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也嘗到甜頭了

  • Home
  • Blog
  • 他也嘗到甜頭了

自從一月前他出面指出那四個第一家族族長的凶魂身份后,黃雲便以龐大靈力獎勵他,這一個月來,他魂魄恢復得也異常之快,於是也明白了,一定得和黃雲打好關係。

「嗯。」黃雲點點頭,眼中冷芒閃爍

「你們好好恢復,我先出去了。」當即呼的虛幻形態散去,精神力回歸本體,第一座山峰之上,黃雲看了莫言一眼。

「多多注意這師徒三人,一有作亂跡象,立刻告訴我。」

「嗯。」莫言點頭。

接下來的日子。

大漠域也算相安無事,那三十八個改名家族,並沒有做出太過火之事,黃雲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他們不作亂,倒也罷了,落丹宗在迅速發展中,不僅僅是門派弟子大增,連門派底蘊也如此。

拍賣城中。

七十八個拍賣行以拍賣丹藥為主,拍出了天價的元石,也一一收進了元石閣內,黃雲建立了專門的獎勵制度,凡對落丹宗有貢獻的弟子,都能獲取元石,或丹藥的獎勵,這讓門下弟子動力大增。

貢獻。

可不僅僅只是做任務,修為突破的快,也是能獲取獎勵的,像那十八個孩子,修為進展之快簡直驚為天人,幾乎每兩個月提升一境界,每個月都能從門派中領取大量修鍊資源。

這也讓無數弟子眼紅。

連陳圓圓都眼紅了,她拜入落丹宗后,最先接觸的就是那十八個孩子,因為都是黃雲親自收的內門弟子,在身份上也算差不多,她天賦其實非常高,比之那十八個孩子也不差,但是畢竟身為女孩。

情緒上容易變動,一門心思也沒全部放在修鍊上。

「那些小屁孩,年紀最大的洛意,十七歲,已經是五級武者了,年紀最小的洛全,九歲,也是三級武者,突破的速度一個比一個快,不行不行。」陳圓圓在一山道上徘徊不已,白皙臉蛋上也有著不甘之色。

「他們是他收的內門弟子,我也是。」

「可不能讓那混蛋師傅小瞧了,絕對不能。」陳圓圓咬著牙。連她都沒意識到,她不是怕比不上其他人,而純粹是擔心,怕別人說黃雲眼光差,收了自己這不靠譜的弟子。

又是半個月過去。

這半月來,黃雲在第一座山峰上,研究著大千劍陣簡約版,一直沒有太大的進展,可他也明白,劍陣不像武技,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成功的,他白天以木牙晶修鍊,晚上則演習大千劍陣簡約版。

「木牙晶內的法則之力太龐大了。」黃雲盤膝坐著,臉上有著喜色,手上則拿著一塊木牙晶。

「我花了三塊木牙晶,明顯感覺法則之力上升了一層次。」

法則的修鍊,除了感悟之外,別無他法,可是有了木牙晶,黃雲根本不需要去感悟天地,反而像修鍊元力一樣,直接拿著吸收就行了,這也讓黃雲有了捷徑可走。(未完待續。。) 「再吸收十塊木牙晶,就能突破四分法則了。」黃雲臉上有著笑意,當然不是單純的吸收,每吸收一塊木牙晶內的元素法則,則必須得兩天兩夜,裡面的法則之力太過雜亂了,五大系元素盡皆有,而黃雲是風系武者。

則需要過濾掉其他法則的力量。

有木牙晶相助,黃雲在法則上的感悟修鍊,明顯是要比其他人快的。

「這木牙晶也不愧最頂級的能量貨幣了。」黃雲滿足道。

。。。

「儘快突破四分,再加上圖騰的吞噬能力,就足以和法則六分的武者一戰了,那全仙若敢作怪,藉助圖騰吞噬能力,完全能直接殺了他,殺雞儆猴。」黃雲沉吟著。圖騰的吞噬能力,以聚靈陣為輔,作用是非常大的,可將黃雲實力提升一個層次。

像當初大戰四大家族族長,就是用的聚靈陣。

「說到陣法。」

「陣法一道如劍陣,封印陣,迷幻陣等,也需要多多研究。」

對於陣法。

黃雲一向是非常感興趣的,前段時間事情太多,也一時沒想起來,現在空閑下來了,倒是能抓一抓,像迷幻陣,到了現在這修為,已經能施展了,而且以法則施展的迷幻陣,對於法則武者迷幻作用是非常大的。

呼~

空氣中風元素一陣波動,隨後趙傾城就出現在黃雲面前了,她一身紅色短裙,明媚風情的臉蛋卻是有著幾分冷淡,顯然,黃雲和秦嫣的擁吻,還讓她耿耿於懷。

「你來了?」黃雲看了趙傾城一眼,笑笑。

「你給我好好解釋解釋,你和秦嫣間是怎麼回事?」趙傾城緊緊盯著黃雲。興師問罪。

「我和她?」黃雲一愣。

「沒什麼啊,我曾經救了她一命,關係還算不錯,她父親和我也算忘年交了。」

「僅僅只是關係不錯?我看你們當著那麼多人面擁吻,簡直就像道侶啊,你前一天送我定情信物,第二天就和別的女人這樣,我算什麼?」趙傾城冷笑,她玉手一揮,一棉質的布娃娃出現了。周圍有著花邊,雖然俗了些,可因為是黃雲送的,趙傾城也一直當寶貝一樣。

「這娃娃。。」

「我看你還是送給她吧。」趙傾城哼了聲,可是玉手卻是緊緊抓著布娃娃。

「我僅僅是安慰她,她從小就沒了母親,那天秦老哥又上去和老宗主一戰,生死未知,她心裡肯定沒有安全感。」黃雲皺著眉頭。

獨家限量愛:離婚律師請入懷 「擁吻也算安慰?」趙傾城冷冷道。

「秦嫣性子清雅。從小就失去了母親,是她父親一手帶大的,後來因為體質問題,秦濤老哥更是帶她四處奔波求葯。勞累了半輩子,她對她父親除了親情,更多的是自責,濃濃的自責。她恨自己命運的不公,恨自己給秦老哥帶去那麼大的麻煩。」

「我救了她,也等於救了她父親。她當然感激我。」

「那一吻也算情不自禁吧。」黃雲分析道。

聞言,趙傾城沉默了。

她也知道不能怪黃雲,可是看著那一幕,她又如何能忍得住?她和黃雲之間,關係基本已經確定了,就看誰先捅破那張紙了,而且趙傾城當了半輩子的女族長,一心為了家族,對感情是非常嚮往的。

這是初戀。

「你別看我平常風情大膽,那都是裝的,甚至第一次在拍賣城見你,像女流氓一樣調戲你,還。。還摸你那。。那僅僅只是偽裝,作為一族之長,需要承擔的責任太多太多,所以你別以為我開放。。我討厭你和別的女人在一塊。」

「看著你們那樣,我非常難受。」

「像針在心裏面刺。」

「黃雲,我前半輩子心思全部放在家族的發展上,現在趙氏加入落丹宗,有你作為依靠,我責任也小了些,我雖然比你年紀大,可是在感情方面,我傷不起。」趙傾城咬著嘴唇,幽幽道。

「你。。。」黃雲愕然,隨後嘆息一聲,主動擁住了趙傾城。

「是我忽略你的感受,我和秦嫣之間,也就幾斤續陽草的緣分,她對我也僅僅是感激之情,半分愛都沒有,我找個機會和她說說。」

被黃雲擁住,趙傾城臉一紅,稍微掙扎一番就放棄了,反而主動摟住黃雲的腰。

「她那麼漂亮,你難道沒心動過?」趙傾城仰頭盯著黃雲。

「那肯定有,她可是飄渺門第一美女,絕色容顏,性子清雅,無數弟子心中的女神。」黃雲笑笑。

「你。。」趙傾城眼睛一瞪。

「可是我這輩子,最討厭腳踏兩隻船的人。」黃雲臉色一凝,他腦海中,又不自覺浮現了孫慧那嬌媚的臉蛋,眼裡的冷意更是濃了幾分:「要麼單身一人,要麼只取一瓢。」

趙傾城聽的目光一亮,嘴角也露出淡淡笑意。

「那你找機會和秦嫣說清楚。」趙傾城摟緊了黃雲。

「嗯。」黃雲點頭。

。。

。。。

第一座山峰。

山腳下。

秦濤秦嫣父女站在這,兩人也交談著。

「宗主在山上修鍊呢,你現在就去找他?」秦濤看著秦嫣,飄渺門加入了落丹宗,他便算落丹宗長老之一了,喊一聲宗主並不過分。

「是。」秦嫣默默點頭。

她一身白衣,絕色容顏更是散發著動人的魅力,秦嫣其實是非常美的,不僅僅在飄渺門,在整個大漠域都有著極大的名氣,有人說,她不僅僅是飄渺門第一美女,更是大漠域第一美女,足可見她的貌美。

「黃雲和趙傾城關係**,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嫣兒,我知道你感激他,也曾經發過誓言非他不嫁,可是。。。你若僅僅為了報恩,大可不必如此,大漠域那麼多青年才俊,追你的也不少,雖然比不上黃雲,但總有適合你的。」

「像周青那小子就不錯,追你兩年了,天賦也高。」

「聽父親一句,別委屈了自己。」秦濤嘆息道,他又何嘗不知秦嫣的心思。

「之前是感激,現在。。。我發現不僅僅只是感激了。」秦嫣看了秦濤一眼,臉色微微一紅,低聲道。

「你說什麼?」秦濤眼睛一瞪。

「沒,父親我先上去找他了。」秦嫣連忙上了山,很快就消失在秦濤視線範圍內。

「這這。。。不僅僅是感激?」秦濤懵了。

「難道嫣兒還想插上一腳,嫣兒外表溫和,內里卻倔強得很,現在既然認定了,那絕對不會輕易放手的,至於那趙傾城也是個脾氣火爆的主,黃雲麻煩了。」秦濤苦笑一聲,隨後嘆了口氣:「也好,這丫頭性子清凈,與世無爭,長久下去,倒真像下凡的仙女,這麼爭一爭,對她也算是心性的磨練了。」

秦嫣上山時,黃雲趙傾城正擁在一塊。

「封魂陣下凶魂已經逃出了大半,你準備怎麼處理?」趙傾城問道。

「靜觀其變。」黃雲呼出口氣。

像那全仙三人,不作亂倒也罷了,膽敢四處為禍,黃雲也不介意親手去解決了,也威懾威懾其他逃出的凶魂,當然,親手解決的前提是—黃雲突破四分法則。

「聽說那全仙很強,法則六分的武者。」趙傾城有些擔憂。

「我也快突破法則四分了,你別忘了我上次對戰四大家族族長,是怎麼殺的他們狼狽而逃的。」黃雲笑笑。

「嗯?」趙傾城目光一亮。

聚靈陣?

這陣法對別人沒多大用,對黃雲而言,在戰鬥力上卻是質的提升,尤其現在元石閣內,元石數以千計,快接近一萬了!!!

「殺雞儆猴得找典型。」黃雲冷笑道。

。。

而這時,秦嫣也出現在兩人面前了,看著秦嫣出現,黃雲一怔,趙傾城眼睛則微微眯了起來。

「黃雲,我說非你不嫁,父親他答應我們的婚事了,他本來是不同意的,我說,要麼和你結道侶,要麼就孤獨終老,他估計也怕了。」秦嫣走到黃雲面前,輕柔笑道。

「什。。什麼?」黃雲眼睛猛然圓瞪。(未完待續。。) 實際上,看著黃雲趙傾城那眷侶模樣,秦嫣是準備放棄的,可是後來發生的事,卻也讓秦嫣改變了主意,不管怎麼說,也得爭一爭。

「你是說,秦濤同意了你們的婚事?」趙傾城眸光發冷,盯著秦嫣。

「對啊。」秦嫣笑著點頭。

「黃雲,你怎麼說?」趙傾城哼了聲。

「我。。」黃雲欲言又止,他很明白,秦嫣剛剛的話就是威脅,不接受她的話,以後她就孤獨終老了,而這一切,就是你黃雲害的,這也讓黃雲到嘴邊的話吞了下去。

「我覺得。。暫時以大局為重,不宜談兒女私情。」黃雲苦笑。

「你說什麼?」趙傾城美眸一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