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不過,這個念頭,林寒也知道自己只能想想,不說在天火大國這片地域還有著一些未完成的事情,就說自己現在的實力,還沒有資格踏入那大晉帝國。

  • Home
  • Blog
  • 不過,這個念頭,林寒也知道自己只能想想,不說在天火大國這片地域還有著一些未完成的事情,就說自己現在的實力,還沒有資格踏入那大晉帝國。

遠處,丹尊捂住被斬斷的手臂,眼神忌憚盯著南宮鏡月懷中所抱的古琴,隨即望向其身旁的林寒,冷森森一笑,道:「小子,你只會站在女人背後么?」

「不得不說,你這激將法,很低級。」林寒出聲,看著丹尊,眸子沒有一絲一毫波動。

「好好好,今日老夫認栽,林寒,這南宮鏡月護得住你一時,但卻護不住你一世,你小子給老夫等著。」丹尊威脅出聲,隨即轉身離去。

「老東西,回去后,好好洗乾淨脖子,他日,我林寒必登門拜訪,用你人頭祭劍。」林寒突然吐出一句話。

「你……!」

丹尊轉過去的身子氣得一顫,他回頭狠狠盯了林寒一眼,但沒多說什麼,拂袖離去,轉眼就消失在了遠處。 丹尊帶著端木賜離開了北海。

但北海,這之後,並沒有安靜下來。

就在當日,這片海域發生的一切,消息就像是漲了翅膀一般,迅速傳遍了周圍各大地域,包括海域勢力、陸地大國疆域等等。

林寒,來自天火大國天劍門的少年天驕,搏殺大日老人,一劍斬蕭乾,更是逼退一尊洞天境大能強者,而更為勁爆的消息是,他,竟然和海神宮聖女南宮鏡月,關係非同一般。

而隨後,僅僅過去數日,林寒的名號,已經瘋狂擴散,驚動了幾十個大國,傳遍了雪州這片邊緣之地,很多人開始了解,一個叫做林寒的少年天驕,蓋壓同代天才。

毫無疑問,這個消息,會傳得越來越遠,甚至是蔓延到那中央大帝國,大晉帝國。

……

海神拍賣會,深處,某個庭院中。

林寒端坐在一座涼亭之中,此時他渾身傷勢已經恢復,並且,藉助著那丹尊當日的威壓,破而後立,衝破瓶頸,踏入神魄境三重天。

此時,南宮鏡月端坐不遠處,正在撫琴。

妙音陣陣,婉轉幽幽,讓周圍的一切,都是陷入了那絕世琴音之中,如同九天仙樂,醉人神思,林寒只覺得自己整個精神都是被洗滌了一遍。

南宮鏡月站起身來,絕色美眸中帶著一份詫異,道:「如今的你,確實讓我刮目相看,沒想到,短短的一年多,你已經有著如此成就。」

「你進步也不小。」林寒看著那張傾城容顏,嘴角劃過一絲笑意道。

但話音落下,南宮鏡月絕美臉龐上無波無瀾,只是微微點頭。

「我該走了。」

林寒突然出聲,他轉身朝著庭院外走去。

「要想成為真正的強者,進入大晉帝國修行,是你最好的選擇。」南宮鏡月在背後出聲,似是提醒。

林寒轉身,看著不遠處的絕代佳人,出塵多姿,神秀內蘊,冰肌玉骨,傾城容顏近乎完美,他突然一笑道:「多謝提醒。」

「這株彼岸花,是我精心挑選,其中蘊藏一尊妖族大能傳承意志,希望對你有用。」林寒縱身一躍,消失在了這片庭院,但原地,卻是從高空飄落下來一株紅色妖異的彼岸花。

「剛還你一個人情,從此兩不相欠,你又送我一株彼岸花,又要讓我欠你一個人情嗎……」南宮鏡月看著那株紅得妖異的彼岸花,素手伸出,本是清冷高貴的臉龐上,突然劃過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驚艷動人。

……

北海海域,碧波萬頃,一望無際。

林寒端坐在一塊礁石之上,心中默念一段神秘口訣。

「海神涅槃術!」

某一刻,林寒猛地睜開雙目,感受著渾身一陣清晰通透,不由喃喃自語道:「南宮鏡月給我的這療傷之法,絕對不僅僅只有療傷這麼簡單。」

海神涅槃術,正是前幾日林寒重傷垂危,南宮鏡月教他的一套神秘口訣。

正是這套神秘口訣,讓林寒每次默念,都是感到整個軀體猶如再生了一般,短短數日,他就恢復了所有傷勢,讓小雀都是感到不可思議,言稱林寒撿到寶了。

「小寒子,南宮鏡月這女人,雖然恐怖高冷,但她乃是深海蛟龍一族的聖女,體內有龍血,與你小寒子你很是般配,若是一起修行,說不定……」

「打住!」

林寒在腦海中阻止小雀說下去,南宮鏡月這種天之驕女,對於如今的自己,還是太過遙遠,這一次能夠得到她的幫助,已經算是運氣逆天了。

「小寒子,你還是不懂女人啊,這套『海神涅槃術』,擁有可怕的再生之力,幾乎能讓一個人變成不死之身,絕對是海神宮中的不世傳承,但那女人就這麼傳授給了你,這說明了什麼?說明她心中對你,已經極為看重,小寒子你若是能夠好好把握把握,說不定就把那女人搞到手了。」小雀言語毫無禁忌,此時在腦海中撇了撇嘴,說道。

「搞到手……」

聽著小雀所說,林寒嘴角微微一抽搐,他毫不懷疑,若是小雀這些話被南宮鏡月聽到,那恐怖女人,恐怕會一瞬間暴走。

接下來幾日,林寒都是在北海海域之上行走。

由於他在南宮鏡月的住處停留療傷,錯過了渡船,因此他現在只能一人橫渡海域。

這些時日,林寒一直在默默參悟「海神涅槃術」,甚至是消耗魂力,以黃金神火推演,結果林寒發現,小雀說的不錯,這套口訣,恐怕真的是一種不世傳承。

海神涅槃術,重在「涅槃」,當生死垂危之際,若是運轉此術,將激發身軀的再生潛能,讓肉身不死,神明不滅。

可以說,這是一種無比恐怖的「不死之術」。

絕對是海神宮中的強大傳承!

一念至此,林寒對南宮鏡月這個恐怖女人,印象倒是漸漸改觀了不少。

這女人雖然孤高、冷漠,但知恩圖報。

此次海神拍賣會,林寒所收穫的東西,簡直出乎他之前的所有預料。

不過,在林寒離開神水島、在北海之上行走的第三日,他突然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殺氣,從背後洶湧而來。

緊接著,一道威嚴的中年男子聲音響起:「年輕人,你帶走了一樣東西,現在交給我,我可以放你離去。」

唰!

話音落下,一個身穿大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前方不遠處,面若刀削,冷眸森然,盯著林寒,雙目有妖氣涌動,擋住去路。

「前輩是?」

「你不用裝傻了,本座南宮明,是海神宮長老,聖女年輕衝動,太不懂事,竟然將我海神宮七秘之一『海神涅槃術』隨意外傳,現在,本座要將其收回來。」

南宮明一身大袍,妖氣衝天,此時說著,龐大的威壓,覆蓋這片海域,讓空氣和海水都是開始凝固。

「收回去?南宮鏡月她傳授給我『海神涅槃術』,存在我記憶之中,你如何收回去?」林寒看著南宮明,眼眸閃爍。

「海神涅槃術,你沒有資格修行,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自己抹除記憶,或者,我親自動手將你擊殺。」南宮明體型高大,妖威滔天,充滿壓迫感,此時說著,一種冰冷森寒的殺意,瞬間澎湃而出。

「我曾救過你海神宮聖女南宮鏡月,現在,你卻是要殺我,海神宮貴為北海妖族第一霸主勢力,難道就這麼對待恩人的嗎?」林寒眼神漸漸冰冷。

「那是聖女的事情,我不想了解,我只知道,你修行了海神涅槃術,就是死罪。」南宮明出聲,眸子森寒,沒有絲毫迴轉餘地,殺意已決。

「看來你是不準備自行抹除記憶,那我就只好下殺手,將你滅掉。」

南宮明看到林寒沒有絲毫動作,他冷厲一笑,直接閃身而來,如一道閃電,無比迅猛,鋪天蓋地的殺招侵襲而來。

唰!

林寒背後張開惡魔之翼,如同一隻大鵬展翅,瞬閃到了另一處,讓南宮明的殺招落空。

「身法不錯,但逃不過被本座鎮殺的下場。」

南宮明眼眸厲色更甚,林寒如此輕易躲過他必殺一擊,讓他感到一種恥辱。

「神魄境六重天,蛟龍一族的大妖,實力絕對比大日老人要高一個檔次。」林寒心中一震,他沒想到,自己無意中修行那海神涅槃術,竟然給自己帶來無妄之災。

果然,這些霸主勢力,都是強勢無比,別人修行其秘術,就要趕盡殺絕,絲毫不留情。

「轟隆」

南宮明一拳轟來,林寒以惡魔之翼的極速躲避,這一拳再次落空,將底下一座小島直接打爆,碎石滾滾。

「蛟龍一族的強者,果然都是強橫無比。」

林寒看著那被一拳轟碎的小島,心頭微微一跳。

「年輕人,趁早臣服,我可以承諾只抹除你腦海中有關海神涅槃術和聖女的記憶,你沒有資格接觸聖女,更沒有資格接觸我海神宮的不傳之術,抹除這方面記憶,對你這種身份低微的人族小子也有好處,免得你觸怒了一些你無法招惹的存在。」

南宮明話音冰冷,帶著一種嘲弄,渾身妖氣衝天,手中殺招不斷,一拳拳轟出,將虛空都是打得震顫不已,景象駭人。 「你認命吧……」

南宮明冷漠出聲,殺意衝天,他身軀挺拔,體型高大,黑髮狂舞,此刻如同一尊妖神降世,不殺林寒不罷休。

「認命?就算這天,都無法讓我認命。」林寒冷喝出聲,背後惡魔之翼劇烈震顫,朝著遠方飛速射去,但他突然發現,這片海域,似乎有種神秘的空間力量,讓他無法脫離。

仿若,這方海域和天穹,變成了一座囚牢,將所有空間封鎖,無法衝出去。

「小寒子,這南宮明現身之前,絕對在這周圍海域虛空中,布置了一種強大的空間鎖困陣法,讓處在其中的所有生靈,都是無法逃離這片海域。」小雀神魂散發出去,發現了一些異常。

「靈源之眸!」

聽到小雀所說,林寒神色一變,他雙目陡然生出濃郁白光,想要窺伺周圍那空間鎖困陣法所在。

「轟!」

但這個時候,南宮明已經殺來,根本不給林寒窺探陣法的時間。

「年輕人,你走不掉的,乖乖受死。」南宮明眼神冰寒,殺意不減,他手中出現了一桿大戟,威武霸氣,道:「今日,我這海神三叉戟,看來要飲一位人族天驕的血液了。」

轟隆!

他手中大戟綻放蔚藍神光,從高空力劈下來,有著海嘯之音,一道鋒銳的戟芒,如同利刃,直接撕裂長空而來,殺氣衝天。

林寒沒有絲毫猶豫,手中出現了一柄金色長劍,正是聖皇劍。

「鏘!」

伴隨一道劍鳴,聖皇劍被林寒握在手中,綻放金色劍芒,一道鋒銳的大日劍氣直衝九霄,與南宮明的大戟碰撞到了一起。

哐當!

猶如鐵石交戈,震鳴聲響徹海域,底下萬頃海水轟然爆裂,沸騰九天。

「噗」

一道藍色戟芒洞穿了林寒的胸口,金色血液流淌而出。

「恩將仇報!」林寒咬牙,神色漠然,盯著高空上的南宮明,道:「這就是對待你們聖女朋友的態度?」

「哼,小子,你是什麼東西,也有資格成為我們聖女的朋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別說聖女,就是本座這個小小的海神宮長老,你連給我提鞋的資格都沒有。」南宮明冷冷一笑。

「海神涅槃術!」

林寒默念南宮鏡月傳授給自己的口訣,肉眼可見,他胸口被洞穿的血洞,竟然迅速癒合,轉眼就恢復完全,那傷口處,皮膚光滑如初。

「你果然掌握了我海神宮這種不傳之秘,不能留你,死!」南宮明看著這一幕,眼中殺意愈烈,他手中大戟轟然劈下,帶著無與倫比的殺伐之氣。

「轟!」

林寒手中聖皇劍綻放金色神光,劍氣爆射,與那大戟連連碰撞。

當!

當!

當!

……

兩人整整對轟了幾百招,終於,某一刻,伴隨著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音,聖皇劍竟然不堪重負,劍刃寸寸碎裂開來。

「哈哈哈,小子,你真的以為,你從你所在的那個小地方帶來的戰兵,能夠擋得住本座的殺伐?」南宮明譏諷大笑,手中大戟再一次劈下,幾欲劈碎虛空。

「當!」

但就在下一刻,林寒手中出現了一柄銹劍,堅硬若神鐵,與南宮明手中的大戟碰撞,將那戟刃都是斬碎了一道裂口。

「什麼?!」

看到這一幕,南宮明驚駭出聲,他看著林寒手中那銹劍完好無損,但自己手中的大戟,卻是崩碎了一道裂口,不由又驚又怒,猛地道:「怎麼會如此堅硬,我之大戟,乃是海洋星辰精鐵鑄造,就算是普通的聖兵,都難以將其損壞,但卻是被你手中這銹跡斑斑的劍給崩裂,你這是什麼等級的劍?」

「沒有等級的劍。」

林寒冷冷一笑,神色冰寒,但心中卻是有些詫異,他沒想到,連聖皇劍這種強大法寶都擋不住的大戟,自己的銹劍,卻是反過來將其崩裂。

林寒對於這自己早年得到的銹劍,愈加好奇。

「看來是某尊強大的戰兵,被封印了,不然材質不可能如此堅硬,猶如神鐵一般,不過,你也無法發揮其中的威能,你擋不住我必死無疑。」南宮明散去驚怒之色,他大手一抓,底下海域中的海水,直接沖霄而上,化為一尊海洋大手,覆蓋下來,將林寒給轟飛,吐出鮮血。

南宮明,神魄境六重天強者,來自海神宮這種霸主勢力,比大日老人不知道強大多少倍,實力太可怕了,讓林寒連連後退。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林寒斬出一劍,大日劍光將一隻海洋大手撕裂,但一隻新的海洋大手,再次凝聚出現,從高空轟落下來。

林寒很清楚,這片海洋不幹涸,南宮明這種武學,就永無止境,自己縱然靈元再雄厚,也要被生生耗盡致死。

「你在我手中,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一個奇迹了,恐怕就算是聖女當年這個修為,也無法有如此成就,不如你對我海神宮俯首稱臣,並且讓本座種下神魂奴印,成為我海神宮的人族奴隸,本座便饒你一命,如何?」南宮明出聲說著,但下手毫不留情,一隻只萬噸海水凝聚的海洋大手連連轟下,讓林寒狼狽不堪。

「你不過是海神宮的一條狗奴才,還妄想讓我俯首稱臣,今日我若是逃走,南宮明,下一次我們再見面之時,就是你命喪黃泉之日。」林寒盡情大罵,反正現在已經撕破臉皮了。

「小崽子,口氣倒是不小,時間不多了,該真正送你上路了。」南宮明面容冷漠,但眼眸中閃爍的戾色,卻是表明其心中對於林寒罵他狗奴才,十分痛恨,要真正下殺手了。

主動撞上帥哥 「大海無量!」

南宮明調動渾身所有力量,隨即淡漠吐出一句,一隻手猛地自高空按下。

轟隆!

幾乎就在這瞬間,林寒感到整個天宇都開始震顫,虛空閃耀萬千藍光,底下萬頃海水,凝聚濃縮,成為了一尊遮天蔽日的重水大手。

一滴重水,就可以輕易擊穿一座百丈大岳。

此時,這南宮明的終極一招,卻是整整凝聚了千萬滴重水,形成了一隻大手,從九天轟落下來,可想其威勢,到底有多麼可怕。

海神宮這種霸主勢力出來的強者,果然一個個都是恐怖如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