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不過完全讓開採機器人干,這有點不大現實,還是要配備一定的人力。

  • Home
  • Blog
  • 不過完全讓開採機器人干,這有點不大現實,還是要配備一定的人力。

想了一會,韓義打電話給黃浩然。

「老闆怎麼樣?」

「共同開採沒問題,不過30%的股份太低了,重新商定,低於40%不要答應。」

「好的,我知道了老闆。」

掛斷電話,韓義跟蘇瑞爾商議起開採機器人的事情。

據蘇瑞爾說,這個機器人外形雖然是人,但是可以跟變形金剛一樣膨脹開;

而且體積也不是看上去那麼小,他的完全體有一架波音747那麼大,可以在任何惡劣環境下工作,上山入海如履平地。

聽完后韓義久久無語……

果然,製造商出品,非同小可!

比如蘇瑞爾,如果完全開放她的能力,她可以控制整個世界的網路;

比如毀滅者,以他們的武力值,摧毀一個中等發達的國家易如反掌。

而且他們速度快,面積小,抗打擊能力強悍,一般常規武器對他們根本不起作用。

從他們身上也能推算出來,開採機器人豈是看上去那麼簡單?

這樣的能力,還用去什麼薩加拉塔,可以直接到大海深處去開採了。

不過隨後韓義又否定了。

大海里開採難是一方面,找礦藏也是一個問題,要不然瞎幾把亂挖,連機器人維護成本都挖不回來。

所以,薩加拉塔還是得去。

……

開放式廚房裡,林慧兒戴著印有HelloKitty圖案的圍裙,站在灶台前看著火候;

陶器鍋咕嘟咕嘟冒著熱氣,鍋里的紅棗燉蓮子羹散發出陣陣誘人的清香。

等時間差不多了把火候調小,慢慢熬著。

走到廚房門口,透過拐角花架上的吊蘭朝客廳看去,那個老同學好像正在和女保鏢商量什麼。

林慧兒有些奇怪,和保鏢能商量什麼?

這個念頭一閃而過,林慧兒繼續偷偷觀察他同學。

跟四月份相比,現在瘦了好多,本來還有些肉的臉頰,現在多了幾分尖削,不過看起來更有男人味。

但是她卻不喜歡。

山澗之三教九流 她雖然沒見過何瀟瀟,但卻打聽過,這是一個公主病很嚴重的女人,在大學里連早餐都要韓義送,這樣的女人是不會懂得照顧人的。

看著韓義在那裡低頭交談著,眉頭偶爾蹙起,林慧兒突然有些心疼他。

一路披荊斬棘走到今天,闖下了偌大名聲,賺取了幾輩子都花不完的財富,連外國政府都刻意針對他;

這樣的男人,回到家裡沒有豐盛可口的飯菜,沒有素手熬制的美味羹湯,不知該是一個什麼樣的場面?

說不定還要他去照顧她。

這樣想著,林慧兒內心那一絲愧疚拋諸九霄雲外。

當那位女保鏢起身走開時,林慧兒關掉火頭,用湯勺盛了一碗紅棗蓮子羹,放在盤子里端去客廳。

「嘗嘗我的手藝怎麼樣。」

「那個……」韓義看著面前熱騰騰的羹湯,遲疑了下說:「我只是覺得房子長時間空著,缺少人氣,所以才讓你幫忙打理的,你別多想。」

林慧兒攥著兩手,抿嘴笑笑說:「我知道。」

韓義又朝蓮子羹示意了下,「以後不用熬了。」

「嗯,我知道了。」林慧兒脆聲應到,心裡根本沒當回事。

「我說真得。要不然我就把鑰匙收回來了。」韓義再次強調到。

「我知道了。」林慧兒再次點頭,然後跟道:「你趁熱喝,涼了就不好喝了。對了,我也不知道你喜歡吃甜的,只放了一點點冰糖。」

韓義沒回答,本著不浪費的心情,端起紅棗蓮子羹喝了起來。

…………

眼看時間差不多了,韓義起身道:「我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吧。」說完起身上了樓。

林慧兒把碗具廚房都收拾完,把客廳燈熄滅,轉身也上了樓。 半夜下起了毛毛細雨,第二天早上絲毫不見小,連成一片薄薄的雨幕,隨著前海吹來的海風在空中左右搖擺。

可惜不是江南,沒有那種「十月天雨霜,人間草木不敢芳」的美好意境。

儘管已是10月的中秋,深城街頭依然隨處可見弔帶短裙,T恤大短褲,在這蒙蒙的秋雨中,就像一朵朵等待被採摘的蘑菇。

嗯,那是一把把五顏六色的雨傘,底下才是待君採擷的蘑菇。

雨幕中,一輛酒紅色寶馬X6慢慢停在了前海農貿市場外。

車門打開,一隻穿著亮銀色高跟鞋玉足探了出來,雨傘撐開,遮住天上落下的綿綿雨絲,車裡林慧兒跟著傾身下車。

抻了一下上身的白色蕾絲邊連衣裙,把車門關好后摁了下車鑰匙,「滴」一聲,X6後備箱自動打開。

從後備箱里拿了個買菜用的竹籃,又摁了下鑰匙,後備箱緩緩閉合。

走到市場沿廊下,林慧兒收起雨傘,進菜市場前又忍不住看了眼X6高大帥氣的車身,輕咬著下嘴唇,眼眸里滿是抑制不住的喜氣。

車是買房時送的,林慧兒除了定期去做個保養外,一直停在地下車庫。

不是她不想開,而是沒有經過韓義允許,她不敢開。

印象分早已丟的乾乾淨淨,如果再去開他的車,以她對他的了解,之前所有努力都會化作東流水。

「老闆,買兩根竹筍,要嫩一點的~」

「好勒~老闆娘看看,還要點別的什麼嗎?」菜販子麻溜的挑揀竹筍,一邊還不忘招呼著。

「老闆娘」三個字讓林慧兒喜不自禁,指著草菇說:「這個稱一斤……」

素菜買好,林慧兒又去了海鮮區。

逐一挑選,仔細甄別。

「老闆,你呢度有牛油蟹呀?」林慧兒講著一口半熟的粵語到。

海鮮老闆呵呵笑道:「梗系有啊,系好貴。」

「幾錢一隻啊?」

「呢個系分級嘅,有500蚊嘅,有1300蚊,仲有2200蚊嘅。」老闆用粵語解釋著,「你要幾多錢?」

膏蟹產卵時喜歡棲身淺灘河畔,退潮時灼熱的陽光使淺灘水溫升高,膏蟹受到刺激后,蟹體內的蟹膏便會分解成金黃色的油質,滲透至體內各個部分,整隻蟹便充滿黃油。

因為」黃油蟹「味美加上數量稀少,所以價格非常昂貴。

林慧兒毫不猶豫說:「2200的。」

老闆讓夥計從屋內搬出一隻冰鎮箱,笑說:「小姐你彩數好啊,呢個系最後一落,再想食就要到出年喇!」

「要幾隻?」

林慧兒伸頭看了眼,冒著騰騰寒氣的冰鎮箱里一共就6隻,咬咬牙說:「我哋要!」

「好嘞,一共13200蚊~最後一落,畀個整數,13000蚊,比現金定系轉賬,我呢度支持薇信、支付寶!」

「薇信~」說著林慧兒開始轉賬。

海鮮區人很多,過道上人來人往,聽到老闆的話紛紛駐足觀看,想看看什麼海鮮要買13000塊?

老闆拿了個泡木箱出來放在案板上,在裡面包了一層塑料,然後開始往裡面放冰塊,之後從冰鎮箱里往外取黃油蟹。

體表呈金黃色的螃蟹,個頭非常大,一個怕不得有400克。

「哇,這麼大,這是海蟹嗎?」一個路人驚問到。

有懂行的人說:「什麼海蟹啊,這個是螃蟹里的極品黃油蟹。很貴的。」

「對的~這個季節最便宜的都要五六百1隻。像這麼大個頭的,起碼2000以上。」

「2000……1隻……」

「怪不得幾隻螃蟹要13000呢!嘖嘖嘖,有錢人吃的東西。」 總裁大人欺人太甚 路人看著正在付款的林慧兒,一臉羨慕嫉妒恨。

林慧兒鬱悶。

什麼有錢人啊,買完這幾隻螃蟹,她的卡里還剩不到1000塊。

要問她積蓄哪去了,當然是花在那套頂復豪宅身上了。

頂層的花卉、游泳池要定期找人打理,家裡每天有家政過來清掃,還有汽車以及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些都要錢啊。

錢都是她墊付的,韓義忙忘了沒問,她也不好意思提。

談錢傷感情。

可是……為什麼別人家的小三小四法拉利保時捷,LV香奈兒,自己就混的這麼慘?

當然了,她絕不會承認自己是小三的。

在老闆教授過怎麼煮食黃油蟹后,林慧兒抱著箱子離開了。

……

韓義早上6點就醒了,睜開眼一看外面秋雨綿綿,就又繼續睡。

昨晚折騰的有點累。

到了9點半,起床刷牙洗臉,臨窗的鋼化玻璃桌上放著保溫盒,裡面是現熬的皮蛋瘦肉粥,還有幾樣小點心。

正好肚子餓了,也沒管是不是林慧兒做的,拿起來便吃。

等填飽五臟廟,拿著手機去了三樓的空中花園。

雨落在玻璃頂棚上,發出「莎啦啦」的響聲。

靠在竹藤躺椅上打開手機,上面有幾個未接電話,是黃浩然跟王小虎打過來的。

「什麼事啊?」

「哥,你中午過來吃飯啊,我去定桌子。」

韓義看了眼陰沉沉的天空,「晚上再去吧。」

掛斷電話,打黃浩然的手機。

非洲還是凌晨五點,但黃浩然聲音中卻一點也聽不出睏倦,「我把老闆你的意思轉達過去后,哈伯德族長連夜趕到了加喀吶。

目前初步商定的結果就是,圖桑格再讓5%出來,薩加拉塔政府那邊由他們去協商,不過估計在2%左右。

老闆你看……」

韓義沉吟了下。

37%,不能說少,主要還得看礦脈的含金量以及大小。

「這樣,過幾天我派人過去重新勘探,等結果出來再說。」

昨晚他問過蘇瑞爾了,開採機器人具備勘探功能,他體內能生出一支長達500米的探針,用來採集地底下的岩層數據。

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時,韓義腦海里第一時間浮現出的便是——盜墓。

尼瑪的,有了這種探針,還要什麼洛陽鏟?到那些古都郊外到處戳一戳,說不準就戳一個王侯大墓出來。

當然了,盜墓犯法,他是不會幹的。

掛斷電話,韓義慵懶的靠在藤椅上,聽著外面的雨聲閉目養神。昨晚折騰的有點狠。

不知多久,感覺到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跟著瓷杯與方桌相擊的聲音讓他睜開了眼睛,恰好看到林慧兒彎著腰在給他放茶杯,

白色蕾絲邊的衣領下,半邊圓潤的飽滿一覽無餘。

農家葯女香 「這是金駿眉,我一位同事去武夷山旅遊,順道幫我帶了點。」林慧兒直起身解釋了句,然後就拿著托盤轉身欲走。

韓義說:「幫我訂個快餐,中午不想出去吃了。」

霸道帝少惹不得全文免費閱讀 「那個……我做飯了。」林慧兒小心的說了句,然後觀察他臉色。

韓義沒什麼表情,端起茶杯抿了口。

林慧兒就轉身朝樓道走去,腳步明顯變得輕快了些。

……

中午吃飯時韓義見到碩大的金黃色螃蟹,有些奇異,不過也沒太在意。

以前沒錢,吃不起,也從來不會去關心價格;

現在倒是吃得起了,但很少吃螃蟹,即使吃了也不會去問價格。

就像金陵國賓館的蟹黃包很貴,但他從沒問為什麼那麼貴?裡面的蟹黃是什麼蟹身上挖出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