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們完全看不好呂雨帆。

  • Home
  • Blog
  • 他們完全看不好呂雨帆。

同時,他自然也希望呂雨帆輸,因為,他與江寂塵走得太近了。

「呂雨帆要輸了,身上的七品仙元石,只怕都要歸周青濤,真是太慘了,剛入場,就輸光光。」

「哼,活該輸光,誰叫他與凌塵走得這麼近?」

這時候,已經有人開始冷笑出聲了。

他們都認為呂雨帆沒有任何懸念的輸了。

此時,呂雨帆在聽到前台人員報出周青濤兌換的數額后,臉色也不由得微微一變起來。

顯然,對方的兌換的數額,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自己這次,只怕真的要輸了。

看到呂雨帆臉色大變,周青濤不由得得意一笑道:「呂雨帆,不要掙扎了,還是直接認輸吧。」

「哼,我身後的老大,實力逆天,能量驚人,又豈是你能想象的。」

「聽說,你認了那凌塵小子當老大,區區凌塵,連給我家老大提鞋都不配。」

呂雨帆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這時開口道:「你未免高興得太早了,沒到最後,誰輸誰贏,那也未必。」

此時,呂雨帆根本不敢用神念看江寂塵給他的袋子。

他害怕自己一看,就會絕望。

所以,他看都不看,直接把江寂塵的袋子丟給前台工作人員道:「點點有多少?」

然而,呂雨帆的表現,引來了一眾人的嘲笑。

特別是周濤及他身邊的人,更是出言嘲諷不止。

「哈哈…….看來,呂雨帆知道自己必敗,竟然袋中有多少仙元石都不敢看。」

「太垃圾了,就這點仙元石,也敢跟我們賭鬥,真是自取其辱啊。」

「呂雨帆,不用點了,你必輸無疑,把你身上的七品仙元石,都交出來吧。」

周濤身邊的一眾人,此時開口說道。

此時,呂雨帆也有些後悔,剛才不應該這麼衝動,答應與對方賭鬥。

現在,不僅成為了笑話,更是要輸光身上的仙元石。

此時,前台工作人員已經拿起了江寂塵給他的那個袋子。

眾修仙者的目光,此時都落在前台工作人員的身上。

看著他報出數額!

然而,前台工作人員並沒有立刻報出,而是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看到這表情,呂雨帆感到了絕望,覺得已經輸了。

此時,他把自己的仙元石袋子取出,正要交出周青濤。

「嘿嘿…….呂雨帆,算你識趣!」

「下次記得,要跟就要跟對老大,不要隨便找個阿貓阿狗來當老大。」

周青濤已經認為自己贏了,諷刺一聲,同時伸手要把呂雨帆的仙元石袋子接過。

「五億七品仙元石!」

「可兌換五億賭鬥積分。」

然而,就在這時候,突然響起了前台工作人員擅抖的報數聲。

什麼?

萬界最強共享系統 我們,剛剛沒有聽錯吧?

瞬間,全場陷入了死一般的靜寂之中。

只怕根本無人敢相信,自己剛剛所聽到的。

五億七品仙元石!

瘋了么?

這是假的吧?

一定是搞錯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你們,一定是弄錯了。」

周青濤正要接過呂雨帆的仙元石袋子的手停下,此時,臉色大變起看向前台,怒然吼道。

然而,仙月樓前台的工作人員淡淡地道:「你若不信我們仙月樓的公正性,你現在就可以從這裡滾出去了。」

仙月樓,能量後台何等之大,據說是三層中央仙城的某一位十大仙帝所開的。

所以,區區一個周濤竟然也敢當眾質疑他們,那簡直就是找死。

而呂雨帆,此時都還有一些懵逼,感到難以置信。

剛剛,他以為自己要輸定了,仙元石袋都已經交出去了一半,卻不想,最後突然來了這一出神轉折。

「我去,凌塵老大竟然兌換這麼多的七品仙元石。」

「剛剛,我竟然不知自己有這麼牛逼的老大。」

呂雨帆此時好不容易平靜心境,心中暗暗想道。

他現在終於恢復了從容鎮定,臉上露出一絲傲然的笑意:「周青濤,是你輸了!」

「下次記得,要跟就要跟對老大,不要隨便找個阿貓阿狗來當老大。」

「若不然,最後也只是自取其辱罷了。」

呂雨帆微微一笑,絕世美容,竟然天地黯然失色幾分。

一個男人,長成這樣,也真是夠妖孽了。

而四周之人,此時還處於震撼之中,久久無法自拔。

本以為,周青濤身後的神秘老大,三億七品仙元石打破記錄,已經足夠的驚人牛逼了。

沒想到,凌塵隨意出手的一個仙元石袋子,便是五億的七品仙元石。

這簡直就是碾壓!

此時,周青濤臉色難看到極點,極度不甘的拿出自己的仙元石袋子,正要交給呂雨帆。

「怎麼回事?」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道威嚴,冰冷的聲音傳來。

四周眾仙,驀然之間感到氣息一窒,感受到了可怕的壓力。

同時,他們看到,一個高大的青年,帶領著一群氣息恐怖的修仙者,向這裡走來。

「老大!」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周青濤看到來人,眼中閃過一絲喜意。

老大?

難道,這個人,就是周青濤身後的那一個神秘老大?

「我不是讓你兌換仙元石么?怎麼這麼久?」

那高大青年冷然地開口道。

而呂雨帆可不懼眼前的高大青年,他現在覺得自家的凌塵老大更牛逼。

所以,呂雨帆淡淡地開口道:「只怕你還需等更久。」

「周青濤與我賭鬥輸了,自然要等我辦完了,才能輪到他。」 狹小的換衣間里,季知意仔細看了看手上的衣服,輕笑了一聲。

相比於剛才在這裡心不甘情不願地隨便一裹,這一次進來,她倒是仔仔細細認認真真地一件一件地捯飭起來。

反正花得又不是她的錢,何樂而不為呢。

儘管紀辭平時就經常在她耳邊念叨著謝爾的衣服多麼多麼的漂亮好看,但她總是不以為意,覺得再漂亮再好看又有什麼用,貴的要命。

結果今天仔細一看,確實很不錯,特別是袖子領子等細節地方的處理,雖然是不起眼的地方,卻能讓人眼前一亮,有錦上添花的感覺,這幾件衣服雖然看起來簡單,但這簡簡單單的感覺中又自然而然地帶著一抹清麗大氣,讓人忍不住就被吸引目光。而且手摸著的質感也和她平時買的衣服不一樣,絲滑柔軟,就跟捧著雪一樣。

果然,這衣服雖然貴,但也不是沒有道理的,誰叫人家軟體硬體都杠杠的呢?

輕手輕腳地一件一件換上裙子,撫平裙擺褶皺,再踩上鞋子,然後對著試衣間裡面的鏡子轉了兩圈,果然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啊,這麼貴的衣服穿到身上感覺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看看鏡子里的人,面色清冷,氣質冷艷,這才是她季知意季大律師該有的姿態,該有的氣場啊。

扭開把手,一臉風平浪靜地緩緩走了出來。

情敵是嗎?

呵!

既然是自己送上門來的,就不要怪她手下不留情了。

季知意一出來,外面等著的三道視線便不約而同的投到了她身上。

張千藝的眸光也第一時間落在了季知意的身上,眼底微微掠過一抹異樣。

這時,顧湫言已經迎了上來,拉著她轉了個身,笑容滿面地道:「嗯,這件很適合你,姑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覺得,這麼漂亮的姑娘要是認真打扮起來,那模樣肯定是萬里挑一,絕對不會遜色於任何人的,你看看,現在多漂亮啊。待會兒啊,姑姑再給你挑幾件……」

季知意原本底子就很好,即便現在從頭到尾僅僅只是換了一套衣服而已,但現在這裡所有在場的人就已經成為她的陪襯了。

張千藝原本還可以維持的笑容因為顧湫言說的話再也維持不下去了,嘴角瞬間凝固,微微蹙起眉。

她沒想到這衣服穿在這個女人身上居然這麼合身,就好像是為她量身定做的一樣,看起來相得益彰,幾乎沒有半點違和感。

不遠處的季知意感受到了子張千藝不太友好的目光,隨手不經意似地拉了拉袖口,對著面前還在喋喋不休的調皮姑姑微微一笑,然後再將目光轉向一直沉默不語的張千藝,眼中的笑意似有似無。

張千藝被她眼中意味深長的笑意深深刺痛,僵硬一笑,走上前,作善解人意道:「季小姐穿這衣服確實很好看,不過我覺得這看起來好像不太對勁兒,領口這裡好像有點開……」

「嗯?有嗎,我覺得這樣非常好看的啊。 豪門地下情 唔……看來我們眼光不太一樣啊。」張千藝的話還沒說完,顧湫言就接道,明明是毫不客氣的反駁,卻偏偏又讓人挑不出過處。

張千藝有想過季知意會反駁自己,然後自己可以不著痕迹地添油加醋,引起兩人之間的爭執,讓顧湫言覺得季知意是個沒有教養不可理喻的女人。可萬萬沒有料到,反駁她的不是季知意,而是顧湫言。

張千藝畢竟心機不深,猝不及防被顧湫言如此直接的話弄得愣住了,一時間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只能尷尬地掛著一抹僵硬的笑站在一旁,臉色憋的鐵青。

顧湫言沒有再關注臉色不好的張千藝,徑直對著季知意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了一番,讚歎地嘖嘖有聲,「知意啊,這衣服穿在你身上怎麼就跟量身定做似的,這麼多年,我還從來沒看到過有人能把謝爾的衣服穿得這麼和襯呢。」

旁邊的小透明營業員也笑著搭腔道:「是啊,這件衣服很配這位小姐的氣質呢。」

「真的嗎?」季知意暗笑,姑姑可真是夠調皮的啊,沒看見張千藝的臉已經黑到不行了嗎?

表情已經恢復的張千藝聽到她這麼小白兔的問話,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兩下,同時看著季知意的眼神像是淬了毒的利刃一樣,簡直恨不得將她的眼中釘肉中刺給粉身碎骨。

「你這孩子,怎麼連姑姑的話都不信呢,姑姑還能騙你不成?」顧湫言故作生氣地輕輕拍了拍季知意的肩膀。

張千藝:「……」

「來,姑姑再給你挑幾套。」說著顧湫言便要拉著季知意去看方才沒有來得及看的衣服。

「好啊。」季知意從容不迫地跟上顧湫言。

仔仔細細看了幾套后,顧湫言拿著一件藍色的長裙就往季知意身上比劃,滿意地點點頭道:「我看這件就很符合你氣質的,等下去試試。」

季知意接過衣服,「好。」

手上一空,顧湫言隨手又從一排衣服里拿起一件,片刻后搖頭道:「唔……這套不行,顏色也太老氣了,不適合你穿,不過倒挺適合我的,待會兒我去試試……」

季知意笑道:「姑姑又不老。」

「你這孩子,姑姑什麼歲數難道自己還不知道嗎?姑姑我從來都不自欺欺人的,老了就是老了,適合就是適合,不適合就是不適合。」說著,顧湫言餘光瞥了一眼一直沒有出聲的張千藝,似乎意有所指。

張千藝有些疑惑不解地對上顧湫言的目光,似乎並沒有聽出她的話外之意。

顧湫言暗嘆一口氣,不再看她,看起來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似地繼續拉著季知意往前逛,嘴裡絮絮叨叨道:「這一件看起來好像也不錯,還有這……咦,這都什麼呀,太暴露了,不行不行,還有那件……」

季知意:「……」

張千藝:「……」

沒多久,三人就逛完這個區域的衣服,張千藝剛要鬆一口氣,就聽見顧湫言道:「哎,那邊的專櫃好像也很不錯,我們去那看看吧。」 「大膽,你竟然敢如此跟我老大說話,呂雨帆,你想死么?」

周青濤在一邊怒然吼道。

呂雨帆冷笑一聲道:「我看想死的是你吧,你輸了,還是把你的仙元玉袋子給我吧。」

周青濤臉色難看極點,但他確實是賭鬥輸了。

所以,此時雖然不情願,但也不得不把自己的仙元石袋子交到呂雨帆手上。

「慢著!」

然而,這時候,那名高大青年冷然開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