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之前本殿主得知,還有八百年。”江道明神情凝重地道:“剛纔契合天地,察覺天地越發衰弱,如今,怕是八百年不到了。”

  • Home
  • Blog
  • “之前本殿主得知,還有八百年。”江道明神情凝重地道:“剛纔契合天地,察覺天地越發衰弱,如今,怕是八百年不到了。”

南荒這裏,想要掠奪天地本源,他能出手阻止。

但這個世界不止一個南荒,還有一個大夏。

大夏的武者,壽元到了,和南荒皇帝沒什麼區別,也會掠奪天地本源! 三道流光,快若驚雷勢若閃電,眼看就要擊中李逸晨之際,突然之間,一道土黃之色從地面升起擋在李逸晨的面前,瞬間令三道流光速度一滯,而就在這一滯之際,李逸晨縱身而起躍過三道流光,半空之中出大鵬展翅般的一劍直刺而來。

寒意逼近,苗天龍臉色巨變!

對於李逸晨還有手段他並不覺得驚訝,而苗天龍驚訝的是此時他原本鎖定著李逸晨精神力彷彿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粉碎開來。

銀蛇劍的必殺技之一,苗天龍已經施展出來,但精神力無法鎖定李逸的話那麼那三道流光將無法完成進一步的攻擊,也就是如今苗天龍不僅攻擊被瓦解,反而令自己暴露出空門,陷入李逸晨的攻擊之中。

精神力鎖定失敗!在同級較量中絕對是無允許存在的!因為一旦無法鎖定對手,那麼不僅是自己的攻擊效果會大打折扣,同時也無法完全了解對方的攻擊軌跡,這等差距絕對可以決定一場戰鬥的勝敗。

感受到李逸晨凌厲的攻擊襲來之際,苗天龍全身急退之間精神力更是狂暴的掃向李逸晨,精神力鎖定不能沒有!

然而,無論苗天龍如同的努力,但他的精神力只要接觸到李逸晨便立刻被一股強大而不知名的力量震得粉碎。

顯然李逸晨此時運用了從青雲峰挑戰歷練中得到的沙核的力量,論修為李逸晨也許比起苗天龍還要略遜一籌,但是論精神力的話,李逸晨絕對遠勝苗天龍,可是當初李逸晨的精神力也無法衝破沙核的禁制,顯然此時苗天龍再怎麼拚命也只能是徒勞無功了!

同時李逸晨手中的天運劍距離他的身體卻越來越近,尤其在李逸晨天道力的灌注之下,距離苗天龍已經不及三尺。

終於苗天龍意識到眼前當務之急乃是化解李逸晨的攻擊,而不是精神力的鎖定。

雖然銀蛇劍已經化身攻擊,但苗天龍的手段顯然不是只有劍招!

只見急退中的苗天龍十指不斷翻滾,一道道靈力不斷吐出接擊中天運劍身,發了陣陣嗡鳴,而好不容易抓住反擊機會的李逸晨顯然也是鐵了心要建功於此一擊,哪怕雙臂不斷有麻痹之意傳來,卻依舊保持著前進的速度與氣勢。

但在反擊中感受到李逸晨攻擊力度的苗天龍從之前的失措中回過神來整個人也輕鬆了許多。

剛才因為精神力無法鎖定李逸晨他才會一時心急,而如今平靜下來他卻知道,就算無法精神力鎖定,自然縱然不便快速打敗李逸晨,但以李逸晨如今的實力想要打敗自己卻是根本不可能之事。

而且就在苗天龍剛剛輕鬆下來之間,突然感覺大腦彷彿被一股極其強橫的力量衝擊而來。

好強橫的精神力!這是精神力攻擊!憑著本能的反應,苗天龍立刻意識到自己受到李逸晨的精神力攻擊,只是他沒想到李逸晨的精神力居然強大到如此的地步!

在無法精神力鎖定李逸晨之際,苗天龍對於精神力的運轉自然也就不如之前那麼嚴謹,而李逸晨本身精神力就略強去他,同時又有不滅神魂訣的根基,運用精神力的攻擊更是直指其魂魄,使得苗天龍大腦在瞬間陷入一片空白。

苗天龍能常年保持著地榜第一的位置也絕對不是偶然,雖然不小心著了李逸晨的道,但是憑著本能還是第一時間全身一個旋轉之際,體內的法則之力與靈力混合在一起,不計成本的迸發出來。

一聲轟響之中,只見那原本縈繞在苗天龍身則的法則符文如同一顆顆子彈一般毫無規則的暴射而出,與此同時苗天龍的全身法則符文不斷湧現而出,在其身體四周形成一道又一道的保護。

雖然無法以精神力鎖定李逸晨的位置,但是苗天龍先是以法則符文進行無規則的攻擊用以緩解李逸晨的攻擊速度,然後再以法則符文在體外布防,哪怕不能用精神力鎖定李逸晨,但只要李逸晨靠近法則符文的防禦,也同樣會觸動他的感知,令他洞曉李逸晨的一切。

可以說在精神力受到攻擊的瞬間能做出如此堪稱完美的反應,苗天龍的戰鬥意識絕對可以堪稱絕佳。

然而面對著苗天龍的法則符文襲來,李逸晨前進的身影卻半點沒有後退的意思,速度依然絲毫不減,就在身體混入法則符文的亂流之中時,李逸晨的身影左衝右突,速度快得驚人卻又給人一種無比洒脫的感覺。

好強的身法!好精妙!

這一刻觀戰之人甚至來不及思考為何明明佔據著上風的苗天龍會突然之間被李逸晨逼得如此的狼狽,同時也在來不及思考苗天龍為何會突然不惜大耗靈力搞出此等陣勢就已經完全被李逸晨這套身法所吸引過去。

可以說如果一開始李逸晨便施展出這套身法,絕對不至於被苗天龍那般的壓制,也就是說之前的平分秋色只不過是李逸晨有所保留而形成的平衡,而李逸晨的保留為的就是此時的反擊,雖然大家還不明白李逸晨是如何組織起這般反擊,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一切都絕對是在李逸晨的預計之中。

似乎表面上是苗天龍控制著整場戰鬥節奏,但事實上卻是李逸晨在控制著整場戰鬥的節奏,一想到這裡,眾人立刻意識到哪怕他們已經很高看李逸晨的實力了,但最終還是低估了李逸晨。

不過此時的李逸晨可完全沒有心思去關心其他人的想法,只見已經穿過法則符文亂流的李逸晨整個人目光如炬,身體依然保持著無數靈活的姿態,不斷穿行苗天龍的近身防禦之中,同時李逸晨腳下每一步踏出,地面亦泛起一道道光澤艷人的紋路。

步步成陣!

苗天龍戰鬥之前自然也對李逸晨做過一番調查,他也知道李逸晨曾經在百座論道上施展過三步成陣。

然後就在苗天龍暗凝靈力準備強力破陣之際,突然一道寒意毫無徵兆的奔著面門直襲而來。

怎麼可能?精神力無法鎖定的苗天龍自然無法完全掌握到李逸晨的身法,更沒有想到李逸晨居然能無聲無息的穿過自己布下的防禦在這麼近的距離中對自己發起攻擊。

寒意化著一股銳利,雖然劍鋒未至,但苗天龍已經感覺到鼻尖傳來的刺痛感,此時也顧不得去考慮,李逸晨的步步成陣,本能的雙手一合,之間暗聚的靈力催動著法則之力在其雙手合十之間瞬間化著一個光球,將李逸晨襲來的一劍卡在其中。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厲喝從李逸晨的喉間爆發出來,只見地面無數的陣紋瞬間彷彿將所有的力量集中於一點釋放出來一般綻放出耀眼之極的光芒,接著無數的脆爆在苗天龍身體四周爆裂開來,只見那些原本護著苗天龍身體的法則符文瞬間被震得四分五裂!

哪怕苗天龍修為已經接近聖尊境中期,但如今他乃是被動防禦,一切都是十分的倉促,而李逸晨這一次踏出的也不是三步,而是四步!

四個攻擊性極強的尊階陣法環扣在一起暴發出來的力量,哪怕是苗天龍有所準備也夠他喝上一壺,何況他如今只是倉促應戰,而且還要消耗大量的力量來阻擋李逸晨迎面襲來的奪命一劍。

嗯……嗯……一聲聲悶哼從苗天龍不斷噴出真血的嘴裡發出,兩人身體極速的一進一退之際,這顛覆著所有人之前猜測的局面驚得所有人幾乎不敢相信的眼睛,同時也震得所有人大瞪著雙眼,直直的盯著擂台上的一切,彷彿擔心自己的一個閉眼就會錯過最為精彩的瞬間。

然而當苗天龍的身體退到靠著擂台上他之前插過檀香的台柱停下來的時候,他身體四周的爆裂之聲也停了下來,而此時李逸晨手中的天運劍的劍尖也已經頂在他的喉間,只要李逸晨右手微微吐力,這位佔據地榜近兩百年第一的天才便會瞬間殞落!

頓時所有圍觀之人都彷彿被人施了定身術一般,雖然在李逸晨的反擊完全形成之際他們已經猜到這個結局,但還是沒想到苗天龍會敗得這麼快,這麼乾脆。

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當事實擺在眼前的時候,他們仍然有種無法接受的感覺。

困獸進化場 兩人的戰鬥可以說將沒有太多武道修為上的較量,但是對方卻將戰鬥意識,已經戰鬥技巧的組合演化到極致,沒有絢麗大氣的對轟,但卻更加驚心動魄,而且這其中的攻防手段更是令人值得引人深思。

「好!」就在此時,金震山也忍不住喝起彩來,接著便是此起彼伏的叫好之聲,隨即全場所有人都沸騰起來。

這並不是說他們完全站李逸晨這一邊而敵對苗天龍,而是李逸晨最後的反擊實在太過完美,實在無懈可擊。

先是示敵以弱,但卻守得滴水不漏,然後再借著對手求勝心切,利用土之法則在減緩了苗天龍的攻擊,然後又不知名的手段切斷苗天龍的精神力鎖定,瞬間發起反擊,接著趁對方應付反擊之時,以精神力衝擊,使得對方出現短暫失神,再利用這個瞬間四步成陣形成強大的反擊,同時再配合著正面的奪命一劍,這般妙至巔峰的組合,早已超越修為的梏桎,乃是對武道最完全的詮釋,所以這一刻,所有人都忍不住為之喝起彩來。

甚至金震山在想,若是把他還到苗天龍的位置,一旦陷入李逸晨的反擊節奏,估計自己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同時也令金震山此時也可以肯定自己出現之時,那道掃向自己的隱晦精神力並非自己的錯覺,絕對就是李逸晨…… 喉間淡淡的寒意傳來,苗天龍感覺全身無比的冰冷,目光略顯獃滯的望著李逸晨,神色中充滿著不服!

敗了!武者之路雖是爭勝之路,但沒有誰會保證自己一生不敗,哪怕久居地榜第一的苗天龍也不敢保證,而且這些年與內城弟子的切磋他的同樣有勝有敗。

但那是自己全力施展之後的落敗,那是技不如人的落敗!

一生經歷了無數的勝敗,但苗天龍卻從來沒有如同今天敗得這麼在憋屈來,自己的實力才十分之一都沒有發揮出來,自己還有諸多底牌未亮,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敗了,除了不甘此刻苗天龍心裡更多的是懊悔。

甚至在苗天龍的心裡極想說再重來一次,但苗天龍地卻明白,如果這一場不是比試而是生死搏殺,那麼自己的自己已經是一具屍體,又何來重來一說?

而且在成長的道路上,自己以弱勝強也是時常為之,而且如今不過是在歷史重演的時候,自己換了一個角色而已。

「我輸了……」片刻的思考,漸漸冷靜下來的苗天龍開口說道,但即使心理無奈的接受了這個事實,在說出這三個字之後,他彷彿還是用完了所有的力氣。

這一刻苗天龍沒有去考慮自己說出這三個字所帶來的後果,此時他的心中只有無比的懊惱,懊惱著自己這些年因為地位和實力的不斷提升而有所迷失,以至於從開始與李逸晨的戰鬥就心存輕視,導致最終服下這難咽的苦果。

但苗天龍在說出這三個字換來短暫的輕鬆之後,心中卻突然對李逸晨泛起淡淡的感激之意。

他知道這些年的順風順水形成的自我迷失,若是沒有今日李逸晨用事實的當頭棒喝,也許自己的下一次失敗,極可能是以性命為代價!

顯然苗天龍能走到今天,他的心境早已不是四周觀戰的弟子所能比擬,想明此節,眼中的迷惘也漸漸消失,再一次變得無比的清明起來,甚至站在他身邊的李逸晨都能清楚的感覺到他身上的氣息彷彿又有所變化。

敗了!苗天龍真的敗了!

雖然之前已經難以抑制的喝彩,雖然看著李逸晨的劍尖已經頂著苗天龍的喉嚨,但當那三個字從苗天龍的嘴裡吐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還是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為一旦苗天龍認輸,那就意識著李逸晨挑戰成功,李逸晨的挑戰成功也就意味著他將取代苗天龍的位置成為地榜第一!

這怎麼可能?一個剛剛進入青雲城的在新人一下子成為地榜第一?

雖然在與苗天龍一戰中李逸晨表現不俗,甚至最後那一套組合連擊更是贏得滿堂喝彩,但大家僅僅是認可了李逸晨實力不凡,卻沒有誰覺得李逸晨真有在地榜第一的實力。

在場皆是明眼之人,哪怕李逸晨表現得再過驚艷,大家也看得出,李逸晨只是戰術運用得當,打了苗天龍一個措手不及,但若論真正的實力,在所有人的心裡李逸晨仍然不可能是苗天龍的對手。

但無論客觀事實是如何的存在,但是按著地榜挑戰的規則苗天龍只能淪為地榜弟子,而李逸晨也一舉成為地榜第一。

無論他們服與不服這都是鐵一般的事實,而且更重要的是就算他們不服,他們想要挑戰李逸晨,那也得先通過地榜挑戰歷練才能取得相應的資格。

而這條鴻溝卻又令許多人望而卻步,如此的現象頓時令之前還為與李逸晨漂亮的戰術組合而喝彩之人內心的妒忌再次泛濫起來,更是在心裡暗呼著李逸晨走狗屎運了。

但金震山此時看向李逸晨的眼神卻在不斷的發生著變化,先不論李逸晨此時依然能保持著平靜之極的心境,就論整個戰鬥過程而言李逸晨也是將自己所有的優勢發揮到極致在,單憑這一點就足以說明李逸晨的武道理論何等的精深。

當然更重要的是,大家只看到苗天龍有諸多手段未出,但金震山卻能想到能在這般情況下就將苗天龍打敗的李逸晨又豈會沒有其他的手段在?能在自己出現之時,作為唯一一個捕捉到自己身影的傢伙,他會沒有一些驚人的底牌?

金震山看著李逸晨,眼神充滿著複雜之色,他知道這一戰李逸晨已經向青雲閣展示了他立足之根本,似乎也明白了為何安道全極力推薦李逸晨的原因。

「我現在履行我的賭約,我先去給你找回那件典當之物!」又片刻的沉默,苗天龍似乎已經接受了自己落敗的這個事實。

李逸晨到也沒想到在落敗之後,苗天龍不僅沒有暴發,反而整個人也似乎變得內斂了許多,彷彿換了個人似的,這一刻在苗天龍的身上根本看不到半點狂傲之意,比交手之前完全判若兩人。

雙眼盯著苗天龍,兩人的目光相遇,李逸晨感覺苗天龍的雙眼此時更像一潭清泉,突然李逸晨意識到苗天龍並沒有因為失敗而有所氣餒,而是在這極短的時間內尋找到了迷失的自己,頓時李逸晨對苗天龍的心境也不由佩服起來。

「好的,謝謝!」李逸晨沒有再提十年雜役之事,因為苗天龍表現出來的武者心境已經引起李逸晨的佩服,但風雲幡卻不得不追回,所以對於這個賭約,李逸晨還是需要苗天龍去履行。

謝謝兩個字李逸晨說得極其自然,但苗天龍身體卻是不由一在怔!

按著賭約,從現在開始的未來十年之內自己都將是李逸晨的雜役,主人需要對雜役需要說謝嗎?

尤其是自己之前的態度,在這個時候李逸晨沒有奚落自己已經相當不錯,還會給自己說謝?

心境剛有所明悟的苗天龍突然意識到,在心境上李逸晨絕對已經比自己高出一個層次,那麼李逸晨的實力真的就是擂台上所表現出來的那麼多嗎?如果不是,那麼自己傾盡全力就真的能勝他嗎?

不過這些心思苗天龍還是沒有表現出來,無論他的心境再怎麼提升,面對如此巨大的打擊,他同樣一時無法接受,所以他只是點了點頭便向身影一閃,向著門口直奔而去。

苗天龍離去,李逸晨把目光移向其他的擂台之上。

通過明悟紫光又經過李逸晨的調教之後,金思妍於陣道一途可以說是突飛猛進,再加上其本身不俗的武道,當李逸晨把目光在投向她這邊的戰鬥之時,金思妍的對手地榜排名第二的明凡此時已經被金思妍的陣法所困住,顯然估計再發展下去明凡也只能重蹈當初趙劍的覆轍。

而另一邊與地榜排名第三的呂強交手的齊九霄此時已經拼尺力,靈劍盤旋於頭頂上頭,無數的殺戮之意充斥著整個擂台,同時左手持著一張棋盤,右手靈訣涌動之下,無數的棋子不斷飛擊而出,而配合著頭頂靈劍時不時神出鬼沒的襲擊,亦已經勉強控制著整場戰鬥的節奏。

雖然呂強同樣實力不凡,在齊九霄這等嚴密而凌厲的攻擊下依舊絲毫不落下風,但此時卻只得被迫防守而見招拆招,可以說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齊九霄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相比起這兩邊的情況,蘇常樂此時似乎也不再隱藏其真實實力,一些源自輪迴殿的手段亦齊齊施展出來,逼得地榜排名第四的許金成不斷的後退,已經只有招架並非還手之力,顯然蘇常樂取勝已經只是時間之事。

到是秦浩和華無明兩人面對著地榜排名第五和第六的林海濤和杜蛟此時更手得難捨難分,雙方互有攻守,一時到也分不清楚到底哪一方更佔優勢,似乎出現什麼樣的結果都是正常一般。

「我去……這是地榜地弟子太弱,還是他們在幾人太猛?」

「六人佔地榜前六,總得算起來他們可是絲毫不落下風啊!」

「是不是地榜弟子太弱,你上去試試不就知道了?」

「唉……看來這以後的地榜之戰將會變得更加的艱難了!」

「我可不這麼認為,要知道如今地榜的第一可是李逸晨……」

一時之間四周觀戰之人看著場中的情況也紛紛議論起來,驚嘆著青雲四傑和金思妍的實力的同時,他們似乎又有慶幸著李逸晨打敗了苗天龍。

因為如今李逸晨佔據著地榜第一之位,也就意味著如果他們通過地榜挑戰歷練的話就有資格挑戰李逸晨,而如此一來,他們也有可能登上地榜之首坐上那麼一坐。

雖然大家都知道以他們的實力就算打敗李逸晨也未必能把地榜之首這個位置坐暖和,但能去坐上一下不也是人生的一大得意之事嗎?

眾人雖然不斷的議論,但目光卻依然集中在五大擂台之上,此時戰鬥越發的白熱化,交戰雙方也各自祭出壓箱底的本事更是令場面更加的壯觀而驚人動魄起來。

「我認輸……」就在大家全神貫注的關注著戰鬥之際,又一次破開金思妍陣法的明凡尋著機會終於大喝沉喝起來。

當初聽聞趙劍的狼狽,明凡還曾經取笑於他,可是當身處其中之時,明凡才知道這其中的辛酸與無奈根本無法與外人道哉…… “南荒皇帝只是開端,這個世界,邪孽太多了。”

江道明神情冷厲,道:“除了南荒,還有大夏,還可能有其餘轉世身。”

“這些轉世身,全都該殺。”鱷神怒聲道:“轉世就轉世,還留下什麼前世魂,居然想奪捨本神。”

“本殿主擔心,其餘轉世身,已經被奪舍了。”

江道明目光開合,龍象祥雲託舉着他們,飛向南荒皇帝所在方向。

鱷神神色沉重,道:“可是,殿主啊,我們就這麼去?要不你回大夏,找一些幫手?”

“大夏……”江道明輕嘆一聲,道:“大夏武者,恨不得本殿主早點死。”

鱷神咧了咧嘴角:“殿主,你這人緣很差啊。”

“罪孽,不配與本殿主爲友。”江道明傲然道:“這污穢世界,本殿主會以一己之力清晰乾淨。”

“我們這麼去,還是有些冒險了,南荒皇帝身邊,肯定有高手。”鱷神憂慮地道。

“那便全殺了!”江道明冷聲道。

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這纔多久時間,一千年,已經不到八百年了。

如果沒有他阻止南荒,現在末法之末時間段,估計還能剩下五六百年?

鱷神沉默了,良久,才道:“如果殺不了呢?”

“世上,沒有本殿主殺不了的罪孽!”江道明冷聲道:“哪怕是神,亦要在本殿主掌下敗亡!”

鱷神感覺自己牙齒在打顫:“殿主,真正的神,可不好惹。”

江道明所斬的人仙,它的前世身,都是執念,殘魂,根本不完整。

如果完整的話,這方世界都容納不下。

“天地不語,這些東西已經化爲災禍,必須淨化。”

江道明神情漠然:“完整的神,也不敢出手,否則,他想離開這個世界。”

現在的世界,能容納人仙,已經是極限。

人仙一旦出手,立刻就會被排斥出去,永遠無法迴歸這個世界。

鱷神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勸不住江道明,只能任由他去了。

“等快到皇都時,你便離開,殺起來,本殿主護不住你,或者,你現在離開,本殿主一人前去。”江道明道。

“我遠遠看着,本神想親眼看看,南荒皇帝如何沒得。”鱷神連忙道,頓了頓,道:“其實,等本神踏入十層,也能幫上忙。”

江道明淡淡一笑,道:“有心就行,但時間不等人啊。”

……

山谷,宮殿內。

頭髮花白的南荒皇帝,高坐在龍椅之上,如今的他,越發蒼老了。

“吾皇,後葵,身隕了。”中年女子沉聲道:“江道明闖過了輪迴路,後葵戰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