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像親人一樣照顧了她那麼久,而她卻傷的他那麼深。

  • Home
  • Blog
  • 他像親人一樣照顧了她那麼久,而她卻傷的他那麼深。

她和凌寒夜在房門外站了許久,才離開。

坐進車裡后,她便撲進凌寒夜的懷裡,哭的泣不成聲,「寒夜,我對不起他,我對不起他。」

凌寒夜擁緊了她,「陌陌,借魏子霆的話說,人一生會遇到約2920萬人,兩個人相愛的概率是0.000049,而我們在這麼低的幾率中相愛了,是奇迹,也是命中注定,所以我們一定要好好珍惜彼此。」

林陌陌抬起淚水看著他,凌寒夜則是伸手輕拭去她的淚水,棕色的迷人眼眸深情的凝視著她,「明天就要去英國了,但是以你現在的心情去肯定不合適……」

聽到這,林陌陌的心情越發低落,「所以明天不去了嗎?」

雖然說要去英國見凌寒夜的父母家人,她心裡非常的緊張,擔憂,甚至想打退堂鼓,但是聽凌寒夜說出來,她的心裡卻很低落。

聽出林陌陌的話裡帶著憂傷和失落,凌寒夜笑著解釋道:「誰說不去,去,非去不可,我的意思是你需要放鬆一下心情,我們從認識到現在這麼久了,我從來沒有陪你去哪裡玩過,你想去哪?」

林陌陌深深的看著他,明媚的眸子中綴進了點點笑意,「我想去那。」

凌寒夜斂眸,不解的問:「那是哪兒?」

林陌陌伸手撫著凌寒夜邪魅俊美的臉,說出了她曾經心裡最想和他做的事,「我今天想和你去一個平凡的地方談一場平凡簡單的戀愛,沒有名車,沒有名牌衣著,沒有鼎鼎大名的凌大少,沒有高富帥,只有平凡的你和我。」

凌寒夜眸含笑意,雙手捧住她的臉,「好。」

……

為了明天能有更好的狀態去英國,凌寒夜陪著林陌陌去鄰城古鎮散心,放鬆心情。

兩個人去的時候,凌寒夜沒有開車,第一次和林陌陌體驗了一下親自買票,然後擠上大巴車的感覺。

兩人和普通人一樣,擠上大巴后,找到票上的位置坐下。

出生豪門的凌寒夜是第一次坐大巴車,車座自然沒有他自己的豪車坐起來舒服。

但他卻很開心,因為能和林陌陌一起體驗這樣的平凡生活,對他來說也是非常幸福的。

他脫下了名貴的衣服,換上的是普通的價值不到一百塊的衣服,米白色的休閑外套,素雅的白色襯衫,加上一條米白色的休閑且修身的長褲。

衣著雖不是名牌,卻掩蓋不住他那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即使是他的頭髮沒有營造出酷帥的髮型,但他那張邪魅俊美的臉,依然吸引了車上所有人的目光,成為了車裡的焦點。

坐在前排的旅客頻頻回過頭來看他,後排也夠著頭往前看。

期間,坐在凌寒夜旁邊的林陌陌也聽到了車裡旅客對凌寒夜的讚美聲。

「哇,他好帥。」

「他真的好帥,好像大明星。」

「他要是我的男朋友就好了。」

也有人一臉羨慕的看著林陌陌說:「你男朋友好帥。」

林陌陌則是笑笑,伸手掐了掐即使穿著廉價的衣服,也掩飾不住貴氣的凌寒夜的大腿,瞪著他低聲罵一句,「死妖孽。」

凌寒夜則更是笑的邪魅迷人的擁緊了她,「帶我出來很有面子吧。」

林陌陌不回他,靠在他的懷裡閉上雙眸小憩。

她穿著白色的休閑緊身長袖T恤,下身是一條藍色的小腳牛仔褲,頭髮紮成了高高的馬尾,俏麗的臉未施粉黛,卻更加的清爽迷人。

到了鄰城古鎮,兩人像所有戀愛中的情侶一樣,手牽著手,沿著迂迴曲折的小巷,邁步在青石相間的小路上。

這裡的建築都年代陳久,墨瓦白牆,朱漆門,格子窗,來遊玩的人不少,街道上偶爾還會聽到古鎮村民熱情的吆喝。

遠離了城市的喧嘩,這裡讓人覺得清新怡人。

兩人沿著古色古香的街道走了一會,林陌陌覺得餓了,拉著凌寒夜走到一條專門賣小吃的街道。

長長的街道,兩旁是林立的木房,中間鋪著青一色的青磚,給人非常古色古香的視感。

這裡的小吃基本上都是油炸食品,油餅,油條,炸麻花,炸春卷,炸丸子,炸雞腿,還有臭豆腐等等。

高高在上的富家公子凌寒夜長這麼大沒吃過油炸食品,應該說他從沒吃過路邊攤。

林陌陌拉著他站到了一家炸丸子的攤子前,要了一串炸丸子。

從老闆的手裡拿過炸丸子后,林陌陌聞了聞,香氣撲鼻,頓時胃口大開。

她張嘴正欲吃下第一顆丸子,站在她身旁的凌寒夜便阻止了她。

「陌陌,先別吃。」 林陌陌抬眸睨著他,有些不解,「怎麼了?」

凌寒夜的目光落在她手上拿著的那串炸丸子上,俊眉皺了皺,「油炸食品不太干……唔……」

不等凌寒夜說完,林陌陌直接將手裡那串丸子的第一顆丸子塞進他的嘴裡。

隨即她笑靨如花的看著他,「吃下去,不吃我明天就不去英國了。」

凌寒夜聞言,有些無奈,不過為了讓他的媳婦兒高興,他還是將嘴裡那顆丸子吃了下去。

林陌陌見他吃完后,看著他問:「怎麼樣?味道還不錯吧。」

凌寒夜勾唇笑了笑,「有點辣,有點麻,味道剛剛好,比我想象中好多了。」

「我就說好吃嘛。」林陌陌笑著又吃了一顆,隨即又遞給他。

這次凌寒夜沒有半絲猶豫,笑著張嘴。

一串炸丸子兩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完了。

在凌寒夜付錢時,林陌陌又要了一串。

兩人手牽手,邊逛,邊吃,同樣是你一口我一口,氣氛非常的溫馨和美好。

走到賣臭豆腐的攤子前時,林陌陌停了下來,像所有的女朋友跟男朋友撒嬌那樣,指著臭豆腐說道:「我要吃那個。」

凌寒夜看了眼那臭豆腐,那特殊的味道令他皺緊了眉,「陌陌,那個……你確定能吃的下。」

林陌陌點了點頭,「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見她點頭,凌寒夜溫柔一笑,「好,我去買。」

雖然那個味道他非常的聞不慣,不過只要他媳婦兒喜歡,他也不會排斥。

買了兩串臭豆腐,他遞給林陌陌一串,自己一串。

林陌陌見他竟然給他自己買了一串,有些驚訝,「你也吃?不覺得臭嗎?」

她剛剛讓他吃炸丸子是故意的,不過她並沒有打算再為難他讓他吃臭豆腐,畢竟他出生在豪門,過的是高品質的上層人士生活,這些路邊攤小吃他肯定吃不慣,尤其是臭豆腐,她覺得他一定吃不下,所以就沒打算為難他。

見他給他自己買了一串,她著實驚訝的很。

凌寒夜邪魅的瞳眸中溢滿了溫柔的笑意,單手攬住林陌陌的細腰,拿著臭豆腐的另一隻手抬起,將臭豆腐湊到唇邊,沒有一絲猶豫,張嘴就吃了一塊豆腐。

林陌陌見他真的吃了,擔憂的道:「寒夜,如果你不喜歡吃,不用勉強。」

「媳婦兒喜歡吃的我都喜歡,何況這個味道也還不錯。」凌寒夜吃了第一塊之後,發現比他想象中的好吃,他笑看著林陌陌說完,又吃下第二塊。

三十秒不到,他那串就被他吃完了。

見狀,林陌陌張大了嘴,在今天之前,打死她都不相信凌寒夜凌大少會喜歡吃臭豆腐。

看他剛剛吃的那麼歡快的樣子,似乎一點都不嫌棄,還很喜歡。

凌寒夜吃完手裡的那串,目光又落在了林陌陌手裡那串臭豆腐上。

林陌陌見他還想吃她手裡的,她立即放進嘴裡,「你都吃了一串了,這是我的,不許搶。」

凌寒夜迷人的邪眸微眯,看著她邪魅一笑,趁她不注意,湊過去,張嘴就咬下了一塊。

「你……凌寒夜,不許搶我的。」林陌陌瞪了他一眼后,拿著剩餘的轉過身去吃。

凌寒夜眸含笑意,俯下身,把唇湊向她手裡的豆腐,聲音魅惑,「媳婦兒,乖,給我再吃一塊。」

「不要,你都吃了一串了。」林陌陌嘴裡說不要,但還是給他吃了一塊。

然後她便收回了手。

在只剩下最後一塊時,林陌陌剛含進嘴裡,凌寒夜就迅速俯首咬住了剩下的半塊。

吃完后,凌寒夜動作溫柔的為林陌陌把嘴擦乾淨,林陌陌也伸出手來幫他擦拭唇角。

兩個人深望著對方,眼裡滿滿的都是深情和幸福的笑意。

凌寒夜眸中寵溺無限,「陌陌,開心嗎?」

林陌陌主動握住他的大手,眉眼含笑,「能和你來這裡當然開心,我們去前面。」

隨即她拉著他往前走。

穿過這條小吃街,前面是一座拱形小橋,橋下河水清澈明凈,有不少遊客坐船經過。

那條河貫穿整個古鎮,所以坐船可以觀覽完整個鎮。

凌寒夜見林陌陌垂首看著經過的遊船,笑著問:「陌陌,想去坐船嗎?」

林陌陌抬眸對上他溫柔的目光,笑著點了下頭,「當然想。」

她想和凌寒夜做很多平凡卻又溫馨快樂的事情。

黑色婚約:霸氣老公出逃妻 他們今天一起買票,一起擠大巴,一起吃路邊攤,一起逛街。

凌寒夜也想和林陌陌做這些他以前從沒做過的事。

他牽著她去坐了小船,船夫在船尾划櫓,他則是擁著林陌陌坐在船頭,彼此緊緊相依,兩人眼角眉梢都帶著幸福的笑意。

坐完船,凌寒夜和林陌陌又去了陶瓷煉製廠,親自體驗了一下煉製陶瓷的過程,兩人用專用的陶瓷泥捏了兩個心形杯子。

在捏好的杯子施釉燒成成品之前,兩人親自在杯子上刻上了「寒」字和「陌」字。

林陌陌刻的是「寒」字,凌寒夜刻的是「陌」字。

回到K市時,已是半夜,翌日,凌寒夜便帶著林陌陌飛去了英國。

他的父母,爺爺奶奶等整個凌氏家族都居住在倫敦市艾威利城堡里。

艾威利城堡坐落在巨大的園林之中,面積15.8萬畝,修得宏偉而豪華,流露著現代風格,是豪門貴族精美的住宅,城堡內有栽種了20000朵玫瑰的花園,風景如畫的人工湖,湖岸邊栽種了數千株樹木,環境優美絕倫。

城堡內大廳裝飾的豪華氣派,每個房間的設計風格都獨一無二,既保留了古典的典雅風貌,又有著現代氣息。

由於時差和前晚沒睡好的關係,到了英國倫敦,凌寒夜並沒有馬上帶著林陌陌去艾威利城堡見他的家人,而是和她下榻在了濠璟酒店。

因為馬上就要去見凌寒夜的家人了,林陌陌一整晚怎麼都睡不著,在凌寒夜的懷裡翻來覆去的。

凌寒夜也是一整晚沒睡,凈安撫心情緊張的她了。

在酒店下榻了一晚,第二天凌寒夜就直接帶著林陌陌去城堡。

由於晚上沒睡好,林陌陌化了淡妝,和凌寒夜坐在車裡去往城堡的路上,她一直緊張到不行,就差心跳出嗓子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