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下面的一群人接連大聲喊了起來,一個個都是神情激動。

  • Home
  • Blog
  • 下面的一群人接連大聲喊了起來,一個個都是神情激動。

所謂才子佳人,尤其是這種又漂亮又有才的女人,更是受讀書人和權貴子弟們的歡迎。

「一群腦殘,至於這樣嗎?」

李祐在旁邊看着這一幕,不由得搖頭感嘆道。

這一幕,讓他感覺像極了前世那些腦殘粉追星時候的樣子。

隨着靈音開始彈奏后,眾人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美妙靈動的琴聲從指間流瀉而出,似絲絲細流淌過心間,柔美恬靜,舒軟安逸。

有如山泉從幽谷中蜿蜒而來,緩緩流淌。

又如展翅欲飛的蝴蝶,撲閃著靈動的翅膀,清亮亮的流淌著,又好像塞外悠遠的天空,沉澱著清澄的光。

清澈明凈的琴聲潺潺流動,如同來自深谷幽山。

靜靜地淌著,淌過人生的皺摺,淌過歲月的顛沛,淌過洞悉塵世的盲眼……

「這女子的琴技倒的確是非常了得啊!」

李祐聽着靈音的琴聲,也是不禁沉浸在了其中。

兩世為人的他,聽着靈音的琴音,更是感觸頗多。

不過可惜了,終究是身陷青樓。

清倌人只能做一時,不可能做一輩子的。

這一行的殘酷,李祐還是懂的。

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啊。

在場的人都被靈音的琴技所征服,直到琴聲結束的那一刻,都還沒有回過神來。

就在大家都還在回味餘韻之時,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響了起來。

「彈得好聽有個屁用,我還以為是叫得好聽呢!妙音館這名字,取得不太合適。」

唰唰唰!

瞬間,無數的眼睛朝着這邊看了過來。

「公子,咱說好的低調呢?」高守見周圍的人都一臉怒意地望過來,心底都快絕望了。

李祐對此卻是毫不在意,雖然他蠻佩服對方的琴技的,可他來青樓不是來聽人彈琴的,他是來睡女人的!

周圍這群煞筆,難道都忘了來這裏的本質目的了嗎?

為了附庸風雅,估計都讓豬油蒙了心了。

「你說什麼呢?!」

「不許對靈音姑娘無禮!」

「小子,趕緊向靈音姑娘道歉!」

「沒錯,否則後果自負!」

「你冒犯靈音姑娘,就是冒犯我們!」

……

周圍的人頓時不幹了,他們可是都對靈音姑娘一陣追捧啊。

現在李祐卻說這麼難聽的話,那不是間接在罵他們嗎?

聽着周圍一群人的話,李祐不由得笑了。

因為,他又瘋狂收割了一波負面情緒啊!

他當然不會做無意義的事情,之所以這麼吐槽,也是有用意所在的。

這不,收穫頗豐啊!

他看了一眼數值面板,都快破萬了呢!

這一波節奏,舒服啊!

就在周圍的人憤怒難耐之時,有幾個衣着華貴,跟李祐年紀相仿的年輕公子哥走到了李祐的身旁。

其中,為首那個比較壯實的公子哥笑着說道:「這位兄弟說得好,我早就想這麼說了。彈琴好聽有個屁用,這麼久了不讓人看一眼長啥樣,裝什麼清高嘛!」

周圍的人看到這幾人之後,一個個都是不由得往後退了幾步。

顯然,這幾人來頭都是極大,把周圍的人給嚇到了。。 靳子塵將喬思語放在兩人結婚時買的大床上,沒給喬思語反悔的機會,直接覆身吻.住了她。

擔心喬思語會害怕不安,靳子塵的吻很輕柔,氣氛逐漸火熱纏綿了起來。

他一邊吻,一邊解開了喬思語的襯衫。

「沒事的沒事的,喬思語,不要害怕,不要噁心,靳子塵是你老公,他碰你是天經地義的事情,為了挽回他,為了挽救你們的婚姻,你一定要堅持住。」

喬思語緊閉着雙眸在心底為自己加油打氣,為了不讓靳子塵察覺到異樣,她強迫自己開始回應他!

只是唇舌交融的感覺讓她胃裏一陣噁心。

「喬思語,你一定可以的,不就是接個吻,上個床嗎?你一定沒問題。」就像何雨瞳說的,只要她躺那就行了,其餘的靳子塵會完成,十幾分鐘就能挽救她的婚姻,她一定要堅持下去。

喬思語的回應讓靳子塵欣喜不已,他伸手輕輕撩了撩喬思語的頭髮,溫柔道:「睜開眼睛……小語,睜開眼睛看着我!」

緊緊地捏了捏雙拳,喬思語微笑着睜開了眼睛,「子塵……」

一個人的眼睛很容易藏不住東西,儘管喬思語在笑,可她眼裏的恐懼和厭惡卻沒完全掩飾好,一下子暴露在了靳子塵眼裏。

靳子塵感覺就好像被人交了一桶冷水似的,滿腔的熱情和yu望瞬間被澆滅了。

「小語,別欺騙自己了,你的身體還是不肯接受我……」

見靳子塵要走,喬思語慌亂地拉住了他,壓抑許久的眼淚也瞬間流出了眼眶,「我可以的,子塵,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真的可以的!」

聞言,靳子塵眼神一變,二話沒說,直接扯開了喬思語的衣服,將她壓在身下,狂暴的吻也一下子席捲了喬思語。

喬思語伸手抱住靳子塵的脖子回應着,眼淚卻還是止不住地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鹹鹹的味道更加刺激了靳子塵,他不明白喬思語明明說愛他,明明不想跟他離婚,為什麼卻不願意接受他,不願意跟他上.床。

喬思語察覺到靳子塵在扯自己的褲子,腦海里突然閃過幾年前的畫面!

那個男人將她禁錮在床上,撕碎了她的衣服,不停地親吻着她,手上還在不停脫着她身上的衣物……

「啊!不要……」

兩種場景重疊,喬思語凄厲地慘叫了出來。

靳子塵身子一僵,隨後冷著臉繼續着手中的動作,「小語,現在就算你喊停,我也不會停下來!」

靳子塵覺得她和喬思語之間一直隔着一樣東西,雖然兩人很相愛,可總覺得缺了點什麼,如今,他找到了答案,他和喬思語之間隔着的就是性.愛。

這一次,就算用強的,他也一定要走到她心裏去。

「不要,求求你不要!」

淚眼迷糊中的喬思語將靳子塵看成了那個男人,看到他陰冷的笑容和他毫無憐香惜玉地扯她的衣服時,喬思語完全爆發掙扎了起來,「滾開,你這個禽.獸,你會得到報應的!」

禽.獸!?呵!明明是她自己主動的,現在他卻變成了禽.獸!

用床單禁錮住喬思語亂掙扎的手腳,靳子塵撕開了喬思語身上的最後一層遮蔽物。

「不……不要……」

喬思語看着男人一邊解皮帶,一邊朝自己走時,驚恐地一邊搖頭一邊朝後面躲,「求求你放了我……」

「我放過你,誰TM來放過我!喬思語,今晚,我一定要讓你真真正正的成為我靳子塵的老婆!」

。 立即行動,張寧領着幾人,又做了一副架子,張寧跟華淵倆人抬着韓羽走,張寧告訴韓羽,別的不用干,裝死就行。

張寧和華淵一路抬着韓羽來到衙門口,張寧放下韓羽,舉起雙手擂鼓,邊擂鼓邊大喊:「大老爺哎,可要給小民做主啊。」

不一會大街上的人彙集過來,都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韓羽,紛紛議論。

然後出來了兩個官兵,把張寧等人架起來,說道:「你有何事狀告?」

張寧哭着說道:「有人當街強搶民女,我們不幹,他們就打傷我兄弟,現在還昏迷不醒,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到啊,請大老爺做主啊。」柳蟬衣和華淵在後邊對視一眼,嗯,這張寧很熟悉么。

官兵一聽,這可是大事,趕忙進去稟告老爺。

不一會裏邊升堂,大老爺轉屏風入座,大老爺姓呂。

張寧等人被壓上堂來,張寧一進門,就跪倒在地,哭喊道:「大老爺啊,您可要為小民做主啊。」

大老爺拍了拍驚堂木,說道:「堂下何人?有何狀告?」

張寧:「草民名叫張寧,是別國人士,前來遊玩,探望好友,沒想到今天剛剛進城,就遇到有人,要強搶我身邊這位女子,我們不幹,他們就大人,我兄弟就在這躺着呢,望大老爺明鑒。」

大老爺捋了捋鬍子,說道:「那你們知道是何人打傷你們的么?」

張寧回答:「回大老爺話,是那神拳幫三當家的陳南,他們口口聲聲說道,他們大當家的看上我這朋友,要抓回去當小妾。」

大老爺聽到這,捋鬍子的手都是一頓,不過很快恢復正常,說道:「好,本官也不能聽你一面之詞,暫時休堂,本官命人捉拿人販。」

大老爺一拍驚堂木,走下去,一隊官兵出門,前去拿人。

陳南帶着人返回神拳幫的路上這個氣啊,居然沒看出來,那小子這麼厲害。

神拳幫幫主大當家蓋普,看到陳楠返回並沒有把那美人帶回來,趕忙出去問道:「三弟?出來什麼事?美人呢?」

陳南哀聲道:「大哥呀,打眼了啊,其中有一個小子,上來就擒賊先擒王,把我拿下了,根本不是對手啊。」

蓋普「啊」了一聲,「這麼厲害?感沒感覺到什麼水準?」

陳南想了一想,說道:「就那個程度,最起碼是二哥的水準,要不我不至於連手都還不上。」

蓋普想里想這,那天看到的美人,心一橫,「走,叫上你二哥,在這湖城還敢有人懂我兄弟,我要他命。」

陳南也是詫異,他自己都想放棄了,招惹一個玄階中品高手,可不是明智之舉,今天大哥卻為我報酬,陳南感動壞了,重重的「嗯」了一聲,就要轉頭去找神拳幫二當家烏方海。

沒想到這時候進來一隊官兵,進來抱拳道:「蓋幫主,有人狀告陳南,的讓他跟我們走一趟了。」

蓋普和陳南一聽,也是詫異,在這還有敢狀告他們的?就問道:「什麼人?」

官兵說道:「不知道,說是外地來的。」

陳南和蓋普對視一眼說道:「應該是今天那伙人,可是我走的時候還說了,官府跟我們一夥的,他怎麼還告狀?」

蓋普沉思了一下,說道:「三弟,你先跟他們過去,我這就去找呂大人。」

陳南點點頭,跟着官兵走了。

蓋普命人備馬,先一步趕到衙門,直接到後邊,找到呂大人,說道:「呂大人,什麼情況?」

呂大人放下手中茶杯,把蓋普讓到坐中,說道:「我也不知道啊,就剛才,突然擊鼓,升堂一問,是狀告陳南大人,強權民女的,這裏邊還有你的事,我避重就輕,只名人找來陳南,想這你就能過來,咱們商量商量怎麼辦呀?」

蓋普說道:「還怎麼辦?以前怎麼辦的,就怎麼辦唄。」

呂大人說道:「這事沒有蹊蹺?」

蓋普沉默一會說道:「有,陳南臨走時候說了,咱們說一夥的,並且他們武義高強,打退了陳南眾人。」

呂大人趕忙放下茶杯,捋了捋鬍子,「會不會是上邊下來的人?」又自問自答道:「不能啊,要是上邊的人,我應該接到消息啊。」

蓋普說道:「那現在怎麼辦?」

呂大人說話:「各大三十大板,這樣就算是上邊派來的人,也好周旋。」

蓋普點點頭,就這麼辦。

呂大人二次升堂,呂大人高座,張寧等人和陳南同時被壓上堂來,呂大人問話:「陳南,他人狀告你強搶民女,當街傷人,可有此事啊?」

陳南跪倒在地:「回大老爺話,純屬胡說八道,他是惡人先告狀,草民也要告他,就是他的朋友,用刀架在我脖子上,要殺了我,是草民苦苦哀求才換來一條狗命。」

呂大人:「哦,張寧可有此事啊?」

張寧嘴角勾起,立馬恢復正常,哭喊到:「大老爺冤枉啊,這廝信口開河,難倒我還能把自己朋友打傷,就為了告他么?」

陳南說道:「能,大老爺,這人太能了,肯定是他看上我的財產,想通過這事,敲詐我一筆,事後他們兩人在分贓。」

張寧抬起頭朝向陳南:「放你娘的狗屁,我是那人,你問問外邊的相親們,是相信我說的話,還是你?」

呂大人拍了拍驚堂木:「放肆,公堂之上,豈能行粗鄙之語,來人啊,拖出去,杖責二十。」

來人把張寧拖出去,張寧嘴裏還說着:「不敢了不敢了。」沒人搭理,打完之後,又把張寧拖上堂來。

呂大人說道:「你二人各執一詞,本官還相信誰說的話啊。」

陳南和張寧同時叩頭:「請大人為草民做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