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也是因此,他們回神念的時候就慢了一點。

  • Home
  • Blog
  • 也是因此,他們回神念的時候就慢了一點。

黎華一臉色不斷變換,過好一會,他才鎮定下來,看向青穹之主,笑道:「真沒有想到閣下出手幫了我們,竟然在路上還救了秦家家主。」

此話一出,黎巫三人的臉色瞬間就好了起來。少主說的沒錯,秦煥在這裡,只有可能是秦煥遭遇危機時撞了大運,才碰到這位天才!

不然的話,就憑秦煥這種紈絝,怎麼可能會獲得對方的認可?

「什麼救了秦家主?你在說啥呢?我們倆一起過來的啊。真要說救,應該是我們倆一起救了你。」青穹之主一臉莫名其妙。

黎華一四人的表情瞬間就凝固了。

此人,竟然和秦煥關係匪淺?

「對了,我得跟你們講講,你們不是答應了我們三個條件嘛。這第一個條件呢,就是幫我。剩餘的兩個條件,就要看秦煥這小子的意見了。不過你們放心,要你辦的事情,肯定不會讓你們難做。」青穹之主笑眯眯道。

「什麼?那絕不可能!」黎華一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回絕了!

秦煥可是搶走了他心愛的女人,如今竟然自己去幫他?

更何況,諸多天才們,誰不知道他想要整治秦煥,要是反過來幫秦煥做事,這要是被其他天才們知道了,他的面子往哪兒擱?

「你這是想要毀約?」青穹之主眼睛一眯,道:「我跟你說,記光符我已經派出去了,你要是反悔的話,那段影像必然傳遍五界!」

「你——」黎華一的臉色登時變的極其難看,要是真的傳了出去,那他們黎家的面子就丟大了,他這一生也會背負起背信棄義的標記。

黎巫三人的臉色也是陰晴不定,萬萬沒想到,竟然會發展成這樣。

「黎少主,你可得想清楚再回答。」青穹之主冷哼一聲。

黎華一強壓住胸口的惡氣,眼神陰冷的掃了秦南一眼,事已至此,他已經完全明白,肯定是秦煥付出了很大代價,故而請來了這樣的天才相助!

「閣下,秦煥能夠給你的,我也能給你的,甚至他不能給你的,我依然能給你。 https://tw.95zongcai.com/zc/66025/ 與其幫這樣一位廢物,何不與我們黎家聯手呢?」黎華一誠懇道。

「對啊,這位小哥,我們少主一向對天才都是極為尊重,也是極為大方的。閣下何必跟這種紈絝子弟聯手呢?」黎瑾雨美眸閃動,聲音輕柔,嬌美的身軀,不露痕迹得向青穹之主靠近。

「你要幹什麼!離我遠點!」青穹之主一口氣退了好幾步,一臉警惕的看著黎瑾雨:「我跟你說,你休想占我便宜!」

黎瑾雨臉色瞬間漲紅,她這樣一個美人主動靠近,對方竟然如此嫌棄?

「還有,黎華一,你在想什麼,我心裡非常清楚。只是很可惜啊,我並不是沒有給過你們機會。」青穹之主淡淡道。

黎華一等人一愣,給過機會?什麼機會?

「想當初我在法仙道場兜售地圖,你們竟然沒有一個人相信。唯一一個買了的,還認為我騙了他,簡直是不可理喻!」青穹之主道:「最後,也就秦兄弟相信我。」 黎華一猛地想到什麼,面露不可思議道:「你就是那個賣給祝遠非地圖的人?」

當時祝遠非以為自己被欺騙了,想要不顧規矩強行出手,鬧出了很大的動靜,他也關注了一下。

黎巫三人同樣也是如此。

但,他們都一致認為,祝遠非的確是碰到了騙子!

畢竟誰也不會相信,區區一位無上天尊,可以拿出雲絕仙宮核心之地的三分之一地圖。

後來,秦煥出手買下此人的地圖,他們還嘲笑秦煥簡直是愚蠢至極。

可是現在來看,秦煥當初的舉動,根本就是賺大了!

雖然此人賣的地圖是假的,但此人在禁制上的造詣,那可是真的啊。

秦煥僅僅就憑几把仙劍,就輕輕鬆鬆結交了此人!

雖然此舉會得罪祝遠非,但他們要早知道這樣的話,別說一個祝遠非,就算是兩三個祝遠非,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得罪。

要知道,在任何傳承禁地之中,這種在禁制上有著極高造詣之人,那可都是有著極大的作用,可以幫你化解無數危機,還可以幫你輕鬆取得傳承!

「他媽的,秦煥這運氣也太好了!」

黎華一心中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在他看來,秦煥事先肯定沒有看出這位天才的底細,只是單純覺得有趣,才會去拿仙劍去買。

畢竟,他們那麼多天之驕子,包括那些巨頭們都沒有看出來,秦煥怎麼可能會提前看出來?

秦煥依舊是愚蠢的,只是誤打誤撞,碰到了一位深不可測的天才!

「不過,兩人既然是如此結識的,那麼兩人之間的關係,還沒有到那種地步,我們還有機會。而且,時間長了,這位天才定然會發覺,這秦煥就是一個愚蠢至極的紈絝子弟,一個扶不上牆的阿斗,到那個時候,肯定也不願意和秦煥繼續來往了。」

黎華一目光閃爍,將他心裡的想法,告知了黎巫三人,得到了他們三人的一致認可。

「真沒有想到,那位就是閣下。說來慚愧,當時我們也眼拙了,認為閣下是一位騙子。」黎華一打定主意后,不再糾結憤怒,乾脆大方起來。

「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青穹之主擺擺手。

「既然如此,那就按閣下所說的辦吧。」黎華一看向秦煥,平靜道:「到時候,我會幫你兩次。」

「那就有勞黎少主了。」秦南淡淡一笑。

「好了,既然事情談完,那我們就不耽擱時間了。黎少主,我第一個條件就是,接下來待會全力幫我拿下日月天碑。」青穹之主道。

「日月天碑?雲絕仙帝的帝器?莫非在那裡,就是……」黎華一四人都是一驚。

「嗯,沒錯,化解古龍九回首之後,那就可以看到了。」青穹之主點了點頭。

黎華一四人心中皆是輕吸了口冷氣。

他們各方大勢力們,早就對雲絕仙帝的一切,都進行過了解摸索。但,即便這樣,他們也只知道界器所在何處,並不知道日月天碑和帝身等物在什麼地方。

此次各路天之驕子進入這核心之地之前,各方大勢力們都準備了各種各樣的強大手段,讓他們發覺那些帝器、帝身等等所在之地。

然而,直到現在為止,黎華一也沒有聽說哪一位天之驕子發覺了日月天碑。

若不是誤打誤撞的話,他也不會來到這裡。

「此人在各種禁制上的造詣,恐怕還在我們先前猜測之上!」

黎華一心中暗道。

「幾位,接下來記得按我說的去辦。古龍第八回首之處,還留下了一處生門,走錯了尚且無礙。但第九回首之處,那就沒有生門了,一旦走錯了,就只能硬碰硬。」

青穹之主嚴肅的叮囑了一句,就將破解第九回首的方法,傳入了黎華一等人的腦海。

「就這麼簡單?」

黎華一四人嘴角忍不住一抽,他們先前破解第七回首和第八回首,那不知道付出了多少戰力,可是現在更恐怖的第九回首,卻只需要按照特定的步伐,像是散步一樣走過就可以安然無事。

「話說回來,我們還沒好好感謝一下閣下。雖說答應閣下三個條件,但我們始終覺得過意不去。」黎華一忽然開口,道:「閣下,我們偶然得到了一件還可以的東西,就把它送給你吧,略表心意,希望閣下不要嫌棄。」

黎瑾雨非常乖巧的取出了一個白玉寶盒,遞給了青穹之主。

秦南瞥了一眼,不禁暗暗咂舌,這黎家少主果然就是財大氣粗。

在白玉寶盒內,靜靜懸浮著一顆呈現為七彩之色的仙草,即便那白玉寶盒具備封印之力,可以隔絕氣息,但秦煥仍然能夠感覺到那顆仙草蘊含的磅礴仙力。

雖然不知道這顆仙草的來歷,但價值絕對相當珍貴,絕不僅僅只是『還可以』,要是拿到外界,必然能夠引發一番激烈爭搶。

豈料到,青穹之主只是瞥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道:「這七幻上仙草對我沒用。」

頓了頓,青穹之主又補了一句:「你們要真的想感謝我,不如給我搞一株血緣仙花過來。」

被直接拒絕,黎華一不怒反喜,既然對方有所求,那他們大可以順勢而上,從而將對方給徹底拉攏,打好關係。

「閣下,實在不好意思,我們身上都沒有帶血緣仙花。不過我會傳令下去,到時候肯定可以給你搞來一株血緣仙花,不,怎麼著也得給你弄來兩株。」黎華一豪爽道。

儘管兩株血緣仙花,價值斐然,但那都是值得的。

等打好關係之後,自然就可以讓此人改變主意,他不必再去幫秦煥。而且,到時候還可以不用顧忌,隨心所欲的收拾秦煥!

「秦煥,你給我等著。」黎華一心中暗自冷笑。 青穹之主面露滿意之色,道:「黎少主,那就先提前謝謝你了。」

黎華一笑了笑:「叫黎少主未免也太見外了,還是叫我華一吧。對了,這麼久了,竟然還不知道閣下的名諱,不知閣下是否方便告知呢?」

「沒什麼方便不方便的,免貴姓趙,字信真。」

「原來是趙大哥!此次法仙大會一行,趙大哥必然能夠一鳴驚人。」

秦南在旁邊看著這一幕,心裡不由一陣好笑。

黎華一的心思,實在是太明顯了,一眼就可以看出來。但是,不得不承認,黎華一的確是有魄力和手腕,要是換做其他人,此時對黎華一想必是好感大增。

然而,黎華一恐怕怎麼也想不到,青穹之主所要的血緣仙花,那完全就是為了他而準備的。

時間一點點流逝,沒有過去多時,秦南一行人踏入了古龍九回首的禁制中,大地一片荒蕪,森冷的殺機,在虛空中流淌,任何人都能夠感受到那暗中蘊藏的恐怖力量。

但是,在青穹之主那奇特的步伐之下,這可怕的禁制,彷彿根本沒有發現他們,將他們給全部無視。

六個時辰之後,秦南一行人終於走出了禁制。

他們眼前的景象,也豁然一變!

只見到,他們不知在什麼時候,登上了一座黑石島嶼,島上生長著無數奇花異草,各種妖獸的聲音,彼此起伏。這明明是一副生機勃勃的景象,但不知為何,整座島卻給人一種蒼涼荒蕪的氣息。

再看四周,淡藍色的大海一片平靜,沒有掀起任何大風大浪。在那目光所能及的盡頭,海面上籠罩著一層白霧,彷彿將這裡的一切,都與外界隔離了。

一行人還未來得及散發神念,忽然間就感覺到了兩股滔天氣息,從那島嶼深處蘇醒開來,並且向上浮去。

一行人很快就看到,在這島嶼最頂峰之處,一尊高達九十九丈的石碑浮現而出!

石碑上刻滿了無數帝紋、帝字、帝畫,像是在裡面蘊藏了某個大秘密,石碑的左半邊,綻放出來了璀璨黑光,石碑的右半邊,則綻放出來了耀眼紅芒。

兩種光芒相互交織,映照了四面八方,使得這裡的所有一切,包括腳下的每一塊土地,似乎都變得神秘起來。

這,便是日月天碑!

日月天碑,從這名字就可以看出一點端倪,古日代表著極陽,寒月代表著極陰,日月天碑就將這兩種極致力量,徹底統治!

「不愧是雲絕仙帝的帝兵!即便過去了這麼多年,這股極陰和極陽之力,仍舊無比恐怖!」

黎華一四人都是微微失神。

「若是我得到了日月天碑,憑藉著這股極陽之力,就足以讓我邁入一個大層次!要是找來一位覺醒了極陰神體的天之驕子,共同參悟這日月天碑……」

黎華一腦海中冒出了一個念頭,心跳都開始加快。

雖然這日月天碑,已經經過了數萬年的歲月侵蝕,力量早就沒有巔峰時期的十分之一,但這終究是帝兵,並非那些什麼仙王、仙皇之器能夠媲美的。

而且,這件帝兵,能夠給他帶去的好處實在是太大了!

「黎少主,你別忘了,你可是已經答應過我的。」青穹之主一句淡淡的話,就將黎華一從幻想中拉了回來。

「放心吧,趙大哥,我絕不會食言!」黎華一儘管心中非常不甘,但他不是一個魯莽之人。

「嗯!」青穹之主滿意的點點頭,道:「你們也發現了,日月天碑具備著極為龐大的極陰和極陽之力,在收取的過程中,你們若是有本事,想吸收多少就可以吸收多少。」

黎華一眼睛猛然一亮:「趙大哥此言當真?」

「我從不說假話!」

「那就多謝趙大哥了!我也不瞞大哥您,我覺醒的正是極陽神體,這極陽之力對我很有用處。」

秦南瞥了一眼黎華一,當初在大衍世界山的時候,他偶然得到了一本古籍,上面記載了不少神體的事情,其中就有關於極陽神體的詳解。

極陽神體,可不簡單,若是練就圓滿的程度,可以身化太古極陽,照耀無窮世界,擁有無窮神威!

「走,我們過去吧。」青穹之主一揮手,眾人齊齊飛向日月神碑。

這時,日月天碑似有所覺,碑身微微一震。

剎那間,狂風大起,海水涌動,那日月天碑綻放出來的黑紅之芒中,竟是湧出了一尊尊高有數十丈的巨人。

它們五官模糊,身形虛幻,似真似假,散發出來的氣勢,宛如古老仙山一般,磅礴厚重!

「我們上!」

大婚晚成:嬌妻乖乖入懷 黎華一身形一動,極陽神體,直接釋放,整個人爆發出來了滔天氣勢,宛如古老火王臨世。

黎巫三人也同時動了,作為黎家九子之一,他們展現出來的力量,僅僅次於黎華一一籌。

四人化作絕世幻影,直接殺入巨人之中,打出一記記術法,爆發出來了無與倫比的力量。

整個島嶼,都陷入了一片轟鳴聲之中! 青穹之主彈出一枚古玉,古玉自行碎裂,釋放出來了一道柔和之光,將他和秦南籠罩其中,完全隔絕各種威壓與餘波。

黎華一四人並不覺得奇怪,只是認為這位趙大哥,在照顧秦煥而已。

四人都是展現出彪悍戰力,打出各種驚天動地的手段,將一尊尊巨人從空中斬落,筆直的向日月天碑挺進。

「有這種打手沖在前面開路就是舒坦啊。」秦南心裡暗道一聲,這次能夠遇到黎華一四人,簡直是太走運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在漫天的爆炸聲中,秦南一行人距離日月天碑越來越近了,幾乎是一息一丈的速度。

但是,堂堂日月天碑,豈是那麼好接近的,當他們距離日月天碑只有萬丈之餘時,那演化出來的巨人就變了,它們依舊只有十幾丈之高,但卻生出三頭六臂,各具神通,戰力暴漲。

饒是黎華一四人,也是臉色一變,身上壓力倍增,不得不祭出禁術和重寶。

閨蜜變成了老公 黎華一出手之際,瞥了一眼秦南和青穹之主,發現兩人都是看的津津有味,嘴角不由一抽,很快又恍然明白,這位趙大哥恐怕是在藉此機會了解他們的實力。

這可是一個好徵兆啊!

只要他們展現出了足夠的強大,必定會讓這位天才向他們靠攏!

黎華一瞬間有了幹勁,直接沒有任何猶豫,施展出來了神體之力:「極陽破滅法!」

在他的身軀上,驟然浮現出來了一道道火焰符文,每一道符文彷彿都來自上古時代,裡面蘊含了無窮的奧秘,無窮的力量。

黎華一抽刀而起,一招一式之間,像是得到了諸多神明的加持,變得異常強橫。

黎巫三人自然能夠領會少主的心思,全部都賣力起來。

「神體之力,果然強大!」秦南心裡暗自讚歎,如果說剛才黎巫三人於黎華一算是平起平坐,那麼現在黎巫三人的光芒,就完全暗淡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