實同王根本不用去告密單說這個眼睛就能看穿他們的花花腸子。其實皇上對那些官員也是不滿才會想讓同王靠他的雙眼找出證據來,發落了他們。皇上想除掉大臣中,也不免有忠良之人,可同王他自己知道為了能夠獲取父皇的信任與開心不能說不,他也知道他變了,比起以前如今的他讓自己更加陌生。

短短几日功夫朝中空出的官位就被同王悄無聲息給安排上了人,同王也是與皇上閑聊中,無意做成的,所以到最後皇上都以為朝中無一人敢對他有二心,殊不知光同王扶持上來的大臣就有三分之一是同王的人,他們蟄伏起來伺機而動。

朝中人心惶惶生怕會成為下一個要被除掉的目標,今日一下早朝而皇上也沒被皇上叫去,大臣們是蜂擁而至圍在了同王身邊,諂媚的,投誠的都有,可同王心裡明白心中有鬼才會如此殷勤,行的正坐的直又何必如此呢。

同王被圍煩了,揣著明白裝糊塗的說道:「幾位大人有何事?不如直說。」他掃了一眼,那些官員不敢與同王對視,連忙低下了頭。這要看著同王那雙眼睛就彷彿被看穿一樣。 原本他們還有許多話想說出口,但在同王注視下是半個字都發不出,同王如今給他們的感覺是想逃,並不想與他有交集,可眼下同王若看誰不滿,就死無葬身之地了,畢竟他們為官多年多少都不幹凈,反正他們心中也知同王定然知道什麼,權當破罐子破摔,一位年三十左右的大臣說道:「同王爺若能放過臣等一馬,臣等願唯同王爺馬首是瞻。」

同王心神一動,雖說那些幾人權利不大,但好歹也是實官,即然上趕著來找自己,哪有在將他們推出去的道理,畢竟兔子急了還咬人,總不能逼的太緊。在與他們大了幾個彎后,同王是接受了他們投誠,但同王知道這種像牆頭草一般的人,必不能太過相信,他要以接下來的局勢讓他們不敢在生二心。

就在朝中大臣還沒在同王這幾日雷霆般手段弄的回過神來,一道讓同王掌管十萬兵馬的聖旨轟然而來,人人都不知同王給皇上下了什麼迷魂湯,讓把軍權看的極為重要的皇上輕而易舉得到,但是聖旨下達的那一日皇上將珍妃打入了冷宮。雖說誰都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朝中大臣人人都知道如今任哪位王爺繼位的可能性都不會大於同王,面對同王也越發恭敬了起來。

人人都不知珍妃為何會被打入冷宮,可同王卻知道的一清二楚本就是他布的一個局,昨夜同王與皇上在御書房,說道:「父皇,五皇弟離京已有半年,兒臣還真是甚是想念。」

一提起宏王皇上原本還算高興的臉,順間黑了臉,這種情緒都寫在臉上的父皇讓同王想要猜都是難為了他。「好端端的提他作何?」

同王越發恭敬了起來,說道:「兒行千里母擔憂,兒臣想珍妃娘娘怕會思念的緊。」

一提起珍妃皇上卻也懷念了起珍妃身上的味道,眼看著時辰也不早了,天都泛黑了。說道:「涵兒,你也勞累了一天早些回去休息吧。」

同王慢慢退出御書房,心中冷笑,心想今晚他給父皇的茶里下了些不多的催情之葯,所以在剛才他故意提起珍妃就是故意讓他去珍妃那,不然接下來這場戲該如何唱下去。

同王回府後並未睡著,因為皇上很快會召他進宮,果然在下半夜時同王被皇上召進了宮,外面漆黑一片而御書房卻如白晝一般讓人晃了眼,同王剛走進去就被突然而來的茶杯砸中了頭,若是按照人本能是能躲的過去的,可同王沒躲,硬挨了這一下,涮見就冒出了血出來,就這樣一滴一滴流在了地上。

同王額頭出血皇上卻沒有疼惜,只有他如今的怒氣。質問道:「你是不是早知道珍妃做的好事?」

「珍妃娘娘怎麼了?」

「同王你還給朕裝,若不是今晚你提起珍妃,朕怎會去她寢宮,又怎麼會看到那一幅天大羞恥一幕。」皇上臉上青筋爆出,那模樣在寂靜的黑夜裡尤為猙獰,面對質問同王一幅惶恐的模樣跪在了地上,說道:「兒臣當真不知,還請父皇明示。」 「珍妃與人苟合,這件事你是不是早就就知道。」皇上沉怒的說道。

這讓同王表現的萬分驚恐起來,說道:「怎麼會?珍妃娘娘母家乃定北侯府,家風甚嚴,怎麼會如此事?」

漠里寒陽 不提則已一提到定北侯皇上更是怒氣壓不住,冷哼道:「武將之家,能教出什麼好東西。連珍妃那賤人教出的兒子都敢在朕不知道的情況下與人成親。」皇上越想越惱火,他簡直覺得是奇恥大辱,他做夢也沒想到珍妃敢給他帶綠帽子,一想起到珍妃衣衫不整的模樣與令一個男子睡在了一起,他氣的就渾身發抖。

同王此刻膝蓋都跪的有些麻了,如今他不能落井下石附和父皇說的話,這樣會引父皇的懷疑。更不能幫珍妃說話,這樣只會讓父皇將氣撒在他身上,他可不想替珍妃挨罵,即便是假意。此刻他只要表現一臉惶恐不安的樣子,想來父皇即便懷疑那懷疑的程度也不會太大。

果然看同王只跪在不言語,那模樣分明是受了很大的衝擊那種驚恐感,心裡也猶豫不定起來,畢竟那模樣可不像演戲,「涵兒,你在想什麼?」語氣不冷不熱,眼神犀利的探究的說道。

同王低下頭,悶悶的說道:「父皇才,臣在想五皇弟還未回來,要是他知道了該怎麼辦才好。」

皇上一聽面色緩和了不少,他覺得一個念及手足情之人都成不了大格局,說道:「涵兒,你先起來吧。」

「謝父皇…」同王膝蓋一用力站起時那真是鑽心的疼,不過眼看著目的要達到了,心中也能找補回來。

皇上有所意味的看著同王,心想同王一雙眼睛非常人所能有的,朝中大臣被同王這樣一攪和以無人敢對他存有二心,不用在他有生之年出現逼宮這一幕發生,那麼接下來定北侯就成為了在他心中最強的一根刺,若說以前還能留一留定北侯,可一想到珍妃他就想滅了定北侯一族,來洗刷這場恥辱。而同王註定是個能拿捏的主,只要他這個父皇說的量他也不敢不做。那麼讓他去對付那定北侯,豈不是最合適的。就這樣同王達到自己的目的讓皇上雙手奉上了那能調動十萬兵馬的虎符,這還讓同王感激的謝了父皇對他的看重,一定不會讓父皇失望,這讓皇上對他所做的決定更加滿意。

在同王即得軍權又得朝中大臣默默支持下,朝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讓身為兵部尚書的溫痕之心裡感慨萬千,即便現在沒有他的扶持,同王也必定會登上皇位啊,不過他想不明白為何同王突然變得如此,難道是受了什麼刺激嗎?難道是因為惜兒…

沒有給任何一個理由將珍妃打入冷宮,大臣都在想要是定北侯知道了會怎麼辦,畢竟連個理由都沒有,這豈不讓定北侯有了借口發難,皇上到底是怎麼想的,是越老越糊塗還是另有打算這就不得而知了。

這些時日同王在朝堂上的表現也著實驚艷了一把,慢慢的許多朝臣都覺得同王是繼位的最佳人選。 雖說冠王被軟禁,可他手下的暗衛卻沒動一分,這些時日也一直關注這外面的情況,可暗衛每一次的回稟更是把他對同王的恨意多加一分,他還是小瞧了同王,短短時日居然讓他掌握了朝局,現在怕是除了父皇都動不了他了吧,這樣想來冠王是越發煩躁,冠王努力的告訴自己要冷靜,現在還沒到最後時刻他不能灰心,他在想如今的同王還有什麼弱點,突然他想起在蘇府同王對溫家姑娘眼裡的留念,心想這豈不是最好的軟肋嗎?一想到接下來的計劃冠王冷寒一笑。

不能與溫可惜同房蘇盼時越發惱怒了起來,心想溫二姑娘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娘子,憑什麼因為他一句話就不能圓房,他想要不是他這麼沒用,能成為同王所忌憚的人,就不必活的向螻蟻一般了。這樣想來蘇盼是越發努力的讀書希望能考取功明,到時他若成為朝廷命官,若同王還敢威脅他那他就告到皇上那,不信同王不收斂。

其實蘇盼不在溫可惜房間留宿,一次兩次到沒什麼時間長了難免會讓溫可惜身邊的丫鬟有所猜疑,這不心直口快彩雲今日就沒忍住,一臉著急的說道:「二小姐,姑爺為什麼從不在二小姐房間留宿啊?」

聽了這話溫可惜一愣,並未接話。彩絮看溫可惜臉色不對,不能這樣說是這些時日她家小姐一直都是獃獃的,從未踏出過房門半步,即便蘇盼來時會露出笑容來,可彩絮卻知道那笑容是假的。

在聽到彩雲不過腦子的話后,當下就用胳膊肘搗了下彩雲,來表示不要問下去,圖惹二小姐傷心。可彩雲覺得即然嫁過來了,就應該好好的栓住姑爺心才行,不然以後的日子可不好過。說道:「二小姐,同王爺都已經納了側妃,你也嫁了人,以後就形同陌路,無任何可能了。」

彩絮看溫可惜面色更加蒼白了幾分,忍不住說道:「彩雲你夠了,別說這些惹二小姐傷心。」

彩雲一聽也回了嘴,兩人就這樣一聲高過一聲,眼看著就要吵了起來。此時溫可惜回過神來,心裡五味雜陳不知該如何做,蘇盼不主動提出圓房其實溫可惜還是放鬆下了口氣,就算蘇盼在怎麼對自己散發出溫柔之意,她都沒多少感覺,這些時日她也試著去喜歡蘇盼,可不愛就是不愛,愛情本就強求不得,唯一能做的不就只能扮演好一個妻子嗎?

雖然蘇盼不會留夜但每晚都會來陪溫可惜用膳,今晚也一樣等待快吃完時溫可惜鼓足勇氣說道:「夫君,天色以晚,今晚就在這睡吧!」說完羞的滿臉通紅,在怎麼說她還是個黃花閨女,難免會有害羞。

彩雲很是高興,可彩絮卻皺起了眉。

蘇盼微微一愣,看向了溫可惜,他的目光更讓溫可惜無地自容,蘇盼何嘗不想,可一想起同王那張臉冰冷的臉,他就膽怯了。他覺得如今他沒有能力去跟同王對抗,即便是他的父親都不能,他不能冒險去干惹怒同王的事。 等了許久就是等不到蘇盼的答案,本就是鼓足了勇氣才開口的,這樣一沉默,空氣中瀰漫著尷尬。還是彩絮看出了這其中的不妙,連忙說道:「小姐,姑爺,飯菜都涼了,還是趁熱吃的好。」

有人在這關頭上解圍,蘇盼趕緊埋下頭來認真的吃著面前的米飯,可樣子卻總讓人有種此處無音三百兩的感覺。

彩絮高高皺起眉毛,心想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若姑爺不願的話以後小姐的日子該怎麼辦?哪一天讓蘇府的人知道了,那唾沫星子還不得淹死小姐嗎?

溫可惜此刻心中五味雜陳,到底也沒問出為什麼來,也默默吃著面前的米飯,畢竟她沒資格去問,可笑她終於做好準備要接受時,他卻已經看不上自己了吧,想來蘇盼時知道自己與同王那些恩恩怨怨的,才會在自己主動說出后變得呆愣吧,在他心裡自己是不是跟那不蕩婦也沒差別了。心底苦笑一聲,今晚蘇盼的態度是徹底讓她知道,自己以後不用再奢望了。

蘇盼感到空氣快要窒息了些,沒一會就離去了,看著蘇盼那像逃命一般離去等我背影,溫可惜也放下了手中得碗筷,走向了床邊。

彩絮也不敢多說什麼,之只是在溫可惜躺下時,輕輕關上門出去候著,心中默默的嘆氣。

蘇盼一回到自己書房,就關上門自己發怒,怒氣將最後一絲理智也給拋之腦後,怒罵著同王,門外候著等我小廝聽著也嚇出一生冷汗來,畢竟那些詛咒罵聲能讓整個蘇府惹來殺身之禍。

冠王知道此刻自己出不去,可讓人出去給人傳個信還是可以的。他悄悄讓人給蘇盼帶去了一封信讓他過府有要事情協商,蘇在收到這封信時心中疑惑,怎麼冠王會找自己,明明之前都沒什麼交集。 荒原紅城 可冠王找他,他也不好拒絕,只好悄悄的去了一趟冠王府畢竟此刻的冠王府可都讓人敬而遠之,蘇盼從後門進去后讓暗衛帶去了書房。

蘇盼看冠王直挺挺的站在那,連忙行禮道:「參見冠王爺。」

冠王一副熟絡樣子將蘇盼扶起,這到讓蘇盼更加不解,為何冠王對他如此熱情,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本王早知蘇公子大名,才會冒昧請蘇公子上府,還請蘇公子不要介意的好。」

蘇盼拿里受過皇家之人如此的對待,當場有些如驚弓之鳥一般說道:「冠王爺抬愛,小民怎敢。」他如今被同王弄的神經緊繃,在蘇盼潛意識都認為皇家人處處都是同同王一樣的人,在接觸時也不敢輕易大意了。

接下來冠王說了許多肺腑之言比如讓人如何落井下石,如何被同王害的這麼慘,要沒有同王他如今也不會淪落至此,雖說一切都是他拉攏朝臣做下的因,可這樣一說全成了同王的錯,這讓本就受同王打壓侮辱的蘇盼彷彿找到了知音一般,聽到冠王口中的話更是毫不掩飾的對同王的恨意,這到讓冠王小小的意外了下,畢竟他只不過試試,沒想到蘇盼的反應這麼大,冠王勾起一抹冷笑,有了蘇盼這個態度對他接下來要實施的計劃只有好處。 冠王為難的說道:「本王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蘇盼說道:「冠王爺,你有話直說。」

「那好吧,蘇公子大婚之時足以證明同王喜歡著你新娶的娘子,這事不知你知不知道?」冠王試著問道,心想要蘇盼不知道那還可借著他頭腦發懵的怒氣來說出計劃,可要是他知道的話可就不好辦了。

蘇盼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難道要說知道他們之間有男女之情的存在,不行他男子尊嚴不允許他知道,果然下意識的就搖頭大聲的說道:「冠王爺這話可不能亂說。」蘇盼這句話有些失控彷彿只要大聲喊出來似乎就能否認了這件事。

蘇盼這個反應到讓冠王很是高興,他接著說道:「是不是試一下不就知道了嗎?要是不是的話不就皆大歡喜嗎?」

「怎麼試?」這個問題是蘇盼本能得問了出來,他如今是厭煩的很,即不知道冠王心裡的小九九,話又說到這份上也只能聽冠王繼續說下去。

「我們假意將蘇公子的夫人綁架出來,到時看同王到底出不出來相救,不就知道同王到底對不對她有情?」

冠王惡毒的想著,他要賭一把要是同王因為溫可惜出事出來了,那他就借這個機會除掉他,到時他失去的都能在拿回來,同王要是不膽小不出來,那他就一不做二不休將溫可惜殺掉,嫁禍給同王,這樣溫可惜的父親尚書大人就不會放過同王,到時鷸蚌相爭他這個漁翁得利。

蘇盼到底也不是傻子,在說他本就知道同王與溫可惜之間的事,要真弄巧成拙不就給了同王英雄救美的機會嗎?要是讓溫可惜知道這件事是他在背後搞鬼,他又有何顏面當做什麼事都不知道的狀況下面對她,所以冠王的提議他想也沒想就給拒絕了。

冠王原本還想著下一步計劃該怎麼走,可沒想到蘇盼敢不同意這個提議,讓冠王有些惱怒,心想要是第一步都走不出去那接下來想的都是白想,沒任何用。

「為何?難道蘇兄不想弄明白嗎?」

為了能讓蘇盼同意冠王還套近乎用了「蘇兄」二字來稱呼與他,目的自然想讓他答應,幫他做成這件事,畢竟若是日後此事敗露了,也不至於讓他太慘,畢竟有蘇盼做他的替罪羊。

蘇盼想不出理由,難道要跟冠王說同王與溫可惜之間的事他是知道的,不行要真這樣說的話,怕是會熱怒冠王,不過潛意識就是不能拿溫可惜牽連進來,他心裡清楚冠王這樣做肯定是有目的的,不然冠王不能煞費苦心讓自己來見他,冠王那布棋中,溫可惜應該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棋子。

「冠王爺,我相信溫二姑娘即嫁給我為妻,就不會做出有損婦德之事,就算同王爺對她有情又能如何?」

蘇盼這幾句話擲地有聲,說是相信溫可惜,不如說是也給自己一些心裡暗示,要相信溫可惜,不能有所懷疑她跟同王還藕斷絲連。

可冠王卻被他氣的臉上不太好看,心想好你個蘇盼,簡直給臉不要臉,竟敢這樣對本王說話,簡直是落難的鳳凰不如雞啊。 冠王這一次可真是有些冤枉了蘇盼,這蘇盼如今是無官無權,怎會有這個膽子不把他一個王爺放在眼裡,不過是冠王他自己心裡容不得違背,故而是生出的煩悶之氣。

可接下來冠王無論是怎樣旁敲側擊,只要沒明說他真正的陰謀,蘇盼就假裝不知,並不同意此事將溫可惜牽扯進來,再說蘇盼知道如今他妹妹蘇甜甜嫁給同王為側妃,只要有這個關係在他蘇家就是跟同王一條船上的人,冠王如今這樣做莫非是想挑撥蘇府與同王之間的關係嗎?其實蘇盼還真是有些想多了,要說以前冠王可能還想到這挑撥離間,可他被軟禁在府中而且並沒有出去的具體日期,在這些時日他早就快要逼瘋了,如今他只想通過讓同王不痛快,或者找有機會除掉同王。

看著蘇盼怎麼也不肯配合他計的模樣,就算在好的脾氣耐性也被磨的消失殆盡。壓著怒氣說道:「想來蘇兄也不想被同王壓一輩子吧。」

蘇盼皺眉,說道:「冠王爺,你這是何意?」

「本王想蘇兄是聰明人,知道該怎麼做才能除掉同王,畢竟同王最在乎的女人在蘇兄手上。」

冠王在堵,堵的就是蘇盼那嫉妒心,畢竟當日婚禮現場同王當眾說的那些侮辱蘇盼的話還徘徊在耳邊,他就不信這蘇盼能不動心失去這個機會,冠王從不懷疑同王當日所說的話,蘇盼有比女人還勝女人的嫉妒心,單這一點就能讓他不理智的判斷任何事情了。

蘇盼是心動了,他的確是想讓同王死,可要是同王真的死了,那他成為側妃的妹妹該怎麼辦,她還那麼年輕就要守寡嗎?這樣想著蘇盼又猶豫了起來。

冠王一直在打量著蘇盼的表情,看他除了剛才自己說完那一剎那狠厲與暢快外,接下來都是糾結的樣子,這讓冠王趁熱打鐵的說道:「蘇兄,即然本王跟你說了計劃的核心關鍵,那麼本王就當你是自己人,本王可以承諾你,要是本王能登上那個位置,必是許你個異性王,到時你與本王共享這榮華富貴。」

「冠王爺所言當真?」蘇盼眼神似有光亮說道。

「本王說話從來是言而有信,蘇兄儘管放心,若本王能夠能做上那個位置,一定會立刻冊封。」

「好,有王爺保證,小民也放心些,定會祝王爺一臂之力。不過冠王爺可否保證不會傷了小民的夫人。」

「這是自然,只要將同王引進包圍圈,本王會立刻將蘇兄的夫人安全送回。」

為了能拉攏蘇盼讓他為自己的計劃所行事,冠王也是說了許多口頭約定來迷惑著蘇盼,他想到時候要不要封異性王還不得看他的心情,到時就算是殺了蘇盼他也得乖乖赴死。

在聽完冠王此次計劃后,蘇盼離開時天色已經黑了下來,他並沒有騎馬而是慢慢走在大街上,臉上掛著令人一看就很開心的笑容,腦海里幻想是他今後當上了異性王的畫面。 這幾日京城中都太過安靜,朝堂上風平浪靜,到讓同王難免過了些舒坦的日子,他遙望著遠方心想一切都朝著他預測的方向發生,朝中也有了自己的威望,他應該開心才是,為何心中還是無半點開心的感覺,只有空落落一顆心。

可就在此時,同王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他瞳孔猛地一縮,信也慢慢滑落與指尖,大腦一片空白。那封信上說要救溫可惜,就獨自去城外的破廟去救。

同王大聲急切的喊道:「信鋒,去給本王備馬。」

「王爺,是出了什麼事嗎?」信鋒看著如此慌張的同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從未見同王如此失態過,除了溫家姑娘的事…

「別問了,快去給本王背馬。」

還在原地杵著的信鋒讓同王是更加著急,等不及信鋒發愣,小跑了出去。同王是急的有些方寸大亂,絲毫找不到前些日子遇事沉著冷靜的模樣,眼下的同王令信鋒有些擔心,畢竟如今的同王府可今非昔比了,同王更是深受皇上的信任,朝堂上的人都眼巴巴的盼著同王出差錯呢。

信鋒拿起被同王不小心滑落在地上的信,一看竟已明了,著急去追同王。

信鋒打聽了站在府門外的小廝,知道同王已經出了府,他已經是晚了一步,從小廝嘴裡得知王爺去等我方向,他也著急趕了上去,就怕同王一時衝動,中了歹人的計。

同王飛奔在馬上,「快一點,在快一點,惜兒等我,一定要等我。」他不斷用馬鞭抽著馬,很快就趕到了信上所說的破廟。

同王沒顧這破廟到底有沒有埋伏,直接跑進了廟了,一進門就看到一女子躺在破廟中間,同王心中一緊,趕緊跑了過去,就怕溫可惜會出點什麼事。

「惜兒…」同王聲音發抖,顫抖著手想要查看地上的女子時,卻在毫無防備下被地上的女子用匕首插入了自己的身體了,同王看地上的女子並不是他擔心的溫可惜,心才慢慢放了下來,理智也找了回來,捂著中了匕首的左下腹,心想他只憑一封書信就慌慌張張的來到了這破廟之中,想來惜兒在不在那些人手裡都不一定,血不停往外流出,冷笑一聲,心道:「溫可惜啊,溫可惜,看來本王今生都放不下你啊,是要賠了本王這條命才能逃離嗎?」

還不等同王在胡亂多想,從破廟外面傳出那令人生厭的笑容來,「三皇兄真是用情至深之人,沒想到一封書信竟然將你騙了出來。本王還想著剁根溫二姑娘的手指來才能將三皇兄請來,看來是本王小瞧了三皇兄的痴心。」說完冷笑了兩聲。

同王眼睛微眯,「四皇弟,你可知無父皇命令擅自出府該當何罪?刺殺本王你又知該當何罪嗎?」此刻即便面臨陷境,同王不見該有的恐慌,反而有種並不是他處於生命堪憂的時候。

沒有預想到的跪地求饒,死到臨頭依舊擺著他身為同王該有的高高的架子,冠王眼底滿是憤怒,恨不得立刻將他殺死,來出了心裡的一口氣。 冠王仰天大笑一聲,絲毫不把同王那威脅的話放在耳中,陰狠的眼光彷彿要射穿站在他前面的同王,說道:「三皇兄,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畢竟你一死無任何證據下誰又能懷疑到本王頭上。」

像是到了絕境,同王反而更放鬆了下來,「那到要恭喜四皇弟了,那你還站在那幹嘛,還不快來取本王的性命。」語氣儘管在輕鬆可那頭上布滿的細汗卻出賣了此刻同王挨了那一到忍的是有多麼辛苦。

可冠王在聽完同王的話陷入了沉思,疑惑不解,為何同王死到臨頭神色反而不緊張,難道這裡有埋伏不成。這個想法一出就被自己給否決了,這裡他都是他自己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埋伏,那為何同王不臉上一絲害怕的印跡都沒有。心裡儘管在想知道答案,但也不可能像個傻子一樣去問同王,那樣只會自己更加無能,連一個將死之人心裡都看不穿。

同王斂下神情,心想冠王你是不是看不穿本王呢,只可惜本王卻輕而易舉知道你在想什麼。笑道:「四皇弟,即然你已溫二姑娘的名義騙本王前來,難道還不讓本王見她一面,以全了這些年的兄弟情分。」今日若自己能逃出去,冠王你我的兄弟之情就斷了,畢竟是你想要本王命,只恨當時一時婦人之仁沒在做絕一點直接借父皇的手除掉你,才惹出今天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下場。

冠王冷笑一聲,「三皇兄,本王看你死到臨頭,還是不見得好。畢竟你心心念念的女人已經成為了他人的夫人。」

同王心頭一痛,但面色不顯,依舊是平靜面對冠王所有言行。說道:「本王看溫二姑娘根本就不在你手裡吧,畢竟依你現在的能耐,怕是沒那個本事從蘇府將人給劫出來。」

「你敢小瞧本王?」

冠王從小就怕被別人看不起,所以他處處爭強鬥勝,從小看著高高在上同王心中嫉恨不已想,只想著有一天將他狠狠踩在自己腳下,讓他過著仰他鼻息才能活的日子。可如今自己只要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他,可同王依舊是平靜如水,這讓自己如何不怒,即便現在殺了他,心中的怒氣都不足以平息。

同王並未說話,但冠王卻在他刺此刻眼神中看到了不屑,諷刺,想看一個笑話一般在看著他,這種感覺讓冠王惱羞成怒。奪過與他同進來暗衛手裡的劍指向了同王。怒道:「你是找死。」就在冠王即將要刺下去,同王笑了出聲,笑吟吟的說道:「四皇弟,最好一劍解決了本王,可別讓本王受太大的苦。」那模樣根本不像是臨死前等我恐懼,反而多了些生死看淡,這讓冠王更加暴怒,他將手裡的劍慢慢從心口移下了同王剛剛受過匕首插進去的地方,劍就停駐在那裡。冠王心想這樣殺了你豈不是太便宜了,你壓在我頭上這麼久不應該付點利息就死的話豈不是太便宜你了。手中得劍又一次插入了同樣等我地方,這讓同王疼得臉色煞白,不由得往後退了幾步。

看著同王終於有疼痛之意,冠王才覺得心裡舒暢了不少,對他要的就是同王的痛,就是看不得他不在乎生死處之泰然的那幅模樣。 同王緩了一會只不過當時還沒感覺多麼痛的傷口,此刻有種受不了要暈過去的衝動。但他知道他要想活著就不能在冠王面前將最脆弱的樣子表現出來,那樣除了白添漫天的譏諷外,解決不了眼下的困境。依舊笑得雲淡風輕,說道:「四皇弟,你不是想殺本王嗎?為何還不動手,難道是不敢。」

這一下儘管同王雲淡風輕,但慘白的臉色已經充分暴露同王就是在強裝,心中沸騰叫囂著想看同王跪地求饒的模樣,這一劍刺死他太過便宜慢慢折磨才能出了這些年受的窩囊氣,想要一死來解脫,本王偏偏不如你的意。

陰險的笑道:「三皇兄,本王就在你臨終錢做件好事,你讓在死前見見你的心上人。」說著朝外吆喝一聲讓人將同王給帶走了。

同王低眉順眼,沒多說什麼。只不過在出了破廟時背著冠王時嘴微微揚起一抹冷意的笑容來,這一局棋才走了一步你就註定是輸了。

這時冠王身邊的一名暗衛恭敬的的說道:「王爺,若此刻不直接殺了同王,恐夜長夢多啊。」

冠王陰狠狠的說道:「若就這樣殺了他,豈不是太便宜他了。」

「可若是…」暗衛還想在說什麼,奈何冠王眼神充滿警告與殺意,這讓暗衛垂頭不在言語。冠王這才說了句,「本王是主子,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本王心中有數,還輪不到你來阻止。」

暗衛一驚,連忙單膝跪告罪說道道:「王爺息怒,是屬下失言了。」

冠王並沒有多加為難與暗衛,冠王不過是想從暗衛身上找到一絲當主子的快感來,好來平衡下剛才同王給他的氣。

同王離開冠王的視野后,那偽裝的氣勢就在也撐不下去,身體的同一個地方受了兩刀,血還不斷往外冒,血滴落在走過的路上。能撐這麼久已經是他的極限了,步子猶如千斤重,抬不起來。身體有種搖搖欲墜彷彿隨時要跌倒下的感覺,嘴唇毫無血絲,頭也昏漲了起來,眼前事物也越來越模糊,可同王還是如機械式一般往前走著,憑藉著一股毅力不讓自己倒下。

跟在同王身後刺客,看著同王的血黏糊糊的往下滴,微微皺眉心想要是同王死了到時冠王怪罪下來可怎麼辦,怕會出事。連忙扶了一把同王,如今的同王已經神智迷糊,感覺有人扶著自己直接暈了過去。

刺客低頭看同王傷的不輕,要在這呢流下去即便沒被刺死也怕會流血而亡吧,這樣想著掏出懷裡的金瘡葯,給撒上了些。看不在出血心中也多多放心了下,其實暗衛也不知道以什麼心理想要救同王,大概是看同王明明很痛卻依舊走下去的毅力吧,傾佩之下不由得主動的伸出了手。可他知道自己都是無根漂浮之人,可笑他自己還有同情心想救別人。

刺客將同王的情況告訴了冠王請求他的指示,但並沒有告訴他擅自給同王上藥的事,因為刺客明白要是冠王知道他擅自給同王止血,即便不會死也會受嚴厲的處罰,因為在刺客心裡冠王就是個喜怒無常的人。 冠王得知同王昏迷的消息后,因還有脈搏並未管同王的死活,即便信鋒用最快瑟速度趕到那破廟,可終究是晚了一步,冠王等人早已離開了此處,只剩下了地面上的一灘血,這讓信鋒心裡猛地一緊,他多害怕這灘血是自家王爺的,多年當暗衛終究是很快讓自己冷靜了下來,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他準備先回府去搬救兵。

與此同時同王被歹人挾持了去的消息也全京城人都知道了。皇後腦補了許多同王會出事的畫面,直接暈了過去,司馬璟心裡著急但一點辦法都沒有嚇得直哭,她知道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皇後身邊。

同王消失最開心莫過於幾位王爺與生來就是敵人的那幫人,他們在心裡祈禱的不是同王活著回來而是找到同王的屍體,證明同王確定已經死了,能夠安心。可皇上下令後足足找了一整天,可都沒有找到,這到讓皇上不報多麼大的希望,可一想到同王沒了,心裡著實可惜,沒法在為他驅使。皇上只想到了同王的利用價值,對與父子之情他是半點都沒有想到,彷彿通王不是他骨肉血親一樣。

京城搜翻天時,同王此刻卻昏迷睡著的無比安逸,他在睡夢中夢見他與溫可惜初見的那一刻,是那麼的美,令人魂牽夢繞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