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們一回去,我也就趴在病床前睡著了,但只稍微睡了一會,就又被手機震動給嚇醒了。顯示的還是個陌生的號碼,估計又是那個陰魂不散的慶姿。接吧,要是不接的話,估計我的手機也會被她給打爆的。

  • Home
  • Blog
  • 他們一回去,我也就趴在病床前睡著了,但只稍微睡了一會,就又被手機震動給嚇醒了。顯示的還是個陌生的號碼,估計又是那個陰魂不散的慶姿。接吧,要是不接的話,估計我的手機也會被她給打爆的。

「喂,江彭還在睡啦,他沒事,你不要沒事總打我手機好不好.」很努力的壓低聲音。

「呃,朵朵?」糟糕了,好象是我誤會了,來電的不是慶姿耶,是個男的,聲音磁性十足,不用說你們也猜到是誰了吧.

「啊哦,叔叔哦,你怎麼.」他不會又收到什麼風聲了吧?

「江彭.他今天還好嗎?」

「他.」我該說他好嗎?還是不好?而且是很不好?

「今天,是他媽媽的忌日,他應該會很難過吧。」

「叔叔難道都不知道要關心一下他么?他現在在醫院裡,高燒40度。」叔叔實在是過分,所有的人都在為江彭擔心,他卻總是無影無蹤,連個問候都沒有。到現在,江彭都在醫院了,才打電話來問,而且還是打我的手機(壓跟忘了江彭的手機是關著的,即使他打了一千次也打不通的)。

「朵朵啊,他媽媽下葬的那天,我在美國,有重要的原因趕不回來,你明白么?江彭他不能原諒我,如果我出現,他會更加難受的。」

「叔叔.我.對不起,我不知道是這麼一回事。」

「幫我好好的照顧他.恩?」

「恩。我會的。叔叔再見。」

「老頭兒的電話?」汗,這傢伙有夠嚇人的。突然坐起身來,捏著我鼻子問話。而且他的聲音也因為生病而變得粗嘎了。

「你醒啦.」估計是被我吵醒的。

「恩.」

「你是白痴啊,暈倒都沒有徵兆的哦,你知不知道你快嚇死人了.」說話的同時,我的手也從他的手心抽出,對著他的肩膀就是一陣打。

「小姐,我沒力氣耶.」言下之意就是我現在打他是在欺負他咯,那我。。乾脆欺負得更徹底一點。「別打了.我難受.」又是一副可憐惹人心疼的樣子了,這傢伙根本就是料定這樣我就捨不得打他了嘛。鬱悶,狡猾的傢伙.

「..」

「老頭說什麼了?」

「能說什麼,關心你而已。」

「哦.」

「江彭,該原諒他了吧.」

「..嘟起嘴,快點。」這傢伙牛頭不對馬嘴的說什麼呢?不過我還是很聽話的把嘴嘟起來了。

然後我就知道他在做什麼了–他把那干烈的唇放到我嘟起的嘴唇上–簡單的說,他在吻我。

「你這傢伙,不要把病毒傳染給我啦。」好不容易才把他給推開的呢,哼哼。這才過一會,就不象個病人了,真不安分。

「剛剛.」

「什麼?」

「剛剛夢到媽媽了,她要我別怪老頭,所以.」

「所以你原諒他啦,不怪他啦?」

「媽媽在極樂世界,過得很好,對吧.」他的眼睛看著我,很期待很期待.

「對,過得很好,很好.」善良的人都會上極樂世界的,我們都該堅信。

7讓不讓人睡覺了

「好累哦。我要回學校了啦,你自己一個人在這裡,沒問題吧。」身上的衣服現在也快乾了,得趕快回去把它換掉了。

「恩,回去吧。好好休息。」居然還對我露出特滿足特快樂的笑容,天啊,我都想流口水了哦。江彭啊,你真帥呢。

「知道了啦.拜拜。」

「等會,笨女人.」

「你又想說什麼啦?」

「呃,那個.這個.」

「你支支吾吾幹嗎哦。」

其實我早該想到的,只有說某2個字時,他才會這樣吞吞吐吐,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傢伙漲紅了臉,總算把話給說出口了,「謝謝。」

話一說完就用被子把臉給整個蓋住了,哈哈.這個傢伙,真可愛呀。

唉,回到宿舍匆匆忙忙的洗了個澡,把衣服給換下來了,就鑽進被子里開始睡覺了。老天啊,這場雨淋得我好痛苦啊,全身酸痛,累癱了我.

結果.還是手機震動,那個該死的手機震動,又把我給吵醒了。在接電話之前,我是不是該先考慮下要不要把這該死的手機給扔出窗外啊。(還是不要好了,我這手機可是時下最新款的,貴著呢。)

「又是哪個臭小子找我啊.」

「誰是臭小子啊.」

「啊.是老豆呀。」天啊,這回想罵都沒人罵咯,吵我睡覺可是我老豆耶,暈了.「怎麼有空打電話來?」

「正好今天在家么,沒事就給你電話了。」

「啊哦,這樣呀。嘿嘿.想你女兒了呀.」現在幾點了呀,怎麼周圍全是黑的。晴蕾他們幾個在幹嗎呢?就算出去也該開個燈吧。真是的.

「你在幹嗎呢?怎麼聲音聽起來怪怪的呀.」

「睡覺啊。嘿,洗完澡就睡了,都不知道現在幾點了。」

「現在?現在是.等我看下錶.。北京時間10點整,好啦,乖女兒,你繼續睡吧,再見。」老豆也太.話一說完,還沒等我有了反應就把電話給掛了。

我哭笑不得了我,怎麼那麼衰啊。我惹誰了我.到底是不是老天爺要跟我作對呀,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呀?

快抓狂了我.鬱悶ing.

8把他打包給捆回醫院

又眯了下眼,接著被晴蕾的無敵河東獅吼給叫醒了。

「尊敬的朵朵小姐,現在已經是早上7點鐘了,再不起來,你上課要遲到了。」

結果我就這麼頂了個熊貓眼堅持上課,在進入教室前看到江彭那小子悠哉悠哉的坐在我的座位旁邊。依舊是那酷酷的姿勢,不過這回不再是面無表情了,似乎還很興奮的樣子。

「你這傢伙不好好獃在醫院,你跑來我們班幹嗎啦。」40度耶,那可不是開玩笑的,有百分之幾十的機率會因此而變白痴的呢。這麼個大帥哥,要真變白痴了,那多浪費人類的帥哥資源呀。

「醫院有討人厭的藥水味,我呆不住。」聲音還是那麼粗嘎,難聽死了.

「..你,這回你再暈了我也不管了,莫名其妙的傢伙。」說來說去,全世界只有我最可憐了。

哼哼,臭江彭,反正都是你害的。看我怎麼整你..

「阿奇,阿奇.」我跑到教室門口,沖著操場開始大聲的呼叫阿奇。依照以往的慣例,這傢伙應該就在附近,不會走遠的。

「朵朵,叫我幹嗎。」看吧,這傢伙,從樓上伸出頭來了。

「你下來我們班,快點。」

「哦,好。馬上。」

「你這笨女人搞什麼鬼呀?」嘿嘿,江彭啊,你感覺到危險逼近你了嗎?

哈哈,阿奇來了。「阿奇,你快過來。這個人是誰.」

「江彭啊.」哈哈。阿奇也是一副不解的樣子,眉頭深鎖。

「那個昨天發燒到40度,被我們七手八腳送進醫院的人是誰啊?」我發誓我現在的笑容很甜美哦.超級迷人的。

「你到底要幹嗎?」

「阿奇你說,身為一個病人,這麼不怕死的溜出醫院,而且跑來這裡進行病毒傳染,你說要怎麼處理?」

「打暈他好啦。」哈哈,這回阿奇也領悟過來了。

「恩,就是。打暈了再把他打包帶回醫院。」

「郭弦依..」這回是粗嘎男聲的暴吼。

不過我是不會怕的,「江彭大少爺,您是想自己乖乖回醫院輸點滴,等我放學再去看你呢,還是想現在被阿奇打暈,再請人扔到醫院去?你自己選擇吧..」

「笨女人,你給我記住.」

「我會一直記得你的。江彭大少爺..」

哈哈,還沒見過江彭那麼無奈狼狽的表情呢。總算是舒服啦。「現在要上課了,無關人員請自行滾出教室。」

「該死的.」

1眼淚都出來了

終於呀,淋雨風波是過去了。江彭那傢伙總算是出院啦。瞧他小子的興奮樣,似乎多呆在醫院一天都會要了他的命呢。天知道,最苦的那個人是我,每天都要學校醫院兩處跑的。就因為他大少爺說了一句不喜歡醫院的飯菜,一個人在醫院很無聊,又不喜歡他的那群朋友去陪,我就要不辭辛苦的跑到他喜歡的店裡買他愛吃的食物,還犧牲一大堆的時間在醫院陪他聞藥水味呢。

但,江彭還算有良心嘛。知道我好幾天沒碰過電腦了,居然良心發現在剛出院那晚就陪著我上網吧去了。

還是去那家「地獄」,裡面人還是滿多的,煙味也很重,總之啊,我剛邁進去一步就想著轉身出來算了。但為了解解自己的網癮,也沒辦法了,反正我只上一兩個小時就好啦。

「老闆,我的33,34號被人佔了,是你去把對方請走,還是要我自己去呢?」33,34號好象是江彭和阿奇經常上的2台電腦哦。這會,倒是有2個男生在上。但對於這傢伙擅自把33,34號當成他的,還真有點鬱悶。

「啊.你等一下,我馬上去請他們出去。」老闆居然是唯唯諾諾的樣子,迅速的閃到那兩台機子前,陪著笑臉把2個男生給請出去了。唉,可憐的老闆,惡勢力下不得不低頭呀。

那2個男生雖然一臉不爽,倒也不敢發作,還是乖乖把機子給讓出來了。

而他則拉著我的手,大搖大擺的走到機前,「坐吧,上網呀。」

「你這傢伙.算了,我無言還不行嗎?」話說一半就看到江彭對著我挑眉瞪眼的樣子,我理所當然的乖乖住嘴啦。

坐上位置,我迫不及待的開了自己的QQ。信息爆滿耶,都是以前的同學朋友發來的。彬,美吟,潔子,光頭,都留言問我過的怎樣,也告訴我他們最近的狀況了,好象大家的日子都過得滿滋潤的呢。彬還告訴我小影已經休學了,且都不跟同學聯繫了,一個人不知道到哪闖蕩了。

不知道為什麼,想起小影總是覺得難過。很長的一段時間,我當她是妹妹,她叫我姐姐,她幾乎天天都會來叫我一起去上學,放學一起回家,可是我們之間卻總會有各自不相融的世界,可能是我單方面的不了解她吧。我們有過不愉快,也許僅僅只是誤會吧。

也是在很長很長的時間過去后,我才知道姐妹不是那麼容易當的。我們,以姐妹相稱,卻談不上姐妹。

好難過哦.眼淚都出來了.

「該死的,誰再吸煙,我就滅了他。」這個可愛的傢伙,大概以為我是被煙霧給熏出淚來了,對著網吧里吸煙的人就是一陣暴吼。而他們也都乖乖被吼,把手裡的煙給扔了。空氣總算是好點了呀.

2好丟臉,我又輸了啦

「笨女人,別聊天了,陪我玩會勁舞.」

「好哦.等我,馬上進。」

算算,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沒和江彭好好的玩遊戲了,大概.是從他知道我是起點之後都沒了吧。希望我的手指靈活點,不要舞技又退步了,不然這次就真要被江彭這小子當面嘲笑了呢。

「要跳多少的?」

「呃.160的好啦.」

「那麼慢,不要。最少18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