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之前在那墳墓附近的密室之中,官天跟楊玉冠說起了許多事情來,那一刻,楊玉冠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全部被刷新了一遍。

  • Home
  • Blog
  • 之前在那墳墓附近的密室之中,官天跟楊玉冠說起了許多事情來,那一刻,楊玉冠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全部被刷新了一遍。

細細將官天先前說起的話回味了一遍,楊玉冠這才恍然大悟驚叫道:「前輩是說,那個自稱是劍君的人,那些人稱呼為主上的人,便是小靈國擁有百鬼劍的國君?!」

說完,他便覺得不可思議,堂堂一個國君,竟然風塵僕僕跑到落城來,這怎麼說,也是說不通的。

重返十三歲 可是當華青鄭重其事的點頭之時,他又不得不相信了。

見他一臉好奇的模樣,華青便細緻解釋道:「百鬼劍要用鮮血祭奠,而放眼整個小靈國,人口最多也最懶散無戰鬥力的也就數這個落城了。」

楊玉冠明眸瞪大,急切的追問道:「前輩的意思是,小靈國國君想用落城的人祭劍?」

「想必落城最近的一些變化,也是他們暗中操縱的吧。只是不知道這一次,落城將會面臨什麼樣的浩劫!」

華青直直嘆息,與百鬼劍君的百鬼劍相比,林初煉化的風水僵還真是不值得一提。

風水僵都很難對付了,再來百鬼劍君的劍陣,華青也不知道應該如何應對才好。

見她沉默著,楊玉冠也不好多問,心中只是一個可怕的信念,那就是落城的浩劫已經到來了!

月色慢慢升起,落在這個平靜到似乎是沒有生命氣息的深林之中,華青抬頭看了看,那半殘的月亮。

一直眯著眼睛終於捨得全部睜開來,順著她的目光看去,楊玉冠看到了她眼中深深的擔憂惆悵。

見之,楊玉冠往前面前去,剛挪步,華青就突然轉臉,自顧自道:「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便好,其它的,無力回天了。只能看落城人的造化了!」

說完,華青幻幻站起,對著正走過來的楊玉冠吩咐道:「我們回吧,爭取能將關義小子需要的靈土得到。」

「是。」

楊玉冠再次拱手,第一次對一個人如此的佩服。

救命之恩,當湧泉相報!

正欲去攙扶華青,卻被她擺手阻止了,隨後她將腰肢直立而起,緩緩吐了一口濁氣,這才轉頭認真問道。

「玉冠小子,關義那小子放在你朋友那裡,安全嗎?」

楊玉冠動作停滯住,突然間又想起流流那頭長發火紅的衣衫,以及那雙被白色錦緞封閉的目光來。

回神之間,正對華青那認真詢問的目光,楊玉冠見之,滿拱手道。

「回前輩的話,朋友那裡安全,唯有玉冠能尋到。那位朋友說,明天玉冠就能去看望關義兄。」

「嗯,那就好。關義那小子之前就跟我說過,他完全信任你,想必將他交付給你,是沒有問題的。」

說完華青轉頭淡淡的看了楊玉冠一眼,楊玉冠忙回答道:「自然。」

「關義那小子藏身之地,不可對第三人說,知道嗎?」

這話他聽過不止一次,楊玉冠自然明白,聽完便回答道:「玉冠明白,實際上關義兄先前也是這麼跟我說起過的。」

「他之前醒來過?」

華青往前的腳步頓了頓,楊玉冠忙跟上,兩人一前一後,他便將官天在密室之中說過的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華青。

月色將身影拉長,兩人一邊說話一邊考慮情勢,疾步往無雙宮的方向而去。

這一次,兩人絲毫沒有停留,越過一座座山巒,操近路趕回無雙宮。 ?對華青這樣活了許久的人來說,遇到百鬼劍君這樣的人也不足為奇,只是可惜了她的修為已經不再,所以在回去無雙宮的路上也沒有想出一個什麼好辦法來。

而於楊玉冠這種公子哥來說,是人生第一次遇到這麼厲害的人。

所有的事情絞弄在一起,分不清其中所隱含的最終目的,還有那些人各自的目標,也並不是那麼清楚。

兩人一路往回走,焦急趕路之中,還是注意了周圍情勢的變化,發現那些人沒有跟隨上來,這才覺得安心了些。

只不過這種安心只是暫時的,那群人有多厲害,這兩人是心知肚明的。

三十四個人,是個奇怪的數字,這麼多人風塵僕僕的趕路,連修為不低的楊玉冠都只能感覺到他們微弱的存在氣息。

若不是提前發現了他們的蹤跡,否則的話也只能等那些人站在自己面前才能發現了。

這是楊玉冠最想不明白的事情,就算是高手如華青這種,他也能感受到一絲絲靈氣的波動,至少在一定時間內,他是能夠發現他的存在的。

當然,若是華青沒有特意將自身靈力完全斂藏的話。

而那三四十個人壓根就沒有斂藏自己身上的氣息,仿若他們很自信,自信到一定不會被別人發現。

或者說,那三十四個人身上壓根就沒有什麼靈氣,他們是平凡的人。

可是這又怎麼可能,他明明在他們那些人身上感受到了冰寒和血腥的氣味,若真是平凡之人的話,斷然不會給楊玉冠這樣的感受。

就算這個假設肯定,這麼一群平凡人出現,按照楊玉冠的神識感應,應該在極遠之處就能感應到才對,而事實卻是,等這些人就快到自己面前了他才感受到。

他慶幸自己反應夠快,運氣也足夠好,要不是華青突然出現,放出麻雀吸引了百鬼劍君們的注意,讓麻雀替他死,只怕現在的他早已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了。

這一路走來,楊玉冠心中疑惑越來越多,先前流流的事情都沒有想個清楚,而現在,卻又是百鬼劍君的事情。

華青行在最前面,依靠腳下的樹梢或者山壁,只需要一個小巧的點作為對身體的支撐,她便能自如的往前飛奔極遠。

而楊玉冠這樣的修為便不值得一看了,在華青這種前輩面前,簡直就是小兒科。

這個修仙世界靈氣的逐漸減少,使得修仙者們修為精進更是困難,楊玉冠雖然能夠御劍飛行有一年余,可是他的速度依然比不上華青之分毫。

加上他心中太俗世,心神不能穩定,做不到心如止水的境界,所以他根本就不適合那些能夠快速移動自身的心訣。

比如官天的龜蝸訣,楊玉冠是根本就沒有機會學的,就算是官天大方給他修鍊,他也修鍊不成,因為他沒有那麼好的根基,還有心性。

無雙宮已經燒起來,就算華青現在匆匆忙忙趕回去,也改變不了多大的局面現象,所以到最後她反而不是那麼著急了。

破雲宗,無雙宮,落城,關家,或者其他的什麼落城勢力幫派,就算當真拼個你死我活,魚死網破,說到底也僅僅是內訌而已。

只要是內訌,互相有利益的牽扯,事情就總是那麼容易得到解決。

可是今晚卻無緣無故的出現了百鬼劍君一行人,並且連擁有百鬼劍的國君都親自出動了,這件事情,又越發複雜了許多。

小靈國現任國君擁有百鬼劍一事,知道的人並不多,而大家所知的,便是小靈國國君如何的親力親為,親自督戰和發展生產力,只為與大靈國一戰。

說到底,還是他的貪心所知,小靈國本就是從大靈國之內分離出來的,而國君督戰,唯一的目的就是尋找血液,祭祀他手裡的那把百鬼劍而已。

事情並非別人看到的那樣,眾人都以為小靈國國君勵精圖治,實際上,他的擴展疆土僅僅是為了自己長生不死而已。

只要自己能夠得到永生,那什麼樣的東西沒有,所以在他眼裡,那些卑微的百姓實在是如螻蟻一般,死了便死了,不足掛齒。

這是華青所能想明白的,能明白這個道理的人並不是很多,依照官天的思維能力來看,她相信,只要給官天足夠的時間,他一定能夠明白這其中的厲害關係的。

楊玉冠依然糾結於先前的事情之中,越是想,心就越亂,心越亂整個人都不得安寧。

就在快到無雙宮附近,華青感應到楊玉冠的動作停滯,於是在最高的一棵大樹樹梢她停下了腳步,遠遠的觀望著無雙宮現在的情況,等待楊玉冠自己趕上來。

距離無雙宮越近,那股灼熱的感覺就越發的強烈,華青遠遠的看著,眉毛緊蹙,本來不大的眼睛此時又只剩下一條縫隙了。

火勢蔓延,加上此處算是半封閉狀態,熱氣縈繞在宮殿的上方,造成了火勢的不減之勢。

等她看時,無雙宮已經被燒掉了大半,其中火勢最猛烈的便是無雙宮的後方,也就是房子川他們發現有密室的那個地方。

「看來這場火燒得正是時候,這一燒,便將那密室蹤跡掩蓋住了,就算是現在趙嬈要查,只怕也沒了點蛛絲馬跡可尋。」

華青微微搖頭,半仰的臉上泛著火紅的光澤,正好與天上白月光相合。

此時無雙宮外面,房子川壯五等人正在不停的提水救火,蕭春寒夏等人最是直接,利用自己修為,加上馭水葫蘆之能熄滅火焰。

能見的,也就那麼幾個熟人而已,其中來來回回焦急不已的還有無雙宮內的幾名弟子。

雖然不知道那些都是些什麼人,不過依照服飾來看,華青能肯定,那些人必然就是無雙宮的弟子。

而卓冰趙嬈等人早已不見了蹤影,在無雙宮火焰之中跳躍著與火焰一般顏色衣衫的女子,此時正像是一團小火苗一般竄來竄去。

一面全力發動蓮花玉步訣,一面利用自身修為滅火,必要的時候她還會安排其他提水之人救火。

那個小巧的人影,就是剛剛滿十三歲的關葉心。 ?說起來今天還是她十三歲的生日,豆蔻少女,最敬愛的關天哥哥被人害死,親哥哥關葉林也被人害死,現在連關義表哥都生死不明。

她生日,是重大的事情,而如今,今晚卻只能與熊熊火焰為伴。

燒起了的這火,或許就是上天給她的最鮮艷的生日禮物。

看著跳動的火焰在自己周圍吞噬房舍,關葉心獃獃的站著,有些恍然。

靈氣縈繞在她的周遭,短時間內,她不用擔心那俗世之火會燃燒自己。

在她純凈的靈氣之中,隱隱有天藍色的靈氣混合其中,在火焰的燃燒之中,這種顏色更是透明。

天藍色的靈氣慢慢的變得清晰,最終匯合成一條絲帶模樣,在微微的風聲之中,那靈氣又慢慢的分散和聚合,漸漸的,那靈氣竟然匯合出了一雙翅膀。

一雙晶瑩剔透,猶如天藍色海水冰凍凝結之後所形成的翅膀。

那翅膀與她手臂伸長的長短一樣,基本算是與她的整個身體相合。

遠遠看去,她就像是在火焰之中的天使,天使的背上,背負著一雙好看的翅膀。

而那雙翅膀的出現,最終沒有被她發現,翅膀剛形成不久,便又慢慢的散去,最終退散,消失不見。

在最後那一刻,在她的頭頂上空,竟然凝聚成了一隻一人大小的鳥兒來。

幻煙之中的鳥兒,一身天藍色,在她的周遭盤旋,似乎是依依不捨,你鳥兒翅膀是天藍色,而它的身子卻是晶瑩剔透的。

唯有那一雙翅膀分外顯眼,靈氣縈繞之中,出現一雙明亮的大眼睛。

這赫然就是藍翎鷗最初的模樣,只不過是吸收了天地靈氣,加上關葉心自身靈氣供養之後所形成的幻煙藍翎鷗鳥。

這只是靈氣狀態,依照他現在的修為,還不足以幻化成實體。

所以等他在關葉心周遭依依不捨的快速盤旋了九圈之後,最終便消失不見,隱沒入了關葉心身體之中去,似乎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

也就是在同一時刻,遙望的華青正巧看到了這一幕,心中有所感,想了想,微微笑了,覺得這件事情也在情理之中。

這也是為何她極力反對楊羽收關葉心為義女的原因!

藍翎鷗消失,關葉心恍然回神,只感覺背脊之處有什麼溫暖的東西侵入,好似一雙溫婉的手掌撫摸著自己的疼痛。

這種感受她再熟悉不過,先是關天對她的呵護,再是官天對她的呵護,這種感覺,便是一種被奉為掌上明珠,努力保護疼愛的感覺。

心中有所感,關葉心回眸去看,以為那其中一人出現,可是當她轉頭之時,卻發現身後什麼都沒有。

倒是那被她靈氣排斥在外的火焰此時正緩緩的往她身體之處侵襲而來,關葉心見之,驚呼一聲,忙往空隙的地方挪移而去。

蓮花玉步訣發動,閃跳了幾下,她最終落在了空曠的平地之中,而此時,寒夏正焦急地跑來,兩人耳語了幾句,便一同離去了。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看似很長的時間過去,實際上也才兩三個呼吸之間的事情而已。

等楊玉冠御劍到華青身前的大樹樹梢旁時,華青能看見的只是關葉心與寒夏兩人一同離去的背影。

腳下靈劍縈繞著靈氣,將樹梢之上的樹葉點亮,好似那樹葉都有靈氣一般,楊玉冠停住飛行,往無雙宮的方向看了看,卻發現出了燃燒的火焰,以及救火之人之外,是什麼發現都沒有。

楊玉冠快速收回目光,略微躬身行了一禮,這才客氣詢問道:「前輩因何停下了,是否是無雙宮有什麼不妥?」

心中有些七上八下,想問的事情實在是太多,想了想,楊玉冠便不敢問出,到口的問話最終還是被他咽了下去。

華青頭也不回,答非所問道:「這一路,看你心神不寧的樣子,你應該是有什麼事情想要問我吧?」

說完她才轉身,瞟了面色詫異和糾結的楊玉冠,埋頭閑適的一拂袖,這才繼續道:「你有什麼就問吧,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楊玉冠腳步頓了頓,望了望華青,看她認真的模樣不像是開玩笑,逗弄自己,於是他又客氣的行了一禮,嘴唇動了動,回應道:「是。」

素手拂袖,華青的將手指落下,抬頭看了看楊玉冠,嘴角閃現出一抹苦笑,哼道:「我是最討厭那些凡夫俗子之禮的,你有什麼問就是,不用行禮那麼多次,你們不累,我倒是看累了。」

「好。」

楊玉冠抿嘴回答,微風拂過他的臉,將他頰邊的長發飛去,遮擋住了他的視線。

他輕輕伸手,略微的撫弄了一下,那一下,也使得他心中的石頭落了地。

在這個修仙的世界里,尊卑有嚴格的要求,而那唯一的要求便是自身的修為境界,以及綜合實力。

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可以對一個六十歲的老年呼來喝去,除了少年俗世之中的身份之外,還有一個就是少年的修為遠遠的超過了那老年。

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人會覺得那少年不懂禮貌,反而覺得那少年分外厲害。

所以在這個世界里,高階修仙者時常明目張胆的掠奪低階修仙者的寶物或者修鍊資源什麼的,也是極為平常的事情。

因為低階打不過高階,所以只能任人宰割。

弱肉強食,是每一個世界的生存法則,無論這個世界如何變遷,這第一點是永遠不會改變的!

所以在看不透華青修為,且華青展示了自身比別人強大很多修為的情況下,楊玉冠是不敢在華青面前造次的,簡單來說,他有自知之明,心知並不是華青的對手。

所以,華青是前輩,楊玉冠是晚輩,雖然華青看起來比他大不了多少。

可是這個世界修仙者的實際年齡也不能全憑外貌所決定的,取決的因素還是修為的高低,是前輩是晚輩,一比便知,一目了然。

而楊玉冠是斷然不敢和華青比的,光是卓冰對她那戰戰兢兢的態度,就使得楊玉冠起了尊敬和疑惑之心。

他這個人一旦對某人起了敬畏尊敬之心,那麼這種態度在今後的日子裡,就很難改變了。 ?人見得多了,華青自然能猜到一些他們心中所想,又加上楊玉冠算是官天最為信任的人,所以華青決定告訴些楊玉冠一些他並不知道的事情。

當然,前輩的姿態也還是要的,華青一向都高傲,若不是看在官天的面子上,只怕還真的不想搭理楊玉冠。

說到底,她還是感激楊玉冠救了官天,只是她一個前輩不好說什麼軟話而已。

兩人默契的往樹梢之下飛去,呀楊玉冠亦步亦趨的跟著,始終距離華青三步之遙,以示尊敬。

最終在臨水亭之中停下,此處也是官天與梅五娘顏容匯合之地。

進了小亭來,其中熱氣更是澎湃,因為距離無雙宮就只要一條河畔的緣故,在這裡,他們能將無雙宮的一切瀏覽個遍。

火焰折射在湖畔之中,將燃燒著的無雙宮倒影在水中,水中的月亮就在熊熊烈焰之中。

夜風吹起,水中燃燒的火焰隨著節奏而擺動。

一夜沉婚 兩人站立在河畔之前,這裡正巧有大樹遮擋著,他們能看到無雙宮的對岸情況,而對岸卻不能輕易發現他們這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