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已經找到了暫時解決蘇護身上靈魂傷害的方法,雖然只是暫時的,但至少不會讓蘇護痛苦。

  • Home
  • Blog
  • 他已經找到了暫時解決蘇護身上靈魂傷害的方法,雖然只是暫時的,但至少不會讓蘇護痛苦。

只是沒有想到這一進來,他的雙目猛地瞪大,他親眼目睹了一場奇迹發生。

不知道來自何方的無盡生機,將蘇護身體包裹。

虛空之淚從蘇護身體剝離的瞬間凝成一個球,上方閃爍著點點黑紅色光暈,時不時衝撞著四周虛空界壁,想要掙脫回到蘇護身上。

方昊天自然不讓回來,玄衍印生機落下時,他對著虛空伸手一劃,頓時身前天地一道黑洞洞口子撕裂,好像洪荒異獸張開血盆大口,彷彿要將天地全都吞噬了。

在這樣瘋狂的場面前,不管是人皇還是方昊天全都一臉淡然,哪怕衣衫被吸力席捲,獵獵作響依舊面不改色,好似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

如此心境,太醫長覺得兩人不愧是父子,皆是天神一般的人物。

「你這手段不錯。」

坐在虛空裂縫前,人皇不吝嗇自己的稱讚。

方昊天沒有接話,而是揮動雙手,一道道玄奧法印落下,靈氣動蕩形成一張大網,隨後網撲了上去,將虛空之淚套住,並且飛速拖進虛空裂縫之中。

當虛空之淚湮沒在虛空之中,方昊天才舒了一口氣。

「確實,只是不錯而已。」此言剛落,虛空裂縫中轟然閃出一道亂流,好像風暴席捲,將整個裂縫瞬間撕開,驀然間就要將在場一切吞沒。

「哼!」

見到這一幕,方昊天哼了一聲,毫不猶豫伸手向前一招,虛空裂縫驟然合攏。

不管是風暴還是亂流,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

除了地上散亂的幾片不知名物體外,壓根看不出來這裡就在剛才差點被虛空風暴席捲。

虛空裂縫消失,現場也恢復了寧靜。

人皇掃了一眼恢復了呼吸的蘇護,仔細探查一番后忍不住稟然,方昊天的實力果然深不可測,就算是他這個號稱天下第一人的人皇感覺也只是看到冰山一角而已。

蘇護身體已經不是以前那樣普通的軀體,而是飽含著虛空力量的身體。

如果醒來能夠好好修鍊,說不定還能煉成虛空之體,這樣在域外的戰鬥對於大武來說,事半功倍。

「太醫長。」

人皇想到這裡,盯著闖進來的太醫長冷聲說道:「現在你依舊讓手下人繼續尋找典籍,而蘇護大將軍的病,你知道改怎麼說吧!」

人皇那寒冷如冰的聲音,令太醫長身體不斷顫抖。

「是……是!臣明白,臣知道該怎麼說。」

「知道就好。」人皇從床榻上站起來,轉了個方向看著方昊天就說道:「多餘的話,朕不多說。今日之事,朕會派人處理,另外,接下來北方就靠你了。」

方昊天點頭。對於他來說,一直困居帝都才是最難辦的。畢竟天下之大,敵人不會一直在一個地方布局。

正所謂,金邊銀角草肚皮。

整個大武就是草肚皮,正是最容易被人賤踏的地方,方昊天呆的越久對他越不利。

人皇現在給方昊天鎮北大將軍職位,正合方昊天之意。

這樣子,他就有更多可以施展的方向,尤其是域外魔族蠢蠢欲動,天下都在暗流洶湧中流淌。

方昊天必須要披荊斬棘,殺出一條血路來。

尤其是捲入了一場皇位爭奪之中。

正如他之前跟顧天縱所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他其實也不想摻和,想要趕緊突破到永恆不滅境,但是顯然,永恆不滅境不是那麼簡單可以突破,並且還是俗世瑣事還是多如牛毛,令人無法脫身。

「唉!」

心中微微嘆息一聲,他有點兒疲憊,有點想要放棄。

但心中念頭閃爍了一下,他赫然將之斬斷,暗罵自己道:「如此時刻,當不能如此頹廢!修劍之人,道心永恆不滅,銳利鋒芒,剛毅不屈,絕不會被一切打敗!」

「人間一切,皆是修行。」 「嗯,那丫頭確實不錯,只可惜……」司澤宇的母親利薩冷不丁地說了一句。

司澤宇急切地追問,「可惜什麼?」

「年齡太小,又長得那麼可愛。」

司澤宇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有些搞不懂他媽咪的思維邏輯。

「你們在聊什麼,我怎麼一句都聽不懂?」司徒駿緊蹙眉頭,完全不明白母子倆在討論哪家的千金。

「沒什麼。」

「你兒媳婦。」

母子倆難得異口同聲,愈發勾起了司徒駿的好奇心。

聽到「兒媳婦」這幾個字眼時,司澤宇破天荒地捧腹大笑,腦海中再次浮現出東方王妃那嬌俏可人的模樣。

不等司徒駿追問,利薩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之後還意味深長地反問,「你知道媽咪為什麼可惜那小丫頭長得那麼可愛嗎?」

司澤宇懵然地搖了搖頭,內心深處居然有幾分緊張。

「因為像她這種家世好,又長得漂亮的女孩子肯定很招人喜歡,你未必有機會。」

司澤宇嘴角微抽,俊逸的小臉上難得掠過一抹複雜的神色。

司徒駿恍然大悟,忍不住揉了一下司澤宇的發頂:「呵呵,原來是我兒子有喜歡的女孩子了?」

「爹地不許胡說,今晚是我跟王妃妹妹第一次見面,才不是你們說的那樣。再說她的哥哥明顯對我有敵意,今後應該不會再見面了。」

司徒駿但笑不語,倒是利薩乘機打趣:「一見鍾情哦!」

以前總覺得她兒子少年老成,整天綳著一張臉酷酷得,不曾想也有這麼靦腆的一面。

幾天後,秦菲就在呵欠連連中坐上了飛往B市的飛機,都怪昨晚某男太過分了。非哄著她玩什麼新姿勢,害得她到現在大腿根都是酸麻的。

秦菲拿出眼罩剛要戴上補一覺,就看到秦海朝她走了過來,還衝著芷若使用美男計,「芷若,我能不能和你換個座位,我有事情要和秦菲商量。」

自己的頂頭上司這麼溫柔的和自己說話,芷若受寵若驚得都要飄起來了,尤其秦海還眼巴巴的盯著自己。

可是猛然間想到韓秘書跟她叮囑過的那些注意事項,芷若干脆閉上眼睛,堅定不移地搖頭,「不行!我要寸步不離地守著菲菲姐,這是我的職責所在。」

秦菲聞言后,忍不住笑了。

秦海無奈的扶額,再接再厲:「那我跟你換半個小時總可以吧?」

芷若依舊搖了搖頭,甚至戒備地瞪視著秦海,像是生怕他會搶走自己的寶座似得。

秦海氣結,「一刻鐘?」

芷若貌似很糾結,最後還是秦菲開口,「沒事的,你看著時間,十五分鐘后就回來,我身旁的寶座還是你的。」

秦菲都這麼說了,芷若這才去了前面秦海的位置。

其實秦海的位置就在秦菲前面,兩人算是前後座。

秦海坐下后,忍不住吐槽,「你從哪兒找的這麼衷心的助理啊?」

礙於人家芷若姑娘就坐在他前面,秦海才說得這麼含蓄,否則估計早就噼里啪啦一頓腹誹。

想來他這個金牌經紀人的脾氣太好說話了,以至於一個初來乍到的小助理也敢跟他死磕!

哼,老子不發威,你還真當是病貓啊?

當然,秦海的不滿也局限於心里,否則下次再想找芷若幫忙,恐怕是難於上青天了。

秦菲把玩著手中的眼罩,似笑非笑地看著秦海,「羨慕吧?」

秦海斂住心神,誇張地點著頭,「嗯,羨慕!要不你也幫我物色同一款?」

秦菲白了某人一眼,「你想找助理還不簡單……充話費都能給你免費送一個。」

搞得秦海哭笑不得,這個小妮子分明就是故意看他吃癟。

秦菲斂住眸底的笑意,認真地看著秦海,「你興師動眾地換座位,到底要跟我說什麼?」

「你知道今天參加錄製節目的其他三位女嘉賓吧?」

秦菲點頭,他是特意跑來跟自己說這個的,是不是太小題大做了?

不想讓秦菲誤解,所以秦海開門見山道:「節目組有意讓你跟一個新人炒CP,我沒同意。怕就怕對方故意找茬,傳出緋聞就得不償失了。」

「那你跟節目組說我拒絕任何形勢的炒作不就完了,難不成他們還能逼著我跟藝人炒CP啊?」秦菲如實表明心態。

秦海一臉無奈的看著秦菲,「你不知道這期節目是男女組隊做遊戲嗎?」

其實在知道這期的嘉賓是四個女生后,秦菲就猜到了。

但是那又怎麼樣?

難不成男女組隊就一定要炒CP嗎?

她秦菲今天還就拒絕炒作,大不了毀約唄,反正她也不差那些錢。

遲遲等不到秦菲回應,秦海又補充道,「鳳凰台最擅長的就是用炒CP博眼球。反正你也要跟男明星組隊,與其和旁人組隊惹你老公誤會,還不如和我這個老熟人組隊,你說呢?」

秦菲覺得秦海的提議不錯,點頭答應。

東方玉卿確實愛吃醋,上次她和一個小鮮肉組隊玩遊戲錄製節目的事他就挺介意的,後來她解釋了好久才算將某人安撫好。

「不過,你確定節目組會答應?畢竟他們都知道你是我的經紀人。」

「我可以冒充我哥啊!」

秦菲嘴角微抽,第一次覺得秦海是個逗比,饒了這一大圈就是為了跟她組CP啊?

……

拍攝結束后,楚婉兒見到秦菲只是短暫的猶豫,然後就挽住了秦菲的手臂,「秦菲小姐姐,我還是第一次錄製綜藝節目,好緊張啊!有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事情呀?」

秦菲不動聲色地抽出了自己的手臂,公式化地說道:「做好自己的分內事就好,不用考慮那麼多。」

有那麼一瞬間,秦菲真心佩服楚婉兒的演技,搞得她還挺不習慣的。

楚婉兒多少有些尷尬,不過礙於旁邊還有其他人在場,所以很快便恢復正常。

大概楚婉兒覺得自己和秦菲不一樣,秦菲是有背景有人脈的,而她充其量是個小透明,所以適當的委曲求全還是有必要的。

再說她之前一直處心積慮地算計秦菲,對方對她有抵觸情緒也是人之常情。

從旁邊經過的夜小倩冷哼了一聲,眼神不悅的瞪了秦菲一眼。 道心,突然前所未有的堅固。

方昊天身板挺直,渾身上下鋒芒畢露。

這樣的感覺,讓人皇都覺得方昊天好像變了一個人。之前雖然強悍,但顯得有點兒囂張跋扈,但是現在,沒了囂張跋扈的氣息,只剩下如同劍一般的鋒銳。

方昊天這種能夠刺破一切,能夠斬斷一切的姿態,人皇感到了開心,甚至是讚歎,畢竟是自己的兒子。有這樣的成就,多少也有點父親的自豪感,哪怕是從小都不在自己身邊成長。

「我先走了。」方昊天突然轉身,身形一閃便是離去。

人皇看著方昊天離去的方向,臉上掛著意味深長的笑意。

一會,人皇突然起身。

「傳令下去,召開朝會,全力備戰。」

人皇朝前一跨,腳步落地的瞬間,浩瀚無邊的氣息轟然出現,好像海嘯席捲,狂暴無邊。

現在他也知道域外出事,現在必須要開始全力備戰了。

一切都是被逼無奈。

雖然他很想現在就討平那一些國家,真正一統天下。但因為內部的一些原因,人皇一直都在小打小鬧,可是如今不得不開始了。

一場場,一件件。

波瀾壯闊的戰爭,已經悄然拉開序幕。

現在落子無悔,無人能夠逃脫棋盤,甚至包括人皇他自己!

「大武啊大武!你說,我們能夠走向何方?」

……

拒北府,方家。

方昌盛坐在家族首位,心中充滿了激動。

皇朝的旨意已經下達,原來鎮北大將軍卸職,領五城兵馬司司正,遷燕江王。

武親王方昊天調任鎮北大將軍一職,領鎮北軍防衛北方大炎王朝入侵。

這樣的消息一下達,整個方家陷入瘋狂。尤其是那一些跟方昌盛要好的支系,原本受盡打壓的他們現在翻身做了主人,對著曾經敵人瘋狂下刀子,毫不猶豫一一打壓過去。

方昌盛決定給方昊天尋一方媳婦,也算是給方家給他的母親一個交代。

當初將方昊天過繼到他名下時,他沒有太多本事,還總是讓方昊天遭受羞辱。但是現在,父以子貴,他能夠做的事情就多了。

方昌盛看著各地來到此處的大方大族,還有大家閨秀,甚至無數禮物,都令人心中激動。看著那一些年紀較大的錦衣貴胄,或者光華照人的美貌貴婦,心中更是激動。

曾經這一些人,沒有一個人會將他放在眼中,放在心上,但是現在,所有人全都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他。

他們帶著家族美女,財寶來此,只是為了將自己的女兒推到方昊天的身邊。

美女不美女是另一回事,讓他們更加在意的是方昊天什麼時候上任,上任的時候怎麼瓜分整個北方的蛋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