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不懂不要瞎說,這些乾屍很古怪。”林默寒頭也沒擡的答道。

  • Home
  • Blog
  • “不懂不要瞎說,這些乾屍很古怪。”林默寒頭也沒擡的答道。

“有什麼古怪的?還不都是乾屍。”

林默寒聞言搖頭道:“不一樣的。乾屍的形成是需要時間、地點、氣候多種因素都合適,並且恰恰就在某個點上出現反應之後纔會形成的產物。可以說想要將人類的屍體變成乾屍,天時地利不可缺少一點,而且乾屍一般都是出現在地下。”說到這,林默寒伸手指了指四周,繼續說道:“可你看看這裏,雖然我不否認這裏現在也是在地下,可這裏是城市,我想沒誰吃飽了撐的會把教堂當成太平間使用。”

說完這話,林默寒不等林薇開口,又說道:“這裏的人都是原先就在這裏的,並沒有被挪動過的跡象。你可以想象一下,當這些人聚集在這座教堂裏的時候,由於某些特殊的原因,他們在突然死亡以後身體內的水分也在極快的時間內被揮發,從而變成了乾屍。這裏面難道就沒有你感興趣的東西嗎?”

“沒有,半點也沒有。”林薇毫不猶豫的答道。

“可惜我有。你要是害怕,那就到外面等我吧,我要把這裏檢查一遍再出去。”林默寒對林薇擺擺手說道。

想要離開這裏是林薇此時最大的心願,但林薇又不想在林默寒的面前承認自己害怕乾屍,在聽了林默寒的話後,依然硬着頭皮強笑道:“哈哈~我會害怕?林默寒你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就算是這幫乾屍現在活過來,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的。”

話音剛落,就聽“咚”的一聲,林薇頓時被嚇得驚叫一聲,擺出了戰鬥的姿態。卻不料林默寒有些歉意的說道:“抱歉啊,剛纔不小心碰倒了一具乾屍。”

林薇被氣得牙根癢癢,雙眼有些泛紅的瞪着林默寒。只是林默寒卻壓根就不往林薇那邊瞧。將剛剛被自己碰倒的乾屍給重新扶回座位上做好,然後繼續做着自己的事情。

“你等着,我就不信你會待在這裏一輩子。”林薇氣哼哼的威脅道。

“小心眼的女人,我又不是故意的。”

“哼!”

虛驚一場!

林薇實在是有點受不了眼前的場景,想想也是,一個大活人待在成百上千的乾屍堆裏,心裏不發毛纔怪。可林默寒卻絲毫不見有什麼異常,看完了一具又看一具,看得那個叫仔細呀,看了半天了也只看完了距離教堂大門最近的一排乾屍。

“咱們先回去和林珂姐姐說一下這裏的發現再回來看吧。”林薇出聲對林默寒建議道。

還沒等林默寒答話,就聽“咚”的一聲,林薇不由大怒,瞪着林默寒質問道:“林默寒,你還有完沒完了?”

“啊?聲音不是我這裏發出的。”正在觀察乾屍的林默寒擡頭向林薇解釋道。只是這剛一解釋完,林薇和林默寒同時愣住了。如果剛纔的聲音不是林默寒發出的,那會是誰?林薇不可能自己嚇唬自己,林珂此時正在安琪兒的身邊,而這座城市裏除了安琪兒這個活人外似乎也沒有發現其他生物,難道……

林薇和林默寒同時想到了一種可能。林薇毫不猶豫,當即扭頭就往教堂外跑去,林默寒此時也顧不得去研究那些乾屍了。如果剛纔的聲音真是乾屍發出了,那很有可能再過一會,就不是林默寒研究乾屍,而是乾屍研究林默寒了。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跑出了教堂,站在教堂外面,兩個人的心跳還很劇烈,都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不是兩個人沒有膽子,實在是那種環境下容易使人心生畏懼,哪怕兩人都擁有可以輕易摧毀教堂的能力,但有能力卻不代表可以無所畏懼。

“要不,咱們回去吧?”林薇小聲對林默寒提議道。這個時候林薇已經顧不上考慮保住面子這個問題了。對於乾屍的恐懼,終於讓林薇放下了女漢子的形象,說出了符合女孩子身份的話。

可惜林默寒卻不想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一個聲音給嚇退,聽了林薇的建議後答道:“再等下,至少我們要弄明白剛纔那個聲音到底是誰發出來的。你也不想一會見到林珂被一問三不知吧。”

林薇聞言鬱悶的點點頭,硬着頭皮陪着林默寒,兩雙眼睛緊緊的盯着教堂的大門口。 又是虛驚一場?

林薇和林默寒在教堂門口待了足足半個小時,卻沒有發現教堂內有任何的異常。可那一聲響是那樣的清晰,根本就不存在聽錯的可能。

只是總這麼站在外面,似乎有點傻。兩個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林默寒開口說道:“要不然咱們分頭行動,你回去跟林珂說咱們的發現,而我就留在這裏繼續監視?”

“不行,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萬一我走了以後出現什麼異常,你要是出了事我可沒法跟林珂姐姐交待。”林薇立刻搖頭拒絕道。

林默寒聞言心裏有些感動,不過嘴上卻說道:“我就那麼不讓你放心啊。”

“哼!少扯沒用的,我還是那句話,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這個地方總讓人感覺到有些不舒服,我們現在人手不足,最好還是不要將力量過於分散的好。”林薇沒好氣的對林默寒說道。

林默寒微微一笑,點頭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一起進去看看,說不定可以看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聽了林默寒的話,林薇的頭皮頓時一麻,有心不去,可剛纔把話說得太滿,這個時候改口,面子上似乎有點過不去。在等待了半個小時也沒有出現異常情況之後,林薇的面子問題再次成爲了林薇最關心的問題。

爲了面子上過得去,林薇只好硬着頭皮跟在林默寒的後面,二次走進了教堂。由於先前教堂的大門已經倒了,這回不用進去就可以看到教堂的情況,只是想要瞧清楚教堂內那些死角的情況,兩人還是需要進去才行。

小心翼翼,輕手輕腳,唯恐大一點的動靜會驚擾到這些乾屍,林默寒和林薇再次站在了教堂的大門口。依林薇的意思,就站在這裏看看就可以了,反正站在這裏也是可以看清楚的。可林默寒卻不這麼認爲,他更希望找到剛纔發出聲音的原因。

兩個人的意見相左,最後只好分頭行事,林薇站在門口負責接應,林默寒則再次走進了教堂內,準備近距離觀察一下這些乾屍的情況。

和先前似乎一樣,所有的乾屍都瞧着一個方向,臉上的表情充滿了驚恐。一無所獲的林默寒有些失望,再加上林薇的催促,只能嘆了口氣,邁步遂林薇走出了教堂。

什麼也沒有發現的結果叫林默寒有些不甘心,在回去的路上也是一直在想着剛纔的事情。林薇則不同,能夠離開那個讓她感到不安的地方對她來說是求之不得的,所有回去的路上林薇一身輕鬆,只是要照顧一路走一路想着心事的林默寒,林薇也只能放慢前進的速度,陪着林默寒往鐘樓的方向走。

……

已經看到鐘樓下站着的林珂和安琪兒了,林薇不由想要催促林默寒走快點。卻不料林默寒在林薇開口之前忽然大喊一聲,結果嚇了林薇一跳。

“哎呀~你打我做什麼?”林默寒捱了揍,捂着被嚇了一跳的林薇給揍了一拳的右眼,用完好的左眼不解的看着林薇問道。

“活該!誰叫你一驚一乍的?”林薇氣呼呼的答道。

林默寒沒有計較林薇的暴力,反而有些興奮的問林薇道:“林薇,你還記不得我們第一次進教堂的時候,那些乾屍看得是哪個方向?”

“唔?”林薇聞言一愣,如果沒有林默寒的提醒,她還真不會在意這種事情。仔細回想了一下,林薇有些不確定的答道:“我沒太注意,好像是一起看着左邊吧?”

“沒錯,就是左邊。可在我們第二次進教堂的時候,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那些乾屍看的方向是右邊。”

……

林薇的心裏有些發毛,不願相信的瞪着林默寒說道:“林默寒,你有意思嗎?嚇唬我很好玩嗎?我是怕乾屍,可我不怕你!”

“啊?我沒嚇你啊,我說的是都是真的。”林默寒聞言一愣,連忙對林薇解釋道。只是想和一個已經在心裏認準死理的女人講道理,只能說林默寒的腦袋撞在豬身上了。無論林默寒如何保證,林薇就是認準了一個理,胡說八道,林默寒純粹是在胡說八道。

“你要是不信,咱們現在就回去再看看。”林默寒有些鬱悶的提議道。

“休想!”林薇毫不猶豫的拒絕道。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的時候,看到兩人突然爭執起來的林珂帶着安琪兒跑了過來。一見林珂,林薇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跟林珂大吐苦水,重點講了林默寒的小心眼,利用自己害怕乾屍這個弱點嚇唬自己。而林默寒則是滿含希望的看着林珂,希望林珂可以爲自己說句公道話。

“啊!啊!”就在林珂感到左右爲難的時候,一直安靜的待在林珂身邊的安琪兒突然發出了叫聲,同時拉着林珂使勁往鐘樓的方向拖。林珂不明所以,不知道安琪兒是發現了什麼,便隨着安琪兒往鐘樓跑去,至於林薇和林默寒,雖然不明白怎麼回事,但看到林珂被安琪兒拉走了,那自己也跟着吧。

一行四人跑進了鐘樓。一進鐘樓,安琪兒這回沒有驅趕林薇和林默寒,看樣子她現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扔下林珂三人沒理,安琪兒使勁的去推放在鐘樓門口的一塊巨石。林珂三人雖然不明白安琪兒爲什麼怎麼做,不過見安琪兒辛苦的樣子,也就一起上前搭了把手。

看到巨大封住了鐘樓的大門,安琪兒的表情明顯是鬆了口氣。見林珂三人不解的看着自己,歪着腦袋想了想,伸手拉着林珂又往鐘樓頂端跑。來到鐘樓頂端,安琪兒指着教堂的方向跟林珂連說帶比劃。此時的安琪兒已經明白如何才能讓林珂明白自己的意思。只是表達能力稍有些欠缺。直到安琪兒扳着一張死人臉,搖晃着身體如同一個醉漢一樣的在林珂面前走來走去的時候,一旁的林默寒看出了一些門道,開口說道:“林珂,安琪兒是不是要告訴我們那個教堂裏的乾屍會在某個時間段突然活動啊?”

“林默寒,你住嘴!你不嚇唬人會死啊?”林薇不滿的衝林默寒吼道。不過林珂這回卻沒有向着林薇,聽到林薇的話後出聲呵斥道:“林薇!你怎麼說話呢?林默寒是我們的同伴,你這是對待同伴的態度嗎?而且我也認爲林默寒的話有道理,安琪兒要表達的,恐怕就是這個意思。”

“唔……好吧,我錯了。”林薇小聲認錯道。

林珂見狀眉頭一皺,一旁的林默寒出聲勸道:“算了林珂,林薇一直都是這樣,我已經習慣了。不光我習慣了,其他七子也早就習慣了。除了對你,林薇對誰都這副態度。”

“可這樣是不對的。”林珂皺眉說道。

“啊!啊!”安琪兒忽然叫道。

順着安琪兒手指的方向看去,林珂三人先是不解,但在聽到教堂方向發出一聲號角之後,三人的心裏隱隱感到了不妙。

那一聲號角似乎就是開始,伴隨着號角聲,整個城市似乎一下子都甦醒了過來。在那些等同於廢墟的建築中,紛紛鑽出了一具具與之前林薇、林默寒在教堂裏看到的一樣的乾屍。那些乾屍就像是受到了某種召喚,一個個搖晃着身體如同醉漢一樣向着同一個目的地走去。而這些乾屍的目的地,很顯然就是先前林薇和林默寒去過的教堂。

後怕!這是林薇和林默寒此時唯一的感受。 在我買下銀河系之前的日子 想一想,如果再耽擱一會,在號角聲響起之後還留在那個教堂,那現在他們倆已經陷入了乾屍的海洋。整座城市裏的人似乎都和那座教堂裏的人遭遇了同樣的事情,在一瞬間死屍脫水之後變成了乾屍。受到了某種召喚,會在一個特定的時間,在聽到號角聲之後去教堂集合。只是它們去教堂集合做什麼?接受檢閱?誰會吃飽了沒事幹檢閱乾屍啊?

搞不清楚的林珂三人望着那些從各家各戶出來的乾屍向着教堂方向走去,心裏各自推測着。林珂忽然就感到手臂一緊,低頭一看,就見安琪兒的臉色充滿了恐懼。心生憐惜的林珂伸手將安琪兒摟在了懷裏,這才發現安琪兒因爲恐懼而身體發抖。不過隨着林珂的摟抱,安琪兒身體發抖的情況明顯好轉了許多。只是站在一旁林薇正一臉吃味的看着被林珂抱在懷裏的安琪兒,那裏本來應該是她的位置。

“你失寵了。” 神秘世子的沖喜醫妃 林默寒低聲對林薇說道。

“閉嘴,再廢話就把你變成乾屍。”林薇沒好氣的威脅道。

對於林薇的威脅,林默寒絲毫沒有往心裏去,聳了聳肩,將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那些乾屍的身上。而林薇則是有些無奈的撇撇嘴,的確就如林默寒所說的那樣,自打這個安琪兒冒出來以後,自己是真的失寵了。

“嗚~~~”隨着一聲號角聲傳來,林珂三人不用再猜那些乾屍在教堂集合之後要幹什麼了。這幫死了也不安分的傢伙向着鐘樓圍了過來,林珂三人這才意識到先前安琪兒爲什麼要拿巨石堵門,爲了就是防備這些乾屍破門而入。

也難怪安琪兒會對那個教堂充滿了恐懼,每天一到時候就會從教堂傳來一聲號角,緊跟着滿城的乾屍就來找安琪兒“談心”,安琪兒沒有發瘋,已經算是神經異常粗壯了。換個人,早自殺加入乾屍的行列了也說不定。

“要不要攻擊它們?”站在鐘樓的頂端,林默寒輕聲問林珂道。

林珂聞言搖了搖頭,說道:“先不忙,看看再說。這些乾屍不可能自己行動,這背後肯定還有幕後黑手,我們要做的應該是找出那個幕後黑手,至於這些乾屍,如果沒有必要,還是儘量不要招惹的好。”

林薇對於林珂的決定深表贊同,只是想法的美好的,現實卻有點殘酷。這幫乾屍很顯然都不是什麼善茬,整城的乾屍包圍了鐘樓,讓鐘樓就像是位於海洋中的一個孤島。唯一讓林珂三人感到慶幸的就是這座鐘樓異常堅固,只要將大門堵死,那些乾屍就進不來。只是被成百上千的乾屍包圍,還是令人感到有些頭皮發麻。

“林珂姐姐,要不然咱們還是攻擊它們吧,少一點看着也會不那麼滲人。”林薇有些受不了的對林珂建議道。只是林珂依然堅持自己的看法,搖頭對林薇說道:“要是感到不舒服,那就學學安琪兒,不去看就是了。”

“可林默寒在看呀。”林薇小聲解釋道。

林珂無奈的翻了翻白眼,答道:“林默寒會看那是因爲他對那些乾屍感興趣,你對乾屍又沒興趣,跟着瞎湊什麼熱鬧?小薇,你這個好強的脾氣一定要改改,要不然以後你會吃大虧的。”

“唔……好吧,我不看就是了。”林薇嘟了嘟嘴,走到林珂的身邊坐下,看了一眼把腦袋埋在林珂懷裏的安琪兒,有些不甘心的拉過林珂的一隻胳膊,緊緊的抱住。林珂哭笑不得的看着林薇,不過見林薇擺出一副打死也不鬆開的樣子,也只能隨她。

安琪兒忽然感到林珂摟着自己的胳膊少了一隻,擡頭一看,就看到林珂的旁邊坐着林薇。而林薇見安琪兒望自己,立刻示威似的將林珂的胳膊摟得更緊。只是安琪兒卻沒有像林薇所想的那樣當場炸毛,反而撇了撇嘴,伸出雙手反抱住了林珂的腰。林薇見狀不由大怒外加懊惱,自己剛纔怎麼就沒想到還能這樣呢?

“行了啊你,別和孩子一般見識。”林珂見林薇蠢蠢欲動,趕緊警告道。她可不想變成肉夾饃,被這一大一小兩個傢伙被抱在中間。那成什麼樣了?

聽到林珂的警告,林薇只能失望的撇撇嘴,乖乖的坐在林珂的身邊,時不時的擡頭看看正在觀察鐘樓四周的那些乾屍。

“啊~~~”就在林默寒觀察一無所獲的時候,圍在鐘樓四周的那些乾屍終於有了行動,動作劃一的仰頭朝向鐘樓的頂端,一起發出了一聲吼。

聲音雖然不是震耳欲聾,但此情此景,還是叫林珂三人看得是頭皮發麻。這些乾屍很顯然這麼做是針對安琪兒,也難爲的這個安琪兒可以一直堅持到現在還沒瘋。只是從安琪兒的目前情況來看,安琪兒的狀態很不好。臉色發白,嘴脣發青,楚楚可憐的樣子惹人疼惜。林薇於心不忍的鬆開了被自己抱住的林珂的胳膊,好讓林珂可以雙手抱着安琪兒,給予安琪兒精神上更大的安慰。

“林珂姐姐,讓這幫乾屍繼續叫下去也不是個事,要不然還是攻擊得了。別的不圖,哪怕阻止它們繼續怪叫嚇唬安琪兒妹妹也是好的。”林薇輕聲對林珂建議道。

林珂聞言低頭看了一眼懷裏雙眼緊閉的安琪兒,微微點頭說道:“好吧,那就攻擊。不過你跟林默寒要注意把握一個度,不要過火。攻擊乾屍不是目的,藉着攻擊乾屍將躲在乾屍背後興風作浪的傢伙逼出來纔是最主要的。”

“我明白。”林薇點頭答應道。

有了林珂的同意,以林珂爲首的林薇和林默寒立刻便開始準備對鐘樓四周圍那些乾屍的攻擊。以林薇和林默寒的能力來說,想要收拾這些乾屍還是沒問題的。尤其是現在居高臨下,沒有任何後顧之憂,林薇的心裏沒有任何負擔。林默寒就更不用說了,他心裏本來就沒有負擔。不過爲了避免對鐘樓造成誤傷,林薇和林默寒的攻擊點不約而同的選擇了距離鐘樓較遠的地方。

此時的乾屍將鐘樓包圍的裏三層外三層,隨便從上面扔下一塊石頭都能砸中三個以上,倒是不用特意去瞄準。林薇和林默寒需要考慮的唯一問題就是控制好攻擊範圍也就行了。

與林默寒不同,林薇的黑暗能力對付這些乾屍並不是很理想。林薇的攻擊也就是匯聚出一個巨大的黑暗能量球攻擊鐘樓外圍的某處乾屍羣。而林默寒的攻擊方式就很奔放了,就見林默寒雙手朝天,將自己的寒冰能量輸送到了空中,形成了一道環鐘樓的雲朵,隨後當能量充滿了以後,隨着林默寒心念一動,空中的雲朵裏開始外下噼裏啪啦的下冰錐。

那些冰錐一尺來長,錐尖衝下,尤其還是從天而降,落在了那些的乾屍身上之後,鋒利的冰錐輕而易舉的割開了那些乾屍的身體。當天上不再下冰錐的時候,圍在鐘樓內三層的乾屍幾乎被一掃而空,一下子變得空曠了許多。

“你這傢伙,一會你負責清理戰場。”林薇有些無語的對林默寒說道。

林默寒原本還有些得意自己這一手攻擊,但在聽到林薇的話後不由臉色一變,低頭看了一眼鐘樓四周,有些不相信的問林薇道:“你是說讓我一個人幹?”

“廢話!難道你還指望我幫你啊?”林薇給了他一個白眼答道。

林默寒:“……”

……

攻擊似乎激怒了躲在乾屍背後的主使者,之前的號角聲急促的響了起來,而那些沒有被剛纔林默寒的攻擊波及到的乾屍也一改剛纔的騷擾戰術,變成了暴力破門。

看着氣勢洶洶,前赴後繼,一搭人梯的方式一步步接近鐘樓頂端的乾屍,林珂三人不由有些慌了神。這些乾屍的反擊實在是有點太過兇猛,而想要讓這些乾屍退卻的唯一辦法就是找到那個幕後主使者。只是想要找到那個幕後主使者,那就必須突破乾屍的包圍,到達發出號角聲的教堂。既然號角聲是從教堂方向傳來的,那幕後主使者十有八九也躲在那個教堂裏。只是如何突破乾屍的包圍,看這些乾屍的樣子,靠嘴說是肯定不行的。

“不要擔心,這事還是要看我的。只是林珂你想過沒有,萬一我們要找的傢伙並不在教堂,而我們又離開了鐘樓這個暫時還算安全的藏身地……”

“安全什麼,很快這裏就不安全了。”林薇打斷了林默寒的問話,指了指鐘樓下說道。順着林薇的手指方向看去,可不就快要不安全了。這幫乾屍的效率還真高,就這麼一會的工夫,它們已經將人梯搭到了鐘樓的中部,而且上升的速度還在加快。

“好吧,既然這裏已經不安全了,那我們就馬上開始行動吧。林薇你注意一下我們來時的那條入口,如果要是在教堂沒有找到我們需要找的東西,那我們必須立刻離開這裏。”林默寒對林薇說道。

這種時候林薇也知道不適合繼續和林默寒對着幹,聞言點頭答道:“你放心好了。 神祕夜妻:總裁有點壞 不過你打算怎麼帶着我們離開這裏?”

“我的能力是冰,雖然不可以帶着你們飛上天空,但爲你們搭建一處空中橋樑還是可以辦到的。”林默寒微笑着答道。

說到做到,就見林默寒雙手散發出銀白色的冷芒,按在鐘樓頂端的地面上,當地面凝結出一層厚厚的堅冰之後,半蹲在地上的林默寒猛地起身,雙手用力往上方一拋,一道銀白色的弧線向着教堂方向飛去。

一道由寒冰製作的橋樑頓時出現在了林珂等人的面前。 一念至情深 躲在林珂懷裏的安琪兒驚異的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突然出現在空中的這座冰橋,很好奇林默寒是怎麼做到的。

“林珂,林薇,趕緊帶着安琪兒上橋。”林默寒提醒林珂三人道。

回過神的林珂點點頭,拉着安琪兒上了橋,林薇見林默寒沒動,連忙問道:“那你呢?”

“我馬上就去,不過再去之前,我要給這裏做一點保護措施,不能讓這些乾屍在我們離開之後斷了我們的後路。”

聽了林默寒的回答,林薇沒有再猶豫,邁步上橋跟在了林珂的身後。見林珂三人都上了橋,林默寒走到鐘樓的邊緣,往下一看,乾屍搭建的人梯已經距離樓頂不足五米,林默寒已經可以看清楚那些乾屍猙獰的表情。不過也就到此爲止了,林默寒是不可能讓這些乾屍爬上來順着冰橋來找自己麻煩的。

想讓這些乾屍無功而返很容易,對林默寒來說只不過是舉手之勞。當然林默寒不會再攻擊這些乾屍,他利用自己的能力在鐘樓頂端的邊緣做了一圈浮冰。那層浮冰呈凹形的箍在了圓形鐘樓的頂端,爲了避免讓乾屍能夠拿手攀爬,浮冰往外延伸的距離達到了兩米。乾屍能夠依靠人梯爬上來是因爲人踩人的如同堆沙丘一樣呈三角形的堆上來的。簡單點說,乾屍每往上爬上一米,那它就需要付出大量用來墊底的乾屍,越往上爬,用來墊底的乾屍就越多,再加上一層寬度達到兩米的冰環,這幫乾屍想要爬上來,恐怕真的需要調動全城的乾屍才能做到。

林默寒不擔心這些乾屍會破冰而上,一來這些冰地硬度驚人,就算乾屍發狠,也不見得可以破開,二來除了這道冰環外,林默寒還將整個鐘樓頂端給凍嚴實了,當然這一步需要等林默寒也上了冰橋再做。

做完這一切的林默寒上了冰橋去追先一步離開的林珂三人。至於那些乾屍,慢慢跟鐘樓玩吧。

沒用多長的時間,林默寒就看到先一步上橋的林珂三人正在前面等着自己。緊走幾步與三人匯合,林默寒笑着說道:“久等了,咱們現在走吧。”

“你把後路給堵了,就沒想過萬一出現異常情況的話我們該怎麼辦嗎?”林薇看着林默寒問道。

“好辦,你忘了這座橋是誰造的了?我可以造一座,當然就可以做第二座。咱們換下位置,你負責押後,我來打頭陣。”

“憑什麼?”林薇不服氣的問道。

林默寒微微一笑,看着林薇問道:“你一定要跟我搶先鋒這個位置?你可要想清楚了,咱們現在要去的地方是哪,說不定那個教堂裏藏着一個乾屍王也說不定哦。”

“……嗯咳,既然你那麼想表現,我就把這個表現的機會讓給你好了。”聽到林默寒的提醒,林薇輕咳一聲,乾巴巴的對林默寒說道。

見林薇死要面子,林默寒微微搖頭,不過倒也沒有再說什麼,和林薇交換了一下位置後,帶頭向着教堂的方向走去。而一直畏懼教堂的安琪兒此時卻有些安靜,只是默默的隨着林珂等人朝前走。林珂以爲安琪兒會這樣是因爲看到了林薇和林默寒的表現以後自身的安全感增加,也沒有往心裏去。對於安琪兒將來的安排,林珂已經在心裏做了決定,等自己要離開這裏的時候會帶走這個孩子。

一行四人沿着冰橋向教堂的方向走,負責押後的林薇扭頭看了一眼鐘樓的方向,發現那些乾屍還在前赴後繼的往上爬。只是由於林默寒那個有些缺德的小機關,那些位於人梯最頂端的乾屍沒有一個成功爬上頂端的,全都折在了林默寒臨走前留在鐘樓頂端外圍的那一圈冰環上。看着那些乾屍一個又一個從頂端掉下去,成爲其他乾屍的墊腳石,林薇的心裏不由感到有一絲納悶。乾屍沒有腦子,可控制乾屍的傢伙也會那麼沒腦子,明知道像現在這樣無法成功登頂還一個勁的攀爬,尤其是自己這些人已經快要到達它老巢的時候,也不知道吹號角讓那些乾屍回援?

“那個教堂不會是一個陷阱吧?”林薇心裏暗道。只是苦於沒有任何證據,林薇也只能將這個念頭藏在心底。不過爲了以防萬一,林薇默默的積蓄力量,等待之後要是出現突發狀況的時候出手。

走在最前面的林默寒和林薇想到了同樣的問題,不過和林薇的暗中準備不同,林默寒選擇了光明正大。以林默寒的能力,製造幾座冰橋對他來說不算什麼,在去教堂的途中,林默寒已經爲衆人做好了後路,只等事情有變的時候就用上。

冰橋一直延伸到教堂的上空,林默寒製作的時候出了一點誤差,冰橋的落點經過了教堂,落在了教堂後面的一處空地上。這點誤差也沒什麼大不了,相反,應該說這點誤差很不錯,可以讓林珂幾人待在相對安全的地方觀察冰橋下的教堂。

“嗚~~~”就在林默寒等人觀察教堂,想要找到教堂裏的異常時,那種讓整城的乾屍都行動起來的號角聲再次響起。由於離得近,這回林珂等人可以肯定的說,號角聲就是來自橋下的教堂。

聽到號角聲,安琪兒躲在林珂的懷裏,渾身發抖。林珂連忙抱住安琪兒,伸手輕撫安琪兒的腦袋試圖安撫住安琪兒。而林默寒和林薇則一人進入教堂尋找號角的下落,一人留在橋上負責接應。林珂現在是指望不上了,她需要照顧感到恐懼的安琪兒,而害怕乾屍的林薇同樣不是進入教堂的合適人選,結果林默寒只有能者多勞,自個下去了。

沒有走教堂的正門,林默寒從天而降,一腳踹破了教堂的屋頂,掉進了教堂之內。環顧了一下四周,除了沒有了那些可疑的乾屍以外,整個教堂大廳裏只剩下那些空着的靠背椅。沒有發現號角,也沒有發現吹號角的傢伙。剛纔的那一聲號角聲音宏亮,塊頭小了肯定吹不了那麼響,可教堂裏什麼可疑的地方也沒有,至少林默寒到目前爲止還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林默寒站在教堂大廳內,邁步向着教堂用來宣講教義和進行唱詩班表演的舞臺走去。觀衆區實在是沒有什麼可看了,唯一有可能存在疑點的地方,也就只有舞臺表演區那塊地方了。結果讓林默寒有些失望,依然還是一無所獲。

“奇怪,那個號角聲是從哪發出來的?”面對着觀衆席,也就是面朝教堂的大門,林默寒自言自語的說道。

“格拉~格拉~”身背後傳來的聲響讓林默寒的心裏一驚,他這剛自言自語就有動靜,實在是讓他有點始料未及。猛一轉身,林默寒做好了戰鬥準備。可身背後什麼也沒有……

林默寒自問自己年紀不大,還沒到會出現幻聽的時候,剛纔明明聽到了聲音,怎麼什麼也沒有發現?想到這裏,林默寒的心裏有些發毛。雖說是能力者,但只要是有神智正常的生物,都會有恐懼之心,尤其是對未知的恐懼,那更是誰都會有。

“難道是幽靈?”林默寒心中暗道。似乎是爲了證明林默寒的猜測,這回號角聲響起的時候,林默寒看了個正着。

號角聲是從正對觀衆席的幕布後發出的。林默寒沒心情去研究這幕布是什麼材料所制,眼下他更加關心幕布的後面到底藏着什麼。穩了穩心神,讓有些跳動過快的心跳恢復了正常,林默寒走到控制幕布的拉繩邊,用力一扯拉繩,幕布緩緩拉開,露出了藏在幕布後面的一副巨大的油畫。

如果光看油畫上的色彩,誰也不會懷疑這幅畫是剛剛畫完沒多久,上面的油彩似乎還沒有乾透。站在這副巨大的油畫前,林默寒的心中充滿了震撼。這幅畫所畫的是戰場,交戰的雙方一方正義,一方邪惡。只是代表正義與邪惡的色彩似乎用反了。代表正義的白色畫着一羣面目猙獰正在大肆屠殺的怪物,而代表邪惡的黑色卻畫着一羣被屠殺的人類。那些人類形態各異,有的奮起反抗,有的跪地求饒,但無一例外都被代表正義的白色消滅。而更讓林默寒感到疑惑不解的,是在白色與黑色之間,還有一羣灰色的人物出現,那些灰色的人物很渺小,看上去似乎遠離戰場,從他們的形態上看,他們似乎正在欣賞着戰場上發生的一切,而這一切對他們來說,都與他們無關。

發現了一些東西,舊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反而又冒出了新的疑問。林默寒將幕布完全拉開,希望可以通過觀察全貌弄清楚這幅畫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

一般來說,教堂裏信奉的是神,但凡在教堂裏所畫的油畫,都應該是代表正義的神戰勝了代表邪惡的魔。可眼前這幅畫……既然被擺在了教堂表演區的正當中,那就說明這幅畫對這個教堂來說很重要,是這個教堂的特色。只是這副畫的內容,似乎有點反動啊。

當幕布完全拉開的時候,林默寒看到這幅畫的全貌,也找到了號角聲的出處。在這副畫的一角,一名外形似天使,但卻面目猙獰醜陋的怪物雙手拿着一枚號角,鼓起腮幫子正在用力的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