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先打你們店裏員工的,我出手制止而已。”

  • Home
  • Blog
  • “他先打你們店裏員工的,我出手制止而已。”

林洛算是看出來了,服務員說的果然沒錯,這經理就是完全的勢利眼。

“我們店裏員工有錯,被打了是應該。但您這樣做,是在砸我們店的招牌,你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嗎?”

經理質問道,一副很有道理的樣子。

暴發戶在遠處眼神戲謔的看着林洛。

能打又怎麼樣?還不是要被自己治理的死死的,這個世界錢纔是王道。

“你直接說吧,影響你們生意的話,我賠就是。”林洛保持微笑。

他倒要看看這兩人今天能夠拿他怎麼樣,這個無恥的經理又能夠有多黑心。

見林洛似乎不敢反抗的樣子,經理的氣勢更盛了,直接說道:“那位客人要你跪下道歉,你錯在先,道歉沒問題吧?”

林洛見過無恥的人,但是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三兩句話,又變成自己有錯在先了?

看來好好和這經理說話是不管用了,就這種人你越退讓,他越能得寸進尺。

“道歉沒問題,你讓他先給你的員工道歉。”林洛聲音變得冷了一些。

經理一愣,顯然是沒想到林洛會這麼說。

他頓了頓,義正言辭道:“本店員工的切身利益我自然會去爭取和保護,但現在是你給那位客人道歉的問題,請不要亂扯。”

林洛嗤笑一聲,“你也不要亂扯,只要他道歉,我就道歉。”

經理臉色沉了下來,他知道暴發戶是不可能先向員工道歉的,林洛這完全就是胡扯。

“你要是再無理取鬧,我就叫保安了。”

理論不過林洛,經理終於準備動手。

“請便。”林洛笑道。

經理見林洛油鹽不進,只能大喊,“保安呢,都給我過來,抓住這個在店裏鬧事的人。”

片刻間,一二樓八個保安迅速聚集到了林洛這裏。

“這位先生,我再說一遍,你要是現在道歉的話,我可以不追究你在店裏鬧事的責任。”

林洛眼神已經徹底冷了下來。

這個經理還真是能夠胡扯。

三言兩語又給自己加了幾條‘罪責’。

“我也再和你說一遍,現在把他抓過來。讓他跪下,給你的員工道歉,給我道歉。”

說到最後一個字時,林洛身上的氣息陡然迸發。

經理猝不及防,被嚇的踉蹌後退,連退幾步撞到後方的柱子上。

“我告訴你,別以爲能打架就了不起。敢在我們店裏鬧事,寧安集團不會放過你的。”經理搬出救兵。

寧安集團的名號壓陣,他就不信林洛還敢囂張。

“寧安集團?”

林洛沒想到,這個店的背後就是寧安集團。

寧安集團在白沙市,甚至天寧省都能算作龐然大物,可要用來壓林洛還差了點。

“對,你要是識相就乖乖道歉。否則別怪我出手無情,我一旦上報給主店,集團動手,我保證你以後在白沙市內連飯都吃不到。”

見林洛聽到寧安集團的名號不敢反駁後。

經理更加斷定林洛就是外強中乾,肯定不敢再反抗。

“寧安集團的管理就這樣嗎?你這種人也能當經理?”

哪想,林洛不僅沒有服軟,反而開始指責起寧安集團的管理制度來。

經理只以爲林洛得了失心瘋,怒道:“寧安集團管理如何,要你一個外人多嘴?你配嗎?”

林洛笑道:“我不配,可是有人配。”

經理嗤笑一聲,“怎麼?你還能認識我們董事長不成?又或者你是總經理的結拜兄弟?”

“你說對了。”

這個經理說的沒錯,林洛還真是寧安集團總經理杜聰的結拜兄弟。

本來,這次來省城,林洛也準備去找杜聰吃個飯聊聊天的。

但是他想着杜聰也很忙,也就沒去打擾。

沒想到,卻遇到旗下餐廳這種破事。

“哈哈哈……”經理狂笑不止,彷彿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你要是總經理的結拜兄弟,我就是董事長的私生子,你擱這騙誰呢?”

林洛攤手,“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問。”

“你怎麼不打電話問呢?我問你老母。”經理忍不住大罵起來,在他看來,林洛就是個吹牛不打草稿的神經病。

總經理的結拜兄弟會在這裏和自己墨跡?會穿一身地攤貨?

他都不用腦子想,也知道林洛是在吹牛。

林洛拿出手機,真準備開始打電話。

不過他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比起和杜聰打電話,他似乎還有一個更好的東西。 林洛拿出手機,又收回袋子。

腹黑寶寶養成計劃 這個動作,在經理眼中看來,完全就是在裝模作樣。

林洛怎麼可能認識他們的總經理。

“裝啊,怎麼不繼續裝了?我還以爲你臉皮能有多厚呢。”經理嘲諷道。

林洛沒理他,從口袋中緩緩掏出一樣東西。

一張卡,一張黑色的卡。

看到黑卡的一瞬間,經理心裏猛地一顫,還以爲自己看錯了。

但當他凝神再看時,發現自己一點沒錯。

這張卡是他們培訓時記憶了成千上萬遍的。

這張卡代表的就是寧安集團最尊貴的客人,集團任何員工見到持卡人都要以本店最高禮儀對待。

“我剛剛做了什麼?”

經理有些無法接受忽如其來的反差。

眼前這個男人明明只是個穿地攤貨的裝逼仔,怎麼可能擁有寧安集團最高貴的黑卡。

“這是假的,這一定是假的。”

他無法相信,如果林洛這張黑卡是真的,那他這份工作就要丟了。

當初爲了進入寧安集團得到這個肥差,他家裏可是花了很大精力去打點。

自己要是就這麼丟了工作,恐怕無臉再回去面見江東父老。

而且,被寧安集團開除,還是得罪了寧安集團最尊貴的客人。恐怕他接下來在這個行業都很難混下去。

若是被這個行業剔除,他一切都要從零開始。

他揹負着房貸車貸,上有老下有小,從零開始的話對他來說,就如同死亡的宣判。

既如此,他心中已經有了決斷。

自己的錯誤就應該自己買單。

經理雖然是個勢利眼,但也很能分得清楚形勢和厲害關係。

他知道現在自己只有一個機會,那就是討好林洛。

此刻,餐廳不少客人和服務員都被幾人的鬧劇吸引了目光,上十雙眼睛在盯着這裏。

啪!

經理毫不猶豫當着所有人的面,一巴掌扇在自己臉上。又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磕了一個響頭。

“我錯了,請您原諒。”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服務員和暴發戶都是一愣。

經理剛纔還盛氣凌人的樣子,怎麼忽然就跪地求饒了?

林洛沒說話。

咚!

經理又是磕了個頭,同時再給了自己一巴掌。

“我錯了,請您原諒。”

經理忽然的態度改變,讓所有人都將好奇的目光聚集於林洛身上。

林洛不想太惹人注目,輕聲道:“起來吧,這件事該怎麼處理,你應該清楚了吧?”

“知道!”

經理如獲大赦,迅速起身,轉而猙獰的看向暴發戶。

就是這個傢伙,差點將自己推入深淵。

“保安,將這個人給我抓起來。毆打本店員工,絕不能輕饒他。”

經理一聲冷喝,矛頭已經轉向還處在懵逼狀態的暴發戶。

林洛嘆氣一聲,這經理變臉還真是變得快,完全面不紅心不跳的。

若是放在少年時代,喜歡爭強鬥勝的年紀,他一定不會輕易放過這個經理。

不過現在他的心態就佛繫了很多。

反正他也沒受到什麼損失,經理也已經磕頭道歉,便不再爲難。

暴發戶一臉懵逼,大喊着,“你們幹什麼?我認識你們老闆,小心我告訴你們老闆,把你們都開除了。”

可惜他的叫囂並不管用,保安已經將其按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