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的真實境界,乃是帝級,真真正正的帝級,而且還是這個世界上,自古至今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帝級強者。

  • Home
  • Blog
  • 他的真實境界,乃是帝級,真真正正的帝級,而且還是這個世界上,自古至今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帝級強者。

如果讓周逸知道,這一聲冷哼,就嚇得他跪地不起的人,乃是這世界上最年輕的帝級強者,神龍殿的殿主葉天傾的話。

估計現在的他會嚇死在當場。

「呵呵,周逸是吧,你說……你是神龍殿的人對嗎?」

葉天傾開口了。

周逸滿臉的驚恐。

他是個屁的神龍殿的人啊,剛剛的那些話,都是他自己在胡言亂語罷了。

他壓根就不是神龍殿的人,他和神龍殿沒有半點關係,他就是冒充的。

他自己非常清楚,自己的身份是冒充的,可現在他太害怕了,他腦子裏疾念電轉,在愣住幾秒鐘后便道:「沒,沒……沒錯,我是神龍殿的人,我真的是神龍殿的人啊。」

嗯,還敢撒謊?

葉天傾聽到周逸的話,臉色陰沉幾分,

都這時候了,這傢伙竟然還不知悔改的撒謊,繼續冒充他神龍殿的人,葉天傾有點努了。

雖然周逸這種水準的皇級巔峰,他們神龍殿看不上。

但不管怎麼說!

神龍殿若是加入新人,那是要給葉天傾進行彙報的,這可是一條鐵律。

當然!

如果加入的新人,乃是一些普通的宗師,王級之類的不需要給葉天傾彙報。

可若是有可越級挑戰的王級巔峰,或者是皇級,這還是需要彙報一下的。

既然沒有人給他彙報,那就說明周逸百分之百是冒充的絕對不是神龍殿的人。

「哼,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冒充神龍殿的人,你可當真是好大的狗蛋。」

葉天傾冷哼一聲,眼神冰寒。

「我,我沒有撒謊,我,我真的是神龍殿的人啊,只不過……我剛剛騙你們了。」

「我剛剛說我是神龍殿的五大金剛這事是假的。」

「我真正的身份是是……是神龍殿的十八神龍使者之一,這是我在突破皇級巔峰的時候,神龍殿殿主親封的,你要是不信的話就去問他。」

他慌亂之中,口不擇言的說道。

「夠了!」

便在他話音落下的剎那,龍一是徹底的忍無可忍了。

龍一怒吼一聲,邁步向前走到周逸的面前,抬手就是好幾巴掌,結結實實的抽在周逸的臉上。

「啪,啪,啪……」。 「寶藏……」

聽到汪蠻蠻的猜測,袁夢的秀眉微微一挑,輕聲說道:「也不是沒有可能,只不過,在我得到這個消息后,我就已經派人去調查了,但是不要說是南區了,就算是整個台都,不管是秘藏,還是是墓藏等等,該挖掘的已經挖掘,該保護已經保護起來。可以說是,一切有關於寶藏的東西,都已經全部被挖掘得七七八八了,如果威海龍真的是來找寶藏的話。那麼這個寶藏肯定是非常的隱秘,隱秘到幾乎沒有人可以知道,畢竟,他現在身為庭府人員,要是對於寶藏知情不報,一旦被庭府知道,這可是一條很大的罪名!」

在大夏國內,雖然宗族林立。勢力遍布整個天下,但是依舊是由中央王庭掌控著整個夏國,整個夏國就只有一個聲音,那就是王庭的聲音。

因此,在國內,但凡出現任何遺迹,秘境之類等之類的寶藏地,只要是庭府相關成員,都必須得上報,不可隱瞞或者私自販售,違者可是按照叛國通敵之罪處置,那可是非常嚴重的。

當然了,如果你上報的話,庭府自然也是會給出相關的優厚待遇。

哪怕是民間勢力也是一樣。

所以,有不少勢力在得到寶藏地后,都會上報給庭府,畢竟如果你真的想要說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勢力,無疑就是國家了。

而那些上報的勢力,雖然損失掉的是一個寶藏地,但是得到的,卻是一個國家給的榮華富貴,兩者一比,差距就顯現出來了。

當然了,如果你的實力足夠吞下這塊蛋糕。那就另當別論了。

「你這麼說的話,倒也是沒有錯,」汪蠻蠻聽到袁夢的話,也是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但如果不是什麼寶藏地的話,那麼,威海龍是為了什麼而來?」

袁夢攤了攤手掌,說道:「這個不正是需要我們去查的嗎?」

汪蠻蠻輕輕點了點頭,說道:「既然是這個樣子的話,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

袁夢笑道:「當然,不然你在這人生地不熟的。你怎麼查?」

汪蠻蠻倒也是不在意袁夢的擠兌,只是笑眯眯地說道:「所以啊,這個時候就是體現你作為我朋友的價值了。」

「敢情做你朋友就只有這個價值啊?」袁夢丟給她一個白眼,輕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道,「好吧,看在咱們多年的情分上,我就勉為其難的幫你擦屁股了。」

「什麼擦屁股,粗鄙!低俗!鄙視你!」

「好啊,你這個小妮子,居然敢嘲笑我。看我不弄死你!」

於是,兩女就在沙發上戲耍,好生快偶爾。

這一會兒,張瑩也是從樓上走了下來,來到了大廳,見兩人耍得這麼開心,頓時猶豫了一下。

見張瑩走了下來,汪蠻蠻看到她手中的文件夾。當下就停止了跟袁夢的嬉鬧,問道:「瑩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說?」

張瑩看了袁夢一眼,欲言又止。

汪蠻蠻讀懂了張瑩的眼神,笑了一笑,說道:「沒關係,這是我閨蜜,什麼話都可以當著她的面說。」

張瑩點了點頭,將文件夾遞給了汪蠻蠻,說道:「那你看一下這裡面的內容。」

汪蠻蠻接過文件夾,翻開裡面的文件,看了一下內容后。秀麗的美眸中綻放出了明亮的光芒,像是被什麼震驚到似的,猛的一下子從沙發上起身,看向了張瑩。精緻俏臉浮現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驚聲說道:「第三階段試驗成功了?」

「是的,成功了。」張瑩微微一笑,說道。

汪蠻蠻問道:「這怎麼成功的?」

之前汪蠻蠻聽過張瑩說過。第三階段的試驗已經出現了瓶頸期,想要進行突破恐怕不容易,哪怕是以張瑩的水平,起碼也需要一年以上的時間。

但是就這個事情她們上個星期才談過不久而已,張瑩卻是在這個時候說已經成功了,這可就真的讓汪蠻蠻震驚到了。

「我的一個助手不小心打翻了一瓶試驗藥劑,恰好跟之前的一種材料混合在了一起,產生了新的化學反應,形成的媒質的比例正好是第三階段所需要的媒質比例相差不多,於是我們簡單的試驗了一下,發現效果很貼近,儘管離正常的藥效還有一點差距,但是只要再重新調試一下的話,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了。」張瑩解釋道。

「這運氣……」汪蠻蠻都不知道該如何說才好了,當下又問道,「產品試驗過了嗎?」

「試驗過了。還是存在著一些隱患,但是這些隱患可以解除,不過也需要時間。」張瑩答道。

汪蠻蠻聽到這話,輕輕地點了點頭,問道:「那麼第三階段,目前你還需要多少資金?」

張瑩皺起了秀眉,說道:「我初步已經計算過了,恐怕第三階段如果真的要到可以發售階段的話。至少還需要三億,而且是華元。」

「三億華元……」

縱然是早就已經知曉了情況,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汪蠻蠻聽到這個數字也是忍不住變了變臉色。

三億華元,其實說白了,並不是很多,如果汪蠻蠻現在在大蠻集團的話,分分鐘都可以拿出來,完全不需要皺一下眉頭,但是現在,她是在台都,而在這裡,她只能夠靠自己。

畢竟,當初她來到台都這裡做生意,除了基本的資金外,她就已經與集團那邊約定好了,除非是做出了真正的成績,不然的話,是不可能從集團那邊拿出資金來建設公司的。

三億華元,換成台元的話,可就是將近十四億!

而且,這還只是後面的試驗階段,而不是發售階段!

可想而知,這第三階段的煉武藥劑,是有多麼的恐怖!

汪蠻蠻沒有立刻就答應張瑩,而是問道:「如果最終成功的話,你覺得它的藥效,能夠達到哪一種程度?」

只有確定了第三階段的煉武藥劑的藥效究竟是什麼樣的,汪蠻蠻才能夠知道,她投下的這些錢,到底是值不值得的。

。 如果在平時或許一隻金焰神鷹的攻擊力非常的一般,但是現實的金焰神鷹妖獸它們主要特點便是在遠距離當中進行火焰方面的攻擊,火焰方面的攻擊有時候往往是非常的強大,所以說平時金焰神鷹都是用這種這種聯合起來進行作戰的時候,他它們幾乎很少能夠遇到真正的對手,然而在這個時候這些金焰神鷹當中此時此刻完全沒有想到它們的火焰攻擊竟然就是對沈建沒有任何的效果,在萬般無奈之下,它們為了保護自己的領地也只能夠聯繫在一起,然後它們共同催動它們的鷹爪向對方發起攻擊,來攻擊的屬於物理攻擊的範疇,不過對於金焰神鷹這個種族而言,它們的鷹爪進行攻擊的時候,彷彿效果並不是特別的好,所以在萬般無奈之下這些金焰神鷹只能夠幾百隻聯合起來向沈建發起進攻,只有這樣才能夠發揮出最好的效果,尤其是那隻金焰鷹王,它的血脈境界畢竟已經達到了三級血脈的程度,所以說當這些金焰神鷹共同向沈建發起襲擊的時候,這隻鷹王便可以在摸清楚沈建底細的情況之下對沈建發起進攻。

這些金焰神鷹的攻擊速度可以說非常的快,這種速度甚至遠遠超出了沈建的想像,以前沈建和很多的妖獸進行相互作戰過各種強大的妖獸,沈建也同樣遇到過,不過這些妖獸當中沒有一種妖獸的在身法速度方面尤其是在攻擊速度方面能夠超過這些金焰神鷹,由此可見像這種家族它們的攻擊速度完全能成為它們的優勢。有一句話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所以說這些金焰神鷹儘管它們的個體攻擊力非常的弱小,然而它們此時此刻完全能夠通過它們在身法速度方面的優勢進行這方面的彌補,因此當這些精英聯合起來,向沈建發起攻擊的時候,沈建竟然絲毫不敢小覷,因為此時此刻沈建對於這些金焰神鷹的作戰手段還並不是特別的了解,尤其是它們在物理攻擊方面具有怎樣的優勢沈建也並不知道,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完全沒有必要小看它們,他只有全力以赴的和這些金焰神鷹進行作戰。

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開始催動了他體內的妖力能量來防禦這群金焰神鷹,沈建如今體內擁有這兩套攻擊系統,一種是人類武者的攻擊系統,一種便是妖族的攻擊系統,想要承受一下這些金焰神鷹聯合起來的攻擊,而它們的究竟是怎麼樣,沈建心中並不知道,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可以說完全不敢小看這些聯合起來對他所發出來的物理攻擊。

一般情況下像鷹類的妖獸,它們的主要攻擊特點就是它們在攻擊的時候非常的強大,有時候當人類武者創造一些武技的時候,很多鷹類的武技也都是通過鷹爪來發動它們的攻擊力,所以說這時候這些幾百隻金焰神鷹出來向沈建發起攻擊的時候,沈建也不敢完全保證自己能夠完全抵禦住幾百隻金焰神鷹的鷹爪攻擊,沈建如今想要通過自己強大的物理攻擊防禦能力進行防禦的同時,同樣也做好了逃跑的準備,一旦發現自己對這群金焰神鷹無可奈何,根本就無法對這些金焰神鷹進行防禦的話,只能夠選擇逃跑。

這幾百隻金眼神鷹攻擊速度非常的快,而且非常的厲害,很快它們就攻擊到了沈建的面前,而這時候的沈建心中卻完全不用擔心,這時候他已經在自己的身體周圍凝聚出了好幾層的元力護盾,沈建此時此刻的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武魂境中期而已,以武魂境五段實力的他,體內的元力能量比以前也有了非常強大的提升,所以這時候當沈建的周圍凝聚出好幾層元力護盾的時候,這幾百隻見神鷹紛紛攻擊到了他的元力護盾之上,讓沈建完全沒有想像的是,當着幾百隻金焰神鷹共同攻擊了元力護盾的時候,第1層元力護盾竟然紛紛的破碎,很快便攻擊到了第二層元力護盾的上面。

而第二層元力護盾儘管所承受的力量比不上第一層所承受的力量,因為畢竟第一層元力護盾在接受這些的攻擊的時候,已經卸去了這些金焰神鷹的一部分攻擊,所以說第二層元力護盾所承受出來的攻擊,如今已經相對弱小了一些,不過即便如此,攻擊力依然是非常的強大的,當第二層元力護盾被打碎的時候,很快便攻擊到了第三層元力護盾的上面,而這時候第三層元力護盾在承受這些金焰神鷹所發出來的攻擊的時候,也同樣卸去了部分力量,然而當第三層元力護盾通通被打碎的時候,這幾百隻金焰神鷹同樣擁有着非常強大的力量。

隨後這些金焰神鷹幾乎是馬不停蹄的向著沈建繼續猛攻而去。

這時候在沈建的手中忽然凝聚出一隻方天畫戟,要知道如今的沈建的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武魂境五段的階段,而且沈建經過不斷的修鍊,如今已經達到了武魂境五段的巔峰狀態,而武魂境中期的武者,他們最主要的特點就是能夠催動元力凝兵這種技能,通過這種技能他很快在自己的手上凝聚出一個巨大的方天畫戟,這個方天畫戟比以前做凝聚出來的方天畫戟要大上三倍,能夠凝聚出如此強大的方天畫戟,話就是因為沈建體內的元力能量此時此刻可以說非常的充足,他體內完全有足夠的元力能量能夠支撐他凝聚出這樣強大的方天畫戟。

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利用他的方天畫戟迅速的在他身體周圍轉動了起來,然後竟然非常迅速的行成一股龍捲風,這股龍捲風都是沈建通過催動他的元力在自己身體周圍迅速轉動所形成的,這時候像這些金焰神鷹的鷹爪攻擊到沈建身上的時候,便迅速碰撞到了沈建手中的方天畫戟上面。

當這幾百隻金焰神鷹的鷹爪向著沈建手中的方天畫戟相互碰撞到一起的時候,在半空當中便發出了一段震耳欲聾的轟隆聲,沈建驚奇的發現他手中的方天畫戟竟然在遭受到這幾百隻金焰神鷹的聯合攻擊之下轟然破碎,然後,在這幾百隻金焰神鷹裏面竟然有幾十隻被沈建打死掉落到了地上。

雖然這一回合的相互交戰很快就結束,然而這一群金焰神鷹卻並沒有停歇的意思,它們此時此刻再次催動了它們體內的妖力能量,然後再次聯合在一起向沈建發起了攻擊。

這時候沈建無奈之下只有在自己的手心當中再次凝聚出方天畫戟來進行防禦,要知道這時候的沈建,他已經完全來不及繼續凝聚他的元力護盾進行防禦,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只能夠本能的凝聚自己手中的方天畫戟,繼續來防禦這些金焰神鷹對他的攻擊。

這時候的沈建才終於明白這一群金焰神鷹心中的想法,儘管金焰神鷹妖獸在靈智方面比不上人類,不過隨着它們如今的血脈境界進一步得到覺醒,它們心中同樣有自己的獨特的想法和手段,只不過無法和人類正常交流罷了,此時此刻沈建當然能夠猜測到此時此刻這些經驗誰都想要通過自己數量方面的優勢聯合起來對沈建發起攻擊,這樣一來就可以極快的消耗沈建體內的元力能量,但沈建體內的元力能量消耗殆盡的時候,它們這些就可以直接將沈建所擊殺並且吃掉。

就如同人類的武者非常的期盼著能夠吞吃妖獸的妖核和肉身一樣,妖獸一族也同樣非常的期盼著能夠吞噬人類武者的肉身,因為人類一族體內的元力能量,對於它們這些妖獸而言同樣有着非常大的滋補作用,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才成為這些金焰神鷹心中的食物。

此時此刻沈建當然能夠看出來,尤其是這隻金焰鷹王,它的野心非常的大,這隻金焰鷹王已經看出了沈建在作戰實力方面的強大,所以說這隻金焰鷹王非常的想要得到沈建這個肉身,這樣一來就可以提升它體內的妖力能量,這樣以至於讓它的妖族血脈境界再次得到非常大的提升。

如今這幾百隻密密麻麻的金焰神鷹,雖然在沈建的方天畫戟的攻擊之下已經傷痕纍纍,再次有一部分金焰神鷹被沈建打死掉落在地上,從而一命嗚呼,然而這些金焰神鷹此時此刻在金焰鷹王的組織和命令之下,它們沒有絲毫的後退的意思,此時此刻繼續向沈建進行瘋狂的攻擊,以至於沈建手中先後十幾次凝聚出了方天畫戟對它們進行防禦時,而這些金焰神鷹依然能夠通過它們攻擊能力對沈建發起瘋狂的進攻。

這種金焰神鷹族群的作戰的群體作戰方式,雖然沈建完全沒有放在眼裏,不過只是此刻的他同樣感覺到非常的驚詫,因為這些金焰神鷹顯然在對他使用車輪戰車輪戰的攻擊之下,金焰神鷹完全能夠利用自己這個種族的數量方面的優勢,便可以將沈建體內的元力能量消耗殆盡,到了這時候,沈建即便有着非常多的防禦和攻擊的手段,也完全根本就無法真正的防禦這群金焰神鷹對他所發出來的車輪攻擊。

所以說這時候這群金焰神鷹共同向他發起攻擊的時候,無奈之下一次性的將自己手中僅有的七枚上品培元丹匆匆的吞吃到了自己的嘴裏,沈建知道如今金焰神鷹的攻擊越來越猛烈,極大消耗掉沈建體內丹田氣海裏面的元力能量,一旦這些能量被消耗殆盡的話,那接下來的沈建可能很大程度的失去作戰的能力,這樣一來沈建如果再想要和這些金焰神鷹相互作戰的話,對於沈建來講可能會遭遇到非常被動的局面,因此這時候的沈建才終於吞吃了自己手中僅有的七枚上品培元丹。

此時此刻沈建的心中非常的清楚,如今這些金焰神鷹在數量方面能有一定的優勢,它們在向沈建發起攻擊的時候,體內的元力能量必然會一點一點的減少,即便沈建海裏面的元力能量積累的同類也完全經不起如此大的消耗,或許對於普通一般的武者來講,他們體內的元力能量能夠承受住一次或兩次的群體攻擊,然而當這群金焰神鷹聯合起來,繼續持續不停向他發起攻擊的時候,即便這名武者體內的丹田氣海裏面的能量非常充裕的情況之下,也早晚會被消耗殆盡,這樣一來這些武者便完全失去戰鬥力從而無法進行作戰。

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還吞吃掉了自己的僅有的七枚上品培元丹,這樣才能夠充分的補充沈建體內的元力能量,不過在這時候沈建也同樣感覺到自己的心中非常的幸運,因為沈建體內擁有着九陽焚天火,擁有着非常強大的煉丹天賦,這樣一來肯定根本就不用發愁自己所修鍊和作戰使用的彈藥不夠用,因此這時候的沈建,便可以利用自己在專業方面的優勢,充分的補充自己丹田氣海裏面的元力能量,這樣沈建接下來的持續作戰能力比以前有了非常大的提升。

這時候沈建也同樣體會到了做一名武者而言,如果他一旦擁有煉丹的天賦的話,在作戰時候的優勢會有多麼的明顯。

然而這時候沈建這儲物戒指裏面的這些上品培元丹被消耗完畢,最近這段時間沈建經歷過多次作戰,本來在他的儲物戒指裏面已經有了幾十枚上品培元丹,然而這幾十枚上品培元丹都通過了很多方式消耗殆盡,尤其是在最近這幾天他和蘇家的這些子弟進行礦山之戰的時候,他為了幫助這些蘇家的子弟們提升獨有的作戰實力,他將自己手中絕大多數的上品培元丹都分發給了這些作家子弟們,在沈建的幫助之下才真正順利的擊敗了這些來自於馮家和洛家的高手,所以才取得了礦山之戰當中的勝利,然而雖然說在礦山基建當中沈建幫助蘇家子弟們取得了最後的勝利,然而沈建的儲物戒指裏面,所有的這些上品培元丹同樣被消耗了大多部分,以至於沈建後來去萬妖山脈當中進行歷練的時候,儲物戒指裏面的上品培元丹也僅僅剩十幾顆而已,而在這次在萬妖山脈進行歷練的時候,這些上品培元丹對沈建來說有些不夠用,以至於沈建想要及早的將這剩下的這些上品培元丹的能量消耗完畢之後,便離開萬妖山脈。。 「這個外號簡直不要太熟悉,再過一輩子我也忘不掉,如果豐京沒有第二個外號叫徐百萬的人的話,我相信我認識的那個人應該就是他。」

周正哼聲道。

蕭玫聽出他話音有些不對,便問道:「你和他有仇?」

「有仇到也不算,應該算是有緣吧。」周正反問道:「你真的不記得他了嗎?」

他仔細想了想當時的情況,按理來說蕭玫應該聽過這個名字啊。

蕭玫想想道:「我確實不記得以前認識一個叫徐百萬的人啊?」

「那估計是你當時沒注意,我第一次聽見這個名字是在前……」

說到這兒,周正看見林媛媛側著腦袋,話音突然停住。

蕭玫疑惑道:「怎麼了?你第一次聽見這個名字是在什麼時候?」

周正想想道:「還記得我救你那次嗎?」

「當然記得了,那可是我們第一次見面。」蕭玫嘴角勾起一絲微笑。

每個女孩在危險之際都會幻想有個英雄來拯救自己,可真正能碰到屬於自己的真心英雄有多難?

「嘖嘖,玫玫,這個英雄救美的橋段回去你一定要好好給我講講。」

林媛媛兩眼放光的說道。

可尷尬的是,沉浸在回憶中的蕭玫似乎沒聽見。

周正道:「那次圍觀的人就曾說過,那輛差點撞到你的車是徐百萬的,照這句話說來,他還是我們兩個的月老呢。」

「竟然還有這回事。」

蕭玫驚奇道。

當時她眼裡全是周正,耳中也全是周正關心的話語,根本就沒注意圍觀群眾們說了什麼。

周正哈哈笑道:「嗯,我有點後悔剛才那麼對月老的兒子了。」

當然,周正說這話完全是在開玩笑,剛才哪怕知道這事,估計也只能懟得更厲害。

蕭玫調侃道:「著實是恩將仇報呀!」

「再別說了,當時要不是有我救你,你現在恐怕都是粉末了。」

「走開,你才是粉末!」

倆人打情罵俏,完全忘記身邊還有個單身汪。

林媛媛幽怨地瞅瞅面若桃紅的閨蜜,深深的嘆了口氣,如是歷經滄桑的老人。

這一聲沉重的嘆息,倒是被蕭玫聽見,她問道:「媛媛,好好的嘆什麼氣呀?」

「唉,自從你有了男朋友就再也沒理過我,淡了淡了。」

林媛媛搖著小腦袋看著車頂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