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且天血草中內蘊的是天人精血,還有海量的日月精華,對修行也有著驚人的效用。

  • Home
  • Blog
  • 且天血草中內蘊的是天人精血,還有海量的日月精華,對修行也有著驚人的效用。

很快,江寂塵就沉浸入煉化天血草的狀態之中。

物我兩忘,時光流逝,大概五個時辰之後,江寂塵便已睜開了眼。

此時,他全身血氣滔滔,靈力激蕩,一種非常強大的感覺傳遍全身。

天血草,效用果然無比的逆天驚人。

只是五個時辰,江寂塵不僅已恢復如初,甚至已在毫不知覺間踏入了……先天十重大圓滿的大宗師境!

「呼,果然還是生死間的磨練,才是提高修為的最快捷徑,但更重要的是要有無上的靈藥輔助,看來這次生死冒險也是值了!」

江寂塵心中喜悅地想道。

心中歡喜了一下,江寂塵立刻開始著手眼前的境況。

這次進入被傳送入玲瓏寶塔第二層,完全就是隨機傳送,所以,每個人都被傳送到了不同的地方。

江寂塵很為唐妮、花小鈴和夜幽夢擔心,畢竟這玲瓏寶塔二層空間太過兇險了,還有築基之上的凶物存在,她們若是像他這般不好運的遇上,只怕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除了寶塔空間中本身的兇險,還有來自各世家、宗門修士的威脅。

要知道,現在他們四人已經是眾人之敵,無論是遇上誰,都會受到攻擊。

所以,他現在急需尋找到她們。

想罷,江寂塵沒有在這裡停留分毫,長身而起,向石洞之外走去。

剛走出石洞,江寂塵整個人如受雷擊了一般,愣在了原地,目光死死地盯著山下的那一片靈湖。

他看到怎樣的一幕?

月色迷人,一個美麗的女子,赤著如雪的身子在靈湖之中遊動。

是誰在月下沐浴? ?玲瓏寶塔之中也有日月星辰,晝夜交替,如現實的世界並無不同。

此時正是半夜,月色最濃時,天地都似披上了一層淡淡的銀紗。

靜謐、安然、夢幻!

此時在江寂塵處看去,月色下的靈湖一目了然。

正是月光如水水如天,美景讓人醉。

只是景美人更美,那一具雪白的**撥動著水中的明月。

她在嘻戲,在玩耍,很歡快盡情的樣子。

只是,從江寂塵的角度,並沒有看到對方的容顏。

但哪怕只是這樣,如此一具白花花的美妙嬌軀展現在眼前,江寂塵依舊看得目瞪口呆,呼吸都不由得得重了幾分。

是的,就是這重了幾分的呼吸,驀然之間已驚動到了靈湖之中沐浴的女子。

她驀然轉頭,看向江寂塵處。

這一刻,江寂塵終於看清了對方的容顏。

但怎麼可能是她?

是的,江寂塵絕不可能想到會是她的。

他剛才看到的,明明是一個歡快、雀躍的女子,她如小女孩一般的天真,在月光下沐浴。

多美麗的的一副畫面!

邪帝傾情:逆世預言師 可是怎麼會是她,她不是從來都是一副高冷的樣子?整天板著一張臉,神情冷硬,死氣沉沉么!

剛才她在水裡在嘻戲,在玩耍,那樣的天真歡快。

這根本就應該是截然不同的一個人,但那張容顏騙不了江寂塵。

說明此刻正在水裡沐浴的正是蒼冷韻!

所以,此刻江寂塵更加的震撼了,獃獃愣愣地與蒼冷韻對視著,並沒有覺察這是一件很無禮的事。

蒼家大小姐蒼冷韻,也絕然沒想到這裡還會有人,而且還是一個男人!

她一個人被傳送到這片林地,終於與蒼冷山他們分開了。

一個人的時候,呆在這樣一片陌生的環境,確實讓人感到有些心慌,特別對於她這樣的一個女孩,但她更多的卻是快樂!

從前,她總是被人管著,沒有自由!

作為蒼家的大小姐,在人前她永遠都需是板著一張臉,裝著高冷的樣子。

直到這一刻,她才覺得自己自由了,可以隨心所欲的奔跑、歡笑、玩耍做所有自己喜歡的一切。

見到這一片靈湖的時候,她完全被這裡的景色迷住了!

那時,又是夜色時分,月明如水,當真如一片世外桃源,可以遠離世間的紛紛擾擾。

而蒼家大小姐又一身風塵僕僕,有一段時間沒有洗澡了。

此時的她動心無比,在這樣的靈湖之中沐浴,對皮膚超好,只要是女人都會心動。

於是,她再三確實這裡沒有人,而且,就算有人,只要靠近兩千米內,以她的修為都可以輕易的感應到。

並且,她還在此多等了幾個時辰,見這裡安靜如初,連個鬼影都沒有。

她終於放心,脫光了一身衣服,踏進入了靈湖之中。

開始的時候,她還有一些羞怯、放不開。

但漸漸的,她感覺到這裡真的不會有人來了。

月光之下,靈湖四周,僅她一人。

那一刻,她歡快得像一條游魚,甚至像個小女孩一般,時不時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但是歡樂的時光過的特別快又到了時候說拜拜!

因為她看到了一個男人,站在山間澗之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

而且這個男人竟然江寂塵!

天哪?這裡怎麼會人,他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那裡的?

所以,蒼冷韻在轉頭那一瞬間,也愣住了。

她沒有想到這裡會有人,還是自己最意想不到的人!

兩人呆愣著對視,足足有五、六息的時間。

「啊,江寂塵,你給我去死!」

許久之後,才突然傳來蒼冷韻尖叫的聲音,回蕩在月色山間,久久不絕。

反應過來的蒼冷韻已經恢復了蒼家大小姐的高冷氣質。

雪白的嬌軀一扭,便已衝天而起。

隨之,一件衣袍已披在了她的身上,瞬間罩住了她白花花、嬌嫩嫩的身子。

可惜

江寂塵吞了吞口水,才終於回過神來,心中有淡淡的遺憾和失落。

不過,蒼冷韻此時已經殺來,玉掌如紛飛玉蝶,在月光之下幻動出唯美的畫面。

但江寂塵卻看出,這玉掌之影美則美,但掌掌蘊殺機,極是可怕。

野後 美女翩飛,玉掌化蝶!

這是蒼冷韻的絕學之一玉女掌!

若是之前的江寂塵,面對偽天級道台築基中境的蒼冷韻,若不動用如一角蒼天殺陣,又或是血色舍利子,亦或是噬毒珠碎片這些底牌手段,那還真沒法與對方斗。

但他剛剛才修鍊突破出關,現在他已是大宗師境,距築基境也只是一步之遙而已。

九條靈脈已經完全的靈力液體化,戰力暴增到一個連江寂塵自己都還不了解的程度。

所以,他需要在戰鬥中來適應他現在擁有的力量!

玉掌紛飛如蝶舞家大小姐的攻擊極為可怕,一般人面對這樣的攻擊,根本就是無處可避,如被蝶繞,脫身不得。

面對這樣的攻擊,江寂塵也動了。

他踏出了步法幻影無定。

身影幻動,如浮雲在空,飄渺無定,在蒼家大小姐的掌影之中穿插著。

此時,江寂塵還有閑情開口道:「蒼冷月,你這個狠毒的女人,為何一見面就要對我如此善良的人痛下殺手?」

「此處為兇險之地,你我當該拋卻前隙,聯手合作,共進退,同生死,團結一致,一起」

然而,江寂塵話還沒有說完,蒼大小姐已經氣得嬌軀發抖,冷然嬌喝道:「一起你妹,江寂塵,今天不殺你難消我心頭之恨!」

「何必呢?何苦呢?我們其實無怨無仇的,可以」

江寂塵繼續苦口婆心的勸說道,同時也心中暗暗叫苦。

蒼冷韻出掌越來越迅猛,便是他踏出幻影無定,此時都有些支持不住了。

除非他動用其它的手段,但此時真的不是拼個你死我活的時候。

他的神念隱隱感應到這靈湖四方,似乎蟄伏著大兇險。

「你說什麼都不可以,你看光我的身子,今天你必須去死,天下方無人可知,也方可保住我的清白!」

蒼冷韻的聲音有咬牙切齒味道。

江寂塵嘆了一口氣道:「這也不是什麼大事,為公平起見,要不我讓你看回就是」

「你」

聽到江寂塵的話,蒼冷韻只感到自己已經要抓狂了。

但她也無奈地發現一件事,她竟然已經奈何不得江寂塵了!

這樣的發現已讓她徹底的震驚了! ?在蒼冷韻的印象里,江寂塵本身的修為也未必有多麼的驚人逆天!

重生之都市仙尊 雖然是天才越階者,但修為境界畢竟低了些。

他之所以能有如此驚人的戰績,靠的是一身詭異的手段和秘寶。

但這一刻,江寂塵只以自身的步法,竟然已經避開了她號稱可以困住任何同境敵人的玉女掌法。

哪怕她還有玉女掌中的絕招未用,但江寂塵自然也有未動用的身法絕學。

她可是親眼看到過江寂塵的虛空無影術,剎那百米外,根本封困不住他。

只是被傳送入玲瓏寶塔第二層空間沒有多久,難道他就有了奇遇?

蒼大小越想心裡越不是滋味,也越覺得委屈。

為什麼好處都給江寂塵這個賤人佔盡了?

蒼大小姐心裡很不平衡,此時又奈何不得江寂塵,她竟然想哭了

好吧,身為蒼家的大小姐,以前她從來不會有這種感覺,因為從前從沒人能讓她感到委屈過。

現在,她遇到江寂塵這個大惡人。

江寂塵可並不知蒼家大小姐的心思,此時感應到對方的玉掌之中充滿恨絕之意,無比迅猛地拍來。

他快要支持不下去了,而且黑暗之中的存在讓他心中很不安,想立刻離開這裡。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飄然退開,跳出了蒼冷韻的攻擊範圍之後道:「蒼冷韻,我不跟你個瘋婆娘玩了,老子惹不起,難道躲不起么?」

說完話,便要踏動幽影步,迅速離開這裡。

黑暗中蟄伏的存在,讓他心中很沒底,還是儘早離開為妙。

至於蒼冷韻,反正他與蒼家之人有仇,蒼冷山他們也三翻幾次的要殺他,所以,蒼冷韻的死活他才不會管。

「江寂塵,你給我站住!」

然而,江寂塵剛踏動腳步,夜幽夢突然在身後喊道。

江寂塵才不理這個瘋婆娘,怕再次被她纏上,所以,腳步不停,繼續前進。

「江寂塵,難道你就是這麼個不負責任的人?你算是男人么?看光了本小姐的身子,就想一走了之,好呀,只要我能活著出這玲瓏寶塔,我必會把這事傳揚出去,哼,本小姐連清白也不要,也要看看天下人怎麼看你!」

蒼冷月這個時候的潑辣勁上來了,大聲的在後面叫道。

「靠,蒼冷韻你這個瘋婆娘,算你狠,說吧,你想怎樣?」

江寂塵心中糾結了一下,終於還是停了下來。

他在想,自己註定要成為天下第一強大的男人,要是被蒼冷韻這個瘋婆娘這麼一宣傳,以後還怎麼混?

見到江寂塵停了下來,蒼冷韻嘴角竟然不由自主的牽出一絲笑意,這連她自己都沒有發覺。

「我不想怎樣,反正你看光我的身子,你」

然而,蒼冷韻話還沒說完,江寂塵臉色已突然一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