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嘆口氣,開口:「因為在慕容世家。只有繼承了慕容世家本領的人,才能冠以慕容之姓。三哥他拋棄了我慕容家的本領,去了武元學院,所以就不能姓慕容。」

  • Home
  • Blog
  • 他嘆口氣,開口:「因為在慕容世家。只有繼承了慕容世家本領的人,才能冠以慕容之姓。三哥他拋棄了我慕容家的本領,去了武元學院,所以就不能姓慕容。」

「不過我們照樣很愛三哥,三哥也很愛我們。姓不姓慕容,都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感情。三哥選擇去武元學院,我們一家都為他感到光榮。」

慕容世家能創造南海城這樣的快活城。就可見思維通達爽朗,不拘小節。更不會守舊困在過去的死規矩上面。這樣的世家,無疑讓人幾分羨慕。

後來丹藥拍賣結束。慕容復海更是做主,只要了一層的福利。其餘九層賺的錢統統給了月千歡。還為月千歡他們籌備好精緻奢華的院子,只等三個月後一同出海! 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久了,可能兩個人之間的矛盾就會慢慢的表現出來,兩個人身上的缺點也都會慢慢的展現出來,可能兩個人在最開始相識的時候,每天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給對方,女上要見男生的時候都要花上一兩個小時的時間來裝扮自己,洗頭髮,化妝,滿衣櫃的衣服都挑不出一件自己滿意的,直到挑到最後,讓自己滿意為止;男生也一樣,可能最初的時候,要出門去見自己喜歡的那個女孩的時候,一頭乾淨利落的短髮,都要用吹風在鏡子前面吹上半個小時,吹出自己滿意的髮型,穿上自己認為酷酷的衣服,才肯出門去見那個女孩,但是到後來呢,後來兩個人慢慢的相熟了,見面就變得越來越隨意了。

男生開始慢慢的不修邊幅,可能你上一次見他的時候是一個陽光帥氣的大男孩,沒準等到你們兩個熟悉之後,你見到的就是滿臉鬍子插的大樹,女生也慢慢的,不會去注意自己的形象,可能你之前等一下摟的是一個精緻的小公主,但是現在他可能會穿著睡衣披薩的頭髮來下來見你,這一切都是因為兩個人相互熟悉了。

住在一起的男生女生,會發生更多的事情,男生會發現家裡到處都是女生的頭髮,原來自己心中的女神也會上廁所,也需要吃飯,後來才發現自己喜歡的女生,有時候竟然會放屁,這麼不雅觀的動作她竟然也會做;女生也一樣,她會慢慢的發現自己心中的男神,原來什麼也不會做,也會有的時候一身的汗臭味的反覆說還不洗澡,穿過的臭襪子滿地亂扔,一天打遊戲,不幹家務。 超能心理醫生 兩個人相處到一定的地步之後,你就會發現,原來大家之後不熟悉了,才發現好多東西都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樣。

還是一件好事情,兩個人從陌生慢慢變得熟悉,慢慢變得相互依賴,但是到了後面,可能就是因為太熟悉了,大家會把自己最不好的一面也會展現給自己最親近的人,生活里開始出現了爭吵,一切都變得沒有之前想象的那麼美好。

女生就會在這個變得不美好的過程中,在自己的小本子上記著賬,記得他今天哪裡對我不好,記得他今天打遊戲不理自己,記得他哪一天不幹家務,記得他哪一天臭襪子亂扔,記著他上次在自己來大姨媽的時候,只讓多喝熱水,自己卻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記得在發高燒的時候,只會囑咐去醫院,而不會有所行動、、、、、、、

所有的所有女生都會記在小本子上,但是這只是對於那些每天朝夕相處在一起的兩個人來說,可以有這樣的機會,他們可以做到這樣子,但是想成語和任夏天這樣的異地戀,他們即使想每天朝夕相處現實也是不會允許。

像他們這樣的異地戀,女生的小本子上,其實每天也都有在記著。

他們記得是上一次我給他打電話的時候,他沒有秒見,他回我消息的時候,每天沒有主動聯繫,他那一天還沒有說兩句話,就是自己累了困了要睡覺了。

也是啊,分隔兩地就這麼一點聯繫,就連這一點聯繫,都充滿著瑕疵,讓女生感覺不快樂,那她的小本子上不記這個賬,她該記什麼呢?

像眾多的異地戀一樣,任夏天的本子上也記著諸如此類的事情,但是她從來沒有告訴過陳宇,陳宇大概也從來不會知道吧,像這種在駱駝背上壓稻草的事情,最怕的是時間的沉澱,歲月的積累,慢慢的慢慢的,等有一天,那一根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來的時候,兩個人面臨的情況就是各自安好,這樣的局面,是每一個異地戀都不想要面對的局面,他們都想熬過這段最難熬的時間,然後去迎接最好的時候,但是很多的這樣的異地愛情,在這段最難熬的時間裡,都紛紛夭折了。

任夏天的心中也慢慢積攢著失望,慢慢積攢著淚水,他不知道哪一天,在碰到某一個點的時候就會觸發出來,她不知道自己會在哪一刻爆發,她.更希望永遠沒有爆發的時候。

就在簡一一的事情發生的時候,任夏天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陳宇,陳宇的態度,讓任夏天在心中也開始浮想聯翩,感到一陣陣的失落,明明是他對於別人愛情故事的評論,但是自己也會在那裡失落,彷彿他的這些話就是在說,他們自己兩個人一樣,可能生性多疑的女生,碰到這種問題都會多想。

當時任夏天告訴陳宇,簡一一分手了,簡一一決定自己一個人去國外療傷,去習慣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她記得當時陳宇的回答是:」既然分手了,那就坦然的接受吧,學會一個人也挺好的。「

當時她就覺得這個話,為兩個人之後的萬一分開在做展開鋪墊,但是她只在心裡默默的想,沒有說,其實最怕的是這種慢慢的積累,積累著心中的不快樂,積累了自己心中的壓抑,兩個人有什麼問題,大家說出來,知道了彼此的想法,不要去相互的猜想,就是最好的狀態,因為你的想法永遠不可能是別人的想法,不能以自己的想法為準,想要知道答案,就得自己開口去問。

慢慢的累積,慢慢的積攢,所有的負能量,所有的負面情緒,在心裡就像吹氣球一樣,一點一點的在慢慢的膨脹,膨脹到後面,只要稍有不慎就會爆炸。爆炸之後的後果,仔細一下,這可以承擔,但是,不想有這樣的後果出現。

有的時候任夏天在心裡想,自己有的時候會端著一個態度,認為陳宇不來找自己,自己就不想去主動的找他,也不是不想,不知道在彆扭著什麼,和他的聊天見面,打開又關上,打開又關上,消息編輯好了又刪除,編輯好了又刪除,但是就是不會主動去邁出那一步,那是兩個人的世界,彼此端著,不是長久之計,只要是真正的在乎對方,就不要在乎誰先去找的誰,因為你心裡老在計較著這件事情,越計較心裡越不舒服,慢慢的在心裡變成一個結,一個永遠也解不開的結。

希望到最後的最後,心裡不要有一個最終放棄的理由。 海邊的氣候,一直如暖春三月。不颳風下雨時,氣候宜人舒適。

院中樹下,月瀾星帶著霽華,浮蹤客,鳳主。躺在青青草地上,懶洋洋的曬著太陽。月千歡抬頭看了一眼,勾唇搖搖頭。

一雙手伸來抱住她。耳邊傳來墨九卿低沉撩人的聲音,拂過耳廓帶來點點癢意。

他說:「他們也太享受了。不如叫他們起來練劍切磋。」

「還是等他們休息吧。也沒什麼事可以做的。」

月千歡和墨九卿剛剛拒絕了慕容復海邀請他們參加慕容世家宴席。他們對宴席不感興趣。其次,他們要等神老的聯絡。

嗡!

水鏡打開,亮起一層光幕。

月千歡和墨九卿抬頭看去。神老出現在水鏡之中,他看著月千歡和墨九卿抱在一起。摸摸鬍鬚,笑的格外欣喜滿意。

照常是問好。「小魔帝和小魔后近來可好啊?哎,小殿下呢?」

神老最喜霽華。要不是他得鎮守魔族大本營。恐怕神老早就屁顛顛的跑過來逗霽華了。

墨九卿開口:「霽華在外面。神老要先見霽華,還是先說正事。」

「正事!先說正事!小魔帝,小魔后。老夫已經按照你們給的名字,搜遍了三座城。在最後一座城發現了人魔陳凡的蹤跡。但他太過狡詐,讓他給逃了。」

「人魔陳凡現在還在魔族區域嗎?」月千歡問。

神老沉吟著摸了摸鬍鬚。最後他點點頭。「他能隱藏成魔族。 薄情總裁,請放手! 只有魔族的地盤,才能讓他躲藏起來。一旦回到正道那邊,他一身魔氣無法隱藏。」

「神老,你去查查魔族和人族,還有妖族瀕臨的城市。尤其是關注一下城中突然死傷的人數。」墨九卿說:「人魔被鳳九黎重傷。他的復活失敗,就得吞吃活人,來保持現狀。」

調查城中消失或死亡的情況。一旦有異常,人魔陳凡就跑不了!

神老點點頭,表示都記下了。

他又道:「還有一件事。人魔身邊那個沈華容,並沒有死。」

「她沒死?」

「沈華容被人魔陳凡吞噬了靈魂。怎麼會沒死?」

月千歡和墨九卿齊齊感到驚訝。這是鳳九黎親口所說。以鳳九黎的眼力和實力,不可能會看錯!那沈華容怎麼還會活著?

「準確來說。她是死了,但又活著。小魔帝,小魔后你們忘了人魔不也是這樣嗎?死了三千年又活過來了。」

月千歡眸光一亮,開口:「神老是說,半人半鬼?」

「差不多。那個沈華容無法在陽光下行走。只能深夜出現。而且沒有肉身。看起來,應該是被人魔陳凡給煉製成了魂傀。」

只有靈魂的傀儡。幾乎沒有自保能力,但可以保持自己的神智。

「人魔陳凡對沈華容的態度,實在可疑。」

「嗯。」墨九卿贊同月千歡的話。「若是要一個幫手。人魔陳凡大可以找其他人。為什麼偏偏認定了沈華容。」

「這個沈華容身上一定有問題!神老,有勞你派人調查一下沈華容。她是劍尊曾今門下弟子。她身上,一定跟人魔陳凡有著密切的關係!」

「好。」 要離開的人,已經離開了,其實有的時候會很明白,真正的朋友也不要非得天天膩在一起,所以,對朋友的離開,心情是略有惆悵,但是對於他選擇的未來,微笑著祝福。

真好,最後最後,自己掙扎不已的最後,自己去反覆努力的最後,終於選擇放下了,在你說話間故作而言他的時候,在你說,重要的時候,心裡就在拚命的說服自己,放下吧放下吧,可能時間久了,失望多了,主動的勇氣用完了,總有一個會讓你覺得是該放下了。雖然最後的最後,自己選擇了放棄,可是那也是對方先選擇了不要勇往直前,所以自己才選擇了放棄,因為一個人掙扎總是上不了岸,遲早會淹死的,所以還不如放棄來的痛快。

簡一一的離開,讓平時的五人行變成了四人行,看著平日里,該是有人的床,現在是空蕩蕩的,大家一時之間都還不怎麼習慣,但是習慣嘛,時間久了就會有的。

幾個人在簡一一離開的惆悵氛圍中沉浸了幾天,這天幾個人決定,晚上出去,吃燒烤,喝啤酒,放鬆一下。用錢寶寶的話來說,就是好好享受一下美食,好好享受一下歲月。

、、、、、、

」大寶,那你和我們一起出去吃飯,周從浩願意嗎?「施文青問錢寶寶,他們這段時間可是每天都會一起出去吃飯的,除了上課的時間還有睡覺的時間,著臉個人可都是整天膩在一起的,圖書館,食堂,各個情侶打卡的地方都能考到她們的身影,但是不同的是他們可不是為了打卡,那些地方成了他們日常出現的地方,日常常呆的地方。

」他有什麼不願意的啊,一起出去的是你們有沒有小哥哥,他有什麼不願意的啊? 至尊醫妃:王爺,劫個色 再說了,這幾天老和他呆在一起,我都覺得兩個人在這樣下去可能要把要說的話都說完了,以後說什麼啊。「看著錢寶寶惆悵的模樣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真是搞不清楚,錢寶寶一天腦子都裝的是什麼啊?

」那你們要不要帶著你們各自的先生來一起參加咱們這次的燒烤聚會啊?「任夏天問大家。

大家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眼神里好像是有話要說。

「哎呀,你們在幹什麼啊,看你們眼神的交流,你們不用顧慮我,大不了到時候我把陳宇放在屏幕里,一起唄。」任夏天也有當逗比的氣質,這個放方法都能想的出來也真是沒有誰了。

「夏天你是猴子派來的救兵嗎?你是要逗死我們嗎?」錢寶寶已經開始抱著肚子在那裡笑了,其他的兩個人也已經快要憋出內傷了,在旁邊不停的一抖一抖的。

「怎麼了,我說錯了啊?你們都在那裡笑什麼啊?」看著大家的笑容,任夏天摸不著頭腦,什麼嘛,有什麼好笑的啊?

「那你準備是到時候是咱們在這邊吃,然後讓陳宇在屏幕里流口水。」施文青問道。

「這個倒也是啊,我說的這是一個最不是辦法的辦法啊,就是為了讓你們到時候一對一對的不會太尷尬啊,我就是為了讓你們,你們可都好,一個一個的在這裡笑話我。你說陳宇知道你這麼搞笑嗎?你高中時挺聰明啊,怎麼現在發展歪了啊?」任夏天這才反應過來他們在笑自己啊。

、、、、、、

「那是去不去啊?」任夏天要把她們從笑聲中拉出來,加大了自己音量。

「去啊,怎麼不去。」好吃的那裡能放過啊,錢寶寶大聲的說道。

「我們沒有笑話你,就是覺得你說很搞笑」錢寶寶解釋道。

「那就還是笑話我唄。「任夏天在旁邊一跺腳。

幾個人都上前來,抓著任夏天的胳膊:「沒有沒有,誰敢笑話你呀?就是覺得你太可愛了。」

「我覺得就咱們幾個人走吧,就不要帶著他們男生了,有他們男生在咱們談論有些話題,他們也不能聽,還不方便,。」對於施文清的這個提議,大家都覺得挺有道理的,然後就都同意了,四個人就浩浩蕩蕩的出發去了燒烤攤。

夏天的標配,啤酒燒烤,約上幾個朋友,坐在燒烤攤上,吃著燒烤,喝點啤酒,交談著朋友之間的故事,這個時候可以用,你有故事,我有酒來形容了吧!

其實彼此之間住在一起,大家都來自全國各地,五湖四海,如果住在同一間房子里就是緣分,這幾個人,也就算是運氣更好,讓她們可以玩到一起,不僅成為室友,而且成為好朋友,平時大家一起玩玩鬧鬧,彼此大家的經歷大家的故事也都彼此了解;每一次吃出來吃飯,都是一次感情的升華,朋友之間的進一步了解。

每一次和朋友交流之後,都覺得自己會身心更加的舒服,每一次交流之後都覺得心中的煩惱已經解決掉了不少,就當每一次訴說,每一次喝酒,尤其是喝完酒之後的訴說,就像是把心中所有的煩惱全部一股腦的吐出去,心中一點也不要壓抑,看著四個女孩在酒桌上談天說地,,不用去顧忌什麼,只要把自己心中所想表達出來就好了,她們表達的是真正的自己,真誠的自我,這一刻她們的心中沒有別的想法,沒有城市的紛擾去打擾她們,只要做就真的自己就好。

幾輪聊天聊下來,四個人都微微有一點點的醉意,接下來也就沒有再接著喝下去,有點頭暈了,再喝下去可能就真的要醉了。

、、、、、、

天色漸晚,幾個人的頭開始慢慢的暈了起來,結完賬幾個人相互攙扶著回學校了。

在走之前,喝的最少的任夏天味可能睡著問道,你們幾個人頭這麼暈,要不要咱們打個車回去?或者是叫你們各自的家長來把你們領回去,但是對於她的這個建議,不,是兩個建議,大家都沒有採納,大家都想要自己走回去,看著一致的幾個人,任夏天無奈的搖搖頭,那就走回去吧!

幾個人張揚的走在路上,一路上慢慢悠悠的走著,不是很涼的風吹著,在大家一直走著走著,有人感覺到了不對勁,感覺後面彷彿有個人在跟著她們。

並且這個被尾隨的感覺越來越嚴重,隨著他們腳步的增加,後面的人腳步彷彿也越來急。

這樣大家就不免引起了注意,幾個人的頭暈彷彿也清醒了不少,大家開始小心翼翼起來。 眨眼,三個月時間匆匆過去。

衍獸季過去,慕容復海打開慕容世家的船廠,挑選了一艘大船。月千歡他們到港口時,入眼壯觀的船隊令人驚嘆。

慕容復海走在前面為他們介紹。「衍獸季后,是航海的好機會。因此不僅我慕容世家要出海。任何有船隻的,都會出海探尋一番。靠著自己的運氣,看能不能發現寶物。」

「那些船隻雖然都是零散的。但是和我慕容世家有盟約。出海后,我們會保護他們。但他們也必須聽我慕容世家號令。一旦有誰違背,他將永遠失去出海的資格!」

月瀾星挑眉,「如果不聽呢?」

「驅逐出南海城。要是再不聽,殺之。」

說話間。他們到了!

抬頭看去,面前的大船有十層高。奢侈到極致,處處精緻宛如美妙無缺的工藝品。但只是看起來像是工藝品而已。這艘船的防禦攻擊能力,可是十足變態!

慕容復海伸手隔空摸了摸船身。臉上帶著痴迷的笑,「這可是我慕容復海最喜歡的一艘。叫做無畏號。它的防禦能力,是慕容世家所有船中排名前三的。攻擊能力也不差,排名前五呢!」

「走!」慕容復海扭頭笑看著他們,「上去看看!」

眾人跟上它。走上甲板,寬闊的平台讓人視野看的更加開闊。站在這兒,他們能看到南海城中的繁華。

慕容復海熱情的引著他們在船中走了一圈。給他們介紹這船的地形,還有每一個地方存在的用處。慕容復海臉上的笑,燦爛明媚。就像是一個誇讚自己寶貝的孩子。

最後,慕容復海引月千歡他們到船上第八層。

他張開手,笑道:「月姑娘。這八層就是屬於你們的!裡面有房間兩百,你們隨意挑選。還有專門配備的廚子,歌舞坊。船上有花園,水池,藏書閣,煉丹室,修鍊靜室等等。」

「你們需要什麼。這第八層全部都有!就不用你們去其他地方了。我住在上面第十層。你們要是找我,吩咐侍女喊我就可以了。」

眾人:「……」

他們還震驚在,慕容復海奢侈享受的日子。

這哪裡是一艘船。而是一座移動的海上城市!慕容復海可以說很會享受,日子過得美滋滋的。

慕容復海又陪了他們一會。才在船上管事三請五申下,離開去辦他的正事。

月千歡他們站在八層甲板上,一座精緻鬱鬱蔥蔥的小花園,涼亭修建在中間。坐在裡面,抬頭看藍天白雲,低頭見大海浩瀚。

嗚嗚——

船隊開了。所有船隻形成隊形,一個接一個駛離港口。船身在大海中劃開波浪,漸漸往天邊行去。

月家捲軸在石桌上攤開。月瀾星問月千歡,「小歡,我們在哪兒下船?」

船隊要在海上航行大半年。慕容復海也沒有問月千歡他們要去哪兒。聰明人不需要知道太多,到了告訴他一聲就好了。也或許,會在他突然找人時,才發現月千歡他們不見了。

對此,慕容復海乖乖收斂起自己的好奇心。 潛龍島在地圖上,有詳細的位置。但是出海到潛龍島,卻像是蒙上了一層迷霧。潛龍島的入口,是模糊的。

月千歡指尖輕輕點在地圖上,眼眸中藏著深思。她開口:「潛龍島就在這兒。」

「但是我們要怎麼才能進去?」

六學要眇 月瀾星皺著眉頭,「潛龍島所在的這座區域,名叫千島渡。上面雖然也有千島,但是島嶼小的不過巴掌大,大的也就一邊的沙洲大小。」

月瀾星朝浮蹤客使了個眼色。浮蹤客立馬拿出一卷地圖打開。

這是從慕容復海那裡拿來的地圖。上面的位置,就是他們在月家捲軸上看到的潛龍島位置一般無二。

最明顯的區別。

就是月家捲軸上,潛龍島一共千島,呈現龍形盤踞在大海上。按照距離尺寸,潛龍島的每一座島嶼都是無比寬闊的。但是看地圖,潛龍島的位置,只有一顆沙子那麼點大。

「位置重合,但地圖不一樣。」墨九卿沉吟,「二度空間。」

「你的意思是空間重疊?潛龍島在另一座空間?」月瀾星扭頭看向墨九卿。

墨九卿點頭,「有這個可能。歡歡,你覺得呢?」

「鳳主,把冰霜巨龍拖出來溜溜。」

「好。」鳳主一個響指。冰霜巨龍睡成一團球。咕嚕咕嚕滾出來。

啪嘰摔在地上,冰霜巨龍睡眼惺忪。一眼迷茫的看著大家,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就像是問號。我是誰?我在哪兒?

「醒醒!」霽華手指微屈,敲了敲冰霜巨龍的屁股。

嗷!

一聲憤怒的吼叫。

冰霜巨龍收起屁股,爬起來憤怒瞪著霽華。「小子,你竟敢摸我的屁股!」

都說老虎屁股摸不得。那一頭龍的屁股,更是不能摸!

不過霽華不是摸,他是敲。

壓根不把冰霜巨龍的威脅放在眼底。霽華環手抱胸,冷哼開口:「要問你話呢。睡什麼,跟一頭豬似的。」

「嗷!你竟敢說偉大的冰霜巨龍是一頭豬!」冰霜巨龍氣炸了。

飛起來就要衝過去,一副要給霽華教訓的模樣。然而剛剛飛起,鳳主指尖一動。冰霜巨龍就跟折了翅膀一樣,啪嘰再次摔在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