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五天後,海船的餐廳里,李奧和雅克等人正在用餐。

  • Home
  • Blog
  • 五天後,海船的餐廳里,李奧和雅克等人正在用餐。

飯菜的主食是一些叫不上名字上的魚肉,不僅味道鮮美,而且能量豐富,李奧只吃平常一半的飯量就吃飽了。

「李奧,你聽說了嗎?那些五級天賦的人已經被教授了冥想法,據說有人已經修鍊出了法力。」

雅克一臉羨慕地說道。

「哦,是嗎。」

對此他只是微感吃驚,畢竟那些人晉級巫師的機率太高,受到重視也是正常的。

「當然是真的,這也太不公平了。大家都是一塊來的,怎麼能厚此薄比呢。」

雅克張牙舞爪地說道。

李奧微微一笑,公平?

這世上哪有公平!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所謂的公平都是騙人的,都是為了麻痹底層的人安心地接受統治。

就像有些人天生具有巫師天賦,有的人卻沒有,這些那些沒有的人公平嗎?

看到李奧如此淡定,雅克感到非常不滿。

就在這個時候,伊蕾娜挽著一個男生的手臂走了進來。

那個男生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只是眼中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淫邪之氣,給人一種不好的印象。

雅克卻是如遭雷擊,半天說不出話來。

李奧將手放到他的面前晃了晃,雅克沒有任何感覺。

「怎麼,喜歡伊蕾娜公主?」

李奧說道。

「我……我……」

雅克紅著臉半天說不出話來,但是他的表情早已經暴露了一切。

「那個男的是什麼人?」

李奧問道。

「據說是迷霧之城一個巫師家族的人。」

雅克低垂著腦袋說道。

李奧深深地嘆了口氣,伊蕾娜是個很可能將要亡國的公主,他的長輩將寶壓到了她和羅姆身上。

現在羅姆死了,只能由她獨自來承擔這個重任。

伊蕾娜四處尋找外援是可以理解的,雖然方式他不太贊同。

相反雅克要實力沒實力,要背景沒背景,伊蕾娜怎麼可能看得上他。

「你還是想開點,你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李奧說道。

雅克哭喪著臉,沒有回答他的話。

回到房間后,雅克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總是躺在床上發獃。

對此李奧沒有任何辦法,有些事情年青人總是要經歷的。 轉眼之間一個月過去了,海上的生活是枯燥的,無論是誰一直看著海天一色的景象都會感到煩躁。

李奧將所有的時間花費到了修鍊鬥氣上邊,雖然他對冥王之眼更感興趣,但是在艘船上他卻根本不敢動用冥王之眼。

在船上他聽說了很多巫師拿學徒做實驗的例子,生怕自己引起了哪個巫師的注意,被拿去當實驗小白鼠。

漆黑的夜裡電閃雷鳴,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天空中下起了暴雨。

狂風肆虐,波濤洶湧,海船在狂暴的海浪中就像是一葉扁舟,上下顛簸,隨時都有可能會被打翻。

聽著外邊震耳欲聾的雷鳴聲,李奧的心情安靜了許多。

以前他非常喜歡下雨,每當下雨的時候,他就總是隔著窗戶看外邊煙雨朦朧的世界,就像是整個世界在被洗滌一樣。

奪心契約,腹黑總裁很靠譜 就在這個時候,外邊隱隱約傳來一陣悠美的歌聲。

歌聲先是微不可查,但是漸漸高亢起來。

很多人都極為奇怪,在這大海之中哪裡的來歌聲。

但是一些經驗豐富的水手卻是臉色大變,他們隱隱猜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所有人堵住耳朵!」

很快有巫師學徒和水手們大聲喊道,但是很多學生並沒有聽到他們的聲音。

「李奧,你說是什麼人在唱歌?」

雅克問道。

「這個誰知道呢?」

李奧也有些疑惑,到底是誰會在這種天氣喝歌。

而且歌聲極具穿透力,能在狂風暴雨之中清晰地傳到這裡。

他的耳朵告訴他,唱歌的人很可能在一公里之外,究竟是什麼人能將歌聲傳到這麼遠的地方。

歌聲顯得越發婉轉誘人,如同情人的低語,充滿了誘惑,讓人忍不住陷入其中。

李奧和很多人的眼色漸漸迷離起來,他好像看到遠方一個礁石上,一個無比美妙的身影在暴風雨中引吭高歌,等著他們的到來。

「伊蕾娜,等著我,我這就來。」

雅克說道,他的眼神空洞,臉頰醉紅,然後歪歪扭扭地向窗口的方向走了過去。

「不要離開我……你知道我是愛你的,為了你我死也願意。」

「……」

房間里的人一個個如同夢囈一般,嘴裡說著胡話。

其中一個打開了船艙里的窗口,狂風夾雜著雨水吹了進來,讓李奧打了一個激零。

「我剛才是怎麼了?」

李奧有些疑惑地想道。

但是眼前發生的一幕嚇了他一跳,一個人試圖從窗口鑽出去,他連忙抓住了他。

「你幹什麼? 高門盛婚 不要命了。」

「走開,不要攔我,我要去見她。再攔我,我就殺了你。」

那個人雙眼通紅,彷彿李奧是他的殺父仇人一樣。

李奧的眼睛微咪,看來是這歌聲有問題了。

他一個手刀將他打暈,其他人似乎都昏了頭,紛紛向船外跳去,但是被他一一打暈。

他向船外看去,發現了一個讓人毛骨竦然的景象,很多窗口大開,一些水手和學員爭先恐後地向海里跳去,然後向遠方游去。

李奧的臉色微沉,他想了想,終於打開冥王之眼,向遠方看去。

一個到處都是靈魂之火的世界出現在他的視野里,就像是天空中的點點繁星,顯得極為顯眼。

他的眼睛穿過無數雨水,看到了遠方的四朵靈魂之火。

這四朵靈魂之火特別引人注目,在那些暗淡的靈魂之火中,就像是皓月之與螢火。

傲嬌上司潛規則:噓,不許動 他悄悄地掃了下海船,發現海船里最強大的三朵靈魂之火和對方差不多,只是稍微弱一些,也就是說對方的實力還在他們之上。

這讓他感到一陣不安,也不知道泰絲他們能不能頂得住對方。

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了海里的一個異狀。

就在海里那拚命向遠方游去的靈魂之火中,有一個卻在人群中游來游去。

讓李奧驚訝的是,那竟然是一條劍魚。

劍魚是風暴之海里很普通的魚類,味道鮮美,但是卻有著一口鋒利的牙齒。

而且它的靈魂之火中,有著一絲異樣,其中有一些明顯有別於它的靈魂強度的物質,就像是一團清水中混入了水銀一樣。

只見它游到一個人身邊,悄悄地咬斷了他的喉嚨。

這讓李奧微微一驚,他仔細一看,發現那個人正是科亞塔帝國四級天賦中的一人。

這時候李奧哪還不知道其中的貓膩。

幹掉這個人后,那條魚繼續向不遠處游去,那裡正是伊蕾娜的方向。

伊蕾娜也不能免俗,跳下了海水之中。

如果不出意外,很快這條魚將咬斷伊蕾娜的喉嚨。

「不能讓它殺了伊蕾娜。」

李奧想道。

雖然他不太喜歡伊蕾娜,畢竟拿了人家五塊魔石,他還是需要報恩的。

他拿起自已的十字劍,狠狠地向那條魚斬了過去。

邪月連斬!

一道道鬥氣斬接連不停地向那條魚飛了過去。

但是那條魚似有所覺,扭過頭來看了李奧一眼,然後迅速地下潛。

令李奧吃驚的是,那條劍魚看了他一眼,它的眼睛沒有魚類的死板,反而給人一陣靈動的感覺。

雖然李奧的實力極強,但是那條魚的速度卻極快,轉眼之間已經潛入了二十多米深的水下,躲開了那些鬥氣斬的攻擊。

眼看伊蕾娜離他越來越遠,那條魚隨時都有可能追過去,李奧不由一陣發急。

看來只能使用那一招了,李奧眼睛中的漩渦緩緩旋轉起來。

「冥王之眼。」

那條魚正迅速向伊蕾娜接近,卻沒料到一股恐怖的吸力向它吸了過來。

當它反應過來時,已經出現在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里。

看著這個陰森詭異的世界,它的臉上露出了人性化的驚訝。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個透明的幽魂從地底浮現出來。

它們發出莫名的嚎叫,然後向那條在地上跳動的劍魚撲去。

劍魚沒有發出什麼哀鳴,很快就被那些幽魂啃噬殆盡。

就在這個時候,原地出現了一個人的虛影。

「不知道哪位大人和我開的玩笑,永恆高塔倫納德在這裡有禮了。」

那道虛影一臉恭敬地說道。

「果然是你。」

數公裡外的一座高山上,渾身黑袍的李奧一臉鄭重地說道。

這道虛景赫然正是倫納德的樣子,如果是在外邊,碰到他李奧是有多遠逃多遠。

但是在這裡,他卻有足夠的底氣和對方一戰。

至於他的目的,當然不言自明。

「都給我上,殺了他。」

李奧冷冷地說道。

那些幽魂嚎叫著,發出一道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聲。

倫納德無奈地看了這個地方,如果是他的靈魂在這裡,他覺得還有一定反抗的餘力,但是現在他卻只是倫納德的一絲精神力。

「真是一個有趣的地方。」

說完這道虛影就在幽魂的衝擊中化為了虛無。

看到這裡,李奧稍稍放下了心。

這個傢伙終於死了。 海船內部一個房間里,考爾比三人圍坐在一起。

「好久沒有聽到過美人魚之歌了。每次聽起來都是如此的悅耳動聽,同時伴隨著鮮血與殺戮。」

尤金一臉神往地說道。

「哪裡來的美人魚竟然敢向我們挑釁,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考爾比淡淡地說道。

「不管是誰,只要敢來惹我們,那麼就得有死的覺悟。」

泰絲冷笑著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