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不過她馬上就發現,她現在不再是個魂體,而是個實實在在的人了,就算她精神力遠超現代任何人,但就目前而言,她是不可能驅動得了整個身體的。 【朋友】

  • Home
  • Blog
  • 不過她馬上就發現,她現在不再是個魂體,而是個實實在在的人了,就算她精神力遠超現代任何人,但就目前而言,她是不可能驅動得了整個身體的。 【朋友】

她有心現在就出發,往那宮闕處跑,但是又不確定這個地方的時間,與外面的時間是否一致。

重生兵團一家人 要知道她這會兒還在醫院的衛生間呢,雖然趕走了一個方曉龍,但也隨時會有別的人jin這個病房。

看來只能先出去,然後找一個不會有人打擾自己的地方,再進來試驗。

思忖剛定,一念意動,人又回到了衛生間里,方便快捷無比,感覺出來比jin去要更容易的多!

謹慎起見,方晴一出來,立即站在了衛生間的鏡子前,不是為了看自己現在長成什麼樣,而是為了確定腦海中的橙色小球,只有自己的意念能夠看得見,旁人是看不見的。

果然,鏡子里的她,膚色蒼白,顯得病懨懨的,但是目光卻非常的黑亮,銳利暗斂,完全迥異於面容。

最重要的是眉心處,一切正常,看不到橙色的光亮,也沒有在體外形成什麼類似小球的標記胎記。

這很好!

心裡暗喜之餘,目光又落到了馬桶旁邊的捲紙上,想著她能用意念把自己整個人送進小球里去,是不是也能把其他東西送進去?

想到便做,她的眼睛緊jin地盯著那捲捲紙,然後腦海里如同之前自己jin入前般專註凝神,默念:jin去!

光暈一閃,jin去了!

不過jin去的不是捲紙,而是她自己!

方晴環顧了下,微微有些皺眉地又默念了句:出!

重新回到衛生間,看到捲紙果然還在原處放著,連動都沒動一下。

想著難道是她想錯了?那小球內的空間,除了她本人,其他的東西都jin不去?

正琢磨間,就聽到了衛生間外有了動靜,有人來了!

果然,沒一會兒,門上就傳來敲門聲,「小晴,你在裡面嗎?」

「嗯!來了!」方晴隨口應了一聲,然後掩飾般的按了下馬桶的沖水,又從容的洗過手,這才打開衛生間的門,走了出去。

「小晴,你沒事吧,我剛聽說你在電梯里暈倒了被送來了醫院,怎麼樣,你現在感覺還好嗎?」

「哎,你也真是倒霉,連電梯故障這種事情也能遇到,要知道咱們公司的電梯那是出了名的質量好,不過總算還有點走運,只是運行小故障,不是高層墜落之類的事故,要是那樣的話,我可真就見不到你了,呸呸呸,看我這破嘴!總之,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方晴一走出來,就被一個溫暖的、軟|軟|的身體給jin緊地抱住了,然後就是嘰里呱啦語,語速極快的一通話,像只黃鶯鳥在唱歌。

她的嘴角忍不住微微掀起了一個淺淺的笑弧:這是她,或者說是方曉晴,唯一的朋友莫若若。

一個溫暖的、熱情的、真心待她好的女孩子! 屏障之內,釋靈道士運轉道門進化法,五行劍陣生生不息,圍困怪魚,可是怪魚實在詭異,五行劍陣難傷分毫。

何凡潛伏在水中,進化之力包裹身軀,注意道士和怪魚的同時,也注意著水中動靜,以其餘凶獸來打擾。

異界最強神棍 河底之中,凶獸沒有,黑袍人有幾位,目光鎖定釋靈道士,長劍出鞘,隨時準備出手。

「可不能讓你們動手,否則食材打贏了,我吃什麼?」

何凡心念一動,一輪黑陽浮現,邪毒擴散出去,以御劍之術操控,接近黑袍人。

「嗯?哪來的黑氣?」

一聲輕咦,黑氣直接湧向他們,屏障守護,卻見黑氣竟然無視屏障,直接鑽入他們體內。

「不好,這黑氣有毒。」

黑袍人面色大變,邪毒入體,竟是腐蝕他們內臟。

求你別升級技能了 一抹刀光閃過,邪氣瀰漫,邪毒更勝之前,視屏障如無物,再次入體,腐蝕之力更加強盛,他們的進化之力,難以抵擋,漆黑血水流淌而出。

「這下沒人打擾了。」何凡再次看向交戰之處。

此刻,怪魚已經衝破了五行劍陣,但為此也付出代價,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劍痕。

「太上金炎劍!」

釋靈道士冷哼一聲,一滴血逼出,陽光匯聚,太上金炎劍斬落,恐怖溫度,讓屏障外的河水,都為之沸騰。



一劍落下,太上金炎焚燒,怪魚身上的粘膜在這金炎之下,化為一層白色粉末,脫落下來,劍光落下,焦糊之味傳出。

「也未免太小覷貧道了,以為貧道只是釋靈一級?」道士冷哼一聲,並指如劍,操控劍光,卻是新的御劍之術:「通天劍道,誅邪!」

長劍一顫,一股迷濛青光閃爍,純正道氣浩蕩,十餘丈長的劍芒劈斬而下。

轟隆

劍芒落下,怪魚嘶吼,利齒也難以咬碎這劍光,直接被綳斷幾根牙齒,幸好及時扭頭,劍芒瞬間貫體而過,帶出大量血水。

「通天劍罡!」

道士一聲輕喝,萬千劍氣,化作風暴,圍繞怪魚,宛如龍捲風暴,全方位圍殺。



怪魚怒吼,在劍罡之中瘋狂衝撞,但沒有了粘膜,怪魚防禦力大打折扣,一時難以衝破不說,還多了不少傷勢。

何凡看著道士,此刻道士面色發白,消耗也不小。

「看來沒有懸念了,就是不知道這魚,會不會被帶走。」何凡依舊在潛水,若是強行搶的話,以道門多底牌的尿性,自己很可能會栽,可若是就這麼放棄,這麼好的食材,就這麼錯失了。

在何凡思索間,怪魚的怒吼聲漸漸減弱,但屏障還沒破碎,道士蒼白的面色也陰沉下來,雖然強行擊殺怪魚,但消耗太大,這屏障也是個麻煩。

幾個呼吸之後,怪魚死了,道士看著還未消散的屏障,河底的何凡,看著身邊的儀器,控制那屏障的。

「通天一劍!」

道士沉聲一喝,再催進化之力,長劍破空,以點破面,轟擊在屏障之上。

咔擦

一聲脆響,屏障轟然炸裂,沒有了屏障,四周喝水拍打而來,道士一抓怪魚屍體,向岸邊飛去。

「無量天尊,累死貧道了。」

落在岸邊,道士大口喘息,面色很難看:「這蛻變期凶獸,果然被改造了,下次應該帶人來,弄的貧道現在都沒力氣了。」

「道長。」

一聲急喚傳來,何凡從前方密林快步走來,面帶憂慮:「道長,你沒事吧?」

「你是何人?」道士警惕地看著他,長劍已經拿在手中。

「我叫何小凡,師統領讓我來的,以防出現意外,這是師統領給的令牌。」何凡取出令牌,這是代刷任務的時候,師夢桐給的,忘記還給她了。

「原來是夢桐師侄的人,貧道只是有些消耗過大,脫力了,你且為貧道護法一小時,讓貧道恢復。」道士面上鬆了口氣,劍也放下了。

「道長,這就是那蛻變期的凶獸?」何凡看著那怪魚屍體,心中很不滿,都打壞了,浪費食材。

「不錯,這凶獸被改造過,耗盡了貧道的進化之力,若是一般蛻變期,貧道輕易便能斬殺。」中年道士說道。

「道長,你真沒力氣了?」何凡看向道士,關心地道。

「這頭凶獸太強,又打破屏障,貧道已經乏力了,貧道先恢復。」中年道士皺了皺眉,說道。

「那道長快些恢復,我幫道長護法。」何凡連忙道。

「有勞。」道士客氣一聲,服下一顆丹藥,閉上雙目,運轉道門進化法,開始恢復。

何凡瞅了一眼,不能等了,道門的丹藥不比進化藥劑差,一旦他恢復,自己就沒食材了,想到此,何凡一把抓住怪魚屍體,御空而去。

「你幹什麼?」道士猛然張開雙眼,一把抓住了魚尾:「你究竟是誰,竟敢竊取貧道之物?」

「骨肉分離。」何凡輕輕一吐,勁氣爆發,手中魚頭帶著魚肉,與魚尾和魚皮脫離,雙翼震動,衝上高空。

「你……」道士懵了,這特么是什麼武技?還能這麼玩?

道士手中,就剩下一張連著魚尾的破爛魚皮和魚骨,一點魚肉都沒有了,比啃的還乾淨。

「給貧道站住……」



一道刀芒落下,道士連忙躲開,他真的快沒力氣了,大地龜裂,塵土飛揚,道士灰頭土臉地看著天空,又看了看手中魚皮和魚骨,心中有股火氣在飆升:「無量天尊,別讓貧道遇見你,何小凡,貧道記住了!」

說完之後,道士感覺不對,何小凡怎麼有師夢桐的令牌?

「趕緊回去,問問夢桐師侄,這人究竟是誰。」道士思索著,再次吃下一顆丹藥,快速恢復進化之力。

而何凡帶著魚肉,正在做菜,沒想到取水做菜,還能遇到這種好事,這魚肉有自己一部分,畢竟河底的人是他殺的,嗯,這就當平分了,魚骨和魚皮給道士,他只要魚肉和魚頭。

「我也要搬家了,以免那牛鼻子找過來,有機會多出去轉轉,若是再有這種好事,自己再出一份力。」何凡摸著下巴想道,至於道士們想不想他出力,這不重要,身為人類一員,就是要這麼無私,主動,不用等人請。

何凡重新找了個山洞住下,以前的山洞肯定不回去了,被腐蝕的住不了了,味道也不怎麼好聞,還可能遇到釋靈級道士這種危險物種。 【借房子】

直到嚴新他們灰溜溜的一個字也沒敢多吭聲的走了之後,整整五分鐘,莫若若才醒過神來。

一臉不敢置信地看向方晴,「小晴,我,我不是做夢吧!你,你居然把王美芳那個刻薄的女人幾句話就嚇跑了不說,還把嚴助理他們也嚇走了?」

「你,你實話和我說,你不會是大人物家的千金小姐,到民間體驗生活吧?」

方晴搖頭苦笑,「我說我是,你信嗎?」

莫若若幾乎立即就搖頭,「不信,從你到公司我就認識你了,我就沒見過過得這麼謹小慎微,憋屈委屈的超過你的,要你真是大人物家的小姐,那我就是米國總統的女兒了!」

「謝謝你若若!我的事情,以後會告訴你的,總之一言難盡!」

「嗯,沒關係,不管你是誰,變成了什麼樣,在我心裡你都是我的好朋友,其實說真話,剛才你bao發出來的樣子,真是太帥了!你早該這樣了!你不知道以前看你每次怯怯懦懦的樣子,我都替你急的不行了!」

「女人嘛,還是要強悍一些,才不會被欺負的!只不過我們看起來需要重新找工作了!」

「對了,剛才嚴助理給你的公文袋呢?快看看,裡面給你的補償金有沒有少,再找到新工作前,這些就是你的生活費了,哎呀,還有還有,王美芳那女人說小晴你懷孕了,是,是不是真的?」

莫若若連珠彈一般的說了一長串,到最後一句才有些小心和遲疑地看向方晴,似乎生怕這個問題刺激和傷害到方晴一般。

方晴凝神看著她,微笑著點了點頭,「嗯,是真的,雖然我自己也沒想到,但是,我很歡喜,我已經決定把寶寶生下來了!」

「啊?小晴,真的?那,那你——我是說寶寶他爸爸,呃知道嗎?他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和你結婚?」

「寶寶的爸爸……已經永遠的離我而去了,這是他最後留給我的寶貝!」

聽到方晴驟然變低沉的聲音,莫若若瞪大了眼睛,震撼得不清。

怎麼也沒想到她這個唯一的好朋友的命這麼苦,好不容易愛上一個人,居然就這麼殘|忍的陰陽永隔了。

頓時淚水就盈滿了眼眶,「小晴,你別難過,你放心,還有我呢,我給寶寶當gan媽,以後我們倆共同把它養大!」

「傻妮子,我都不哭,你哭什麼,別一臉我很可憐的樣子,我好著呢!有寶寶在,我的生命比從前更加的有意義了。倒是你,要做寶寶的gan媽,可是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先做的哦!」

「什麼事,小晴你儘管說!」

「把你家在鄉下的那棟老房子,借給我住一陣,行嗎?」 軍隊之處,道士御空而回。

「師叔,探查的如何了?」師夢桐等人連忙圍了上來。

「你手下,可是有個叫何小凡的?」中年道士目光看向師夢桐,緊緊地盯著他。

「何小凡?」朱元,季天涯,玄雲等人全都愣住了。

「真有?」中年道士面色發青。

「您遇到了?您不會把他怎麼樣了吧?」師夢桐等人對視一眼,有種不安的感覺,凡是遇到何凡的,都沒什麼好事!

中年道士沉默片刻,一揮手,從空間包取出魚骨和魚皮:「你們自己看吧。」

「這是河中那頭蛻變期凶獸?師叔真是厲害,一出手就斬殺了。」師夢桐立刻奉承一句。

「那這和何凡有什麼關係?」朱元不解。

「何小凡。」中年道士糾正道。

「那是他小名。」幾人翻了翻白眼,道。

中年道士:「……」

「他趁著貧道消耗過大,竟敢偷魚,貧道及時扯住魚尾,卻不料,他竟能將魚肉和魚皮,魚骨分離出來。」中年道士面色難看地道:「他現在在哪,讓他過來領罪!」

「呃,師叔,何凡不是軍隊的,只是朋友,請他幫了幾次忙。」師夢桐說道。

「不是軍隊的?那他手中令牌?」

「忘了要回來了。」師夢桐略微有些尷尬,最近事情太多,那令牌我都忘了。

「此人定是邪派的人,武技如此邪惡,你們怎會與此人做朋友?」中年道士怒道。

「牛鼻子,你不要往我們邪派身上波髒水!」陸紫菱立刻不爽了,雖然你是釋靈,打不過你,但你不能侮辱我們邪派!

「師叔,還是說說,蛻變期凶獸的事情吧。」玄陽轉移話題道,找何凡麻煩?呵呵,你看現在還能聯繫上何凡不?早跑沒影了。

「蛻變期凶獸也被改造了,這次貧道差點栽了,好在只是凶獸和屏障,貧道才能解決。」中年道士面色陰沉地道:「隨後,貧道再去其餘地方探查,你們挑一個人與貧道同去,以防再出現這次變故,被何凡撿了便宜。」

……

「取水更麻煩了,難道以後一直吃烤肉?」何凡嘆息一聲,看著一鍋魚肉,旁邊還有燒烤。

這附近也有水源,但是,一大堆巔峰期扎堆在裡面,還有不少蛻變期的,太危險,所以他取水都是飛去那河流的,偷了魚,那邊暫時不能去了。

「罷了,暫時忍忍。」何凡心道。

何凡不知道正常蛻變期能增加多少基因,但這怪魚的數據,著實讓他驚喜,+6!

他已經涅槃九級了,巔峰期增加的數據少的可憐,這怪魚直接+6,讓他能一次提升一大截,距離涅槃九級頂峰不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