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不過要修鍊霸劍無雙不能單獨,需要有一個對象進行配合,葉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東宮月,只是想到這『女』人乃是『女』鬼之後就放棄了,他覺得修鍊乃是大事,豈能找一個『女』鬼,萬一對方屬『性』不合,練到走火入魔就要糟糕了。

  • Home
  • Blog
  • 不過要修鍊霸劍無雙不能單獨,需要有一個對象進行配合,葉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東宮月,只是想到這『女』人乃是『女』鬼之後就放棄了,他覺得修鍊乃是大事,豈能找一個『女』鬼,萬一對方屬『性』不合,練到走火入魔就要糟糕了。

既然不找東宮月,葉凡自然要找『女』神們,他很快盤膝坐下,決定立馬進入試煉夢境修鍊。

「姑娘們,我要修鍊一套絕世劍法,你們誰願意充當陪練?」

葉凡的聲音還沒有完全散開,一個個『女』神閃電間出現,最積極,也是最快的自然就是邪鳳,這位邪惡『女』戰神第一時間就將他撲倒在地,二話不說就佔據主動,她根本不要什麼前奏,愛瞬間就轟轟烈烈。

https://tw.95zongcai.com/zc/54850/ 必須承認邪鳳的戰鬥值真的輕易就能爆表,葉凡發現自己修鍊時就算是祭出霸劍無雙,也難以順利佔據主動的位置,不管他用什麼招式,這位邪惡『女』戰神總能成為主導的那一刻。

修鍊霸劍無雙不僅葉凡需要修鍊劍譜,作為陪練的『女』神們也要修鍊劍譜,邪鳳作為第一個陪練,她對於霸劍無雙陪練招式一看就悟,速度快得讓葉凡都要汗顏,而其餘『女』神見她掌控全局,一時半會兒也難以結束陪練,索『性』就在一旁參悟陪練劍招。

讓一眾『女』神驚訝的是霸劍無雙的陪練劍招真的非常,這絕對是一道最頂級的適合『女』『性』的最強防禦招式,不管狂風暴雨來的有多猛烈,這套劍訣都能夠讓她們始終利於不敗之地,將對手祭煉出來的所有攻擊統統吸納。

一時間『女』神們學習劍法的積極『性』被調動起來,她們隨時準備著,打算接替邪『艷』的位置,充當陪練。

修鍊霸劍無雙並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隨著不斷深入,葉凡很快就發現,這套劍訣這的非常風『騷』,雖然前前後後也就八十一式,但是每一式中卻蘊含著無數道變化,簡單的一個突刺,他一連換了好幾個陪練,可是卻發現自己對這一招的變化領悟越來越多。

跟『女』神們練劍總是會變為持久戰,霸劍無雙的祭煉太需要實踐來進行磨練了,不過這套劍訣每一招每一式都非常霸道,一般的陪練根本經不起無數劍招的輪番轟炸,也就這些強大的『女』神才能從頭到尾跟葉凡修鍊到底。

……

一天似乎已經過去,葉凡從修鍊中脫離出來,霸劍無雙的修鍊實在是太給力了,二十位『女』神統統都被他祭煉了無數遍,這才從中悟出屬於自己的無雙霸劍。

對於無雙霸劍的修鍊,葉凡自然是非常滿意的,雖然『女』神們都非常遺憾,但是他卻認為一切更加完美了。

為何?

其實事情非常的簡單,就是葉凡將無雙霸劍修鍊成功時原先的雙龍體蛻變為單龍體,讓他從怪物回歸正常範疇。對於這種情況,葉凡還是鬆了口氣,每次祭煉帝龍劍時雙劍起舞還是很不自在的,如今剩下唯一的神劍,他認為自己反而更強了。

這一點葉凡感覺非常明銳,根本不用融入任何的仙劍,他晉陞的神劍絕對是一口仙尊級仙劍,那個威力真是霸道無雙。

只是葉凡感覺這套霸劍無雙太猥瑣了,攻擊最強的時候居然就是動用那口神劍的時候,而且就算真的用仙劍,他的神劍也會之主跳出來,說實話只要想到跟人戰鬥時他怒劍而立的場景就想要捂臉。

雖然葉凡曾今風『騷』萬分的將對手轟到『裸』奔,但是對於這種跟人戰鬥還能持劍怒立真的很是無語。葉凡尋思著,是不是讓兵巢給自己打造一件特殊的『褲』子,這樣就算狀態出來了,也不會出現尷尬的畫面。

有了想法,自然要做,葉凡很開就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兵巢,對於他的擔憂跟要求,兵巢猛拍『胸』脯保證,自己一定會辦得妥妥的。葉凡自然相信兵巢的實力,這傢伙隨著他的實力提升,已經不像剛剛見到的時候了,只不過看著它拍『胸』脯保證的樣子,他忽然擔憂起來,這傢伙的能力絕對逆天,可是這個『性』格實在是太難讓人放心了。

不過葉凡雖然擔憂,但是也拿兵巢之靈沒有什麼辦法,就像他對母娘總是非常無語一樣,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這傢伙將自己YD的思想貫徹進入自己的作品中,他只希望不要太風『騷』,讓他下不了台。

回到武庫中,母娘很快出現,這傢伙將一份地圖『交』給了葉凡,整張地圖金燦燦的,看上去非常奪目。

「這是什麼地圖?」

葉凡只是掃了一眼地圖,就放棄了,因為他發現地圖上標記的東西,他是從未經歷過的,所以看也是白看。

「地圖上標記的應當是劍巢的墜落地點,如果主人能夠將它『弄』回來,不管什麼劍法,劍巢都能夠提煉,保證讓主人掌握世間最強的劍訣。」

「這麼厲害?」

葉凡的眼睛瞬間就亮了,這個建超級絕對是好東西,他現在最缺的就是劍訣,如果劍巢真能夠做到提煉劍訣的作用,他今後的霸劍道修鍊將容易很多。

「當然有這麼厲害,可以說劍巢算是所有母巢中最特殊的一個,它不能製造神族,唯一的作用就是提煉劍道秘籍,就算你將一套刀法秘籍放進去,也能夠很快變成一套頂級劍法秘訣。」

「這東西在什麼地方?」

葉凡決定了,一定要將劍巢『弄』到手,這東西可是給他量身定做的好東西,絕對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不知道。」

母娘的回答很是乾脆,這讓葉凡很是無語,他也不能強求這傢伙,因為他知道母娘跟自己一樣是初來乍到,如果真要問還不如找『女』神或者兵巢。搖了搖頭,葉凡很快聯繫上『女』神們,將地圖『交』給她們,不過讓他遺憾的就是『女』神們並沒有見過地圖上的地方,這讓他有些遺憾。

結束修鍊,葉凡並未馬上離開,而是將武庫中的劍道秘籍想辦法讓母娘他們抄錄下來,這樣做為什麼?

其實非常的簡單,葉凡的想法就是將來如果找到劍巢,這些現在用不上的劍道秘籍將來就能夠派上用場了。對於抄錄劍訣,母娘直接扔給了神鸞幾個,說這種事情還是『女』神最給力。對於母娘推卸責任的話,神鸞幾個到沒有計較,她們很快就將所有的秘籍負責了一份。作為真正的『女』神,神鸞她們對於抄錄秘籍還是非常輕鬆的,稱得上分分鐘就將月聖殿的武庫搬到了傳承之塔之內。

做完這些,葉凡這才滿意的離開武庫,他其實進入這個地方也沒有多久,也就是兩天的時間,別看他練成了全新的霸劍無雙劍訣,其實也就一個晚上而已。

「你選到了自己要的劍訣沒有?」

東宮月第一時間出現,這『女』人對於葉凡的修鍊還是非常上心的。

去他的公主人設 葉凡攤手道:「武庫中差不多所有的劍法都是屬於鬼物修鍊的功法,你認為我能夠真正修鍊?」

東宮月嘆道:「這點實在是沒有辦法,看來我們必須儘快去那個地方了,希望你能夠找到自己需要的修鍊環境。」

葉凡好奇道:「那到底是什麼地方?」

東宮月笑道:「我就算告訴你,你怕是也不會知道,所以等到了目的地,你肯定會明白地。」

葉凡頓時無語,好一會兒才道:「給我一份古域的地圖如何,不一定需要有多『精』准,只是有一個大概就成,這樣我也好知道鬼域一些具體情況。」

「地圖的事情我會『弄』給你的,這段時間你還是小心一點。」

「難道月聖殿有人想要對付我?」

「不是月聖殿的人,還記得鬼冥宗吧,那個少主從昨天開始就在糾纏我,我擔心他對付你。」

東宮月臉上浮現冷笑。

葉凡無語道:「師姐,這裡可是月聖殿,鬼冥宗的人難道如此猖狂,敢將我這個核心弟子幹掉?」

東宮月冷哼道:「他們自然不敢明目張胆的做,不過如果你死得不明不白,我們也沒有什麼辦法不是。好了,你最近就在我的地方修鍊吧,去那個地方的事情我會安排的,時間應當不會有多久,最多幾天。」

東宮月真的非常忙碌,她對於儘快幫助葉凡提升修為非常積極,遠比他這個當事人還要上心。葉凡很滿意東宮月的態度,他自然清楚這『女』人這麼積極都是為了自己,不過這些根本不重要,反正只要自己是最大受益人就成。

修鍊其實也沒什麼好修鍊的,葉凡一個晚上就搞定了霸劍無雙,現在他可沒有太多心思跟人切磋,所以他決定趁著閉關的時間進入天賦秘境。說來葉凡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進入天賦秘境了,他現在還關心自己的未婚妻聖『女』,會不會按要求先一步搬進魔情殿,同樣還有師傅跟未來師娘之間的關係,他迄今為止還沒有好好跟其談一談。

魔情殿一如既往,讓葉凡有些意外的就是月末癲狂,這幫傢伙似乎想要賴在魔情殿不走了,幾天過去還沒有動身的意思。對於月魔殿的磨磨蹭蹭,魔情殿倒是提出幾次讓他們趕快滾蛋,但是這幫傢伙臉皮絕不是一般的厚,居然硬是不搬,所以魔情殿也拿他們沒有多少辦法,總不能為了這事跟人大到出手吧。

葉凡自然不會關心月魔殿的目的,聖『女』離開了,這『女』恩什麼也沒有說,雖然那表情絕對是一輩子都不想來,但是他很清楚聖『女』殿如果想要聖書,一定會將她們的聖『女』送過來。以往聖『女』都是高高在上的,可是在葉凡這裡,她沒有這樣的待遇,只能作為一個暖『床』的『女』人。

「師傅啊,你跟未來師娘到底怎麼回……」

葉凡一回到魔尊殿,二話不說就闖進龍殿主的屋中,不過讓他有些意外的就是推開『門』的是一個美『婦』,她生得真的非常妖『艷』,只不過她看他的目光很不友善,很像刀之,似乎恨不得在他的身上戳出幾個窟窿來。

龍殿主有些狼狽的出來,他輕咳一聲道:「徒弟啊,你來找為師怎麼回事兒?」

重生兵團一家 葉凡臉上表情有些古怪,目光在美『婦』跟龍殿主身上掃過,他差不多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這讓他很是意外。

「你就是葉凡吧。」

美『婦』目光有些凌厲,屬於仙尊的氣場非常霸道,讓葉凡有些呼吸困難。

「弟子見過師娘。」

葉凡非常識時務,這位八成剛剛正跟師傅在『床』上修鍊,興許是壞了她的興緻,所以現在就是火.『葯』桶,他還是不要觸霉頭的好。

「哼!」

美『婦』冷哼一聲,不滿的看著葉凡道:「是你出主意幫你師父追席瑤那個狐狸『精』的?」 葉凡輕咳一聲,他一臉震驚的道:「師娘完全誤會了,弟子從未有過要撮合師傅跟她丈夫娘的意思。.最快更新訪問:щщщ.79XS.сОΜ。」

「娘母娘?」

美『婦』黛眉一擰,看向葉凡的目光充滿威脅。

葉凡急忙點頭道:「弟子將倪『玉』漱給睡了,丈母娘說要跟師傅見一面,弟子哪有不同意的道理。」

美『婦』冷冷的掃了一眼龍殿主,哼道:「是這樣?」

龍殿主急忙道:「這個我不是很清楚,或許是吧,茹兒啊,這小子也是迫於無奈,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要追究了。」

美『婦』冷笑道:「他做徒弟的不懂事,我這做師娘的自然不會計較,畢竟能夠將那對狗男『女』的『女』兒『弄』上手,怎麼說也算是給我這師娘長臉。不過你這『混』蛋居然敢答應跟那狐狸『精』幽會,看來是沒將我這個師姐放在眼裡了。」

「怎麼可能?」

龍殿主急忙表態,大聲說出自己對美『婦』的忠貞不屈,這傢伙為了說服美『婦』,節『操』直刷刷的掉,簡直可以用諂媚來形容。

葉凡真的開眼了,雖然不知道師傅跟師娘怎麼好上的,但是看樣子絕對不是一兩天了,不過他很是好奇,為何師傅以前不說自己還有師娘,難道懸而未決?葉凡感覺這種可能『性』很大,之所以師娘跟師傅走到一起,或許就是這次幽會惹的禍,師娘看到自己喜歡的對象要被狐狸『精』勾走了,所以忍無可忍,強行出手,將師傅搶回來。

「師傅,弟子還不知道師娘該如何稱呼了。」

看著龍殿主逐漸將美『婦』哄得怒氣消失,葉凡忽然來了一句,頓時原本美『婦』轉晴的臉『色』『陰』沉下來,她惡狠狠的瞪著龍殿主道:「該死的『混』蛋,你居然連老娘的是誰都沒有告訴你徒弟,是不是壓根就沒有我?」

「這……」

龍殿主那個幽怨啊,他瞪了一眼葉凡,他敢肯定這小子絕對是故意的,一定是怨恨自己將他給賣了,現在回來坑自己這個師傅了。

師娘顯然是一個母老虎,一旦生氣了,龍殿主可就要倒霉了。葉凡覺得師傅一直不說師娘的存在,肯定是心中發怵,所以下意識的會將母老虎師娘給忽略掉,如今母老虎回來了,他自然要悲催了。

葉凡若無其事的離開了,既然師傅坑徒弟,那徒弟自然也要坑師傅了,這不是他這個做徒弟的不仗義,而是師傅太不地道了,自己明明有一個美麗的母老虎鎮宅,偏偏喊他這個做徒弟的拉紅線,這不是坑徒弟嘛。

坑完師傅,葉凡很是心安理得的回到自己在魔尊殿的住處,狐芷師姐在忙事,根據青絲的話說她正在忙著幻劍宮的事情,說是打算去請陣師谷的陣法師解『惑』。葉凡對於陣師谷自然是不知道的,如今他可是神陣師,所以自認沒有必要讓師姐去請什麼陣師谷的人。

「你有辦法解開陣圖?」

狐芷已經將東西準備好了,正準備動身,她對於葉凡的話深表懷疑。

「師姐放心就是,師弟剛好認得一個陣法宗師,他應當能夠搞定,在這之前師姐沒必要去那什麼陣師谷。」

葉凡不相信陣師谷的人能夠解開那個幻劍宮的陣圖,這東西可是非常高端的,差不多相當於中級神靈級別,除非是神靈,不然根本不用指望解開。所以陣圖還是『交』給母娘跟神鸞他們最合適。

當然了,葉凡對於幻劍宮那個隱藏陣圖還是很有研究的,不過他感覺自己無法啟動而已,如果將這東西『交』給母娘他們來研究,或許能夠相處更好的解開之法。

狐芷並未糾結於葉凡是否能行這個問題,既然他說有辦法,她就決定暫緩前往陣師谷的打算。

「剛剛我看到聖『女』殿的聖『女』過來了,師弟還是趁早將這『女』人生米煮成熟飯吧,這樣以來聖『女』殿的就算想要反悔也困難了。」

「師姐不用擔心,她們聖『女』殿想要的不外乎就是那個聖書,那東西師弟手中有全套,等大婚時將第二卷相贈,往後去聖『女』殿時要求進入她們的天賦傳承之地時也可以用一卷作『交』換。總之一點,聖『女』殿還是很有利用價值的,她們覺不會這時候過河拆橋,因為那時候損失更大的絕對是她們。」

葉凡嘿嘿直笑,自己手中有聖書,他自然不用擔心聖『女』殿過河拆橋。

狐芷挑眉道:「這個聖書是不是很厲害?」

葉凡聳肩道:「的確厲害,不過跟我們魔情殿的修鍊方向南轅北轍,所以這東西對我們來說就是『雞』肋,還不如兌換一些對我們有用的東西。」

狐芷並沒有懷疑葉凡的話,如果聖書真是好東西,師傅絕對不會從來都不提這件事情,顯然這本秘籍也就對聖『女』殿有特殊意義,對於其他人來說根本就是廢物。

葉凡還要去見聖『女』,而狐芷只是表示不要忘了早晚兩次的修鍊,大師姐果然霸道,直接將早晚給包了,其餘『女』人要想修鍊,就只能中午了。

天茹的心情很糟糕,從現在開始她就是葉凡的未婚妻了,對於這個稱號非常不滿,可這是聖『女』殿上下一致的態度,認為聖『女』殿跟魔情殿的聯姻必須進行,而她的重任就是確定葉凡的手中是否有剩餘的聖書。

「你手中是否還有聖書?」

天茹也不想廢話,如果葉凡說有,她要見實物,如果沒有,她立馬走人,不跟他完了。

葉凡對天茹的態度一點都不意外,所以直接將剩餘的半卷拿在手中,笑嘻嘻道:「娘子是在說這東西嗎?」

「這……是真的?」

天茹目瞪口呆,葉凡太乾脆了,直接拿出八卷聖書,雖然表示懷疑,但是只看聖書的外表絕對太真了。

「當然是真的,只要我們的婚事沒有問題,我會將第二卷當做聘禮,而到了『洞』房『花』燭之夜時,我會將第三卷贈與茹兒。」

葉凡瞬間就將八卷天數收起來,看著他臉上的笑意,天茹恨得咬牙道:「我沒有看到內容怎能確信是不是真的?」

葉凡翻白眼道:「迎娶你時師傅肯定要驗證聘禮的真偽,茹兒害怕不能嫁給我。」

誰要嫁給你了。

天茹很是惱火,看著嬉皮笑臉的葉凡真的好想在他的臉上來一拳,讓他明白自己不是好惹的。不過非常可惜,天茹知道自己現在必須要忍,聖書九卷必須『弄』到手,不然得罪了這該死的小賊只會對自己更加的不利。

「就算這樣也只有三卷,你不覺得自己太小氣了?」

天茹自然恨不得葉凡一次『性』將所有聖書『交』給自己,不過她也知道自己想的有些太美了。

葉凡笑道:「茹兒擔心什麼,只要咱們正式拜堂成親,並將『洞』房給入了,那時候你我夫妻一體,什麼事情都好說嘛。」

無恥!

天茹恨得咬牙,她發現自己看來非嫁給這個『淫』賊不可了,對於自己的未來她充滿悲觀,看來自己這輩子別想擺脫他的『陰』影了。

葉凡的臉上儘是笑意,他大著膽子出現在天茹的面前。

「你想幹嘛?」

許卿繁華盛世 天茹瞪眼,體內半步仙尊的力量涌動,似乎隨時都要出手,將葉凡修理一頓。

葉凡笑眯眯的道:「師姐啊,咱們可是未婚夫妻,用不了多久就要同睡一張『床』,要不咱們今天排練一下,這樣將來也不至於沒有經驗。」

「做夢!」

天茹怒不可遏,二話不說一掌拍向葉凡,她忍這小子很久了,尤其想到今後都要跟他過夫妻生活,她就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

一定要教訓這小子一番。

天茹出手了,半步仙尊的威能爆發,不過讓她吃驚的事情很快發生,就在她一掌派出的瞬間,劍光出現,那一刻就見葉凡欺身而上,打出一招強勁的霸王硬上弓。這一劍非常霸道跟強勢,最讓天茹驚駭『欲』絕的或許就是劍之力鋒芒畢『露』,一股霸王卸甲的恐怖劍意先一步轟中她。

這種劍意?

天茹如遭雷擊,她那一刻似乎想起來了,當初葉凡就是這樣一劍打到她『裸』奔的,如今面對這堪比半步仙尊的可怕劍招,她忽然間心虛了。

決不能接!

天茹本能的預感到葉凡這一劍非常恐怖,如果自己迎接,說不定又會嘗到那霸道的卸甲功效。

退!

天茹反應非常快,她不愧為聖『女』殿鼎鼎大名的天才,雖然在境界上或許已經比不上狐芷,但是天賦還是非常強悍的,面對葉凡霸王硬上弓一劍,她身形後退,那一瞬間居然讓人難以捉『摸』她的蹤跡。

不過天茹顯然低估了葉凡霸王硬上弓一劍的風『騷』,這是他最近研究霸劍無雙熔煉出來的最強一劍,就在天茹一退的瞬間,劍光在她的眼中無限放大,同樣放大的還有葉凡。

越來越近了!

劍之力強行轟開天茹的境界力場,那一刻劍光奪目耀眼,讓她驚恐的就是卸甲的功效閃電間出現,她的『褲』子一下子就掉了,差點將她絆倒。

『褲』子掉了,對於退後的天茹來說可是非常糟糕的事情,因為就在她想要拉住掉落的『褲』子時,葉凡已經跟她近在咫尺。

「你不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