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且衆人只知道鬼影非常的不耐打,卻沒有人知道鬼影的攻擊如何。但看那一個個近乎半米長的指甲,就沒有人敢於上前一試。

  • Home
  • Blog
  • 且衆人只知道鬼影非常的不耐打,卻沒有人知道鬼影的攻擊如何。但看那一個個近乎半米長的指甲,就沒有人敢於上前一試。

貼着無形的牆壁,所有人都是緊張到了極點,全神貫注的清理着來到近前的骨架與鬼影,快速朝着前方行進。

此刻,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片灰暗。在來之前,衆人都是想過此地的兇險,但是沒有一人能夠想到,所謂的遺蹟竟是這個如地獄般的海岸。

“前方好像有一條路,通向後邊的小山。”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隊伍中的賀濤突然開口,指着遠方。

擡頭望去,只見在前方不遠處,一條小徑歪歪斜斜,一直延伸到了遠方的小山之中。

“這….那麼多的骷髏,我們怎麼過去啊?”在葉風運足目力,探查小山地形的時候,蕭衝突然開口。

轉頭望去,葉風發現在那條小徑的入口之地,不知何時出現了上千架骷髏。

“那些骷髏似乎有意阻擋,你看他們只是在限定的範圍內遊走,並不出來!那裏肯定是生路!”有人指着那一大片骷髏,驚喜的大叫道。

“全速前進,不必節省靈力,我們殺過去,不成功,便成鬼!”

到了此刻,許多人都已經失去了鬥志。看不到希望的路,即使心智再堅定的人,也會有絕望的那一刻,更何況這些人,在加入天王盟之前,過得都是錦衣玉食的生活,哪裏見過這種場面。

葉風的話語,無疑像是一陣興奮劑一般,激起了這些人最後的熱血。

“奶奶的,頭掉了碗口大一個疤,拼了!”

“殺過去,我再也不想忍受這種折磨了,如果沒有出路,我寧願自己了結自己,也不能讓這羣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糟蹋我。”

一聲聲怒吼中,所有人都是拿出兵刃,拼命運行體內靈力,向着前方衝擊而去。

事實證明,在一羣絕望到快要崩潰的人類面前,哪怕再恐怖的鬼魂,都不能阻止他們的腳步。

不過幾刻鐘的時間,地上已經是滿滿一地的碎骨。放眼望去,在衆人前行的路上,那些骷髏幾乎被一路碾壓。

“兄弟們,鑿穿這羣骷髏,前方就是生路!”不多時,衆人已經來到小徑入口之處。

轉頭四望,葉風發現許多人都已經虛弱到了極點,全憑一股信念在堅持。

“殺….”衆人暴喝,再次向前衝去。

便在衆人與那數千架骷髏大戰之時,天地間的陰雲愈發濃密了,虛空中罡風也是一陣強過一陣。

嘶嘶…

一絲細微的沙石滾動聲響起。

雖然細微,在此刻卻是很清晰的傳進了所有人的耳內。

血色沙灘中,一隻潔白如玉般的手骨緩緩自沙下探出。

呼譁….

手骨出,罡風肆虐,飛沙走石,灰色的陰雲間透出無盡威壓。

葉風第一時間發現異狀。不由驚的面色大變。因爲他發現,在白玉手臂探出的瞬間,那些行動遲緩的骷髏,眼中竟是同時冒出絲絲亮光。

嗚….

遠方,所有骨架都是傳出陣陣嗚咽之聲,聽的所有人渾身發麻。

“衝,加快速度!”葉風大喝,同時渾身靈力暴涌,不管不顧的朝着前方窟窿砸去,不再去刻意攻擊骷髏的脊椎部位。

自從白玉手臂出現,葉風渾身的汗毛都是根根豎起,一股莫大的危機感瞬間遍佈全身。

“清出道路就可以了,趕緊踏進小徑!” 此刻,葉風整個人快要繃起來了,因爲那股讓他恐怖的氣息,變得越來越濃厚了。

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縱使消亡萬年,哪怕只露出一節手骨,便引來如此可怕的天地異相與威壓。

喀擦…

緩緩地,潔白如玉石一般的骷髏露出一個腦袋。

在那潔白如玉一般的腦袋露出的剎那,整個天地間,都是緩緩暗了下來。血色海水頃刻間爆出數十丈浪花,無盡潮水洶涌,拍擊在殷紅的海岸之上。

“走!”

終於,葉風眼前的道路被清理了出來,他不敢停歇,招呼衆人第一時間踏上小徑。

啵….

在踏上小徑的瞬間,葉風只覺得自己好像穿過了一股無形的屏障,完全與外界隔絕開來。

轟….嗚….

緩緩的,白玉骷髏另一隻手也伸了出來。

霎時間,整個天地爲之一頓,一股難以言狀的氣息迅速籠罩了整個海岸。

在那氣息臨身的剎那,那成千上萬的骷髏,突然間像是被打了雞血一般,每個眼睛中都是爆發出幽綠色的光芒,就連行動也是變得快了許多,向着尚未進入小徑的天王盟成員攻擊。

啊….我的手….

小徑外,一名身處邊緣的青年痛呼出聲,他的一條手臂此刻已經是不見蹤跡,被齊根斬斷。

這一切,葉風都是看在眼裏。

骷髏臨身之時,那名青年如方纔那般,揮動手中兵刃,欲將其擊開。可是攻擊臨身,那具骷髏竟然是絲毫不受影響,渾然不覺的繼續前進,並且極爲快速的斬出鏽跡斑斑的長刀…

嗖….

故不得太多,葉風返身而出,渾身靈力快速匯聚左手之上,擒龍手不要錢般一記接着一記轟出,欲要阻攔骷髏。

可是讓他震驚的事情再次發生。原本能夠輕鬆將骷髏擊飛的擒龍手,此刻竟是隻能將其轟退數步。

“葉風,退!“幾息之後,衆人終於是全部進入小徑之中,蕭野大聲吼道。

見狀,葉風快速抽身飛退,再次進入小徑之中。

果然,如葉風所料那般,衆人密密麻麻的擠在小路的入口處,距離那些骷髏僅有數步之遙,可那些骷髏隊衆人置所不聞,又轉過身遊蕩了起來。

喀擦…

便在此時,那具潔白的骷髏終於爬了出來,有些機械的緩緩的站起身,彆彆扭扭的扭動着胳膊大腿。

僅僅只是這些簡單的動作,外界便是如末日降臨般,恐怖的威壓如潮水一般涌向四散。

即便身處小徑之上的天王盟衆人,都感覺到那令人窒息的氣息,壓的他們幾乎喘不過氣來。

受此強勢威壓襲身,首當其衝的葉風大退數步,面色駭然。

喀擦…

似乎很茫然地,玉骨骷髏向前踏出一步。

一動,萬象皆動。虛空魔雲忽然凝爲一個骷髏形狀。空中的魔雲骷髏張開巨口,似乎要將整片大地吞入腹中,顯猙獰而又恐怖。

呼…呼…

陰風怒吼,無數沙石飛舞而起,就連一些骷髏,此刻都是不由自主的被捲上虛空。

玉骨骷髏再次踏出一步。

轟…

被捲上虛空的沙石、兵刃以及骷髏,在這一步之下皆是化爲漫天粉末,隨風呼嘯。

噗….

小徑中,所有人都是口噴鮮血倒飛而回。這樣的威勢,驚得的他們面色駭然,要知道幾人可是身處禁制之中的小山路上,玉骨骷髏的威壓,最少有九成都是被禁制抵擋,餘威竟然都是如此恐怖,若是身處血色沙灘,天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一步,潔白如玉的骷髏僅僅走出一步,整個天地便是有着如此威壓落下,可想而知其究竟有多麼強大。

“這便是上古大能麼?他活着的時候,究竟有多強?誰能殺死如此高手,太恐怖了!“望着那架白玉骷髏,蕭衝喃喃道。

卡擦擦…卡擦擦…

潔白如玉的骷髏轉動着脖子,茫然的望着四周,深深的眼窩間,跳動的兩團幽幽鬼火。

吟….

當其望向血海深處那座若隱若現的島嶼時,一聲嘹亮的龍吟之聲徹響天宇。

惡鬼亡。骷髏倒。魔雲散。血浪靜。

在這一聲龍吟之下,詭異的海岸一切迴歸平靜。彷彿先前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幻境一般。

呼…

下一刻,自那島嶼之處,傳出一股難以言狀的恐怖威壓,壓向白玉骷髏。

喀擦…喀擦….

威壓臨身,白玉骷髏彷彿承受着萬噸巨重,渾身骨骼喀擦作響,他的身體,在那恐怖的威壓之下,也是緩緩佝僂了下去。

白玉骷髏艱難的承受着威壓臨身,一隻潔白如玉的手骨,一點點的伸出….

嗖…

一個黑乎乎的馬車輪子一樣的東西,嗖的一聲從沙地之下急射而出,飛向白玉骷髏。

龍…

白玉骷髏伸出骨掌接過車輪,夢囈般說出一個‘龍’字。

喀擦…

手中接過那黑乎乎的武器,白玉骷髏渾身氣息乍變,在島嶼的威壓下,緩緩站直了身體。

“我戰死了,爲何還能再次醒來…“

扭動着頭骨,白玉骷髏茫然四望。最終,他的視野鎖定了血海深處的島嶼。

白玉骷髏艱難的踏出一步,穿越了重重虛空,走向血海深處的島嶼…

轟….

遙遠的海域深處,爆發出萬丈光芒。當白玉骷髏行至距離那島嶼數十里地時,好像觸動了某種禁制,身形瞬間被反彈出數千米。

骷髏站定於虛空,貌似還沒睡醒一般,茫然的望着島嶼。他不太明白,爲何自己好端端的被彈了回來。

卡擦擦….

骷髏艱難的低下頭顱,望着手中黑乎乎的車輪兵刃。

“嘿嘿…”

骷髏笑了,露出森森白牙,縱使相距千里,葉風衆人不由的齊齊打了一個冷戰,這他喵的也太邪異了。

嗖…

下一刻,衆人終於知道骷髏爲何發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