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不自覺,竟將手中凝聚的長劍,握的咔咔直響!

  • Home
  • Blog
  • 不自覺,竟將手中凝聚的長劍,握的咔咔直響!

一縷的奧義,只是冰山一角浮現的前奏,就在道道的目光注視之下,虛空蒼穹深處,本源咆哮起伏的大海之上,那片無垠虛空,驟然凝滯停頓。

「咔拉拉!」

水流之音湍急,就在目光的注視下,一縷奧義氣機的後方。猛然掀起一股通透時空的強烈光芒,以輻射蔓延之勢,將整片蒼穹黑暗,淹沒遮蔽。

瞬間,奧義布滿凝滯停頓的本源之海上!

連蘊含神源巔峰意志的目光,都未捕捉到奧義是怎樣出現,和衍生。只知道,當凝神望去時,一道,一道如同光團般的奧義,就從本源大海之上咆哮席捲而出,浩浩蕩蕩,宛如一條驚天的瀑布洪流,橫貫冥冥蒼宇虛空。

不知源頭,不知盡頭,目光所能觸及的,唯有浩蕩流過的洪流奧義!

而在流動中,凝滯停頓的本源之海,又一次席捲起,驚天且雄急的本源浪花,拋擊長空,與這截橫貫冥冥蒼宇的奧義洪流交錯,一時,不分彼此。

「牽引承載!」

銀髮隨風狂舞,麥哈爾輕輕呢喃,手中長劍在這一刻,緩緩揚起,劍鋒側轉,斜指蒼穹虛空本源,威壓擴散,整片時空都彷彿顫抖顫慄起來。

第一時間,釋放出唯一本源,璀璨光華的三百餘位神源境巔峰絕世強者,臉色愈發蒼白,宛若白紙,渾身上下忍不住自行發抖,驚懼顫慄。

他們有自知知明!

承載無上奧義,他們,的確有那麼一絲可能,畢竟他們盡皆是領悟十道本源晉陞的超級強者,算是絕世天才。可,那是對於神道帝國的金核境超級強者來說,而他們,恐怕當奧義洪流,隨著他們的呼應,從天穹上垂落下來,洗鍊軀體的這一刻,他們怕就會隕滅,連一寸殘渣都不會剩下。

原因很簡單,那就是,他們沒有任何的準備!

沒有陣法輔助,沒有兵器輔助,更沒有丹丸輔助。什麼都沒有,若說有,那就是他們一身赤膊的軀體,和那一身修鍊近五十年,沒有經過像帝國神道絕世強者,千錘百鍊,廝殺的無垢強大鬥氣,脆弱的,不堪一擊!

而銀髮麥哈爾,也並未為他們準備什麼,孑然一身!

「咕嚕!」

有神源巔峰絕世強者咽下一口唾沫,隕落的死亡氣息,距離他們,是如此之近,他們也許,連死士都成為不了,就要在之前,隕落在此地。

引動承載無上奧義!

很快,橫貫長空的滔天奧義洪流,隨著三百餘位神源境巔峰絕世強者的呼應引動,立時,一道道揮灑如瀑的無形光芒,透過無盡的距離,和虛幻,時空的阻隔,向著下方盤坐的眾多絕世強者揮灑而來,赫然是被引動。 呼應奧義,引動承載奧義!

這是晉陞無上大能,必走的兩步,對於任何達到神源境巔峰的絕世強者來說,都可以做到,沒有任何的難度,可難就難在,是否能承載無上奧義。要知道,當奧義引動落下時,就沒有中斷的機會,只有非生,即死的結果!

從虛幻的時空,冥冥未知處,垂落下的奧義光華,籠罩向三百位絕世。

在眾人矚目之下的這一刻,自奧義滾滾洪流中,垂落下的奧義光芒,是如此的絢爛,如此的刺目,如此的熟悉…和整齊。眾人這才發現,整整三百道,從奧義洪流上垂落的無上奧義,是這般的相似,以至有種同源的氣息。

同源似同根,充滿驚天的犀利,狂暴,鋒芒!

但,他們再沒有任何多想的機會,便不得不閉上雙眼,全力運轉體內恐怖的鬥氣,來抵抗承載被引動的奧義。哪怕,能承載抵擋過的希望,只有那千萬分之一還少,他們都不得不去承受,因為,這可是代表著生的希望!

「偽劍之奧義!」

揚起泛著星芒長劍的麥哈爾,淡淡開口,目光落在開始引動承受奧義的近三百道身影之上,猩紅掠動的眸光里,無波無瀾。正如他所說,眼前這三百位改修神道的絕世強者,承載的,正是像荀珂系主,那樣的偽劍之奧義。

充滿驚天的犀利,狂暴,鋒芒!

而這,正是麥哈爾並未去神道疆域,抓一批,伯爵級絕世強者的原因。抓來的伯爵級絕世強者,源神道的方向,早已定型部分,就算想要承載這樣的奧義,也不太可能,花時間去撥亂反正,還不如自己培養出一批。

「我要創造的,是真正的劍之奧義,最強的劍之奧義!」

麥哈爾眼中猩紅瀰漫,第一次,以低吼的聲音,咆哮出聲,響徹在這片隔絕開來的虛空之上,宣告自己的野望,和他這條…另闢蹊徑出來的路。

他不可能和荀珂系主一樣,為了追求殺傷的犀利,掌握偽劍意!

那樣根本不可能戰勝深不可測的白龍道君,且,對不起自己橫跨神夢之光阻隔,將要付出的巨大代價。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在這個世界,還未曾孕育,現世的劍之奧義,可以說,他的這個想法,近乎癲狂。

若是傳向神道帝國疆域,怕是九成九的強者,會認為他是瘋子!

敢自行創造奧義,那將是和天斗,地斗,是一件人力根本無法企及的事情,怕是只需一縷微小到不能在微小的能量,就能將他鎮殺成千上萬次!

「嘩啦啦!」

奧義湍急猶如水流,從橫貫長空的洪流上垂落,在三百位神源巔峰絕世強者的引動承載下,落下三百道各色的奧義氣機,扭曲寸寸虛空,宛如無形。

「殺!」

侯門冷王愛寵妃 麥哈爾低吼,彎腰躬身,銀髮狂舞的身形猛然後仰。

手中這柄由天地風浪匯聚成的虛幻長劍,在此時,凝實成真正星光長劍的剎那,發出錚錚驚天動地的呼嘯劍鳴聲,隨著麥哈爾後仰抬手,擲投而出。

「咻!」

一劍衝天。

無垠黑暗隔絕籠罩的這片虛空,隨著這柄衝天而起的長劍,發出驚天轟鳴震動之音,這片天地,隨著這柄劍的衝天,竟是被完全引動,冥冥匯聚。

與此同時,長劍之上,一縷微弱的星光浮現,迸發撕裂時空的犀利!

普普通通的一柄劍,在蘊含上這片天地的意志,和麥哈爾劍指七星產生的劍道,和那恐怖驚天的星源劍氣鋒芒,已然蛻變成,絕世無雙的奇劍!

內里,算是蘊含了,麥哈爾一生衍化出的劍道!

在妖神古塔第三層,由他麥哈爾掌控的這片世界衍化融合下,就算被稱作這方世界的劍之奧義,也不為過!不過,也僅僅是,這方世界的劍之奧義…

「入!」

麥哈爾低喝,猩紅瀰漫的眸光,死死盯著,那柄環繞在三百偽劍之奧義中,逆沖而起,沖向冥冥本源之海上,橫貫長空,滔滔流淌的奧義洪流。

彷彿,是一頭衝天而起的絕世猛龍,星光萬道!

但,這一柄劍,真能衝到冥冥中的本源之海,和奧義洪流?目光所及,本源之海和奧義洪流,彷彿,是另一個空間緯度的產物,充滿虛幻和扭曲。

可望,而不可及!

古往今來,也有逆天強者,嘗試去觸碰本源之海,和奧義洪流。可無論他們使出什麼樣的辦法,和神通,也不可能將其觸碰分毫。仿若,由天地偉岸力量具現而成的本源之海,和奧義洪流,根本不存在於世間一般。

當然,這也很好理解,本源之海,和奧義洪流本就是天地的部分。

觸碰這些,就像觸碰天地,既然已經觸碰到,又何談虛幻,不存在一說?也許,應該稱作緯度的表面,和周圓的兩個點,一模一樣,卻是又不同。

但,這樣的層次,已經超越了天地!

完全不是他們,能夠碰觸的等階,以他們的絕強修為,也根本不可能辦到。可偏偏,準備充足的麥哈爾,依然,這樣義無反顧的做了。

「好一個麥哈爾!」

無論是盤坐在渦旋里的神裔偉岸身影,又或是屹立在虛空,籠罩在寬大黑袍里的身影,當看見那柄從無垠黑暗區域,逆沖而起的星光長劍時,無不軀體一震。

少有的,露出失神!

哪怕,他們兩人都是驚才絕艷之輩,甚至,籠罩在黑袍里的他,自認為比起麥哈爾還有超越,還有強大,可在這一刻,在麥哈爾的這條路上,渾似黯然失色。

「將自己的一生劍道,藉助這片天地世界,送往奧義洪流上,想要接受奧義的洗禮孕育,成為真正的劍之奧義!當真是另闢蹊徑,劍走偏鋒!」兩道身影同時呢喃,道出了麥哈爾,此時正在做的事情,忍不住驚嘆,「一旦成功,他麥哈爾,就將是這個世界,第一位掌握劍之奧義的無上強者,第一位創造出奧義的無上強者,且,這道奧義,還獨屬於他一人!」 方圓萬里的虛空開始轟鳴震動!

銀髮狂舞,麥哈爾的雙眼,完全被猩紅所瀰漫佔據,死死的盯著,那道逆沖而起,泛著星光的長劍,沖向虛幻時空之外的本源之海,奧義洪流。

「轟隆隆!」

方圓萬里虛空,震動的愈發劇烈,翻天傾世。

肉眼可見,隨著沖向本源之海,奧義洪流的星光長劍,越沖越高,天地的震動就越來越劇烈,輻射範圍越來越廣,彷彿,兩者之間有著牽連。

在眾人矚目之下的這一刻,自奧義滾滾洪流中,垂落下的奧義光芒,是如此的絢爛,如此的刺目,如此的熟悉…和整齊。眾人這才發現,整整三百道,從奧義洪流上垂落的無上奧義,是這般的相似,以至有種同源的氣息。

但,他們再沒有任何多想的機會,便不得不閉上雙眼,全力運轉體內恐怖的鬥氣,來抵抗承載被引動的奧義。哪怕,能承載抵擋過的希望,只有那千萬分之一還少,他們都不得不去承受,因為,這可是代表著生的希望!

揚起泛著星芒長劍的麥哈爾,淡淡開口,目光落在開始引動承受奧義的近三百道身影之上,猩紅掠動的眸光里,無波無瀾。正如他所說,眼前這三百位改修神道的絕世強者,承載的,正是像荀珂系主,那樣的偽劍之奧義。

充滿驚天的犀利,狂暴,鋒芒!

而這,正是麥哈爾並未去神道疆域,抓一批,伯爵級絕世強者的原因。抓來的伯爵級絕世強者,源神道的方向,早已定型部分,就算想要承載這樣的奧義,也不太可能,花時間去撥亂反正,還不如自己培養出一批。

「我要創造的,是真正的劍之奧義,最強的劍之奧義!」

麥哈爾眼中猩紅瀰漫,第一次,以低吼的聲音,咆哮出聲,響徹在這片隔絕開來的虛空之上,宣告自己的野望,和他這條…另闢蹊徑出來的路。

他不可能和荀珂系主一樣,為了追求殺傷的犀利,掌握偽劍意!

那樣根本不可能戰勝深不可測的白龍道君,且,對不起自己橫跨神夢之光阻隔,將要付出的巨大代價。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在這個世界,還未曾孕育,現世的劍之奧義,可以說,他的這個想法,近乎癲狂。

若是傳向神道帝國疆域,怕是九成九的強者,會認為他是瘋子!

敢自行創造奧義,那將是和天斗,地斗,是一件人力根本無法企及的事情,怕是只需一縷微小到不能在微小的能量,就能將他鎮殺成千上萬次!

「嘩啦啦!」

奧義湍急猶如水流,從橫貫長空的洪流上垂落,在三百位神源巔峰絕世強者的引動承載下,落下三百道各色的奧義氣機,扭曲寸寸虛空,宛如無形。

「殺!」

麥哈爾低吼,彎腰躬身,銀髮狂舞的身形猛然後仰。

手中這柄由天地風浪匯聚成的虛幻長劍,在此時,凝實成真正星光長劍的剎那,發出錚錚驚天動地的呼嘯劍鳴聲,隨著麥哈爾後仰抬手,擲投而出。

「咻!」

一劍衝天。

無垠黑暗隔絕籠罩的這片虛空,隨著這柄衝天而起的長劍,發出驚天轟鳴震動之音,這片天地,隨著這柄劍的衝天,竟是被完全引動,冥冥匯聚。

與此同時,長劍之上,一縷微弱的星光浮現,迸發撕裂時空的犀利!

普普通通的一柄劍,在蘊含上這片天地的意志,和麥哈爾劍指七星產生的劍道,和那恐怖驚天的星源劍氣鋒芒,已然蛻變成,絕世無雙的奇劍!

惡魔總裁的天使新娘 內里,算是蘊含了,麥哈爾一生衍化出的劍道!

在妖神古塔第三層,由他麥哈爾掌控的這片世界衍化融合下,就算被稱作這方世界的劍之奧義,也不為過!不過,也僅僅是,這方世界的劍之奧義…

「入!」

麥哈爾低喝,猩紅瀰漫的眸光,死死盯著,那柄環繞在三百偽劍之奧義中,逆沖而起,沖向冥冥本源之海上,橫貫長空,滔滔流淌的奧義洪流。

彷彿,是一頭衝天而起的絕世猛龍,星光萬道!

但,這一柄劍,真能衝到冥冥中的本源之海,和奧義洪流?目光所及,本源之海和奧義洪流,彷彿,是另一個空間緯度的產物,充滿虛幻和扭曲。

可望,而不可及!

古往今來,也有逆天強者,嘗試去觸碰本源之海,和奧義洪流。可無論他們使出什麼樣的辦法,和神通,也不可能將其觸碰分毫。仿若,由天地偉岸力量具現而成的本源之海,和奧義洪流,根本不存在於世間一般。

當然,這也很好理解,本源之海,和奧義洪流本就是天地的部分。

觸碰這些,就像觸碰天地,既然已經觸碰到,又何談虛幻,不存在一說?也許,應該稱作緯度的表面,和周圓的兩個點,一模一樣,卻是又不同。

完全不是他們,能夠碰觸的等階,以他們的絕強修為,也根本不可能辦到。可偏偏,準備充足的麥哈爾,依然,這樣義無反顧的做了。

「好一個麥哈爾!」

無論是盤坐在渦旋里的神裔偉岸身影,又或是屹立在虛空,籠罩在寬大黑袍里的身影,當看見那柄從無垠黑暗區域,逆沖而起的星光長劍時,無不軀體一震。

少有的,露出失神!

哪怕,他們兩人都是驚才絕艷之輩,甚至,籠罩在黑袍里的他,自認為比起麥哈爾還有超越,還有強大,可在這一刻,在麥哈爾的這條路上,渾似黯然失色。

「將自己的一生劍道,藉助這片天地世界,送往奧義洪流上,想要接受奧義的洗禮孕育,成為真正的劍之奧義!當真是另闢蹊徑,劍走偏鋒!」兩道身影同時呢喃,道出了麥哈爾,此時正在做的事情,忍不住驚嘆,「一旦成功,他麥哈爾,就將是這個世界,第一位掌握劍之奧義的無上強者,第一位創造出奧義的無上強者,且,這道奧義,還獨屬於他一人! 虛空又一次轟鳴震動!

只不過,這一次的震動,並非是十萬里的區域。而是十萬里為中心,震動的區域,迅速爆漲擴散,僅在一念之間,達到了駭人的百萬里範圍。

竟佔據了偌大的世界部分!

隨著百萬里區域世界的震動,和麥哈爾席捲起的衝天強大意志,天穹之上,那柄凌駕雲霄之上,破開音障,想要衝向奧義洪流,卻被彈開的星光長劍,在此時,轟然一震,無形中持握的參天大手,幻化變大了百倍不止。

威能無限暴漲疊增!

旋轉舞動出數道絢爛劍花,泛著星光的驚世長劍,以開天闢地的鋒芒之勢,射殺向,阻擋在虛幻與現實,黑暗與奧義洪流之間的那道天威壁障。

「叮鐺鐺!」

「嗤拉!」

震響之音驚天動地,隨著這柄泛著星光的長劍射殺而至,妖神古塔第三層世界,近百萬里震動的方圓,驟然,發出噼里啪啦,猶如山脊崩裂之音。

由天地意志凝聚,內蘊麥哈爾劍道的星光長劍,激濺起驚天劍光風暴。

一層又一層,劍光瀑布倒卷在冥冥蒼穹未知的深處,撼動晴空黑暗。與百萬里震動的世界區域,一起拍擊沛然滅世之力,衝擊著那道堅固屏障。

「開!」

「轟隆!」

銀髮狂舞,麥哈爾仰天低吼,意志席捲,令百萬里震動的世界愈發劇烈,傳導出更加磅礴的大力。正如,他們預測的一樣,哪怕是無上大能級別的蓋世強者,面對虛幻奧義洪流,和現實世界的壁障,都不一定能打破。

但,他麥哈爾,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

那就是這片世界,這片擁有著勃勃生機,山河億萬里的世界,正因為有著這片世界,他先天,就以然凌駕在無上大能級別,是最大信心的依仗。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

麥哈爾眼中猩紅瀰漫,注視著蒼穹上,那道擊落在堅固壁障之上,不得寸進的劍芒,眼神里,滿是瘋癲般的狂亂,卻來不及作出反應,變故突生。

「嗤嗤嗤!!」

如劍光肆虐,劃破天地的音浪,從天地中傳散了開來。就在麥哈爾注視之下,百萬里劇烈震動轟鳴的區域,在此時,竟在嗤嗤音中,布滿遍布黑暗虛空的恐怖裂口,形似空間之上,張開的一道道豁口,如同空間裂縫!

赫然,是這片百萬里的區域,隨著劇烈震動,承受不住反震!

麥哈爾看著頃刻,便是破碎開裂,並逐漸扭曲的百萬里無垠區域,眼中瀰漫的瘋狂猩紅,微微一滯。想不到,短短几劍,就連百萬里區域內世界的意志,都已然承受不住,這簡直令人震驚,屬於奧義洪流產生的天威。

哪怕奧義洪流,並沒有意志,可自然形成的防護,足以鎮殺任何宵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