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五百萬上品靈石,很嚇人的一筆巨款,當即兩個少女都要嚇哭了。

  • Home
  • Blog
  • 五百萬上品靈石,很嚇人的一筆巨款,當即兩個少女都要嚇哭了。

林昊不太滿意,問道:「這就是最貴的嗎?」

這意思,是太便宜了,不太瞧得上。

女修店員有些無語,略幽怨道:「公子難道還覺得不夠嗎?」

這已經是店裡最好最貴的東西了,畢竟都只是相對普通的裝飾,不是真正的法寶。

林昊也沒多說,直接給了五百萬上品靈石,道:「自己去試試,看看合不合身。」

不動。

兩個少女縮得鵪鶉似的,說什麼不肯去。

林昊樂了,挑眉道:「兩個選擇,一,自己乖乖去換,二,我帶你們過去,親自動手給你們換,二選一,選哪個?」

相視一眼,伊娜面色通紅,古麗絲也面色通紅。

「奴婢自己去!」

「奴婢也自己去!」

終究還是乖乖去了。

山不轉哪水在轉 也沒兩分鐘,店員的幫助下,她們換裝出來。

生怕不好看,這個時候她們頭都不敢抬,臉是紅的,耳尖也是紅的。

林昊仔細看了兩眼,笑道:「不錯,人美就是好,穿什麼都好看。」

又道:「再去挑幾套讓她們試試,靈石不是問題……」 進去一趟出來,直接一千萬上品靈石就沒了。

非你不可 穿著新買的衣服,佩戴著珍貴的首飾,兩個少女完全是懵的。

尤其古麗絲。

尹娜還好說,冰清玉潔的,好好對待沒有問題,可是她憑什麼呢?

她都不幹凈了啊!

她的身子都被糟蹋過了,為什麼還對她這麼好,她值得么,她配么?

林昊倒是沒有多想,好久沒進過賭場了,路過,他帶著兩名少女一起進去。

玩法上跟世俗的賭場沒有太大區別,只不用使用的器具高檔些,基本上杜絕作弊窺視的可能。

比較特別的是斗獸場,斗獸場上人與人,獸與獸,人與獸,都可以下注。

三人一起進來,大約是從沒來過這種地方,兩個少女顯得十分緊張,一左一右抱著林昊不敢撒手。

林昊倒是輕車熟路,很快就兌了三個籌碼,每個籌碼面值一萬上品靈石。

「主人,你自己玩吧,我們看著就好了。」

「是啊主人,我們很笨,我們不會玩這個的。」

面值雖然不高,可看到遞過來的籌碼,伊娜心裡很感動,古麗絲也一樣。

同時也有些惶恐窘迫,因為確實是玩不來這種玩意。

只是拗不過林昊,最終她們還是一人接了一枚籌碼。

這個時候沒主見的好處就體現出來了,反正不懂,她們就亂來。

林昊買什麼她們買什麼!

林昊下多少她們下多少!

輾轉賭場各處,一樣一樣玩法試過,半天之後三人出來了。

「伊娜,你,你贏了多少?」

「兩,兩千萬上品靈石,那你,你呢?」

「我,我好像也是,我,我心裡好慌。」

「我也好慌,那,那麼多靈石,怎,怎麼辦啊?」

「……」

森林酒館一角,兩個人結結巴巴,說話都不利索了。

也不知怎麼回事,某一刻忽然就嗚嗚哭了起來,眼淚剎都剎不住。

林昊好奇:「幹什麼哭,贏錢了不開心嗎?」

「開,開心!」

「當然開心了,正是太開心了,所以才忍不住想哭啊!」

伊娜哽咽道。

古麗絲也道:「我也是,好開心,忍不住想哭。」

剛說完便將兩張木靈商會的千萬面值靈石卡推到林昊面前,道:「主人,這個是你的。

你為奴婢花了那麼多,女婢這輩子是還不清了,唯有日後當牛做馬。」

緊跟著伊娜兩張卡也推了過來,道:「主人,這個我也不能要。

其實都是你贏的,我們根本什麼都沒做。」

傻乎乎的,單純得可愛。

林昊也沒接,原樣推回去道:「自己留著傍身吧,以後總有用得到的時候。」

又笑道:「其實我就是隨便進去玩玩,這點東西對我來說沒有意義。

你們也別不好意思,區區兩千萬上品靈石,對我來說也就是幾壺酒,可對你們來講,意義應該很大。

若實在過意不去,那就當是我這做主人的賞賜。」

一段行程結束,不論是集繼續同行還是分道揚鑣,按照慣例都會有賞賜的。

這跟打賞小費是一個道理。

只是這賞賜未免也太豐厚了些,兩千萬上品靈石不說,光是衣服首飾一人就花掉五百萬上品靈石。

可話說回來,這位主人好像真的不缺這些呢!

早些時候不說,就說剛才賭場裡面,以這位主人的本事,真想贏肯定不止這一點點。

如此,也難怪他不當回事,一個殘花敗柳都肯出一條靈脈買回來。

就這麼默默想著,二人也沒再推辭,此後不久,酒館的酒菜上來了。

這一頓一不小心就吃掉兩百萬上品靈石,原本林昊打算請的,奈何二女不讓,非要她們請,不然就哭。

最終也只能由著。

有趣的是,回來的路上她們還給林昊拖進了服裝店,硬是給他挑了兩套衣服,又各自花掉兩百萬。

一天就這麼過了。

回到修鍊室的時候,艦船早已升空多時,飛出古玄星不知幾十萬里。

我的神捕小師弟 林昊租用豪華修鍊室,從來不是看重裡面配套的修鍊設施。

他只是單純的喜歡享受!

這裡的水晶浴池大而奢華,有自動恆溫並聚集靈氣的效果。

回來不多久,他便泡著了,邊上就擺著美酒靈果。

某一刻,一雙柔軟小手觸摸在他肩上,一邊輕輕揉捏著,一邊問道:「主人,你為什麼對我們這麼好?」

林昊笑:「這就叫好了?」

古麗絲也笑:「當然,如果這都不叫好,那什麼才叫好?」

又道:「其實伊娜都好,畢竟她清清白白的,主人你是她跟的第一個人,也會是唯一一個。

我不一樣啊,這艘艦船一年前起航,起航的第一天我就被我的主人佔有了。

那是個合體修士,有幾千歲了吧,鬍子頭髮都白了。

其實這都沒什麼,雖然他很喜歡折磨我,可是身在這裡,有些事根本無法避免。

若是能夠這樣一路走到終點,日後我也會感激他,畢竟因為來到這裡,我才有了收入,我才能養活弟弟妹妹,讓他們有機會修鍊,不至於將來跟我一樣卑賤。

可是主人你知道嗎,後來他把握換給了別人,就是那個塔圖木……」

也不知為何,一不小心就說了好些。

林昊失笑:「頭一次發現我還有當聽眾的潛質。

說來你可能不信,其實我最不能耐煩的就是聽這些破事。」

原本有些懊惱,暗道失言,聞言古麗絲也放鬆了,笑道:「真不信,主人你這麼好,是我見過最溫柔體貼的男人呢!

可主人你還沒有回答我,為什麼你對我這麼好,難道你沒有覺得我臟,沒有看不起我嗎?」

林昊搖頭:「你覺得我對你好,那是你覺得,事實上,那些所謂的好對我來說不過舉手之勞,不值一提。

至於有沒有覺得臟,有沒有看不起,這很重要嗎?

重要的是你自己有沒有覺得自己臟,重要的是你自己有沒有看不起自己。」

簡單的言語,少女熱淚盈眶,泣不成聲。

這時伊娜也過來了。

林昊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她脫掉了身上所有,邁開玉腿下到浴池中。

她卻羞澀道:「主人,不要再拒絕伊娜的服侍了好么?

如果下船的時候伊娜還是完璧,會被商會處罰的……」 時間匆匆,眨眼就是兩月。

兩個月的時間,行程過去將近三分之一,此時的豪華修鍊室內,一主二仆關係融洽親近了不少。

一味的享受也沒什麼意思,是以這段時日,偶爾林昊會抽空煉化吸收靈脈,促進修為增長,有時候也會徹夜修鍊星辰煉神法,提高魂道修為。

偶爾也會去煉丹室煉器師擺弄一下,不過都是隨便玩玩。

倒是伊娜和古麗絲特別積極。

原本她們只是普通人之中收羅過來的美貌少女,雖然經過商會一定的培養訓練,卻也不過是堪堪有著先天程度。

關鍵在於她們並不懂得如何修鍊,她們的層次也基本上接觸不到修鍊的法門。

也因為此,其實有些少女選擇上艦船,將清清白白的身子交出去,為的就是求這一線機緣。

林昊倒是沒想太多,既然她們感興趣,想學,他便教了一些東西,順便也傳了法門。

回到上古當大王 知道機會難得,二人也不敢懈怠,只要有空就會努力修鍊。

當然,第一要務還是要將他這主人伺候好的,要不然就算商會不追究,她們心裡也會過意不去。

原本以為這段旅程就這樣平靜過了,卻沒想到中間還是出了差池。

這天上午,林昊正獨自一人在森林酒館坐,忽然艦船巨震,周圍驚呼四起,杯盤狼藉。

此後不久傳來消息,艦船被一顆高速運動的隕石擊中,需要緊急降落。

一日後,艦船降落一顆荒蕪星球。

「好荒涼的地方!」

「真倒霉,好端端居然遇上這種事!」

「到底需要多久才能修好啊?」

「也不知這顆星球上都有些什麼,要是停留的時間長,四處走走看看也不錯。」

「……」

艦船降落,艙門打開,人群從艦艙出來,看著周圍的荒涼,議論紛紛。

心情絕大部分還是不錯的,沒有想象中那麼糟糕。

說到底,一連兩個多月呆在艦艙里,很多人都感到憋悶了。

林昊主僕三人也走了下來。

伊娜笑道:「唔,還是感覺在外面舒服,就是地方荒涼了一些。」

古麗絲笑著點頭:「是呢,可惜我們還是太弱了,要不然真想四處去走走看看。」

精神狀態都很不錯,擺明比從前自信了。

而就她們現在的裝束來看,基本上沒人認為她們是侍女。

林昊也在打量。

某一刻,心頭一動,他掐指算了算,面色略有些古怪。

見狀,伊娜好奇問道:「主人你怎麼了?」

古麗絲也好奇看過來。

林昊搖了搖頭:「沒事,這個星球比較有趣,似乎有著某些有趣的事情正在上演。」

二女一頭霧水,完全聽不懂在說些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