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不想出去的原因也很簡單。

  • Home
  • Blog
  • 不想出去的原因也很簡單。

他體內那一顆邪惡無比的神秘心臟又莫名其妙的不安分起來。

他的紫府自成一界,宛如一方小天地,其內充斥著紫幽色的火焰。

在正中央,那顆邪惡的心臟在劇烈跳動著,旁邊瀰漫著邪惡無比的邪惡之息。

受到這種邪惡之息的影響,原本綻放無盡彩靈的大自然種子似乎也變得狂躁起來,釋放著無窮無盡的生命之息,而且愈發純凈,愈發神聖,就好像生命的源泉一般。

與此同時。

拐個狐仙當夫君 那顆原本充滿死寂的灰色孤星淚似乎也受到邪惡之息的影響,仿若『死而復活』一般,綻放著淡淡的光華,充滿了神秘,充滿了詭異,就如一顆死亡之眼般可怕。

嘩!

九幽之火肆意焚燒著,愈發旺盛,也愈發霸道,像似在向紫府裡面這幾個特殊的存在宣告著他的霸權。

邪噁心髒的影響只是如此嗎?

不。

如若只是僅此的話,還不至於讓古清風不敢妄動。

實則是邪噁心臟突然發生混亂之後,他周身竅穴裡面那無窮無盡的金丹也都受到影響膨脹起來,一顆顆金丹極速成長著。

然而。

這還不是讓他最頭疼的,邪噁心臟突然混亂,他的心神不知為何也會受到影響。

原本,他的心神如無邊無際的死海一般靜寂無比,縱然天塌下來,也不會盪起任何波瀾,不過現在靜寂的死海忽然咆哮起來,宛如一頭兇猛的海之惡龍般,兇殘暴捩而又邪惡猙獰。

怎麼會這樣?

古清風不知。

縱然他修行五百年,先後問鼎無雙仙魔王座,問鼎九幽大帝,與三千大道爭鋒,也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只知邪噁心臟是由自己的九幽之火與大自然種子以及那顆孤星淚,三大未知存在凝結而成的,確切的說既蘊含九幽之火的焚滅之息,也蘊含大自然種子的生命之息,同時還有那顆孤星淚的死寂之息。

仔細想想,在這顆邪噁心臟凝結出來之前,那顆孤星淚曾經有也發生過一次暴動,而那次也對他的心神造成過影響。

會不會是因為邪噁心臟也蘊含死寂之息,暴動起來也影響自己的心神?

不清楚,也實在想不明白。

隨著邪噁心臟跳動的越來越厲害,大自然種子,孤星淚,以及他的九幽之火受到的影響也越來越強烈。

這不僅讓古清風感到有些頭疼。

先前在雲霞派的時候,邪噁心臟第一次暴動,他不得不祭出的修羅殺意來壓制。

修羅殺意這玩意兒,若是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古清風很少會祭出,因為這玩意兒和他的阿鼻無間惡修羅靈魂相輔相成,換句話說,一旦祭出修羅殺意,他的阿鼻無間惡修羅必然會受到影響,到時……或許能夠將邪噁心臟壓制住,卻又會釋放出一個比邪噁心臟更加令他頭疼的惡修羅。

這不重要。

若是運氣不好,再迷失了心智,化身惡修羅的話,那就玩大發了。

可是眼睜睜瞧著邪噁心臟暴動的越來越厲害,不壓制也不是辦法,更加無奈的是,不止大自然種子、孤星淚三大存在受到影響,還有他那一身無盡的金丹也受到劇烈的影響皆在膨脹運轉著。

一顆顆金丹就像受到刺激一樣,都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成長著。

按照這個速度成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會孕化元嬰。

如若只是普通的金丹也就罷了,偏偏他這一身無盡金丹還都是太極金丹。

這玩意兒可是號稱擁有真命之資,人王之選的金丹,孕育出的元嬰可想而知該是何等強大。

一個是如此。

而古清風這一身可擁有無盡之多。

古清風之所以弄出這一身無盡太極金丹,只是為了防著三千大道,也為了威脅與警告,他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想告訴三千大道,我不招惹你們,你們也最好別招惹我,敢惹我,老子就去上承真命,然後問鼎人王。

威脅歸威脅,警告歸警告。

古清風對所謂的上承真命沒有興趣,也對所謂的人王更沒有興趣。

既然老天爺等那些大道主宰者現在都沒有降下審判,他也懶得瞎折騰。

而且古清風很清楚狗急跳牆的道理,那些大道之主或許能夠容忍自己這一身無盡的太極金丹,但並不代表他們能容忍一身無盡的太極元嬰,若是真把他們逼急了,自己也不好過。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古清風也並沒有祭出修羅殺意進行壓制,就這麼默默觀察著,承受著邪噁心臟所帶來的影響。

他想看看,如若不祭出修羅殺意壓制的話,自己能不能扛得住。

也想看看這玩意兒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最想知道的是,這玩意兒莫名其妙的暴動究竟想幹什麼。

是夜。

月黑風又高。

古清風依舊仰躺在園子里的吊床上,一張俊秀的臉龐,此刻也變得愈發蒼白起來,額頭冒著汗珠,他閉著眼,神情看起來還算平靜,只是眉頭微微蹙著。

此間,他的紫府早已亂成一鍋粥。

神秘心臟的邪惡之息。

九幽之火的焚滅之息。

大自然種子的生命之息。

孤星淚的死寂之息。

四種極端的恐怖的異息在互相吞噬,互相抵抗,互相拼殺著,誰也不服誰。

只是它們的拼殺,著實把古清風連累的不輕。

他提著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的時候,突然,噼里啪啦一陣脆響,一身無盡的太極金丹仿若要從他的諸般竅穴中掙脫出去一般。

「給我滾回去!」

古清風心念一動,而後舉杯飲酒。 這也就是古清風。

若是換做任何一個人,哪怕修為再高,哪怕是仙魔,也絕對扛不住如此可怕的摧殘。

然。

古清風的肉身歷經過無數次祖火淬鍊,又經三千大道的無盡審判洗禮,以及無數次涅槃重生,或許稱不上不老不死不滅,但也絕對是至高無上的霸體,身上的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竅穴,每一條經脈,乃至每一根髮絲都是玄之又玄妙之又妙變化萬千,堪比小天地的存在。

隨著邪噁心臟暴動的愈發厲害。

大自然種子、孤星淚,九幽之火,乃至無盡太極金丹都變得越來越瘋狂。

此刻。

古清風感覺自己就像一個越變越大的氣球一樣,隨時都可能會爆炸。

儘管很痛苦,不過,尚且還在承受範圍。

他修行五百年,承受過各種痛苦,這點折磨,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大不了。

他也不擔心自己的肉身會爆炸。

真正讓他擔心的是自己的心神。

他本來無邊無際浩瀚如淵的靜寂心神,此時也亂如麻,暴捩、兇殘,邪惡,猙獰等諸多負面情緒在瘋狂侵蝕著,就像不清的螞蟻在吞噬著自己的五臟六腑一樣,難受之極,痛苦不堪。

心神是。

精神更是扭曲不堪。

意識也漸漸開始模糊起來。

不行!

再這樣下去,就算扛過去,也會瘋魔。

念及此。

古清風不敢怠慢,立即盤膝坐在地上,雙手合十之際,口誦經文……

「大凈大般若,無量自在心,寂滅生無我,我佛懾真魔……阿者言無,鼻者名間,阿鼻靈,無間魂,罪之身,自在心……」

此乃般若大凈咒,不僅可以凈化心中一切雜念,也可以用來守護心神不被侵蝕。

奈何根本無用。

不管他如何口誦這般若大凈咒,根本無法凈化他心中的雜念,也無法守護混亂的心神,非但如此,精神也變得愈發扭曲,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的意志還未動搖。

這是最後一道關卡。

一旦意志動搖。

心神瞬間就會被心魔入侵。

古清風緊緊守護著自己的意志,就這麼守護著,哪怕心神再混亂,精神再扭曲,意識在模糊,他都苦苦的死守著自己的意志。

意志。

這大概是古清風最引以為傲的存在。

曾經多少次生死邊緣,多少次孤獨與無助,多少次喪失本我,多少次瘋魔,都是靠不屈的意志堅持了下來。

他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意志。

這次也不例外。

就這麼死守著。

直至心神麻木,精神意識亂成一團,他的意志依舊在堅持。

也不知過了多少多久,模糊中仿若聽見一道聲音,很微弱,但的確是聲音。

「他們……發現了……」

「他們……全部……都知道了……都知道了……」

「他們……一直在找你……」

「小心……婆娑族人……小心他們……」

「還有迦葉觀察者……他們……在找你……」

「小心……因果……不要相信因果……可能……是他們的圈套……」

「小心你的前世……不要相信他……」

「小心你自己……不要相信你自己……」

「你……你有多少個因果……就有多少個……前世……」

「你有多少個……前世……就有多少個自己……」

「不要相信……都不要相信……誰都不要……相信……」

「他們……一直在找你……」

「還有……那個……女人……可能……還有我……」

「找到我……我的後背……有你……」

「找到我……」

「一定找到我……」

「一定……」

「我的後背……有你……有你……」

本就微弱的聲音似乎變得越來越弱,越來越小,直至徹底消失,詭異的是當聲音消失,邪噁心臟竟然也莫名其妙的漸漸停止暴亂,與此同時,大自然種子、九幽之火,孤星淚也都漸漸恢復正常。

亂成一鍋粥的紫府小天地,也如雨後天晴一樣,屬於神秘心臟的邪惡之息消失,屬於大自然種子的生命之息消失,屬於九幽之火的焚滅之息消失,屬於孤星淚的死寂之息也都消失了。

一身無盡太極金丹也都不再膨脹,停止運轉之後,在諸般竅穴中緩緩靜止著。

一切的一切都恢復如初。

包括古清風混亂如麻的心神,扭曲不堪的精神,模糊的意識也漸漸清晰起來。

清晨之時。

盤膝坐在地上的古清風猛然睜開雙眼,一雙靜寂的眼眸之中此刻充滿了震驚與駭然還有數不盡的疑惑與好奇。

儘管當時他的意識是模糊的,但他敢肯定自己聽見的聲音絕非幻覺。

不!

那不是聲音。

而是一抹精神!

沒錯!就是一抹詭異的精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