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人們都在議論豎立石碑的人是誰,當他們知道是牧蒼的養子,道牧所豎立的石碑。謫仙城老土著們,一個個五味雜陳。

  • Home
  • Blog
  • 人們都在議論豎立石碑的人是誰,當他們知道是牧蒼的養子,道牧所豎立的石碑。謫仙城老土著們,一個個五味雜陳。

以往路過這個小巷子,或是害怕,加快步伐離開。或是不屑,甚至還對小巷子吐口水。或是淡漠,認為小巷子與其他黑巷子,沒甚差別。

現在情況不同,哪怕他們猜測不出道牧的真正意圖。看著栩栩如生的鬼神,就會出於本能的敬畏。

以前傳說的小巷子靈異事件,再次成為人們談論的主題。胖子男廚的遭遇,再次被提起,嘲笑的味道少了,神秘的氣息多起來。

道牧,一個更加傳奇的人物。曾一度認為無法修鍊,十一年過去,人家已經是天牧,就跟他父親牧蒼一樣,受人敬仰。

不!

道牧同他父親牧蒼不同,他的父親牧蒼和他,有著最本質的差別。

牧蒼平易近人,跟其他道士都不同。道牧冰冷帶刺,飄飄超然,無不散發著『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氣息。

道牧更像是書籍里,小說中,傳說那樣的牧道者。以孤傲超仙的姿態,高高在上,俯視芸芸眾生。

人們又是討論鬼神,又是爭論道牧和牧蒼。這一夜註定比任何時候都要熱鬧,善業火一度燃燒衝天。

始作俑者的道牧,已來到牧府門前,並且站了好一會兒。肥肥姐夫婦的氣息不在,道牧心向他們應該是外出鎮災看病。於是,道牧在糾結要不要進入留住。

牧府的門匾還在,可是以前牧府的人,全都已經不再。家人都不在,哪裡還是家,何況肥肥姐夫婦也不在。

「他們怕是要被嘮叨死,卻又對這些祈禱,大多都無能為力,只得袖手傍觀。」壓抑糾結的氣氛中,滅心牧劍的聲音忽然在道牧的腦海回蕩,將道牧從悲傷的回憶中驀地抽離。

每次都是如此,滅心牧劍最不喜歡見到道牧的那些溫馨回憶。

「想要得到,就必須付出,他們大可不必來吃此處的香火。」道牧一邊說著,一邊抬起右手,拿起門把。正要敲門,種又悄然把門把放下。

右手顫巍巍自然垂落,眉目透著難以言說的沒落,「既然要吃此處的香火,就得聽凡人一生中的酸甜冷暖。」

「你一定要跟地府過不去?」滅心牧劍聲音幽森,「這種事情,他們還見得少?」

道牧咧嘴,牙齒在月光下,森森泛白,「老怪,我聽不懂你是甚意思。」說著,又敲一陣大門。

「哼!」滅心牧劍冷哼響過雷。

咯吱!

正當時,大門敞開,一個溫婉典雅的二十歲姑娘,在二十二個黑甲士簇擁下,款款走來。她手中還握著一本書,從半露出來的書名,該是一部煉器的書籍。

「你是道牧?」姑娘好奇打量道牧。

自己養父養母,每每回家就給她講道牧的趣聞,對於道牧的形象,她心中有一個幻想。

直至今日看到,發現這人非常符合父母所描述的那個人,可是卻要遠遠超過自己心中的幻想,她第一反應就是對方是騙子。

想到這,姑娘的臉忽然一紅,都忘記先向他人介紹自己了,旋即恬恬微笑,「我是趙卿橙,趙匡定和步悠的養女。」

「我是道牧,牧劍山道牧,牧蒼之子。」道牧報以禮節,努力做到語氣不冷淡,眼睛不露寒芒,他怕嚇到趙卿橙。「你父母以往經常向我提起你,說你與眾不同,酷愛煉器方面」

道牧聲音有點抖,就跟他背負在後,相互緊握的雙手一樣。「你父母在嗎?」道牧的心中報以一點點希望,儘管他感應不到肥肥姐夫婦的氣息。

「他們前日才出發去南部鎮災。」趙卿橙紅著臉,打量道牧,覺得道牧真是越看越好看,就像是玄奇小說裡面的人物,走到了現實。「你進來吧,你們一家的院子,我們都給你留著。」

「不了,我還有要事。」道牧手不再抖,語氣有些許喪,就像是落榜的學子。

無論趙卿橙好說歹說,眼眶都說紅。道牧依然領著道牧拂袖而去,頭也不回。

牧府,已是再也回不去的家。 滅心牧劍又沒聲息,氣氛有點沉悶。較於普通人正常想法,自是希望留個念想,道牧卻認為念想無需太多。舊主已去,換來新主,就該煥然一新,而非固執守舊。

「父母健在,人生尚有來處。」

「父母已去,人生只剩歸途。」

「找個時間,得跟他們談談……」

思緒間,道牧已經來到謫仙樓。正值夜市高峰期,作為修道俠客最愛的高雅去除,謫仙樓自是不會太清閑。

「李煥衍? 魔女來襲,夫君請接招 李屁蟲?!你爺爺不是把你丟去織女星,跟你爹娘了嘛?」道牧的印象中,這傢伙只是一個呆木,流鼻涕的小孩童,喜歡跟在道牧和李小胖後面的跟屁蟲。「織女星情勢大好,緣何突然臨凡,有損道行。」

老掌柜和小掌柜都不在,站在櫃檯的是小小掌柜。小小掌柜,年齡十七歲,中階天境巔峰的修為。

道牧眼睛一眯,也就這個年歲,個性張揚叛逆,不喜藏拙。且在謫仙樓這個大環境下,小小掌柜也不能免俗,無視不可都在向過往的道士俠客溢出威勢,震懾大部分宵小狂徒。

「嗷!牧哥?!」小小掌柜百無聊賴之際,看到一個樣貌熟悉,氣質熟悉又陌生,年紀相差無幾的牧道者。立馬想到,面前這人定是自己的老大哥,道牧。

「把我丟去織女星是我爺爺,把我從織女星拽回來,也是我爺爺。」李煥衍整個人癱爬櫃檯,像一條沒有夢想的鹹魚,「這不,我還給二哥二嫂帶回小胖子的消息……」

李煥衍與李小胖的父親李煥成同一輩分,家長面前李小胖都得叫李煥衍一聲叔叔,儘管自己的歲數比李煥衍大七八歲。

李煥衍小時候,很呆也很逗,他能夠很欣然接受李小胖叫他一聲小叔叔,且同道牧一起,叫李小胖作小胖子。

李煥衍愣是不願意聽道牧叫他小叔叔,他說總覺得很怪,非常彆扭。自己也喜歡叫道牧作牧哥,他毫不在意道牧叫他李屁蟲。

這讓李小胖時常恨得狠咬牙,也是李小胖永遠無法成為大哥的最大阻礙。

從李煥衍氣中聽說李小胖,在織女星的種種遭遇,不是非常糟糕,也不是很樂觀。李小胖的性格較為懶散,像一灘爛泥那樣扶不上牆。若沒有外部壓力,他是不會去努力奮鬥。

「李屁蟲,你是不是有什麼瞞著我?」道牧直勾勾對視李煥衍,企圖從李煥衍的微神情,找出一些端倪。若李小胖真的沒大礙,緣何要李煥衍親自回牽牛星,「老爺子拽你回來作甚?」

「牧哥,我哪敢瞞你什麼!」李煥衍猛然從櫃檯上直身,「噗噗」右手拍胸口。

「我……我也不知道老頭子,突然發什麼瘋。這不,把我扔在這裡守門,他自己就不見蹤影了……」旋即李煥衍整個人又萎蔫下來,慵懶趴在櫃檯上,眼睛半眯斜視道牧,連動都懶得動一下。

「若不忙,給我尋一個廂房。」道牧身體依靠在櫃檯,左手臂平放櫃面支撐身體。嘟嘟,右手敲打櫃面,傳到李煥衍耳邊,就成春天響雷,「未來幾日,我就在此休息。」

億萬辣媽不好惹 「別鬧!你家牧府好好的,不住?」李煥衍吚吚嗚嗚,言語和神情都透著艷羨。「我可知道,牧府還有個嬌嬌小美人。」

「本來我是打算回牧府住,見到你以後,我便打消念頭。」道牧嘴角微揚,右手五指在櫃面上,歡愉的跳舞。

「好啊!」李煥衍一陣惡寒,做出噁心嘔吐狀,「我把你當親兄弟,你卻想要上我!」猛地起身,往後連退幾步,緊緊靠在牆邊,雙手交叉在胸口。

李煥衍的聲音不大,卻也不小。惹來門外過路的行人,進進出出的客人,坐在桌位上的酒客,各種怪異目光。看向道牧的眼神,特別意味深長,甚至還有好幾個塗抹胭脂水粉的男人對道牧拋媚眼。

道牧何許人,絲毫不在意他人目光,完美過濾閑雜人等的閑言碎語。「我覺得趙卿橙與你挺般配,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右手五指依舊歡快的在櫃面跳舞,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牧哥,你也這麼認為?!」李煥衍的嘴巴,笑得快要裂到耳根。人影閃晃,瞬息近至道牧面前。雙手緊緊握住道牧的右手,旋律戛然而止,「哥,你真是我親哥!」

「噁心,滾!」道牧一陣惡寒,手抖如蛇,滑如泥鰍,甩開李煥衍的雙手。一邊用櫃面上的熱茶水洗手,一邊用餘光瞥著李煥衍,「我覺得老爺子,拽你回來,恐怕也是這心思。」

「嗯……你這麼一說,還真說不準。」李煥衍不僅沒有生氣,反倒笑嘻嘻給道牧雙手遞上乾淨的白毛巾。

「那小姑娘可不像表面這麼嬌柔,絕不是一個逆來順受的主。」道牧快手接過白毛巾,重重擦拭茶氣裊裊的手,「就你這長相,哥哥希望你心裡得有點數,畢竟你不是哥哥我。」

其實李煥衍根本不醜,論長相足可跟道牧旗鼓相當,有差異的只是他們兩人的氣質和性格。

「哥,我都聽你的,我親哥!」李煥衍笑呵呵,「噗噗」拍胸口,滿口答應。

道牧見李煥衍這模樣,總覺得不放心,將手中白毛巾,隨手丟到回收簍當中,帶著警告意味道,「不要急於表明心跡,不要過度暴露自己企圖心,更不要施以其他壓力來逼迫她選擇!女人不是一個善於選擇的生物,一旦遇到選擇題,都會後退幾步。」

見李煥衍倒是很虛心聽講,道牧這才稍稍有點放心,又道,「我建議你讓一切順其自然,逐步親密度一切將會水到渠成。這期間我會審時度勢,協同他人,幫助你。」

「好!好!好!」李煥衍眼睛都笑眯成一條縫,哪裡還有小時候那呆木呆木的樣子。

道牧心中直嘆,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也不知道李煥衍在織女星,都經歷了些什麼。

嘟嘟,道牧右手攥成拳,用力敲打櫃面,將李煥衍從幻想中拉回現實,「天字一號樓,天甲廂房還空著嘛?」

「空著空著,自從你在那裡,留宿過夜之後。老爺子就一直給你空著,從此不在開放外人。」李煥衍走出櫃檯,領著道牧往後院走。

將道牧帶到天子一號樓,天甲廂房之後,李煥衍便匆匆忙忙離去,他不能離開櫃檯太久。

這是謫仙樓的規矩,掌柜必須嚴守。這也是為了讓進入謫仙樓的人,守規矩。

咯吱,道牧推開房門,房內燈火自明,亮如白晝。

哞,阿萌撒開四腿奔向那張睡過的大床。

道牧關上房門后,徑直走到畫前。幾年過去,自己的香火殘根依然還在,小掌柜的香火殘根已腐落,斷在香爐里。

「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道牧左手環抱在胸,右手捏著下巴,撐在左手上,細細打量著九天玄狐的美眸。

就這般直勾勾對視一刻鐘,「一定是我想太多……」道牧這才轉過身,撲在香軟的床被上。沒過多久,道牧呼吸平穩,陷入熟睡當中。

燭火無風,自行搖曳,黃白的燭光下,九天玄狐像是要從畫中走出來一般,栩栩如生。

你若細看,她的眼睛好像在說話的,你若細看,她的仙容好像在微笑,你若細看,她的深黑尾巴對著燭火一起搖擺。

翌日,道牧阿萌拜謁李煥成夫婦,為李煥成帶來巨大驚喜。犁山和劍機閣都不打算大舉入駐,而是以個人名義臨道萌境地,將會減少李家很多壓力。

聽說金鰲又現世,且還是在道萌境地。李煥成心態再好,終究還是五味雜陳。李家尋找這個說是出去散步的老祖宗,已經過去好幾代人,牧蒼更是出師未捷身先死。

李煥成已經放棄這個想法,踏踏實實從其他地方,彌補不斷流逝的氣運。道牧突然帶來這麼一個消息,可想而知。 軍婚蜜愛:高冷老公,壞壞寵 換做是誰,心裡都不好受。

金鰲說得沒錯,李家的氣運本就已經很薄弱,依然還要被那些半死不活的老怪物稀釋氣運。他們為求多留陽間久一點,給自己那一脈的子孫謀求更多福利,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再如此下去,李家永遠也不會重歸巔峰,甚至會招來更多災禍。

除非李煥成以雷厲風行的手段,截斷李家氣運跟這些老怪的關聯,否則枯木不會逢春生芽,只會腐朽敗壞,爛到泥土裡。

金鰲說得倒是很乾脆,畢竟他是以過客的身份看待,所以理性得絲毫不顧及人情世故,以及這麼做對於周圍其他無辜者的影響。

實際上,李煥成不止一次想要這麼做,但是考慮到謫仙封地可能會引起的不必要動蕩,以及織女星所帶來的壓力,最終還是作罷。

李家的家務事,道牧並沒有去評論,或者出謀劃策。道牧覺得李煥成在等一個契機,一個掙脫束縛的契機。

總覺李煥成的最終不僅僅拘泥於牽牛星,甚至連織女星的李家,他也想要反轉掌控。李煥成的野心,小叔予以肯定,老爹也予以肯定。

道牧問其小叔的消息,李煥成卻說很久沒有他的消息。從來都是李煥柏聯繫他,他自己毫無途徑聯繫李煥柏。

道牧還問李煥成可知鬼巷的事,李煥成很乾脆利落說知道,但他無能為力。李煥柏給的建議是,置之不理,順其自然,總會出現有能力的人出來解決。

道牧心中有些驚訝,李家的人竟然不知道,鬼巷是誰造成的。道牧也沒打算說,只跟李煥柏稍稍的講了,自己對鬼巷的改造。 陸圓圓眼巴巴的瞅著他:「……」

「不然換中藥。」

「……我喝。」委屈的妥協。

被他捏著下巴,被迫張開嘴,任由他喂著喝,一入口,味道瞬間在口腔內瀰漫,她差點沒吐出來。

被慕少璽眯眸一睨,警告以為十足,她才一臉痛苦的咽下去。

喝完后,她閉著眼,雙手在嘴邊扇著風,試圖把嘴巴里的味道都扇掉。

岳嵐看到慕少璽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上已經拿出了一顆糖,喂到她嘴巴里。

陸圓圓緊閉的雙眼,倏地睜開,因為驚喜而瞪得溜圓,「甜的!」

「是糖。」

陸圓圓抱住他的手臂,又歡歡喜喜的道,「我就知道少璽哥哥不會對我這麼殘忍的。」

察覺到岳嵐的目光,一直在看,慕少璽抬眸看去,岳嵐有一種窘迫感,「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我送你。」慕少璽起身,要送。

岳嵐已經站起身,往外走,「不用了,我又不是第一次來。你和你妹妹吃午餐吧,別因為我打擾了你們用餐。我走啦,再見。」

關門聲響起,陸圓圓剛才還笑得眉眼彎彎的臉,頓時垮了下來。

什麼叫,她不是第一次來?

那就是說,她已經來過很多次咯?

慕少璽把筷子塞進她手裡,溫聲提醒,「快吃吧,一會兒面該涼了。」

她生理期,不宜吃冷的,還是趁熱吃較好。

陸圓圓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剛才那個姐姐,是你的朋友嗎?」

「嗯,算是。」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算是什麼什麼意思?

而且,她還來過他的公寓了,不是朋友的話,怎麼可能讓人進來呢?

「下午沒課么?」慕少璽抬手看了一眼腕錶,端起手邊的咖啡,抿了一口。

「……有。」

「一會兒吃完了,讓警衛送你回學校。我醫院還有事,就不能陪你了。」

臨走之前,陸圓圓抓住他的袖子,「下周學校有運動會,我也參加比賽,少璽哥哥你會來給我加油助威嗎?」

沉吟片刻,慕少璽揉了揉她的腦袋,深怕他拒絕,陸圓圓搶在他開口之前,急急的道:「姐姐現在失戀了,她應該沒心情去給我加油。如果連少璽哥哥也不去的話,我……」

「就算我沒空,不是還有飯糰湯圓和景行么?」

「那不一樣……」不一樣!

她只想要他去。

恰好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立即接起,離得近,陸圓圓依稀聽到了些。

是醫院打來的電話,有病人需要立即手術,讓他趕緊回醫院。

「我馬上過去。」放下手機,他對陸圓圓說,「我先走了,警衛會安全送你回A大。」

病人的生命重要,她乖乖的鬆開手,「好。」

…………

上了一下午的課,傍晚,陸圓圓在等司機來接。

一輛布加迪停在了她面前,車窗降下,露出了慕少言那俊美無儔的臉來,「圓圓,上車。」

「飯糰哥哥,怎麼是你來接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