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仙氣垂落,神光散發,混沌而朦朧,古樸的氣息從那塊世界傳來,一股大道的威壓散發而出,冢龍向前探出一步,伸出了頭,當他看到了眼前的一切的瞬間,他整個人都呆了。

  • Home
  • Blog
  • 仙氣垂落,神光散發,混沌而朦朧,古樸的氣息從那塊世界傳來,一股大道的威壓散發而出,冢龍向前探出一步,伸出了頭,當他看到了眼前的一切的瞬間,他整個人都呆了。

這塊朦朧的世界,人們無法看清裏面究竟是怎麼樣的世界,但絕對可以判斷出,這個世界,充滿了更爲高級的靈氣。

道紋流轉,一絲神曦從那塊破碎的地方流露出來,緊接着射向了冢龍,僅僅剎那間,朦朧的世界快速合璧,消失不見。

只有冢龍一個人癡癡的望着那片已經消失了的朦朧世界的星空。

“錯了,我們都錯了,哈哈哈!都錯了啊!原來,我們不過只是別人的棋子,拼盡一生,就只是爲了那麼個虛無縹緲嗎?”冢龍大笑,沒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聖皇怎麼了?那雷劫消散,證道成功了嗎?”

那道神曦直逼冢龍靈魂深處,僅僅剎那間,他整個人昇華了一般,達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境界,這是一種浩瀚而又神祕的境界,彷彿一伸手便能夠毀天滅地,至尊之威,如今在冢龍的面前,也算不上什麼。

握着拳頭,一股可以開天的神力從身體中傳來,無窮無盡,彷彿自己成了神靈一般,能夠掌控整個天地,就連大道都在他的腳下。

“聖皇成帝了嗎?”有強者疑問。

“雷劫消失了,我人族就這麼再次出現了一名大帝?”

“就這麼簡單?”

此時,臉色最爲不好看的便是諸多至尊,多了一名大帝,就又多了一場戰鬥,這足以再次令幾位至尊隕落。

“嘭!”

冢龍一拳打了出去,一名至尊身體爆裂,就連一絲靈魂都沒有逃脫,就這麼死亡了,不復存在。

“不可能,剛剛進入大帝境,竟然便能夠如此輕易斬殺至尊,當我們是草芥了嗎?”玉皇臉色很不好看,玉盤在頭頂震動,發出嗡鳴聲。

“那裏,葬下了一片天地….”

最終冢龍十分淡然的背對衆生,他朝着星空中踏出一步,而後說道:“諸位至尊,隨我來….” 這裏看上去一片廢墟,血紅色的乾枯痕跡留在廢墟中的碎片之上。

在廢墟之下,無盡的枯骨,碎成一片,看上去極爲慘淡。

無盡的虛空之上,一輪血月倒掛在天空,血月並非圓形,而是如同一隻恐怖的血色眼睛飄在天空一般。

然而就在這時,一輛奇異形狀的車子從遠方駛來,車子外表看上去如同一隻海龜一般,似乎十分牢固。

“唉,我們的家鄉…就這樣完了…完了!”一聲男子嘆息從車子中傳來。

“啊哈,老張,莫要悲哀,無論怎樣,我們還的活下去不是?”聲音有些顫抖,沙啞無比。

“該死,可惡的未知生物,如今人類恐怕只剩下了我們這些人了吧!”被稱爲老張的男子大罵了一聲,隨即打開了車門,走下了車子。

只見一位身穿黑色勁裝的中年人從車中走出,中年人一雙虎目,濃眉,一張憨厚剛毅的臉頰,在其額頭上方,一條長達十公分的疤痕停留在中年人額頭,顯得中年人此刻面部十分猙獰。

“老張!你幹什麼,難道你不知道外邊的危險…”那後邊的聲音聽上去極爲恐懼。

隨後,又一名身穿黑色背心的中年大漢走下車子。

中年大漢身體魁梧,一雙犀利的眼眸中透露着深邃的光芒。

“老張,天元門的那些修者究竟會不會幫助我們?”大漢走到老張身前,看着眼前的廢墟,大漢眼中不由的暗淡一下。

“嘩啦啦!”

廢墟中的石頭滾動,且震動欲來欲大,隨着一塊塊的碎石滾落,一隻皙白的手掌從廢墟中伸了出來,緊接着手臂,“嘩啦!”一顆滿頭黑色長髮的頭顱從廢石之中破石而出,令兩位大漢心中頓時充滿的驚恐。

“該死,那是什麼,難道是又有喪屍出現不成?”

看到頭顱,兩人無不是口乾舌燥,五百年來,在大秦帝國的統領下,雖然常年征戰,但這些喪屍卻是都被大秦勇士消滅乾淨,那裏還有什麼存留?

“莫非是又有新的喪屍?”

想到這裏,兩人頓時一臉謹慎的慢慢向後褪去,畢竟雖然在這個時代,他們並非修者,雖有良好的武裝,但又那裏是什麼喪屍的對手?

“我….沒死?”

唐川從廢墟中站了起來,一臉蒼白,如同死人一般,他感覺體內此時此刻一絲靈氣都沒有,甚至就連除了站起來的力氣,全身都無力,軟綿綿的,將要再次倒下。

“爲什麼?不是末日了嗎?這裏是哪裏?”

唐川疑惑,他腦海最後的記憶便是長城化作巨龍騰空飛起,緊接着便是天地變動,末日到來,而在他倒下的瞬間似乎看到了老頭子的身影…

看着眼前荒涼而又陰森的環境,唐川有種身臨地獄一般的感覺,身子不由得一軟,倒了下去。

“快看!那是一個孩子,似乎與那些喪屍不同!”

老張驚呼,連忙大步跨了過去,抱起了倒在地上的唐川。

“老張!小心!”

另一名大漢伸了伸手,又伸了回去,暗歎一聲,追了上去。

老張看着懷裏的英俊少年,心中不由的一痛,想當年他也有一個孩子,若不是喪屍吞噬了他的孩子,想必他的孩子也有懷中這少年般大小了。

“這孩子還是活人!快!趕快把他擡入救生艙裏!”

老張大喝,背起唐川便化作一陣狂風,打開車子,取出一件簡陋的船形器具,把唐川給放了進去。

這船形器具正是救生艙,裏面裝滿了生命素,是療傷救命的最佳器具。

當然,這種救生艙只是最爲下級的,在上還有中級,高級,以及聖品。

有傳言,聖品救生艙可以瞬間復活剛剛死去的人類,甚至可以活生骨肉,不過,這種東西,至今還未見過有人使用。

在這個時代,雖然極端科技還未普及,但在衆生靈中也是有着一定的勢力。

而這救生艙便是極端科技研發出的產品,其效果定然也是非同凡響,不過,就這救生艙與修者中的丹藥相比,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救生艙笨重且體積爲大,而修者的丹藥就不同了,他們只需拿一個小容器,便可裝上成千上百顆丹藥。

不過,兩者卻還是各有利弊,丹藥雖然方便攜帶,卻是還要分爲定元丹,破靈丹,等等,麻煩無比,真要是用的時候,若是沒有需要的丹藥,可就麻煩了。

救生艙卻是不同,能夠同時恢復各大損傷,但相對於丹藥,時間可能也就要久一些。

總而言之,極端科技與修者,完全是兩種不同的追求,所以,其過程也就不同,但最終效果,卻還是一樣的。

“快!離開這裏,想必有新生命出現,定然會被地下的陰氣種下陰魂,我們要趕快帶他回基地,清除身體一切危害。”

老張安頓好唐川,對着那名大漢大喝,緊接着便離開了這裏。

007基地位於東域,在邵陽市,而邵陽市剛剛好又是曾經華夏國的首都。

極端科技與始皇達成協議,白紙黑字,立字爲據,結爲聯盟。

所以,邵陽市與007基地,剛剛好,被大秦勇士與極端戰士所保護。

穿過層層紫外線,以及各種檢查,老張才把唐川帶入了007。

而如今,唐川正在基地中的研究所的培養艙內。

只見唐川被裝在一灌滿綠色液體圓柱容器內,一頭黑髮在液體中游動,看上去,隨時隨地都有醒來的可能。

“心臟跳動,微弱……”

“身體素質,卓越…無法計算……”

“大腦波動,卓越…頻率過快……”

“先天速度,卓越…無法計算……”

“體內能量,古武…暫時不詳……”

然而在培養艙的外面,一名身穿白色大褂的老者卻是一臉笑意的看着培養艙中的唐川。

“各方面都是卓越,想來定會被聖院的人所帶走,不過這孩子的體質,似乎有着尋常人沒有的物質,看來,我得留個心眼。”

團寵才是真大佬 想着,想着,老者的眼睛,不由得眯成了一條縫,一道精光一閃而逝,隨後一臉滿意的轉身離開。

然而,就在老者剛剛離去的瞬間,蹲在培養艙中的唐川,手指猛地動彈了一下。

不過,也僅僅是手指動彈了一下而已。

一天轉眼而過,期間有不少人前來圍觀培養艙中的唐川,畢竟唐川是從廢墟中揹回來的,是誰都會有些好奇。

“這孩子不會是喪屍吧!張年與李勇把這不知道哪裏來的野孩子帶了回來,會不會給我們帶來災難!”

有衛生院的護士小心討論,看了眼培養艙中的唐川,慌忙而逃。

“是啊!萬一有屍毒傳染,我們整個基地都無法阻擋!”

更是有張年的一些對手,說不盡的風涼話。

直到一名青年的出現,這些人便再也不吭聲,此事才慢慢的淡了下去。

唐川在培養艙中的第二天,一名身穿紫色連衣裙的女孩路過這裏,她滿臉好奇,小心翼翼,有些害怕的,偷偷隔着培養艙上的玻璃,親了一口。

而後如同被受到驚嚇的小兔子一般,匆忙逃離。

到了第三天,那名女孩再次出現了,她長的很可愛,一雙雪亮雪亮的大眼睛,透着靈氣。

這一次她沒有像上一次那樣,她看着培養艙中的唐川,不由得發出了陰玲一般的笑聲。

“小哥哥,爲什麼你會在這瓶子裏呢?什麼時候能出來啊!”

“小哥哥,你的頭髮都可以跟靈兒的一樣長了!”

“小哥哥,靈兒等你出來給我玩,他們都是壞人,靈兒不喜歡他們!”

女孩很可愛的自言自語的說着,彷彿已經看到了唐川從培養艙中出來對着她笑。

她不由得發出了天籟之音,一雙小虎牙從她的雙脣中露出,很是可愛。

這個自稱靈兒的女孩,才只是見過唐川兩面,都能過看着唐川快樂的笑起來,可見她是有多麼期待唐川能夠出來陪她玩。 一個星期轉眼過去,唐川已經在培養艙內足足待了一個星期,在這一個星期裏,大眼睛女孩靈兒每天都會來對着唐川自言自語一翻,而後傻呵呵的笑,開始有些拘束,到了後來,甚至常常對着培養艙中的唐川指手劃腳。

然而,就在這天,身在培養艙中的唐川突然身體一陣抖動,他的手慢慢的恢復了知覺,大腦在飛快的運轉,體內的莽荒勁迅速的運轉,從第一層、到第二層、第三層,直至突破第三層後期才緩緩停止,而第三層在老頭的話裏,足足能夠比肩先天巔峯高手,堪稱絕代高手。

緊接着一股狂暴的靈氣不斷的從空氣滑動,化作一股狂風,向培養艙中的唐川涌來,與往常一樣會在培養艙面前對着唐川自言自語的大眼睛女孩,此時此刻,早已經被狂暴的靈氣所推倒在地,一雙大眼睛中充滿了淚水。

“小哥哥,你爲什麼不喜歡靈兒!”

聲音顫抖,充滿了委屈,她陳靈兒天生能夠看破人心,擁有讀心之術,此時她看到了培養艙中唐川的內心,那是充滿了黑暗的世界,她企圖想要把唐川從黑暗的邊緣拉回來,卻是被唐川給一把推開。

“你…”

在唐川的內心世界,恐怖的黑暗世界來臨,有巨龍從空中墜落,大陸在破碎,人類在吶喊,祈求上蒼能夠有人拯救,而唐川卻是隻能夠眼睜睜的看着末日降臨,億萬生靈死於一旦。

就在這時,一名身穿紫色衣裙的女孩走到唐川的面前,伸出嫩嫩的小手,要把唐川給拉起來。

“小哥哥,是我啊!你不記得靈兒了嗎?”

陳靈兒雙眼天真,散發着純潔,一股淡紫色的光芒把其給團團包裹,她真的實在是太可愛了,走着小步伐,蹲在唐川面前。

“是…是你?”

唐川眼神空洞,這些天,他雖然看不見,但聽覺還有,他能夠感覺到外面有人說話,可是如今,他似乎被自己的內心所封鎖,無法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