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付堂主森然地說道:「如果莫護法你交出罪人,依然是我九聖妖門的貴客!若是莫護法自認為你洗顏古派能與我九聖妖門為敵,繼續包庇罪人的話,只怕,這不單是莫護法你自身難保,只怕會給你們洗顏古派帶來滅門之禍!」

  • Home
  • Blog
  • 付堂主森然地說道:「如果莫護法你交出罪人,依然是我九聖妖門的貴客!若是莫護法自認為你洗顏古派能與我九聖妖門為敵,繼續包庇罪人的話,只怕,這不單是莫護法你自身難保,只怕會給你們洗顏古派帶來滅門之禍!」

「滅門之禍?」而這個時候被晾在一旁的李七夜卻淡笑了一下,說道:「九聖妖門太把自己當作一回事了,要滅門,是你們九聖妖門!」

莫護法與南懷仁都不由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殺身之禍就在眼前,他竟然還口出狂言.

李七夜囂張扈跋的人生才剛剛開始,需要大家的投票支持,請大家投出寶貴的票票^-^ 第十二章我囂張,我跋扈(下)

他一個剛拜入九聖妖門沒有幾天的人,竟然敢說滅九聖妖門,這簡直就是瘋了,南懷仁剛才還覺得李七夜有點高深莫測,但是,現在,他覺得李七夜簡直就無知到讓人髮指!

然而,李七夜根本就懶得再去多看付堂主、徐輝之流一眼,往外走去,宛如閑庭信步,說道:「不管你們九聖妖門現在是誰主事!妖皇也好,真人也罷!既然你們想按規紀來,那就給我老老實實的按規紀來,我奉陪就是。你們不想按理出牌,我也一樣奉陪!今天我在此,屠滅你九聖妖門,送你們下去見見老雞頭!」

「好,好,好,無知小兒,今天本座就先抽你的筋,拔你的皮,本座看一看你還怎麼樣滅我九聖妖門!」徐輝怒極而笑,這是他這一輩子聽過最好笑的笑話,狂妄以如此無知的地步,他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人!

莫護法與南懷仁此時都羞得恨不得挖一個洞鑽入地下,李七夜連道法都從來沒有修練過,竟然敢大言不慚屠滅九聖妖門,這太無知了!當今九聖妖門是大中域強大無比的門派,能掌握一個疆國,有幾個人能屠滅他們!

然而,對於徐輝的話,李七夜聽都不聽,看都不看他,往外走去。徐輝被李七夜的如此狂妄自大氣得吐血,怒喝一聲道:「小畜生,受死!」話一落下,他一劍斬向李七夜。

「住手——」就在這個時候,九聖妖門的天空上響起了一聲雷喝,聲音如滾雷一樣,這滾雷一樣的聲音充滿了無上的威嚴,一聲雷喝,讓人不能抵抗!

這無上威嚴的一聲雷喝,不論是徐輝還是付堂主都不由雙腿一軟,他們心裏面都不由顫了一下。

「長老——」聽到這聲音,付堂主不由打了個哆嗦,沒有想到這種小事情竟然驚動到了長老那裡!

「公平決鬥,被殺,只能怪學藝不精!」九聖妖門長老的聲音在天空中響起!

這讓九聖妖門的許多弟子甚至是中高層的堂主護法都不由大吃一驚,這樣的事情竟然驚動了大長老,這事情不一般!

莫護法與南懷仁心裏面都不由哆嗦了一下,這可是九聖妖門的大長老,傳說,九聖妖門的大長老已經是一位真人了!這些年來,洗顏古派不止與九聖妖門交往了多少次,連大長老甚至是掌門都親自來拜訪過九聖妖門。

但是,洗顏古派的長老很難見得到九聖妖門長老級別的人物,更別談是大長老或者是輪日妖皇了!

今天這樣的事情竟然驚動了九聖妖門的首席大長老,也就是雲長老!這的確有所不同的意義。

「九聖妖門與洗顏古派聯姻之事,乃是門規。」此時,九聖妖門大長老對杜遠光的事隻字不提,他如滾雷一樣的聲音響起:「但,聯姻大事,不可兒戲!洗顏古派想取九聖妖門的傳人,必須證明自己要有這樣的實力!」

「九聖妖門總算出了個敢擔當的人物。」對於九聖妖門大長老的話,李七夜如此淡定地評論說道:「當然,你們按規紀來,我也一樣按規紀來。你們不就是想考核我嗎?可以,我奉陪就是!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娶不娶你們九聖妖門的傳人,那是我的事,不過有人要看扁我,那我就不客氣教訓教訓他便是!」說著,往外走去!

李七夜這樣的話太囂張了,連莫護法與南懷仁都想跪著求他別再吹牛了,再吹下去,牛皮都給吹破了!這個時候,莫護法與南懷仁都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這簡直就是丟臉丟大了。

此時,南懷仁與莫護法十分後悔接了這一趟差事。好不容易九聖妖門大長老出面,化解了杜遠光這一樁風波,換作其他的人,早就借這個機會下台階,把小事化無,拉好與九聖妖門的關係,就算娶不到李霜顏也沒關係。

然而,李七夜竟然還吹牛皮說要教訓九聖妖門,這簡直就是不知死活!這個時候,南懷仁與莫護法都覺得李七夜太無知太狂妄了!

「就今日吧。」九聖妖門的大長老傳下了金言玉旨,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再也沒有聲音。

徐輝則是被氣得哆嗦,李七夜如此囂張,如此狂妄,他是恨不得斬了李七夜,李七夜敢挑釁他,輕視他,他是恨不得斬斷李七夜的手腳,讓他生不如死,但是,大長老金言玉旨,他不敢反抗!

「本座等著你!本座會讓你生不如死!」最後,徐輝恨恨地說道,帶著人離開了。

「不知天高地厚!」當付堂主他們帶著人離開之後,莫護法說什麼都不讓李七夜走出去,此時他也不顧護法的身份,連拖帶拽,把李七夜拖了回來。

「莫護法,用得著這樣戰戰兢兢嗎?」李七夜十分無奈,被拖進院中之後,推開莫護法的雙手,說道。

莫護法被氣得哆嗦,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此時他是恨不得狠狠地喘李七夜一頓,但是,為了等一會兒的考核,他是忍下了心口的一口惡氣。

「無知的東西!」莫護法恨恨地說道:「你這是自尋死路!你要送死也就罷了,莫拖洗顏古派下水!」

「莫護法看得太嚴重了,小事而己。」李七夜閑定地說道,根本沒當作一回事。

莫護法被氣得哆嗦,恨恨地說道:「你——你——你——」他「你」了大半天,說不出來,他被李七夜氣得喘不過氣來。

南懷仁也是無語,他覺得李七夜是瘋了,無知到這種地步,狂妄到這種地步,這已經是無藥可救了,他都想抽李七夜一個耳光。

「大爺,你知道九聖妖門現在有多強大嗎?他們的不少護法都有資格封王侯!更別說是他們的長老與輪日妖皇了。若是輪日妖皇出手,一隻手就可能滅了我們洗顏古派!」南懷仁不由抱怨地說道。

「剛才九聖妖門的大長老化解了杜遠光的事,你本就應該借坡下驢,娶不娶九聖妖門的公主,那是小事,如果能與九聖妖門的長老拉好關係,這不單是對你,對於我們整個洗顏古派都是一件好事情,你也能藉此立了一件大功,你終生受益無窮。」八面玲瓏的南懷仁不由為李七夜分析其中的利害。

「那又如何?這樣的事情嘛。」李七夜溫吞地說道:「我更喜歡用拳頭來解決!」

李七夜當然不能說出他心裏面的秘密了,如果九聖妖門不按規紀來做事,他就借這個機會起了九聖妖門的底蘊,雖然當年他答應過九聖大賢,但是,他的後代不知死活,他不在乎借這個機會給九聖妖門清洗一次!他也正好借用九聖妖門的所有底蘊!

南懷仁不由翻了一下白眼,他不願意再說話了,他覺得自己是對牛彈琴,李七夜這樣的白痴,他不想再管他了。這種無知的廢物,他是浪費口水。

南懷仁在心裏面都不由誹腹,就憑你那點武技?就算能幸運殺死杜遠光,在九聖妖門面前,那也只是微不足道,憑你這點實力,也敢口出狂言用拳頭來解決?

南懷仁覺得李七夜僥倖殺死了杜遠光之後,自信已經脹漲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莫護法都氣得無語,最後恨恨地說道:「你給我規規紀紀地考核,再鬧出什麼事情來,你,你,你就不用回洗顏古派了!到時,誰都救不了你!」

「如果九聖妖門都不安全,其他地方就更加不安全了。」李七夜老神在在地笑著說道。

莫護法被氣得吐血,這種白痴,不想再跟他說話了,跟他說話根本就對牛彈琴,這樣的白痴不讓他受受教訓,就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在莫護法與南懷仁被氣得吐血的情況之下,這一次考核在九聖妖門的一座主峰舉行,此次考核,九聖妖門一方竟然連一位長老都沒有露臉,九聖妖門出來了兩個人主持,兩個都是護法,一個是徐輝的師父許護法,另一個則是九聖妖門護法中最強大的首席大護法郁河!

徐輝的師父許護法,他全身吞吐著可怕的光芒,他整個人宛如神金所鑄一樣,至於首席大護法,就更可怕了,王侯氣息滾滾,血氣浩瀚無比,這絕對是強大無比的王侯,到了這一級別,可以說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九聖妖門由許護法與首席大護法郁河作裁判,而洗顏古派,則是由莫護法充當裁判。

此時主峰之中,乃是里三圈外三圈被圍得水泄不通,無數的年輕一代弟子都來旁觀,都來看熱鬧!

九聖妖門與洗顏古派聯姻,當然是年輕一代的男弟子最反對了,他們的反彈聲最強烈,李霜顏可是他們心目中的神女,李顏霜可是他們九聖妖門的公主。

像洗顏古派這種小門小派,根本就沒資格與他們九聖妖門聯姻,更別說李七夜這種凡體、凡輪、凡命的草包廢物了,這種人,連給他們九聖妖門的公主提鞋都不配! 第十三章亂心林(上)

不過,這一次九聖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聚集在一起,群情洶湧,不知道有多少九聖妖門的年輕一代弟子是怒火衝天,特別是看到李七夜出場的時候,更是雙目噴出怒火來了。

「宰了他,不知死活的東西,也敢來我九聖妖門放肆!」有弟子大吼道。

也有弟子厲聲道:「宰了他算便宜了,廢了他手腳,拿他來點天燈!辱我九聖妖門,死一萬次都不夠!」

「點天燈?太仁慈了!我們九聖妖門掌執古牛疆國,威懾中域,區區一隻蟻螻,竟然敢大言不慚,辱我們公主!應該把他困在放鷹崖上,讓飛鷹啄一百年,讓他在放鷹崖上嚎叫一百年,讓他在放鷹崖上痛苦一百年,用他的鮮血洗涮放鷹崖一百年!」有弟子更是怒吼著。

「何止要殺了這個小畜生,我們還要踏滅洗顏古派!」有弟子狂叫道。

一時之間,喝殺之聲響絕大片,群情怒憤,甚至有弟子恨不得衝上去要把李七夜撕碎!李七夜出言辱他們九聖妖門的公主,甚至是揚言要滅他們的九聖妖門,這讓他們對李七夜恨之入骨,恨不得要把李七夜碎屍萬骨。他們要讓天下人都知道,他們九聖妖門的神威不容挑釁!

不論是莫護法,還是南懷仁,在心裏面都不由打了個哆嗦,如果九聖妖門的護法開口的話,只怕九妖聖門的弟子會把李七夜撕碎。

喊殺之聲一大片,九聖妖門弟子的怒火要把這裡淹沒,但是,李七夜卻安步當車,根本不在乎,悠然地走了出來,他好像閑庭信步一樣,這夠囂張,夠狂妄!

雖然莫護法與南懷仁都認為李七夜是瘋了,無知狂妄得沒救了,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們都對李七夜的膽量有些佩服,在如此怒氣如濤的場面之下,面對九聖妖門如此多弟子的憤怒,換作是其他人,只怕早就被嚇癱了,更別說如此安步當車一般走出來了。

「咳——」就在這個時候,首席大護法郁河咳嗽了一聲,他輕輕地一聲咳嗽卻如神雷一樣炸開,他的一聲咳嗽頓時把所有的喊殺之下壓了下去!滾滾無盡的王侯氣息,壓得所有人難於喘過氣來。

首席護法開腔,門下弟子都不敢放肆,都靜了下來,但是,無數可以噴出怒火的目光,足可以把李七夜淹沒,如果目光都可以殺死人,那麼,李七夜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這一次考核,如果你能通過,兩派聯姻,就以祖訓為準!如果不能通過,或者丟失性命,只能怪學藝不精!」此時,許護法雙目如寒刀,盯著李七夜,冷森森地說道。

許護法對於李七夜當然是十分不滿了,他身為護法,不願意向李七夜出手,但是,如果可以,他不介意碾死這位狂妄無知的蟻螻!

李七夜大馬金刀地坐在了席位之上,然後慢吞吞地看了許護法一眼,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只能說,你們九聖妖門已經大不如前了!當年,你們九聖大賢許下此諾為的是什麼?當年你們九聖妖門與洗顏古派聯姻,為的是什麼?當年洗顏古派乃是天下朝拜,九界伏首,你們九聖妖門無非是想受洗顏古派的庇蔭,謀求更好的大局。」

當年的屁事,李七夜都懶得去追問,因為當年他狀態不是十分穩定,當時九聖妖門有意與洗顏古派聯姻,並不是完全是九聖大賢與明仁仙帝的意思,而是雙方弟子的主張。

說到這裡,李七夜瞅了許護法一眼,說道:「現在時代不同了,所以,你們反悔當年的諾言了。看來,你們這是一代不如一代!」

「哼——」許護法冷冷一哼,冷聲地說道:「你都已經說了,時代不同了!若論一代不如一代,那是你們洗顏古派!今日九聖妖門掌執疆國,想聯姻的上國帝統,遠不止一二個,我九聖妖門的公主,不是草包廢物能配得上!」

當著眾弟子之面,言辱洗顏古派,這讓莫護法、南懷仁心裏面不是滋味,但是,勢比人強,許護法所說也是實情,今天的洗顏古派,無法與九聖妖門相比!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逞嘴舌之利,改變不了什麼!」首席大護郁河法開口,冷冷地說道:「我九聖妖門給洗顏古派一個機會,正是因為守當年的諾言!如果你膽怯,現在想退出,我九聖妖門也不為難你,當年諾言也就此作廢!」

「既然我都來了,那就來挑戰吧。」李七夜悠然地說道:「就不知道你們要怎麼樣考核?你們放馬過來,我奉陪便是!」

「不知天高地厚!」許護法冷冷一哼!至於在場的九聖妖門弟子,更是怒視李七夜。

「一個只修武技的廢物,也敢大言不慚,不知死活的東西!」有弟子忿忿不平,若不是護法在場,他們恨不得把李七夜往死里揍!

「你道行還淺,我們殿下也吩咐下來,給你一個機會,第一場文考,第二場才武考!至於第三場……」首席大護法開口說道。

「兩場足矣。」李七夜打斷郁河的話,說道:「如何文考,如何武考!說來聽聽。」

「放肆——」李七夜如此囂張,許護法大喝一聲,氣勢滾滾,如巨浪一樣的氣息向李七夜碾壓而去。

「怎麼,沒考就想動手了。」李七夜雙目一眯,盯著許護法。

此時,首席大護法郁河咳嗽一聲,打斷了許護法如巨浪一樣的氣息,這讓許護法怒視李七夜,如此囂張狂妄的無知小兒,他一隻手指就能捏死,什麼時候輪到這種蟻螻在他面前蹦躂了!

「文考很簡單,文考入亂心林,誰能走得越遠,誰就勝出;至於武考嘛,就更容易了,一決勝負!考核有三場,只要你能勝兩場,兩派就可聯姻!」郁河目光懾人,緩緩地說。

帶球媽咪別想跑 「好,夠爽快,考就考。」李七夜也不客氣,站了起來,說道:「文考也好,武考也罷,就讓我見識見識你們公主有多大的能耐!」

「呸——」此時,徐輝不屑地說道:「就憑你?還不夠資格讓李師姐親自出手!打發你這樣的廢物,我便足矣!」

郁河也點了點頭說道:「聽聞你拜入洗顏古派不久,所以,我九聖妖門也不欺你太甚!在我九聖妖門之中,若是由殿下親自出手,只怕你連出場的機會都沒有!在我九聖妖門,論天賦,以我們殿下為最,若在年輕一輩中,論實力,以大弟子冷師侄為最。不論是他們中誰來考核你,只怕你輸了也不服氣。徐師侄在我九聖妖門中算是中上之資,以他的實力,考核洗顏古派首席大弟子,也不辱沒你的身份!」

九聖妖門沒有派出最強的弟子來把關,這也算是九聖妖門給洗顏古派留下一線希望,如果是李霜顏親自出手,又或者是九聖妖門最強的大弟子親自出手,莫說是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只怕洗顏古派的長老甚至是掌門親自出手,也必敗無疑!

對於徐輝的叫囂,李七夜看都懶得看他一眼,只是看著郁河,然後認真地點了點頭,慢條斯理地說道:「這麼說來,你們九聖妖門還是有點希望,雖然你們反悔當年的諾言,但,還不至少連臉皮都不要,還保持那麼一點風度。也罷,你們留一寸,我就給你們留一尺,免得你們說我欺負你們九聖妖門!」

李七夜又口出狂言,這讓莫護法與南懷仁都老臉發燙,他們恨不得挖得個地洞鑽進去,他們都想哀求李七夜,李大爺,你少吹牛兩句又不會死!

「無知到這樣的地步,真是可悲!」此時,憤怒的九聖妖門弟子都又氣又好笑。

有九聖妖門的弟子也又氣又怒,有人冷笑地說道:「洗顏古派不單是沒落了,而且是瘋了,竟然讓一個神經病來做首席大弟子,嘿,這還是仙門帝統?真是丟了十八代祖宗的顏臉!」

許多憤怒的九聖妖門弟子,此時都不由鬨笑起來,李七夜如此盲目自大,這不單是無知,還是神經病!

九聖妖門所有弟子的嘲笑,這讓莫護法與南懷仁都抬不起頭來,甚至是不敢去抬頭見人。

許護法冷笑了一下,這等無知蟻螻,實在是可悲。郁河這樣的人物,可以說見過無數風浪,但是,現在他看著李七夜,都感覺像看到一個怪胎一樣,他無法想象,一個人無知到這樣的地步,這是何等的草包廢物!甚至草包廢物都不可能無知到這種地步。

難道眼前的李七夜就不知道九聖妖門是強大到何等的地步了嗎?難道對於力量就沒有一個明確的概念嗎?這讓郁河都不由為之好笑,今天真是遇到了一個無知的極品了。

好不容易,郁河回過神來,咳嗽一聲,說道:「從文考開始吧,入亂心林,誰走得越遠,誰就勝出!」

見考核開始,所有人都不由移步於亂心林,一時之間,亂心林之外圍滿了無數的九聖妖門的弟子。

好書離不開大家支持,請大家投票 第十四章亂心林(下)

「嘿,入亂心林?洗顏古派的一個草包廢物能行嗎?」在亂心林外,有九聖妖門的弟子冷笑地說道。

有弟子也附和地說道:「徐師兄當年考核,他曾經入亂心林五層,現在他已經是真命境界,他已向華蓋境界邁向。不論是道行,還是道心都比當年強很多很多,以我看,入第七層不成問題。」

修士境界,由低到高分別是:叩宮、拓疆、蘊體、辟宮、壯壽、真命、華蓋、涅浴、天元、育神……

當達到真正無敵,承載天命的時候,就是仙帝。

世間也未聞有仙,更別說是統御眾仙的帝王了。但是,世間有這麼一句話:我命由我不由天!

天命一格,唯仙拘之,所以,當修士達最巔峰無敵的時候,追求的就是拘下天命,自己承載著天命,真正達到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境界!

唯仙者,可拘天命,而帝者,萬萬壽也,所以,仙帝就意味著可以承載天命的永生仙人!仙帝是不是長生不死,但到現在為止,一直都是一個謎。

而同時,在同一個大時代,天命是唯一的,一個大時代,成就仙帝,也是唯一的。

此時,亂心林外聚集著無數的九聖妖門的弟子,都在大談此事,在所有人眼中看來,此次文考,李七夜根本就不是對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