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人也漸漸的恢復了一些神智。

  • Home
  • Blog
  • 人也漸漸的恢復了一些神智。

許林在這空間內遊蕩着,可是近期許林他感覺出了這雲氣,這空間有些不對勁,給他一種越來越熟悉的感覺,似乎在哪見到過,或許是因爲雲氣的舒爽溫暖讓許林的反應有些遲鈍。

可在看到雲團下的金光後,許林的心神猛然一個機靈,剛纔的迷茫已經不再。

許林猛然驚醒。這分明就是一個圈套,哪是什麼絕世煉丹術,分明是一處封印之地。

立馬驚出了一身冷汗,外界許林的身體隨着他情緒的激動也不經意的顫抖了下。。。

許林的神念立馬想要出去,可是在這廣闊的空間裏他卻沒有退出之法,焦急的許林只能無助的在這空間裏四處飄蕩,神念還是不可遏止的一步步壯大。

終於在許林的神念達到了一定的程度。

就在這時這個空間內彷彿是一個枷鎖破碎了,許林的神念與肉體的聯繫又清晰的存在了。

隨即許林便要從這廣袤的空間內退出。

不過在這時從雲海深處突然傳來一股強大的神念,化作大網,將許林的神念團團圍住,斷絕了其後路,不讓許林離開。

這股強大的神念隱隱有着血腥味流動,將許林定在了原處。

此時在空間深處的雲海有些泛起血紅色,可是雲海中的道道金光卻將這血紅色狠狠地壓制在深處,道道金光將冒出的血光吞噬轉化爲白色的雲霧,想必這鋪天蓋地的雲霧就是由這紅光轉化而成。

許林的神念動也不能動,痛苦的掙扎着。想要掙脫,可惜沒能如願。。

“哈哈。。。哈哈。。。你這雲天老兒,封印了老子一萬多年,終於讓我等到了這個時機,等我奪舍了這個小娃娃,我一定要將你生生煉化,成就我血噬大法。哈哈。。這麼長時間了,你這封印也被我磨滅的差不多了。。。現在就給老子破。。破。破。。”

在雲海深處血光猛地大盛,隱有驚天的咆哮傳出,白色雲霧中金光耀眼,死死的壓制着底下的血光。

金光竄動,在雲海組成一道道的符文,遠遠望去金光耀眼,符文密密麻麻,有着上億組的禁制,相互連接成一個大網。

雲團瘋狂的涌動,鑽進金色符文中,眨眼間,雲霧便消失的無影無蹤,露出了金光下的風景。

金色符文下壓制的是一團血紅氣團,裏面隱有人影盤坐,雙手掐印,長髮亂舞,血紅氣團涌動,也看不真切,裏面時不時的傳來咆哮之聲。

血紅色氣團涌動的更厲害了,迅速的擴大,金光卻是壓制不住血色氣團的擴大,本來耀眼的金光也有些黯淡,露出清晰的符文。

就在這金光剛一黯淡之下,從血色氣團傳出一聲大喝:“噬靈。。”

卻是上古之音,血紅之光化作一個個的骷髏之頭,張開大口向金色符文吞噬而去,一個個的血紅骷髏自殺式的啃咬金色符文,一個個的被壓制的爆開,化作了濃郁的紅霧,卻又被後面的骷髏吸噬而去,使之變得更加強大,強壯許多的血色骷髏繼續朝金色符文啃咬吞噬而去。隨着骷髏瘋狂的啃噬金光變得越來越黯淡了。

許林全身一動都不能動的看着這一幕,心中驚駭交加。。。

“破。。破。。。破。。。。”無數的骷髏衝向金光自爆,形成一股強烈的風暴,狠狠的撞向光芒已經黯淡的符文。

終於金色符文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強烈的衝擊,鏡子破碎一般,一塊塊的碎裂,崩潰,卻又被血光吞噬,吸收,化爲了一道精純的淡金色雲氣。

一股紅雲迅速沖天而起,捲起陣陣腥風。

就在封印破碎的一刻,許林周身的神念有些鬆動,立馬毫不猶豫的向外衝去。。。。

“哈哈。。 官欲纏綿 哈哈。。。。老子終於出來了。。。美妙的鮮血。。我血靈子出來了。。。哈哈。”一股豪笑從紅雲中衝出。

一個全身黑衣,滿頭血發的妖異男子,周身血霧縈繞,被其張口吞噬,眨眼間血霧便已消失不見,露出了他挺拔的身軀。

眉心隱現一個血滴烙印。看上去很是俊朗。手心中握着一團金色的雲,散發着濃郁的靈氣波動,正是那金色符文的精華。

“小傢伙,別走啊。。。哈哈。。”一條血線迅速的衝向快要離開的許林身上。

隨着血線碰觸到許林,許林感覺到一陣劇痛,隨即整個神念便消失了大半,而那血線還是呈纏繞之勢包圍向許林。

許林目中寒光一閃,隨即一咬牙,忍受着莫大的痛苦將神念迅速分成了無數份,呈針狀迅速朝出口衝去。

這條血線看到許林的神念化成了無數份,瞬間變換爲血霧,將大部分的針狀神念籠罩。

那些神念被其血霧籠罩立馬便失去了方向,任其宰割。

還有一小部分逃過了血霧的籠罩,但是在前面出口又被出現了血靈子擋着。後面還有血霧,許林是退也退不得,走又走不得。

紅霧快速擴大,將許林逃出的一小部分神念拘禁。

“小傢伙,你還真是弱啊。。。還是乖乖被我煉化吧。以後你的願望還是讓我來幫你實現吧。。”現在血靈子還只是一道殘魂,必須奪舍一個修士,只有融合其靈魂,使自己的靈魂圓滿,以後才能繼續修煉,達到更高的層次。

血靈子將許林的全部神念重新凝聚一塊,把其靈魂抽出,抹去其神智,張口吞噬而去。

但是卻沒有吸收,因爲許林的靈魂還太弱,還不足以不全他的靈魂。

所以只是抹去了神智放在了一旁。

把手中的符文精華融入許林的靈魂中,以壯大許林的靈魂,希望能夠儘快讓許林的靈魂達到奪舍的程度,只是這血靈子沒有發現,在許林已被抹去神智的靈魂裏有着一個很細微的黑點,散發着淡淡的光暈,不過隨即便消逝了。 那個黑點凝聚了許林全部的意志,包括記憶。

血靈子將那符文精華快速的融入許林的靈魂,使其靈魂強度快速的壯大,以便吞噬。

但是他並沒有發現在那個符文精華淡金色光芒的照耀下悄悄的跑出了一個極小的黑點。這黑點不及許林靈魂的萬分之一,極是弱小。

血靈子也許是剛剛脫困心情較好,再加上他也不認爲許林這個弱小的靈魂能夠逃脫,所以將許林的神智抹去之後,便將符文的精華融入許林的靈魂,卻是沒有發現悄悄逃走的黑點。

許林化作的黑點臨走前看那血靈子沒有注意到這邊,偷偷的吞噬了一些符文精華,而自己那沒有意識的靈魂之力,他卻沒敢動,因爲那上面已被血靈子留下了神識烙印。

黑點隱疾而走,快速的衝向出口。

很快不大的出口就在眼前。。。。

可在這時,這個黑點被血靈子敏銳的感知給發現了。

血靈子臉上瞬間出現了意外之色,但隨即嘴角泛起一股微笑。“你跑不掉的。”手中瞬間灑出一片血霧,快速的封向出口。

許林化作的這個黑點由於所含的魂力不多,勉強的化爲了三份,從三個方位快速的飛向出口,三個黑點速度不一。

許林在賭,他賭血靈子會首先去截殺最前面的黑點。

許林的靈魂主體是哪在中間的黑點,其餘兩個只是分化出來的假靈魂,希望能把血靈子一時騙過。

最前面的黑點速度奇快,很快便接近出口。

果然,那血靈子看其快要出去,立馬把發動血絲這個黑點攔殺,血霧很快便到了最前面,出口位置上的黑點上。

就在血霧接近的時候,這黑點突然的自爆,掀起一股黑色氣流。

就在這時,在最後面的瞬間爆開。。。

血靈子愣了一下。。。。。

許林抓緊時機從中迅速衝了出來,黑點瞬間從丹經中衝出,融進識海。

猛地睜開眼,驚駭的許林本能的拿起身邊的茶杯狠狠地砸向《丹經》玉片,想要毀去玉片,將那血靈子永久的困在那個空間內。因爲這個玉片就是連接那個廣袤空間的一個鑰匙,毀了它,就等於這個空間的東西出不來,外面的東西也進不去,從次這個空間便會脫離與許林現在生活的空間的聯繫,虛無中到處遊蕩。。。。直到天荒地老。。。除非有人能夠在虛無中將它重新和這個世界建立聯繫。。

那茶杯應聲成爲了碎末,而玉片完好無損,他卻是忘了這個《丹經》玉片並非凡物。

就在此時,本來淡黃的玉片,卻一點點佈滿了血線,不一會兒,玉片變成了血紅之色,漸漸地這個玉片開始融化,化作一滴液體,一股紅霧從中衝出,將這滴血色液體拘進紅霧中,一縷紅霧衝向已經跑到門口的許林,從其五竅,眼耳口鼻鑽進。

許林身子一顫,兩眼便是看到一片血紅,然後整個人便是軟軟的倒下。

血靈子化作的紅霧出現在了許林的識海,許林廣大的識海,裏面卻是暗淡的,一個虛弱的意識在識海中無力的存在着。正是由於多次分化靈魂虛弱之極的許林,看其樣子如果不及時修復靈魂,將會馬上陷入沉睡,成爲活死人,直至靈魂之力恢復到可以甦醒的程度,或者死亡。

許林勉強睜開眼看見那血靈子挺拔的身軀立在自己面前。

血靈子看到許林這個模樣,恐怕也掀不起啥風浪,或許是心情較好,倒也不急於奪舍許林了。

“嘖嘖。。。你這身體傷的真夠嚴重的,丹田居然被毀,經脈受損也太嚴重了吧,不過你的根骨不錯。。。到時候把經脈修復一下,,倒也湊活着用吧。。。。居然是神靈血脈。。可惜啊。。。不過正好修煉血噬大法。。。到那時。。。這血噬大法應該叫神噬魔功了。。。哈哈。。”

血靈子檢查了一下許林的身體,不由得感嘆了起來。

在剛纔的時候血靈子用神念將周圍都檢查了一遍,卻發現只有許林一個身體還算湊合,雖然身體受損嚴重,但畢竟具有神靈血脈。耗費大量血元精華還是稍微修復一下的,大不了碰見合適的修士再奪舍一個。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血靈子由於功法特殊,奪舍的時間只有大概一個時辰,過了一個時辰靈魂便會自動消散。

血靈子又打量了一下,最終下定了決心。

整個人化作一團血霧,捲起滔天的血腥包圍了嚴陣以待的許林,將許林周身重重包圍,血霧的腐蝕性很強,好似全身就要被同化成血霧。

片刻,許林便已意識模糊。越來越虛弱。

許林的靈魂被同化的愈來愈多。許林心中已經開始絕望。

就在許林全身都要成爲血霧的一刻,或許是感覺到了危機,許林胸口佩戴的墨色玉佩突然釋放出一股烏光迅速衝向識海。

這時識海中還在堅持着最後一道防線的許林胸前瞬間發出一道烏光,這烏光迅速擴大,將整個識海都給籠罩。

瞬間衝入血霧內。

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將血靈子所化的血霧吞噬,血靈子毫無反抗之力便被烏光拘禁入墨色玉佩中。

單留下血靈子殘留下的驚駭大叫:“始源。。。這裏怎麼會有始源。。。。。”

不過聲音隨即便戛然而止,在墨色玉佩中間留下了一個血滴印記,很小,有米粒大小。

隨着血靈子被拘禁入玉佩內,許林心中鬆了一口氣,整個人彷彿失去了全部氣力虛弱的躺了下來,靈魂也更虛弱了。

但隨即卻突然從墨色玉佩中傳出一道血金色的雲氣,融進許林的識海和經脈中,這道血金色雲氣有着極強的療傷功效,不管是身體還是靈魂都在被這股血金色的雲氣遊過以後恢復了許多。

讓許林虛弱的靈魂重新煥發了生機,從靈魂中傳來了一陣舒爽,而且魂力很是精純。

身體上的暗傷在這道血金色雲氣流過以後,卻是消失不見,大部分的經脈都已修復完整,以前斷裂的經脈也已續上。

那血金色雲氣滋潤過的血肉也充滿了活力與靈性,散發出一股渴求之光,迅速將血金色物質吞噬。許林感覺自己從來沒這麼強大過,全身的細胞都散發出迷濛的光澤。

看樣子這股血金色的雲氣正是血靈子的血元精華,不然也不會有如此功效。

血滴狀的印記在玉佩內時不時的變幻形狀,好似活了一般,不甘的發出陣陣的咆哮,但又似乎在畏懼着什麼。。。。。

恐慌的龜縮起來。

(今天三更完畢,請各位道友不要忘了收藏啊。) 許林從識海中退了出來,驚駭與疑惑的睜開了雙眼,他也看到了最後在識海中出現的那道烏光,也知道是由墨色玉佩發出的。

其實許林心中充滿了問號,這烏光到底是什麼,居然能將那強大的血靈子給硬生生的吞噬了。

這玉佩到底是什麼啊?居然這麼厲害。而且,最後那血靈子大喊的始源又是什麼啊。居然能讓那血靈子如此的驚懼。

許林將胸口上的墨色玉佩拿了出來,放在手中仔細端詳。現在玉佩中的氣流更濃了,在氣流中間包圍着一團血霧,隨着時間的流逝,紅霧在緩慢的減少,被氣流轉化。

大量血金色物質迅速的融入許林的身體,一點點的改造,使之變得完美,還有許多血元潛伏在許林的細胞內,等待許林的下一次利用。

其中還有墨玉內傳出的清涼氣流,迅速撫順體內的大小經脈,讓血金色的血元更好的融入許林的體內。

還有陣陣熱力傳入許林的識海,滋潤靈魂,並逐漸壯大靈魂,使本來暗淡的識海重新煥發出了活力,一下子將許林的疲憊衝去,帶來一陣舒爽之感。

這時又從墨玉內傳出一陣氣流,其中摻雜了點點金光,迅速衝進了許林的識海。

隨即,許林全身不經意顫抖了一下,隨後便是頭一歪,整個人趴在了桌子上睡着了。。

許林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夢。

一個人站在了雲巔,到處都是柔和的光茫,在雲海中到處飛舞着仙鶴,百靈。還有在雲團上嬉戲的靈猿。

在前方不遠處有一座白玉大殿,有着道道的金線纏繞,宮殿後面有一處龐大的虛影,似是一座靈山,山上古木林立,各種異獸在林間追逐。只是很虛幻,彷彿只是一道投影。

遠遠望去,好似這座宮殿便是依山而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