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不會開車,你他媽的吵吵着要給我當司機幹雞毛啊?!”楊東已經氣瘋了。

  • Home
  • Blog
  • “不會開車,你他媽的吵吵着要給我當司機幹雞毛啊?!”楊東已經氣瘋了。

“你仔細回憶一下,我啥時候跟你說過我會開車了?我不是說了嗎,我只會開拖拉機,而且我開的拖拉機都是那種扶手的,也沒有方向盤,但是呢,我合計着它倆的原理也差不多,所以感覺我應該能操作。”劉悅十分冷靜的給楊東分析了一下。

“哎呀我他媽……!”楊東看着一臉呆萌的劉悅,感覺自己罵他都已經沒啥意義了,十分憋屈的站在了原地。

“你看你,咋這麼容易急眼呢,把車開翻了是我不對,但是我不也嚇了一跳嗎,你總在這說我幹啥!你罵我,還能給車從溝裏罵出來啊?”劉悅看見楊東不吱聲了,莫名感覺自己有理了,還再繼續犟嘴。

“車翻了,咋整啊?”同樣滿身臭泥的林天馳用擦車的毛巾裹着淌血的手,同時揉着肩膀子問道。

“還能咋整,回公司洗洗,換身衣服,打車走吧。”楊東無語的一聲嘆息:“給羅漢打電話,讓張傲和豆豆趕回來一個,然後找修配廠的人過來,把車拖走!”

“行,那我打車去!”劉悅轉身要走。

“打什麼車,你留在這看着吧!”楊東扔下一句話後,轉身回了公司。

“孩子是個好孩子,遇見事不怵,惹了事也不躲,就是欠磨鍊。”林天馳跟在楊東身後,輕聲嘀咕了一句。

“你要是喜歡,明天讓他給你開車!”楊東毫不猶豫的迴應道。

“呵呵,其實我就是那麼一說,你也那麼一聽就行。”林天馳聞言,頓時打了個激靈。

……

一小時後,楊東和林天馳打車趕到了G井子區革鎮堡,在一家賓館跟張士傑見了面,賓館裏除了張士傑,還有他的一個朋友,但這個朋友也是過來辦事的,所以跟這件事沒什麼太大關係,幾人互相認識了一下,張士傑的朋友率先離開,楊東幾人也切入了正題。

張士傑用賓館的快壺燒完水,給二人沏着茶:“我家不是本地的,在這邊也沒安家,所以就在這個賓館開了常年包房,你們隨便坐,別客氣。”

“哎,好!”楊東接過張士傑遞來的茶杯,放在了一邊:“張哥,昨天你提出入股的事,我們哥幾個商量了一下,沒什麼異議,今天過來,主要是想跟你談談,給你多少股份合適。”

“嗯,你們想給我多少啊?”張士傑聞言,坐在了沙發上。

“百分之十。”林天馳插嘴道:“張哥,我們三合綠化的註冊資本雖然不多,但是前景還算不錯,目前來看,這百分之十的股份雖然不多,但是等公司正常運轉起來之後,這個數額,還是挺可觀的。”

“小林,你這個說法,我不敢苟同,因爲你們三合綠化,現在還處於剛剛創業的起步階段,至於以後是能走得更高更遠,還是隻能在綠化行業曇花一現,這誰都說不好,所以你用很多年之後的大餅,來安慰我這個此時此刻餓着肚子的人,我肯定感覺不到飽。”張士傑邏輯清晰的說完自己的想法,隨即繼續道:“就拿你們這次的綠化工程舉例,工期只剩不到三個月,說句難聽的,即使到了最後,這個活你們做不成,大不了只是拍拍屁股,從這個行業抽身,再換一個行業,一樣能折騰,但是我不一樣啊,如果你們這個活我接了,三個月的時間,挖四百多棵樹,一旦案發,這可不是小事,所以我承擔的風險,要遠遠大於你們。”

“張哥,那你心裏的股份預期,是多少呢?”楊東在過來之前,就知道這一成股份絕對不足以讓張士傑滿足,所以再次詢問道。

“百分之三十,只要你同意,咱們上午籤合同,晚上之前,我的第一批樹,就能送到你的工地。”張士傑直言說道。

“百分之二十,你如果感覺能行,咱們現在就能簽署股份轉讓協議,然後去進行工商變更登記!”楊東聽見張士傑的心理預期,知道他的話裏肯定也帶着水分,給楊東留出了壓價的空間,而兩人這麼一碰,楊東發現張士傑的股份預期,也就在百分之二十左右,心裏也釋然了一些,因爲張士傑要求入股,雖然有些趁人之危,但最起碼辦事有度,沒有獅子大張口。

“好,合作愉快!”張士傑聽完楊東的話,思忖半晌後,也沒再繼續還價,向着楊東伸出了手掌。

“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大家既然綁在一起,那就共同努力,爭取明年這個時候,讓三合拔個高!”楊東同樣笑着伸出了手掌。

“我既然加入公司,肯定不能空着手來。”張士傑咧嘴一笑:“這樣吧,咱們下午先去做股份變更手續,然後晚上我在這邊找個酒店訂一桌,找點朋友,咱們一起聚聚。”

“合適嗎?”楊東咧嘴一笑,也明白了張士傑的意思,他除了想趁機跟楊東拉拉關係之外,還想順便想楊東展示一下自己的社會實力。

“有啥不合適的,就這麼定了昂!”張士傑笑着迴應。

……

當晚十點多鐘,等夜色徹底黑透了,呂建偉才極其低調的打了一臺出租車,前往了新帆綠化。

辦公室內。

“你當初選擇這個楊東,看來路子是對的,這才幾個月功夫,劉寶龍就被他收拾的差不多了!”老黃坐在呂建偉對面,輕輕開口說了一句。

“嗯,楊東這件事辦的,的確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當初我讓他去跟劉寶龍掰腕子,只是想給自己多爭取一點時間,不過我是真的沒想到,他不僅毫髮無損,還能跟劉寶龍鬥了個旗鼓相當,現在看來,我當初真的是被劉寶龍唬住了,看來他的實力也不過如此。”呂建偉翻看着公司的賬目往來,輕聲迴應道。

“我聽說,今天晚上,楊東他們在G井子那邊的一個酒店聚餐呢,好像他們公司又新加入了一個股東,看樣子,楊東是想在跟劉寶龍博弈的同時,把自己的公司也發展起來,這個人野心不小,老呂,你想沒想過……”老黃停頓了一下,欲言又止。

“想什麼?”呂建偉見老黃不說話了,擡頭問道。

“我是說,你想沒想過,把楊東吸納到咱們新帆綠化來,讓三合成爲新帆的一個子公司,我感覺楊東這個人,辦事還是挺靠譜的,如果他能爲咱們所用,以後再面對劉寶龍這種人的時候,咱們也不至於像這次一樣被動。”老黃把自己的想法闡述了一下。

“我跟楊東這個人雖然接觸不多,但是對他也有一定的瞭解,他面上謙虛,但心裏太傲,不是一般人能掌控的,咱們如果想吸納他給自己幹髒活,一旦他脫離掌控,咱們無異是在與虎謀皮,算了吧。”呂建偉繼續低頭看着賬本:“養狼當犬看家難,對於這種人,咱們還是儘量劃清界限的好。”

“那你之前說的那件事……”

“正常辦!”呂建偉毫不猶豫的接過了話:“咱們用楊東,也就用這一次,沒必要那麼隱晦。”

“明白了。”

……

自從三合綠化成立開始,公司的前程便始終命運多舛,尤其在王旭被大明整到醫院之後,工地就陷入了停工的狀態,直到張士傑入股之後,纔算恢復了些許穩定,因爲工程最大的難題,樹木來源被解決了,而且張士傑也信守承諾,折算下來,三合的樹木運到工地,加上運費和裝卸費用,每株的價格還不到三千。

接下來的幾天,三合工地徹底開始了大規模的施工,全天二十四小時機械轟鳴,人頭攢動。

隨着工地運行,楊東等人也迅速調整好了狀態,投入到了緊張的工作當中去,短短几天時間內,洪水灣栽植樹木的數量,便已經提高到了一百餘株。

……

眨眼間,一個星期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這段時間內,黃保軍自從賭場失火案之後,始終躲在鄉下的一個親戚家裏,打算等案子的風頭稍減,馬上往外地跑,面對電視和新聞每天的追蹤報道,黃保軍已經深刻意識到,這件案子的社會影響,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惡劣。

另外一邊,李超已經在萬昌等了好幾天,但始終沒聽到黃保軍跟楊東起衝突的消息,找人一打聽才知道,黃保軍爲了躲倉庫失火的案子,已經很久沒出現了。

接到這個消息後,李超產生了短暫的懵逼狀態,因爲根據他的預計,自己在冒充楊東傷害了黃保軍的妻子之後,又一把火燒了賭局,按理說,走投無路的黃保軍應該像自己一樣,對有仇的楊東展開瘋狂報復纔對,但是他沒想到,爲人處世一向以睚眥必報著稱的黃保軍,在這件事情上竟然選擇了隱忍。

爲此,李超躺在牀上,整整思考了一上午,終於捋出了頭緒,黃保軍之所以還沒有報復楊東,是因爲他雖然揹着案子,但是還沒有真正的被逼到絕路上,所以自己還得繼續“幫”他一把,想到這裏,李超伸手拿起桌上的手機,給李靜波打了過去。

……

其實李超還真冤枉了黃保軍,黃保軍在出事之後,之所以好幾天都沒露面,因爲他已經完全被賭局的突發事件給幹懵逼了。

躲藏了一個星期的黃保軍,躺在農村的土炕上琢磨了整整七天,終於想明白了失火案的漏洞,自己開賭局的地方,是一個處於平地的倉庫,按理說,着火的時候,那些人用不了十秒鐘,就能跑出門外。

但是真到失火的時候,那些人非但沒跑,還他媽的硬生生被燒死了倆,這是爲啥呢?

就在李超跟李靜波通話的同時,黃保軍也換上了一件兜帽衫,低調的從親戚家中離開了。 古宗繼續道,「我剛才在裡面找了一圈也沒有見到你。直到演出結束,你才剛剛出現。」

其實即使是話語里有著明顯的責備,但是依然謙謙君子的形象。

「你應該想到,我有可能不來的。」何小蜜在他的眼前站定,淡淡的語氣道,「你在開始的時候看見我不來,為什麼不回去呢?」

「我只是希望我在這裡見到你,其實我一直相信你會來的。就如同明知道已經散場,你還是過來看看我在不在一樣。」

何小蜜似是有些不好意思,低著頭,擺弄著自己的指甲不說話。

古宗怕氣氛尷尬,趕緊咳嗽了一聲,道,「我因為等你餓了,你要幫我解決啊?」

何小蜜看著他這個撒嬌耍賴的樣子,心中有著陣陣的溫暖和感動,她畢竟是愛他的,她和他這麼多年的感情,怎麼可能說拋棄就拋棄呢?

兩人找了一家比較出色的西餐館坐下。何小蜜點了一下古宗愛吃的餐。

就在兩人坐定,拿起刀叉剛要吃飯的時候,古宗的電話響了。古宗的電話就放在桌子上。

何小蜜不經意的瞥了一眼是陳皮清打來的。

何小蜜的表情瞬間的僵住,一句話不說了。古宗緩緩地拿起桌子上的手機,快速的按了一下。關機了。

「長這麼大,我第一次違反了我的叔叔。」他說完以後,叉了一塊牛肉放到自己的嘴裡。

何小蜜裝作沒有聽見,繼續吃著自己盤子里的沙拉醬。但是心中暖暖的。

「我的叔叔可能再也不會管我了。雖然我是古董的外孫,但是曾經公司的股份全是在我叔叔的名下。我只是一個虛的頭銜。」古宗說到這裡的時候,低下了頭,道,「今天的我,變了嗎?我可是付出了所有啊?」

「你為我付出了所有,就不怕我背叛你嗎?」何小蜜忽而淡淡的道,今晚上不知道為什麼,她很想和古宗坦白。一吐為快。吐出這段日子裡自己的憂傷和顧慮。

古宗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停頓了半響,然後才道,「就當我全部的失去了吧,失去所有了。如果如此,這也是我的命。」

何小蜜在聽到這麼玄的話語的時候,當即搖搖頭,道,「真可怕!」

古宗卻是勾唇一笑,伸了伸自己的手掌道,「我敢打賭。我的蜜蜜一定不會逃出我的手掌心的。」

何小蜜不語,在她抬頭看向古宗的眸子里,卻是感覺到了陣陣的煞氣,生命里第一次讓她感覺到了寒冷。

不知道為什麼,她和古宗在一起的時候雖然刺激、興奮,但是總有一種不安全感,有時候不得不逼迫著她去撒謊。可是和古原在一起的時候,卻是完全不是這種感覺,他安全而踏實。

似是把人心中的寒冷全部的融化。

若是比起古宗和古原,其實古原更愛她。古原愛她愛的毫無理由,是從見她第一面的時候就愛上她的。

而古宗不是,是她曾經費勁了心機,過五關斬六將,從其他美女手中奪過來的。

這種愛,讓她緊張而恐懼。 L順口區,一處老舊的住宅小區內。

“吱嘎!”

隨着剎車聲泛起,張謙將自己的捷達轎車歪歪斜斜的停在車位內,站在車邊搓了搓鬍子拉碴的臉頰,睡眼惺忪的向家裏走去,自從港口倉庫失火案發生以來,張謙作爲案發地的轄區派出所長,已經在會議上被局領導數次點名,爲了在限期內找到黃保軍的蹤跡,他已經幾個日夜沒閤眼睡過一個囫圇覺了。

“嘩啦!”

張謙走到樓道門前,伸手在兜裏掏出了鑰匙。

“踏踏!”

與此同時,一個人影從旁邊的角落中出現,幾步走到了張謙身邊。

聽見身邊傳來腳步,張謙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隨即一愣:“你怎麼來了?!”

“張哥,因爲我的事,給你添麻煩了。”黃保軍看見張謙憔悴的面容,心裏頓時升起一股歉意,這麼多年來,他爲了賺錢,早已經把名聲玩臭了,所以在社會上根本沒有什麼真心朋友,不過對張謙卻一直尊重有加,不僅因爲張謙是能夠保護他賺錢的財神爺,也因爲一個底層混子對警察莫名的恐懼,所以這麼多年來,黃保軍在面對張謙的時候,心裏都有一種本能的自卑和敬畏,已經形成了習慣。

“他媽的,你知不知道,我找你都快找瘋了!這些天,你他媽跑哪去了?!”張謙看着面前的黃保軍,短暫驚愕過後,頓時提高了音量,咬牙質問道。

“張哥,我知道賭局上失火之後,真有點嚇懵了,所以一直在躲,但是我這幾天合計了一下,我總躲着,他也不是個事啊!”黃保軍被張謙罵的一點脾氣沒有:“我過來找你,就是想問問我這個案子的事,我那個賭局你也去過,一共就五十多平米的地方,大門五米多寬,出門就是空地,就算失火,怎麼可能燒死人呢……”

“閉嘴!”張謙沒等黃保軍把話說完,便將其厲聲打斷,隨後四下掃視一眼,拽着黃保軍走到了一個無人的角落:“你記住,不管誰問起來,我都沒去過你的賭局,而且我跟你也不認識,咱倆從來沒見過面,懂嗎!”

“啊?”黃保軍一愣。

“你啊他媽什麼啊!我剛纔的話,你必須得給我印在腦子裏,從現在開始,哪怕是天王老子問起來,我都不認識你,記住了嗎!”張謙再次低聲咆哮道。

“這件事,都這麼嚴重了嗎。”黃保軍看見張謙緊張的神色,心裏頓時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不是嚴不嚴重的問題,如果你不認識我,那麼我的轄區內發生了惡性案件,哪怕結果鬧到最壞的一步,我最多隻是瀆職,但是咱倆之間的事一旦被查出來,你我之間就是行賄和受賄的關係了!”

“張哥,你放心,這件事不管鬧到哪一步,我都自己扛着,絕對不會牽扯到你。”黃保軍聞言,十分仗義的迴應了一句,但是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根本沒走心,只是爲了讓張謙穩定一下情緒,一句話說完,黃保軍話鋒一轉:“張哥,我賭局上的失火原因,查出來了嗎?”

“你問我,我還想問你呢!”張謙皺眉看着黃保軍:“我問你,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啥意思?”黃保軍聞言一愣。

“還他媽啥意思,你那個倉庫被人從外面用鏈子鎖給鎖住之後,直接潑了汽油,所以這個人點火的時候,就是奔着死人去的……你覺得,這種事是一般人能做出來的嗎!”張謙皺眉看着黃保軍:“你最近有沒有得罪過什麼人,或者逼急過什麼賭徒?”

“我就算得罪人,也犯不上用殺人來報復我啊!”黃保軍聽完案發經過,頓時懵逼。

“我告訴你,現在你和你手下的苟雲鵬、龔樹文,都已經被掛上網逃了,不過你要是咬死了自己身上沒有別的事,那你充其量的說,也只是一個聚賭,你聽我一句勸,別在外面折騰了,馬上跟我回所裏,還能算上自首。”

“不行!我不能跟你回去!”黃保軍第一時間便認爲張謙是在騙自己歸案,頓時退了一步,因爲他並不能確定張謙說的話是真是假,更怕自己一旦跟他回去,就再也沒有出來的機會了。

“哎呀!你這個人怎麼不聽勸呢,我告訴你,你那件案子,已經明顯定性爲人爲縱火了,你現在只有跟我回去,配合警方找到縱火案的兇手,在能把自己洗乾淨,懂不懂!”張謙說話間,伸手向黃保軍的胳膊上抓去。

“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