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知道自己與這些荒神們不同,這些荒神們修到頂層,也只是與大長老差不多。

  • Home
  • Blog
  • 他知道自己與這些荒神們不同,這些荒神們修到頂層,也只是與大長老差不多。

而他仙澤則有機會與那些強大的流放者們平起平坐。

這才是仙澤追求的實力!

原本仙澤以為領悟道之真意的只有他自己一人。

實際上這麼多年來,除了流放者外,這個世界中的人修鍊真神者繆繆,領悟道之真意的,的確只有他仙澤一人!這也是流放者們重視仙澤的原因。

可仙澤剛剛在羅征身上,竟感受到了道法自然真意的氣息! 仙澤能瞬間感悟出道法自然真意,並不是他真的了解道法自然。

軒轅一族中有兩名流放者,皆修鍊「道法自然真意」,仙澤自然有較深的印象!

所以他剛剛觀摩之下,便感受到了相同的氣息……

不過仙澤也不太敢確定,所以他便慎重的詢問羅征。

「很奇怪嗎?」 陌上花開兩相歡 羅征淡淡的笑道。

羅征這麼回答,便算是承認了。

仙澤眼中閃爍出一抹光芒,望向羅征的眼神再度發生了變化。

他原本以為羅征只是天賦出眾的荒神……

再怎麼厲害,與自己也存在不可逾越的鴻溝。

現在仙澤的心目中,已經將羅征與自己視之為一類人。

「的確讓我驚訝,難怪你能那麼輕鬆擊敗夏雲和夏峰,」仙澤咂咂嘴說道。

仙澤根本沒想過,在這個世界從還會出現一個與自己一樣,可以修鍊道之真意的傢伙。

「不過想要贏過我,還是差遠了……」他隨即說道。

「嗡……」@^^$

仙澤體表的軒轅荒體釋放出炫目的金光。

除了荒神之力外,還有另外一股獨特的氣息逸散出來……

「這氣息……也是一種道之真意,」羅征感受到那股獨特的氣息,目光微微一凝。

據羅征現在所知的道之真意,便是有一念善惡真意,陰陽混沌真意,道法自然真意,劍運永恆真意,聖言術滅真意!

其中一念善惡真意,羅征從袁老那些所領悟,雖然沒能完全透徹,但也差不多了,除此之外,他也將道法自然真意領悟了九成九……!$*!

在神域中流傳有《十二真意心法殘說》,也就是說曾經有十二中道之真意心法出現在神域。

至於母世界中,混沌中又有多少種道之真意,羅征也不知。

每一種道之真意,就是一條通向彼岸的路徑,其中凝聚了無數人的心血。

這是大世界修鍊法的延續,也是修鍊真神,通向彼岸的手段。

這仙澤逸散出來的道之真意,倒是有一絲「空間神道」的神韻,羅征在心中揣測之際,沒想到仙澤竟自己說了出來……

「師父傳承於我的心法,乃是虛空幻滅真意,」仙澤的右手握持尖刀,對準羅征淡淡說道:「師父嚴厲禁止我運用這些手段應敵,所以我從未在其他人面前施展過,而且也用不上……」

仙澤的話頗有深意。

遠處的夏雲,夏峰臉色也是變了數次。

夏峰敗給了仙澤后,仙澤就成了軒轅一族中最炙手可熱的人物。

可夏峰終究是有些不服氣的,畢竟那時候仙澤勝過他也只是險勝而已,他與仙澤之間的差距很小。

自那以後,夏峰也修鍊的十分刻苦,力圖在日後某一天擊敗仙澤……

現在仙澤說出這番話,夏峰才明白,這傢伙根本沒用運用自己真正的實力!

「不過,你不同,」仙澤認真的笑道,「相信師父也不會責備我吧?」

話音一落,仙澤的身形再度一閃,消失在眾人面前。

不僅僅是羅征找不到仙澤……

就連紫玉,刁遠,還有軒轅族的姬麋等實力強悍的荒神們,也尋覓不到這小子的身影。

「虛空幻滅真意……運用此真意,能藏入混沌的空間之中?」

羅征目光凝望著空空如也的前方,心中思忖道。

他對空間法則並不陌生,空間神道也存在他的無量尺中。

只是空間法則隸屬於寰宇的法則,空間神道則隸屬於神域中的空間法則。

那麼虛空幻滅真意,則隸屬於混沌的空間法則?

「咻!」

下一瞬間,仙澤出現在羅征的身側,仍然是一刀斬來。

憑藉融入了道法自然的八曲飛煙,羅征理所當然的避開了這一刀,身形向後疾退!

可這一次仙澤有備而來。

他這一刀猛然斬出的瞬間,自刀面之上浮現出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紋,這些裂紋彌散在一片空間之中,旋即轟然崩碎!

「嘩啦!」

那一片崩碎的空間,迅速的坍縮,形成一片絕對的虛空。

這虛空散發著無形的力量,將周圍的一切向其中吸引而來,這種吸引力幾乎無法抗拒。

羅征原本已避開退去,但此刻竟身不由己的又被拉了回去!

「這次,我看你怎麼逃!」仙澤一笑,右手的尖刀已正面向羅征刺殺而來。

眼看這一刺,羅征再沒有閃躲的空間,他冷哼一聲,手中的長劍猛然一扭,正面朝著仙澤刺殺過去。

「叮叮叮叮叮……」

仙澤的尖刀架在羅征的長劍上,近身之下,兩人的武器不斷地交擊著。

如此龐大的身形,還能在小範圍內以眼花繚亂的速度交手。

無論是軒轅一族,還是蚩尤族人們,看的都是一陣頭暈目眩,他們已經難以辨別誰佔據優勢了,只知道這種程度的交手,只是稍又不慎,便要分出勝負,甚至是分出生死來。

「羅征,並沒有動用他的靈魂之力,」澄蔚靜靜的關注著這一幕。

「看樣子羅征還是沒使盡全力,他也想藉助這個機會,磨練自己,」卯雪神色複雜的說道。

他們在蚩尤族中也被稱呼為天才,受到無數人的尊敬,也受盡族中的萬般寵愛。

可與羅征和仙澤一比,他們簡直不值一提!

「仙澤那小子的刀,有問題……」紫玉的目光緊盯著繚繞飛舞的尖刀上,臉上浮現出一絲擔憂。

紫玉所說的問題,羅征自然也注意到了。

他的長劍與那柄尖刀碰撞之下,都會留下一道淡淡的白色光點,這白色光點出現后,就迅速的匯聚在他的尖刀中央,形成一團亮白色的光團。

刀與劍激烈的碰撞之下,那白色的光團在黑色的刀身上越來越醒目。

同時仙澤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得意,彷彿羅征正按照他布置的陷阱一步步走下去……

「化為虛無吧!」

當那光團明亮到無法直視之際,仙澤猙獰一笑,將兩把尖刀都揚了起來。

在這一刻,彷彿有兩輪太陽升了起來。

羅征看到這一幕,身形也是急劇後退,同時體內世界的神格中也孕育出一點光芒。 仙澤看到羅征迅速後退,臉上的笑意越發濃郁。

面對越是厲害的對手,仙澤越是興奮。

特別是當仙澤知曉羅征也悟出道之真意后,他勢必要將這傢伙踩在腳下。

對於仙澤而言,只有蹂躪真正的天才才會有成就感,而夏雲,夏峰,還有蚩尤族的卯雪,澄蔚等人,在他眼中顯然配不上天才這個稱號。

「嗚!」

隨著仙澤手中的兩把尖刀交匯之後,兩個光球也化為了一個。

他這兩把尖刀看起來與夏雲所用的黑色細劍一樣,實際上則是天差地別。

仙澤的師父擅長煉器,便為仙澤量身訂造了一把荒器,而且兩把荒器是仿造母世界中的名刀「雙流刀」所制!

這兩把仿製的雙流刀中,都開闢了一方虛空。

只有他運用「虛空幻滅真意」才能將其激發出來。

剛剛仙澤與羅征一陣瘋狂的對攻之下,強大的力量並沒有潰散掉,只是源源不斷的被兩把尖刀手機在那虛空之中。

現在則被仙澤釋放出來!

那洶湧的力量糅合了虛空幻滅真意,形成一團純粹的能量球,其中的能量極不穩定,因此也極具毀滅性。

即便是仙澤自身,操控起來也是小心翼翼!

「嗖!」

那一團熾烈的能量球徑自朝著羅征砸下來。

「這一次,看你怎麼接!」

在仙澤想來羅征雖然展現出「道法自然」,可也只是糅合在身法之中而已,那不過是十分粗淺的運用!

可仙澤不知道的是,在荒神一道,羅征或許有所不如他,畢竟他修鍊荒神時日尚短,雖然蚩尤族瘋狂的灌溉羅征,可根基終究有些不穩……

但論真神一途,仙澤的理解與羅征根本不在一個層面。

事實上羅征有好幾種手段破解這一招……

例如直接運用力量本源,將這極不穩定的能量球引爆。

不過這光球直奔羅征而來時,他腦海中靈機一動,迅速後退之下,體內世界中的神格光芒一閃。

同時紋刻著「離水神道」的那一方神格碎片中,逸散出濃郁的神道道蘊!

「離水神鏡!」

羅征伸手一招之下,一股股離水神道的道蘊迅速在他手中匯聚,化為一面淡藍色的鏡子。

這面鏡子便擋在了自己身前。

仙澤看到羅征身前的這面鏡子后,微微一愣,隨即便是一陣獰笑。

他不知道羅征想幹什麼,不過想要憑藉一面鏡子擋住自己的攻擊,未免就是幼稚可笑了。

人總是要為自己幼稚的買單的,代價便是自己的性命,蚩尤族中的天才就這樣被自己幹掉了,似乎太輕鬆了點……

仙澤心中正這麼想著,目送那顆能量球撞向那面鏡子。

這一刻,蚩尤族這邊的人一個個都萬分緊張起來,卯雪的一對拳頭緊緊捏著,指甲都深深地陷入掌心中。

他們同樣也看不懂羅征的路數……

雖然他們都信任羅征的實力,羅征這麼做必定有其原因,可看著羅征如此玩火,還是忍不住擔憂。

就連紫玉在這一刻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死!」

仙澤吐出了一個字。

然而他所想象的一幕並沒有出現。

那顆能量球在離水神鏡觸碰了一下,竟倏然朝著仙澤反彈而來!

而且能量球的去勢比來勢更加兇猛,速度更快!

這是什麼……

仙澤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這能量球。

能量球眨眼之間已近在咫尺,仙澤毫無辦法,咬牙之下巨大的身軀猛然一閃,便藏匿在虛空之中。

「破!」

羅征的眉毛微微一挑。

一股無形的力量在那能量球的後方射來。

這股能量球原本就很不穩定,被羅征運用力量本源貫穿之後,便在剎那間爆裂!

「轟隆!」

一股狂暴的能量朝著四周瘋狂的逸散。

在能量球爆裂的同時,蘊藏其中的虛空幻滅真意也不斷撕裂著周圍的空間。

看著能量球爆發出的威力,即使是羅征也是暗暗心驚。

仙澤的手段很粗糙,但的確很強大。

想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