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京州市是古城,有著很多古老的東西,極致的現代化和古老並存著,並且發展的都很快,傳統的保護也是提上了日程,現代化也是飛速的發展。

  • Home
  • Blog
  • 京州市是古城,有著很多古老的東西,極致的現代化和古老並存著,並且發展的都很快,傳統的保護也是提上了日程,現代化也是飛速的發展。

算是華國極為發達的城市之一了,得益於國家的良好政策,得益於諸多科研人員和各行業人才的努力。 走在小道上,李光澈看了看一旁的姜然,隨口說道,「京州市的發展就像是音樂一樣,高山流水,是少數人所崇尚的,但是依舊是有那麼多的下里巴人,要共同進步,受眾不一樣,群體所帶來的利弊,也就不同了。」

姜然微微點頭,從京劇的落沒,也能夠看出一二來。

發展的軌跡,都是傳統沒落,最好的結果是兩者齊驅並駕,不至於沒落,也不會有以往的輝煌了,只是,存在著,仍然有它自身的價值和存在的意義。

「終究還是要存在的,戲曲並不算是高山流水,現代卻是已經把戲曲算得上是高雅藝術了,因為國粹的名頭很響亮。」

「但是也是叫好不叫座,誰都知道它好,但是沒人聽也就是了,取而代之的大概是你們的古風曲目?戲腔和戲差很遠,卻因為歌詞還算是優美,便算得上是一股清流了,能夠有自己原創的東西,可以在小眾圈子裡小火,已經算是成績斐然了。」

姜然說道,「再下面,就是那些中國風的流行音樂,國風熱的時候,那位天王的歌橫掃了各大排行榜,還有那位富有創造力的年輕國風歌手也是紅極一時,國風這個圈子,不大,但是卻都是緊密結合起來的。」

為什麼將古風歌放到流行歌上面,並不是說歌曲的層次和廣度就真的有那麼的強,甚至其中的音樂還良莠不齊,只是因為古風歌的東西,在國風的領域上,領先了流行音樂半籌。

所以說,要整合起來,多元化的發展,姜然也還是有點眉目的,至少,要先從音樂開始。

音樂,傳承自古老,從商周開始,人們對於樂的研究,已經是達到了一個登峰造極的地步,有宮商角徵羽,有著更為古老的編鐘,嚴謹的排布著大小不一的音階,哪怕你說它是那個時期的鋼琴,也不為過。

姜然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值得思考的,但是,若是真的想要走出新的路的話,那麼一定會是要學的通透的。

提升自己,才會有更好的發展前景和空間,這樣,不至於真的讓這些東西無人傳承下去,至少,在沒有人傳唱了之後,姜然可以驕傲的說上一句,「我會!」

所幸,並不孤單,有著數以百萬計的粉絲,有著龐大的粉絲群體,這樣一來,趁著自己還能唱下去,就繼續的積累吧。

兩人走路不慢,很快便是到了湖中心的小亭子里,姜然日常來到這裡吊嗓,如今,也算是一處常來的地方了。

月色倒映在裡面,暮春的風吹了過來,有些涼意,柳條隨風擺動著,嫩綠,卻不失一種風雅,看了李光澈一眼,姜然隨手把自己製作好的文件發了過去。

「這裡面有曲譜和唱詞,你先看一下。」

隨手調試了一下胡琴,感覺還可以,有個胡琴,至少能夠用來控制節拍,這樣音就不會散。

「《碧波仙子》的一段流水是比較慢的,而且我覺得,應該挺適合你這種初學者,看你也不是對於這戲曲一無所知吧。」

「嗯,確實是知道一些,但是我以前對於這個不太感興趣,只是耳濡目染的聽過一些,現在看來,好像還可以。」李光澈笑著說道。

姜然坐在圍欄上,看著遠方,神色頓了頓,也是微微點了點頭,「嗯,我以前不了解的時候,也沒有多大的興趣。」

月光倒影重重,來人二三,偶爾有人看向這邊來,卻沒有人過來打擾。

李光澈找了個地方坐下,仔細的看著手中的譜子。

「呼,看完了。」李光澈一直是神色鄭重,好一會兒,眉頭舒展開來,說道。

勾心女人香:邪性總裁乖乖愛 姜然點了點頭,「那就開始吧,我先給你唱一遍。」

「聽—說-公爹把命吶-喪。」姜然開始唱了起來,胡琴拉動,聲音很高。

月色下,胡琴,京劇,涼亭,水波,青年,倒是也相映成趣,別有一番的滋味。

李光澈看的連連感嘆,戲曲確實是能夠表達故事,

一段唱罷,姜然開始一個字一個字的教李光澈,認真的教他找著共鳴,用胡琴來給他找好發音的位置,包括唱段的唱法,身段動作,姜然都是無微不至的教學著。

兩個小時的時間,學會一小段的流水唱段,事實上並不算快,可以說是很慢了,然而,將唱腔,唱段,唱時該表達的聲腔情感,都講解的透徹。

至於李光澈,則是姜然講了多少,他就學會了多少,算是有些天賦了。

認真,但並不苛刻,能夠做到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姜然也不會強求,戲曲之於戲腔,需要理解的並不少。

在古風的圈子已經是達到了頂級了,實力在那裡的話,真的是每一個進步,都是很難的,需要進一步的去打磨。

所幸,李光澈也是極為的認真,至少在姜然看來,努努力,達到水準線之上不成問題。

這群人的嗓子,姜然是嫉妒的,都是什麼神仙嗓音,乾淨透徹,幾乎是沒有塵雜,空靈俊秀,幾乎就是標準的演奏級別的嗓子。

不用修音,也不用擔心會有什麼音準上的不足,這就是天賦啊,羨慕不來,也求不來。

天賦是一個好東西,可惜的是,姜然並沒有這等的天賦,嗓音條件最開始也只能說是中上,所以只能是加倍的努力,現在他也在等著突破大師,給自己的嗓音條件提升一下。

「學會了多少?」姜然放下胡琴,看著李光澈,笑著說道。

「謝了,我覺得我自己現在已經是能夠找到一些戲曲的韻味了,好聽,確實是好聽,唱起來雖然不太好唱,但是足夠回味起來讓人覺得蕩氣迴腸。」李光澈閉著眼睛感受了一下。

這就是戲曲,這就是一種獨特的魅力。

區別於戲腔,在最開始的時候,姜然便已經是說了,戲腔距離真正的戲曲還差了好幾個層次。

戲腔卻也能夠有足夠的韻味,讓它來表達出來一種東西,適合它存在的東西,有著古韻,唱著秦川漢瓦,舊時人家。

更能夠為人所接受,戲曲的唱詞很難講,吐不出來,唱腔好聽,確實是好聽,卻有時候讓人聽的雲里霧裡,全吐出來,又會被老先生說怯,戲曲界輩分高的一些老先生在管著這些東西。

演員在台上唱戲,你都聽不懂,觀眾很明顯不會買賬,但是聲腔卻又足夠美,尤其是一些傳統戲,不僅僅是韻味,還是真的有人懂得如何去欣賞的。

無論是戲曲,還是戲腔,也大抵上,異同都是在一個表現力上,表現出來的東西,並不相同,所以差異有之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這兩日,姜然一直是沉浸在教李光澈的戲曲上,偶爾和幾個選手吃個便飯,再去忙一些自己的東西,比如說抄抄譜子,多看看大師的唱段,學習學習,樂得如此,第一場是不用排練的,因為各憑實力,每一個人的實力,都是積年累月的鍛鍊出來的,各憑本事罷了。

更何況,酒店旁邊就是公園,姜然都能放得開唱,其他人也應該可以的吧。

發發斗音和幣站,傳上去一些姜然認為有價值的唱段,兩天的時間,就這麼的過去了。

倒也是悠然自得。

姜然對於生活,沒有太過苛刻的去壓榨,想到什麼,就做什麼,這樣做能夠減少煩惱,也不會讓生活左右了自己。

第二天晚上,倒是有一件對於選手來說很重要的事情,因為,投票快要截止了。

越是到了這個時候,越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如果在這個舞台上證明自己,那麼前程肯定是無可限量的,若是第一輪就面對著一群變態,那麼也就不用想了。

通道關閉之後,數字便已經是定型了,三天的時間,已經是能夠看出趨勢了,再者,最重要的,是能夠看到第一輪的對手了。

自己也能夠根據成績,猜出來對手是誰,畢竟,賽制早已經是公布了出來。

姜然也是無聊的打開了網站,此刻,距離投票關閉,還有五分鐘的時間,姜然打算看看,他不擔心成績會在這五分鐘之內,有什麼變化,他也並不在乎自己拿到了第幾,因為名次不可能太差,對手無論是誰,姜然都會不遺餘力的去準備著。

剛剛打開網站的剎那,屏幕一黑,姜然,「……」

重啟了一下,姜然不知道自己現在還該不該繼續的操作了,這明顯就是卡死機了呀,技術呢?

央視的網站維護可不怎麼樣啊。

能夠容納數百萬人同時在線的網站pc端,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就崩掉吧。

算了。

打開了手機上的客戶端,雖然也是有些卡頓,但是還好,沒有影響什麼,手機上若是卡了,最壞也不過是閃退,並不影響什麼。

投票的橫幅在最顯眼的位置,足以見到上面的重視程度。

點擊進去,輕輕的一拉,姜然便是在最顯眼的位置,看到了自己的數字。

一千一百四十萬!

三天時間,幾乎是每天四百萬票?

向著下方拉去,票數實時的滾動,最下方的,也有了六十萬票,並且,下方的幾個人,票數非常的相近,幾人隨時都有可能趕超,雖然和自己的票數差距很大,但是實力差距,姜然看來也並沒有那麼誇張。

等到拉下去,再拉回來之後,姜然重新看到自己的那一排數字,輕輕的嘶了一聲。

一千一百八十萬!

幾分鐘的時間,就漲了四十萬?

有這麼高的人氣么?

算起來,自己幾分鐘的票數,已經是抵得過最下面的整個人的票數了?

不太科學,但是票數在那裡,不會有假。

開心是有的,能夠看到,李光澈在第三的位置,有著七百多萬的票數,也還算正常,只是,自己已經將近是他的兩倍了。

最後一分鐘,姜然便是托著腮,看著那數字的不斷滾動,一千二百一十萬,到了這個數字,算是徹底的截止了。

五分鐘之內,暴漲了七十萬票!

投票截止,姜然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向著最下方劃去看看了,對手是誰已經無所謂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崑曲的魅力,在於細細的品味,但是姜然也知道,那隻適合綵排,不適合比賽,比賽,要出彩,就要一瞬間抓住觀眾,搖了搖頭,不再多想,繼續的投入到了自己的小天地之中了。

聲腔韻味需要打磨,還有很多很多要學的東西,都是極為的有用,不能偷懶啊。

維信上,吳汐和李光澈發來幾條消息,也都是排名的事情,姜然只是一一的答覆,沒有什麼太大的波動,事先能夠猜到一些,雖然出乎了預料,但是總歸是向著好的方向發展的。

夜晚,姜然放下了書,明天,就是比賽的日子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時間似乎永遠是不值錢。

看了看一片狼藉的書桌,姜然一點一點的收拾起來,書本是最為有用處的東西,能夠讓人進步,也能夠讓人感悟其中的道理,所以,枕邊常備著一本書,無論它是什麼類型,無論講的是什麼。

收拾好了之後,便是好好的睡上一覺,迎接明早將要到來的挑戰。

明天只有一場比賽,但是依舊是要精氣神全部的打開,因為很容易被淘汰,是真的很容易。

每一個青年,不說是身懷絕技,也算得上是中人之姿了,另外,投票這個東西,太多的不確定性了,姜然也不能夠保證能否輕鬆獲勝。

儘力去做吧,不會後悔就是了。

非是不自信,而是不會去小看別人。

壓力倒是沒有那麼的大,但是五十萬,換成華幣,沉甸甸的,著實的誘人。

還有就是粉絲,有這麼多人關注自己,應該努力著,不要讓他們失望才是,畢竟,從一個藝人的角度來講,觀眾就是天。

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晨,洗漱了之後,門就被敲響。

李光澈的聲音傳了過來,「走了,這一次換了個場地。」

「好,來了。」 「準備好要迎接新的挑戰了么?」在車上,李光澈一邊開著車,一邊看著姜然笑問道。

「哪有什麼準備好不準備好的,我只需要正常發揮,就可以橫掃了。」姜然聳了聳肩。

「呦呵,這麼自信?」

李光澈不禁下意識的又看了姜然一眼,笑著說道。

雖然也知道是事實,但是很少有人會這麼說罷了,因為每一個人的實力都可以算得上是不錯的。

這才是比賽的意義,比賽,就意味著有輸有贏,但是,想贏的話,首先,要有著自信。

自信是很重要的一點,雖然不能直接關乎到成績,但是影響還是很大的,所以李光澈還是很看好姜然的。

「嗯。」姜然笑著點了點頭,「這並不是說我自負,而是先給自己打個氣罷了,第一輪如果遇到你的話,我可能就有點危險了。」

「那有什麼危險的,徒弟敗給師父不是很正常的么?」李光澈不置可否的笑道。

他可是知道這位的真實實力,恐怕已經可以比擬一些老牌的大師了,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真實的感受到了那種強橫。

姜然笑著搖了搖頭,「亂拳打死老師父,想要出人頭地,幹掉師父是最先要達到的。」

李光澈自然是不會真的覺得自己有實力能夠pk的過,「你知道你的對手是誰么?」

「沒看,想來不會太強。」姜然說道。

「你還真是自信啊。」李光澈忍不住說道。

「沒有,我這是相對你們來說,並不能算強,讓我有壓力的,才能夠稱之為強,但是我覺得,最後幾名,我粗略的掃了一下,還沒有什麼挑戰力。」 追妻現場:蜜捕女法醫 姜然笑道,「棋逢對手,才是我想要的。」

「昨天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這不是快要比賽了么,說幾句狂話,不是很正常。」姜然訕訕的笑了笑。「另外,還有的那位老琴師的加成,就算我的實力再差,一加一也大於二。」

「哪位琴師?」李光澈怔了一下。

「你爺爺。」

李光澈,「……」好吧!

事實上,姜然也確實是沒有什麼緊張的,因為聽說挑戰失敗的話會有復活的機會,大不了重來一次,他就覺得,柳寒大師不會見死不救的。

只是會很丟臉罷了,本來志得意滿的沖著五十萬去的,柳寒大師還等著他拿到第一分贓呢,結果卻浪費一次復活的機會,多丟人啊。

沒過多久,便是到了現場,這裡是城中央的一處大劇場,算是新的場地,據說決賽會直接到央視的大舞台上。

這就是上面扶持的好處了,否則的話,累死顧秋也跑不下來這麼多的場地。

「走吧,進去。」

下了車,將車門輕輕的關上,新的場地布置,讓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上面播放著巨幅的宣傳片,一位位英姿颯爽的青年男女站在了舞台上面,恣意的揮灑著才氣。

從越劇,到崑曲,再到其他風格的樂器,乃至於說是另外的風格,陝北,草原,具有濃烈的地方特色的唱腔。

服飾,都是極為的古樸,美輪美奐,都不用走進去,看著外面大屏幕上精心準備的宣傳片,就能夠看出一種恢弘的氣派,這就是華國的青年,這就是未來的希望。

整個世界,都是為了他們而精彩紛呈,都是帶著民族的驕傲和自豪感走進來,在這最高的舞台上,他們代表著一種薪火傳承。

地方特色,傳統文化,傳承自古老的民間樂器,每一個,都是耳熟能詳的東西,從千年以前的的四面楚地歌聲,到如今的多樣化國樂,每一樣,都是牽動人心的,都是將一個人的神經和精神撩撥起來。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一股民族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你看,我們有這麼多的傳統文化,有著五千年的歷史底蘊,有著長江和黃河養育著千千萬萬的華夏兒女,傳播著知識和文明。

民族會復興,傳統會從骨子裡解開封印,悄然的改變著人們的日常生活。

從大屏幕上的一幕幕來觀看,能夠看到一種澎湃,一種來自於血脈之中的激蕩。

從高山,荒原,雪山,各個地方的標誌性建築物上,都站著一位選手,穿著各色各樣的服飾,有珠光寶氣,也有大方倜儻的漢族裝飾。

錦繡中華,禮儀之邦。

每一件成品的地方特色衣衫,代表著一個地區多樣化的發展和傳承,代表著從深入骨髓之中解放出來的熱血。

國樂是前人嘔心瀝血的藝術傳承,是一代代唱響的蓬勃力量。

姜然所在的河州市,人影穿著古樸的服飾,那是姜然第一次上台的照片,白衣勝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