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丹田中龍元力鼓盪不已的林牧,剛想揮刀而上,卻發現雙腳彷彿被樹根纏繞住一樣,竟然行動不了。

  • Home
  • Blog
  • 丹田中龍元力鼓盪不已的林牧,剛想揮刀而上,卻發現雙腳彷彿被樹根纏繞住一樣,竟然行動不了。

「叮!」

「——系統提示,諸侯林牧,由於你受到守方陣營玩家*****的【蒼木地根符】的作用,暫時無法行動,持續時間為一分鐘。」

林牧耳邊傳來熟悉又陌生的系統提示聲。原來不知道何時,偷襲的玩家領主使用了某種限制性道具。

一分鐘無法行動!

微微無奈的林牧,只能在匆忙之際,揮起手中的大刀,迎擊偷襲者的攻擊!其實,若是他把修鍊太龍造化典而誕生的龍元力使用出來,這種符篆效果應該會解除。他有這樣的信心,不過,他沒有這樣做。

「林牧被纏住了,已是瓮中之鱉!快,攻擊!林牧早前與龍且對戰,已經使用那神奇防護罩,應該沒有了!」偷襲的玩家耳邊傳來一聲暴喝,精神一震,第二個關鍵時刻到了!

早前的那波攻擊,是第一個關鍵點,現在是第二個!

偷襲者不顧一切,狠狠壓制上去。

飛馳而上的偷襲玩家,不斷攻擊在林牧身上。有的玩家頗為猥瑣,想要捅林牧的菊花,卻被林牧大刀給輕易抵擋住。

對於偷襲林牧,也只是制定了三次攻擊機會,若是都沒有成功,就可以撤退了,要知道,這裡可都是聯軍,就算用口水,都能淹死他們。

死磕是不可能的!

至於能不能撤退,又是另外一番考慮了。

巧合的是,對於身邊的防護,並沒有什麼準備。若是這些偷襲的玩家有後續計劃,說不定有五個關鍵時刻!

缺乏防護,一是因為實在缺少人手。為了其他計劃順利進行,只能把身邊之兵安排出去,大荒領地的弓箭手都被山鞏帶去攻陷第九座要塞,而千名武將,卻被林牧收起來了,當作緊急之用。至於天階傀儡人,更是有重大用處。

二是因為林牧對自己的安全有信心,就連終極boss龍且都不能擊殺他,何況其他人。

對於會出現玩家偷襲,林牧早有預料,龍且的懸賞獎勵實在太豐厚了!

原本他以為偷襲會來得更早,會來得更兇猛,次數多,然而卻沒有想到,直到現在,也才只有一次偷襲。看來他展現的個人實力,鎮住了很多宵小。

對於偷襲,林牧解決的辦法有很多。這也是他頗顯輕鬆的原因。

「鐺!!」數道攻擊被林牧的大刀輕易擋下。

而其他攻擊,如同珍珠羅盤般,叮叮噹噹擊在林牧身上,仍然沒有絲毫建功!

電光火石之間,上百道攻擊落在了林牧的身上。

雖然有震感,卻沒有絲毫威脅,比起早前龍且的攻擊,弱爆了!

「tadaye的,林牧的鎧甲防禦力比預測更強啊!玄階的金鋒符篆根本起不了絲毫作用!另外,蒼木地根符本來有十分鐘的異常狀態,現在竟然變成了一分鐘!太變態了吧!」一位領主看到沒有絲毫作用后,驚駭不已。

他在通訊系統對其他兩位領主玩家聯繫。

「靠……果然如他們所說,想要偷襲擊殺林牧,難如登天。必須要先把林牧的羽翼全部剪除方可!」又一位偷襲領主玩家凝聲道。

這三人,也參與在攻擊之中,不過林牧彷彿如沒有發現他們一樣,揮刀應付著他們,如普通小兵一般。

「你們發現沒有,林牧應對我們,好像真的好輕鬆!」

最後一位領主發現問題關鍵,嘆氣道:「他好像和我們玩,用我們當測試之石!」

一語驚醒夢中人,驚駭的他們又發現,即便擁有充足的時間,也是干不掉林牧的。

想起早前戰鬥未起時的狂妄之語,三位領主一時頗為尷尬。而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有撤退之意,把手中還未用出的道具悄然收了起來。

「算了,此次偷襲,算是一種嘗試吧,即便失敗陣亡,也沒啥的,反正那些超級領主會賠償我們,剩下的道具,我們都黑了吧。」

「沒錯,只要堅持一段時間,他們也無話可說!黑了……」

……

……

在林牧被偷襲之時,姜承龍平剿反叛玩家處,此時的戰鬥已經陷入了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白熱化。

即便姜承龍方是擁有先手優勢,士兵軍事素質強悍,組織有度,反應迅捷,但因數量上的差距,一波殲滅的結局還是沒有出現。

姜承龍在殺戮了一番后,返回後方休養生息。

「可惜,沒能一舉擊潰他們。戰役進行到這裡,剩下的玩家戰力和素質還是不錯的。」眉頭微蹙的他,眺望著不遠處的慘烈戰鬥,輕聲自語道。

戰場處,箭矢亂飛,刀光劍影,殺意衝天。

在與這些手臂綁帶的玩家反叛搏殺一番后,姜承龍改變了本來是打算獨自把這七十五萬反叛軍都吃下,收割一波積分與聲望的決定。

在剛剛收到幾個消息,其中一個就是另一面側面城牆的聯軍核心力量的司馬鎮等,竟然反叛了!

另外一個,就是正面城牆上,林牧、季北欽雪影等人的動向消息。

他們在憋大招!

稍稍思忖一番后,姜承龍沒有再猶豫,馬上去尋找外援。因為他心中總是有種預感,從戰役開始到現在,第一次負責正面城牆攻伐之戰的林牧,會出有意外的行動,城牆會比預料中更早破!

城破,就是收割之時,也是圍剿龍且之時,若遲了,湯都沒有,更何況是肉!

冷梟霸寵:緋色妖妻 作為軍中之人的他,華夏區巔峰領主,追求的是肉,不是湯水!!

外援,就是其他跟隨在後面的零散玩家勢力。

他們雖然加入聯軍,可卻還是零散不已,自由行動。

各個攻城點,只是巔峰領主來統御而已,並不是說就能把所有人擰成一股繩。那不現實。

他們不是超級領主的直屬,只能算是圍剿龍且的一份子而已。利益才是他們追求的。

這些玩家,本來目標是氣勢昂揚地想要攻破城牆,擊殺終極boss龍且,爭奪神器。雖然計劃成功的幾率微小,但也是一個念想不是。

可與那縹緲的幾率相比,姜承龍圍剿的數十萬玩家,那可是實打實的收穫!

反叛的玩家,擊殺後會有額外掉落!

很快,側面城牆的消息傳播開來。他們就被姜承龍給鼓動起來,轉移陣地,去擊殺被姜承龍軍隊圍起來的反叛玩家。

開玩笑,攻城還會持續很久的,圍剿反叛軍,收穫一波才是王道!

……

與三位偷襲的玩家領主一樣,林牧也一心二用,在對戰之時,還不忘和季北欽雪影等人聊天。

「林牧,聽說你被玩家偷襲了,需要支援嗎?」季北欽在通訊中說道,語氣頗為玩味。

「沒事,跳樑小丑而已!一切按照計劃即可。」林牧淡然回應。

「那好!我們繼續去準備開始行動!」季北欽嘿嘿一笑,道。

「呦呦,剛聽手下傳來信息,姜承龍那邊有異常。他竟然聯繫其他零散玩家,把那數十萬反叛玩家的蛋糕給分出去了!」季北欽未等其他人回應,又道。

「姜承龍這傢伙應該是發現我們這邊準備的異常了!」雪影凝聲道。

「我們要加快速度推進,讓突擊弓箭手提早進入攻擊點!」

「沒錯,姜承龍都反應過來,其他人肯定會反應過來,遲則生變了!加快一點!」林牧沉聲道。

旋即通訊頻道中靜默了一會。

不一會兒后,一道英氣的女聲響起:「突擊弓箭手到達指定位置!」

「一波流準備完畢!」雪影回應道。

「嘿嘿,三十天的戰役,是時候終結了!」季北欽笑道。

「既然準備好了,那我就不玩了!準備收割!」林牧同樣輕鬆一笑。他可不準備讓偷襲者給逃走,蚊子腿即便再小,也是有肉的。

一波流攻城已經準備完畢,那快樂時光就結束了!

林牧丹田中鼓盪不已的龍元力,再次噴涌而出。這一次,瀰漫全身,戰力飆升!

一時間,偷襲者如韭菜般,被收割!這再一次闡釋出,林牧的強橫! 林牧的刀鋒,如同飄逸的精靈,不斷舞動著。

青芒閃動間,呲呲之聲伴隨而來,敵人的防禦如同豆腐般被破開,緊接著就是一道道白光閃耀而起。

林牧的刀術,彷彿不弱於槍術。

一術精,術術通。

數個呼吸間,就有近二十位偷襲者被林牧擊殺了。

「可惜。不知道怎麼回事,在我使用刀器之時,我的技能竟然不能使用,只能平砍。不然,用起範圍類技能,這些玩家頃刻間就能屠戮一空了。」撇了一眼剩下的有些愣神的偷襲者,林牧心中頗為遺憾暗道。

一般來說,技能的使用是不會限定武器的,這點林牧早有經驗,可如今自己身上的特殊竟然無法使用,著實令他驚異了一番。

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找到人群中的領主,林牧感覺出偷襲者中間有領主存在。

先前那些狂妄之語,可能就是領主發出來的。不過這些傢伙也不是笨人,在進攻林牧之時,沒有明目張胆地站在旁邊觀戰,而是不斷與其他偷襲者一樣遊走戰鬥。

一時間林牧也無法判斷出誰是領主。

面對林牧的突然暴起,人群中隱藏的三位領主彷彿早有預料,此時他們臉上早已沒有之前的狂妄,而是充滿了無奈。

不是他們不努力,而是敵人太無敵了!

不過,他們可不能死,要死了,身上從同盟中黑下來的道具說不定會被爆出去。他們知道,在他們反叛后,系統就已經判定他們是守方陣營。 我的外掛是爸媽[快穿] 守方陣營的士兵死後,都會掉落寶袋。

三位領主彷彿心有靈犀地相互對望了一眼,繼而其中一位領主從空間背包中拿出了一張符篆。

看到他拿出這張符篆,其他兩位領主不約而同地靠近了他。

旋即,領主猛地一撕裂符篆,一道白光驟然出現,籠罩著三位領主。

白光閃爍之中,三位領主的身影悄然不見了。

而等他們的身影剛消息的瞬間,一柄泛著奇異青芒的大刀剛剛橫掃過三人早前停留的位置。

「可惜,被他們跑了。想不到竟然有三位領主,看來這些傢伙是有備而來的,不是頭腦一熱就跑過來的。」林牧眯著眼眸望著殘餘白光,低聲無奈道。

這些傢伙只是低估了他身上的裝備,低估他身上的功法,故而毫無建功。

若是他們使用的都是高階道具,如天階的道具,林牧可能會折戟沉沙。

在三位領主逃跑后,其他偷襲者很快就斃命於林牧的刀下。

林牧把這些偷襲者擊斃后,馬上提著大刀,左手一招,變異龍鱗馬小騏就出現在眼前,輕鬆瀟洒一躍,林牧化作大刀騎兵。沒有躊躇,林牧一夾龍鱗馬,化作一道閃電,奔向前方目的地。

……

在林牧等人開始發動總攻之時,在正面城牆聯軍陣營中央,放置有十個大鼓的陣地中,一群鼓手收到了令他們驚詫無比的命令:

敲響【總攻鼓聲】!!

「卧槽,聯軍頭頭竟然發布總攻的消息!!怎麼回事,現在不是佯攻嗎?不是消耗守軍的資源、精力,然後再總攻嗎?」一名鼓手滿臉震驚,駭然道。

聯軍的拖之訣,早已公告出來。以玩家數量上碾壓之勢,再執行消耗戰術,戰局彷彿已經手到擒來了。

可現在,聯軍的頭領們竟然不按常規來,真是奇怪!

「不管其他的了,我們是鼓手,執行命令即可,敲響事先交代好的【總攻鼓聲】吧!」旁邊又一名鼓手眉頭緊蹙道。

「沒錯,按照命令即可,不管最後如何!」

「可惜,我們不能戰於第一戰線,那裡才是建功立業的好地方。」

「你這傢伙滾蛋吧,第一戰線,那可是用命來堆的,一不小心你就GG了!何談建功立業。」

「嘿嘿……沒錯,他這小子連玩個虛擬遊戲貪生怕死,還高談闊論,妄談建功立業!」

「哈哈……前一陣子,這小子還談到世界第一領主林牧呢,說他要是有林牧那麼好命,折壽二十年都願意呢!」

「人家林牧哪裡是他能比的,那是傳說中的存在,我們只能仰望而已。」

「呵呵……」

一群鼓手不斷在聊著天,雖然如此,可他們的手下功夫卻沒有絲毫怠慢。

「好了,準備好同時激發戰鼓!它們可是對聯軍有增益狀態的,這些增益狀態可是有時間限制的!」一位鼓手一語定乾坤道。

「嘿,是……隊長!」

一時間,一陣陣有節奏、磅礴雄渾的鼓聲陡然響徹這片天空。

聯軍總攻的號角,吹響了!

正面城牆,雙方搏殺正『酣』的時候,伴隨陣陣鼓聲,聯軍的玩家耳邊都傳來同樣的系統提示聲:

「叮!」

「——系統提示,玩家*****,你受到奇異的戰鼓影響,獲得同陣營大範圍時限增益狀態【蒼狼之吼】,戰鬥力提升20%,士氣提升20%,持續時間為一個時辰。」

一時間,聯軍的士兵都精神一振奮,臉上都不約而同地浮現一抹震驚:「總攻的鼓聲?這是總攻的鼓聲!難道,我們要總攻了?」

「怎麼回事?要總攻了?不打消耗攻城戰了?」

「是啊,聯盟的領主們怎麼回事?怎麼臨時變招啊?」

「難道是高層怕夜長夢多?聽說左邊的攻擊點上有兩位超級領主被龍且收買了,反叛了呢!」

「也許吧,右邊城牆的攻擊點上,也發生叛亂,很多零散領主玩家都趕過去收割呢!」

「嘎嘎,高層們可能怕越來越多的大領主會珠胎暗結!」

「我去,老兄你的成語用得真不錯……」

「……」

經歷短暫的愣神驚愕后,軍事素養頗為不錯的他們很快就一掃疑惑,氣勢昂揚地拿起手中的武器,一掃早前佯攻之勢態,瞪圓眼睛望向城牆。

不管如何,總攻就總攻吧,約好不約好,都沒什麼,戰場上風雲突變之事,不是沒有發生過。

現在,他們要乾的是,不顧一切代價,總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