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他都說得如此明白了,少主卻是沒明白。

  • Home
  • Blog
  • 他都說得如此明白了,少主卻是沒明白。

顏溪胤淡淡的瞥了眼白青,眼含嫌棄,讓白青覺得內心受傷。

少主根本就沒明白他真正的意思!

「你回去處理事情,刺客的事我不想再發生第二次。」

「……是。」

白青行了一禮,消失在了原地。罷了,這是少主的私事,他作為屬下不應該多插嘴。少主不明白也好,這樣對誰都好。

唐姑娘不適合少主,如果少主真娶了唐姑娘,她會很快丟了性命的。

天下第一是我爹 蘇蔚睜開眼看向顏溪胤,唇角微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他不用聽也猜到白青向顏溪胤說了什麼。

白青告訴顏溪胤,他對唐蕊的不同。從他的神色能猜出幾分,他沒有聽懂白青的意思。

越來越有意思了。

蘇蔚重新閉目養神,唐蕊會是他的。

唐蕊在修鍊了約莫一個時辰后,忽然進入了一個很奇妙的境地。

她出現在一個空曠的地方,周圍除了她以外,便只有一個站在她面前不遠處的人。

此人背對著她,穿著一身純白色的寬鬆太極服,也不知是男是女,更不知他要做什麼。

唐蕊往前走,打算看清楚此人是誰,也打算問清楚這裡是哪裡。

但不管她走多遠,也不管她走多久,她和那人的距離一直沒有變過,彷彿她從未走動過。

唐蕊發現了這個問題,停在原地沒有再動,她要看看此人意圖做什麼。

當她停下來之後,那人忽然動了,仍是背對著她。

此人的動作十分的緩慢,像是八九十歲的老人一樣,一招一式要花比平常人多一些的時間。

唐蕊從此人的第一招便看出他打的是什麼,他打的是太極拳。

不是一般人打的那些健身的太極拳,而是真正的內門太極拳。

真正的內門太極拳每一招皆是蘊含極大的力量,擅長以柔克敵,且內門太極拳學不盡。每當你認為你學完了太極拳,實際你會發現你並沒有學完,太極拳的每一招可以延伸出無窮的招式來。

她學習過正統的內門太極拳,知曉太極拳的威力。

很多人認為太極拳軟綿綿的沒有力量,實際太極拳的力量極其大。

她不禁跟著面前的人打起了太極拳,慢慢的沉浸在了其中,心境一點點的發生變化。

原來,太極拳還有這麼多是她所不知道的。

此人的動作在不知不覺中漸漸加快,唐蕊也跟著加快了速度。

很快,兩人的動作產生了殘影,快得肉眼幾乎看不清。

唐蕊在打太極拳的時候有了很多的感觸,不禁想到了顏溪胤和蘇蔚的決鬥,心境瞬間開闊。

她太著急了一點兒,修鍊一途是不能著急的,得一步步腳踏實地往前走,太著急不僅容易根基不穩,還容易產生心魔,帶來危險。

正如同這太極拳,剛開始的打拳的速度是很慢,卻是有著巨大的威力。等到日益熟練,速度快慢皆由自己掌握。

太極拳和修鍊是一個道理,需要的是日積月累,不斷的練習。

唐蕊周圍的氣息發生極大的變化,她周圍的真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她涌去,以她為中心產生了一個小型的颶風,真氣爭先恐後的鑽入她的經脈里。

若是其他的修鍊者一下子吸收如此多的真氣會撐爆他們的經脈的,但唐蕊有黑玉戒指,在黑玉戒指溫潤氣息的管理下,這些真氣不會刺激到她的經脈,會循序漸進的幫她提高修為。 此時,太陽剛剛從地平線升起,灑下一片金色的光芒,漂亮極了。

唐蕊有任何的變化,顏溪胤和蘇蔚皆是在第一時間發現。

「顏溪胤,她是我的了。」蘇蔚雙手枕在腦後,唇角噙著一抹痞笑,「你不願意娶她,我願意,我以我正妻的位置迎娶她,並會為了她遣散我的後院。」

顏溪胤目光一沉,蘇蔚說的是真的,唐蕊在不知不覺中吸引了蘇蔚。

她是一個與眾不同,又有著自己閃光點的女子,在和她的相處中會慢慢的被她吸引。

「也不知她感悟到了什麼,居然入境了,且她入境的動靜不小,起碼能突破一個等級。她如今是何修為?」

「法師學徒八級。」顏溪胤的心裡悶悶的,十分的不舒服,語氣冷颼颼的,「在我遇到她之前,她因為中毒的原因並不能修鍊。」

蘇蔚挑了下眉,唇角的笑意擴大。顏溪胤,我希望你在我娶到唐蕊前,不要發現你對她的感情。

一個聰慧至極又是個修鍊天才的女子,任誰也不會放手的,不管是為了何種原因。

「我們兩個把威壓放出去看著點,唐蕊入境的動靜這般大,會引來不少的修鍊者和靈獸的。」

顏溪胤一瞬釋放出自全部的威壓,擴散到整座山,並將整座山放在自己的神識範圍內。一有任何的風吹草動,他皆會在第一時間得知。

任何意圖靠近這座山的修鍊者或者靈獸,都會被他的威壓所傷。

蘇蔚真的說中了,唐蕊入境的動靜太大,很多的修鍊者和靈獸皆是注意到了。

有不少的修鍊者和靈獸都跑到了唐蕊所在這座山附近,還未靠近這座山便被顏溪胤和蘇蔚的威壓所傷。修為低點的重傷,修為高點的也受傷不輕。

之後,再也沒一個修鍊者或者靈獸敢靠近這座山。

再想一探究竟的修鍊者或者靈獸也知曉這座山裡有真正的強者在,只敢遠觀,議論紛紛猜測那座山裡發生了什麼。

某個宅子主院的院落中,站著兩個男子,其中一個從穿著來看應該是管家,另一個應該是主子。

「老爺,我們的人應該是失敗了。」管家微低著頭說道,「到了時辰沒有傳信回來,多半是全軍覆沒。」

男子滿面陰霾,背在身後的雙手捏得咔咔咔直響,「如此好的機會,竟還殺不死他,他可真是命大。」

「告訴他們,暫時按兵不動,等我的吩咐。」

此次他們損失慘重。

原以為這次可以殺了顏溪胤,誰知二百多個刺客都能要了重傷的他的命。

按照顏溪胤的性子,接下來他會再動手清理的。

「是。」

唐蕊這一入境便是數日,顏溪胤和蘇蔚一直守著她,沒讓任何修鍊者或者靈獸打擾到她。

在不知道第多少日的傍晚,她周身聚集的小型真氣颶風眨眼之間消失得一乾二淨。

顏溪胤和蘇蔚清楚這是唐蕊入境即將結束,進入突破的徵兆,兩人越發的警惕四周。

唐蕊剛結束太極拳,身心從未有過的舒暢,感覺渾身輕快了很多,她並不知外界發生的事,卻知道自己將要晉級的事,立馬收斂心神準備晉級。

法師學徒九級,法師學徒十級……

在法師學徒十級的時候,她的晉級稍微停頓了一下,似乎是打算一鼓作氣突破到法師等級。

顏溪胤緊盯著唐蕊的情況,眼目中是自己都不知道的擔心。

蘇蔚瞥了眼顏溪胤,瞧見顏溪胤這樣,他真是爽翻了。以前聽人說過,在某方面出眾的人,在其它方面極有可能會是個白痴,這一點在顏溪胤的身上體現得很透徹。

顏溪胤有著極高的修鍊天賦,文韜武略也極其出眾,算得上是完美的人。但在感情方面他是一個白痴,根本不懂感情為何物。

應該說,顏溪胤沒有開竅。一旦他開竅愛上某個女子,那勢必會愛一生,且一輩子只會有那一個女子。

所以,他絕不能點醒顏溪胤。

唐蕊的晉級停頓了約莫三盞茶的功夫后,她周身的氣息忽然暴漲,一瞬突破到了法師等級,隨後繼續晉級。

法師一級,法師二級,法師三級……一直到法師六級才停下來。

她晉級到法師六級后,並沒有立馬結束修鍊,而是穩固剛剛的晉級。

即便有黑玉戒指的幫忙,因為晉級的氣息波動太大,顏溪胤和蘇蔚也知曉了唐蕊如今的修為等級。

「法師六級……」蘇蔚輕笑了一聲,「我還真是尋到了一塊瑰寶。」

顏溪胤淡淡睨了眼蘇蔚,譏諷道,「別拿唐蕊當你遇到的那些女子,她不一樣,不會因為你的家世地位而對你有所不同。你打算娶她為妻?」

他說到這裡,嗤笑了一聲,「她是絕不會答應嫁給你的,不管你用什麼辦法。」

「那我們拭目以待。」他對自己有信心,唐蕊再厲害也是女子,他有的是辦法得到一個女子的芳心,「只要你別故意做什麼阻攔我便是。」

顏溪胤的臉色十分的難看,目中泛寒,雙拳握緊了又鬆開,反覆數次,心裡如同有無數把火在燒他一樣,難受得緊。

他沒有再說什麼,偏開頭深吸了好幾口氣,壓下動手滅了蘇蔚的念頭。

唐蕊不是那些女子,不會因為蘇蔚的花言巧語而動心的,他得相信她。

可為何,他這般擔心唐蕊會嫁給蘇蔚?

顏溪胤煩躁到了極點,眉頭緊鎖,不停在原地來回踱步,試圖緩解這種煩躁和殺人的心情。

唐蕊在穩固了修為兩個時辰后睜開眼,還未來得及感知自己如今的修為,蘇蔚已是衝到了她的面前。

他剛打算恭喜她,她便條件反射一拳揮到了他的臉上,且這一拳用了她十成十的修為。

唐蕊打了蘇蔚之後,十分淡定的站起來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塵土,「實在是你的臉不夠美麗,我每次看到你就想賞你臉一拳,幫你打美一點兒。」

顏溪胤瞧見唐蕊的行為,心情沒由來的變好,煩躁轉瞬消失不見,唇角揚起一抹淺笑,「恭喜,突破到了法師六級。接下來你打算做什麼?」 太守壽宴一完,吳縣令回到縣衙立馬提審了杜天和一眾人犯,妙手空空朱大,白天的時候已經見過許辰一面,得到指點后自然將案件經過說的滴水不漏。

吳縣令當堂就做出了判決,杜天勾結地痞綁架良人,后又因失敗后報酬問題產生口角,遂動手鬥毆,被打后懷恨在心,便在飲食中下毒,殺害孫霸天在內的十幾口人命。

杜榮協助杜天作案,提供毒藥,和杜天同罪。

當晚,杜榮在家中被捕。吳縣令判處二人斬立決,同時上報刑部勾決,家產充公。

月旬后,杜榮杜天父子雙雙在獄中暴斃而亡,仵作驗屍后給出的結論是,天氣濕熱,染病而亡。

可憐杜榮梟雄本色,就因兒子年少輕狂,終至身死族滅,至死恐怕也想不到當初僅僅是在天王殿前回頭一瞥看到的那位少年人才是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數日後,石磊終於醒來,也能在旁人的攙扶下行走。

「好了,杜榮已經入獄,此事也算了結了。」直到此刻,許辰才算真正的鬆了口氣。

許辰原本只是個普通的大學畢業生,命運的捉弄讓他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本就讓他有些迷茫。這幾天又是算計又是殺人的,早已超出了他以往的底限,要不是看多了史書中的興衰沉浮知道事到臨頭逃避毫無作用,加上他性子里的一股狠勁,恐怕他早已崩潰了。

「辰哥哥,謝謝你。」陸瀅這幾天又恢復了原本活潑的性子。

「客氣什麼,要不是你天天給我送吃的,恐怕我早就餓死了。」

「那是你自己不願出來吃飯好吧」陸瀅嘟噥道。

許辰只好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不多時,陸浩,王鐵牛,周康帶著出去活動身體的石磊回到了廂房內。

歷經一場生死,讓幾位少年人之間的羈絆更深了。

許辰望著眾人,突然感覺到自己身處這個陌生的世界,已經開始不再孤單了。

「我有一個提議,不如我們幾個結拜吧,從此之後,我們就是親兄弟了!」

眾人被許辰的提議一驚,隨即便大喜起來。

「好啊!辰哥兒以後就當我們的老大!」小石頭高興地舉起了那滿是繃帶的手,用力地揮舞。

「好,我同意。」

「我也同意。」

皮猴兒、周康也先後同意。

隨即,許辰望向了陸浩,正好陸浩的視線轉了過來,二人對視片刻,陸浩點了點頭,說道:「好!」

「那好,我們也別整那些虛禮了,就在院中拜過皇天后土吧。」許辰帶頭走出門去。

「好」眾人魚貫而出。

五位少年在院中一子排開跪下。

「咦,小瀅瀅你傻站在那幹嘛,還不快過來!」石磊回頭說道。

「臭石頭!你找打啊!」陸瀅初聽許辰提議還有一絲意動,但是轉念一想,立刻明白了什麼,便再也邁不動步子了。

「瀅瀅,幹嘛呢?大家都在等你呢!」鐵牛看見陸瀅依舊沒有走動,回頭道。

陸瀅低著頭,兩隻小手揪著裙角,任憑他人如何喚她,只是使勁搖頭,就是不肯邁出一步。

陸浩,許辰見狀只好無奈搖頭。

五位少年,拜過天地,學著江湖中人,說了一大堆「同生共死」話,敘了年齒,雖然許辰無法準確得知此刻他的身體到底是多大,不過以他的實際年齡當這幾個毛頭小子的老大,也絲毫沒有心理壓力。

於是,許辰最大,陸浩次之,接下來是王鐵牛、周康,石磊最小。眾人便「大哥、二哥,三弟、五弟」的叫開了。

「大哥,接下來我們該做什麼?」陸浩對著眼前這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真心誠意地道了一聲大哥。

「接下來,我準備……」

許辰簡單地訴說了下自己的計劃。

幾天後,許辰身上的傷開始癒合,便出門運作起來。既然已經來到這個世界,總是要在這生存下去,雖然現如今是盛世大唐,可是不提十年後的動亂,就是現在也不能只做個寄人籬下的乞兒啊。

總要先解決溫飽,科技樹是不敢亂爬的,一個小小的坊正都有如此心機,自己這點斤兩如果現在就出大招,估計轉頭就會被人滅了,只好先在附近的資源上想些辦法了。

許辰在鐵牛的引領下來到「崇仁坊」西北角的一間院落門前停下,這裡就是副坊正何常,哦,現在應該叫何坊正了,杜榮入獄后,吳縣令便將何常扶正了。

「勞煩老人家通稟一聲,就說『皇城寺』許辰求見。」許辰敲開門口,遞上了拜帖和路上買的禮物。

何常此刻正在後院飲茶,自從扶正以後,何常可謂身心舒暢,此次不僅將杜榮扳倒,自己如願以償坐上了坊正位子,更重要的是自己給縣尊大人獻的計策,讓縣尊狠狠地賺了一筆,吳縣尊還親口誇獎過自己,想來以後搭上了縣尊這條線,自己的位子應該還能向上挪一挪。 腹黑王爺的絕色棄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