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令蕭寒感覺到遺憾的是,這一次獸人勇士大賽沒有見到龍人族,可能是龍五率領一眾龍族來到帝都的緣故,龍人族雖然也是獸人中一員,但從來都是獨來獨往的,因此絲毫沒有看到龍人族的蹤影。

  • Home
  • Blog
  • 令蕭寒感覺到遺憾的是,這一次獸人勇士大賽沒有見到龍人族,可能是龍五率領一眾龍族來到帝都的緣故,龍人族雖然也是獸人中一員,但從來都是獨來獨往的,因此絲毫沒有看到龍人族的蹤影。

龍人族是個很敏感的話題,.蕭寒雖然覺得遺憾,卻也沒有在龍五面前提起。

回到城中,蕭寒又接到藍澤一張.帖子,說是到鳳陽樓議事,蕭寒懶得去那地方跟那幫子人爭吵,索性就怕伽羅派了過去當代表,自己留下躲清靜了。

算算日子,這黑市交易日差不.多就要到了,得提前做好準備,這一次黑市他打算一個人去,沒有辦法,黑市這東西沒有人介紹是不允許進入的,而且他自己還沒有資格介紹別人進去,況且這一次他是有備而去的,自然是不能讓別人知道了。

為了參加這一次黑市,蕭寒讓辰雨那丫頭給他准.備了不少稀罕的物件,什麼龍血、神器、藥草之類的,說不定就能在這黑市上淘到他希望的東西。

黑市上沒什麼常規的東西,但是稀奇古怪的東西.就是多,而且越是大的黑市越是古怪的玩意多,如果仔細淘的話,還能淘著寶貝呢!

因為遠在獸人帝國,這與風城通訊就成了一個.大問題,而短途的魔法通訊隊蕭寒來說,那就是意識覆蓋面的問題,但是長途可就麻煩了,遠在只要有魔法師公會在的地方都可以進行長途魔法通訊,但是這裡是獸人帝都,哪裡來的魔法師公會?

蕭寒與魔法師.公會那個磕磕碰碰的事情誰不知道,因此與風城的通訊都是通過蓉馨.艾克轉回去的,但是這種中轉的魔法通訊十分的不安全,所以蕭寒迫切的希望能夠研製出屬於風城自己的長途魔法通訊設備。

比如這一次用糧食換礦石的交易,消息傳迴風城經過了幾道手,好在用的密語傳遞,不然這商業機密被人竊聽了去,那損失可就大了。

而且這麼大的生意,一旦被別人插了手,那肯定是要被分區大筆的利潤的,而他企圖囤積金屬礦石的事情也會被眾多勢力知曉,要知道這比生意做下了這一筆之後,那就會產生一種信譽,有著這信譽,接下來跟獸人的生意就會越做越大,而且做大了之後,等於說佔領了這個市場,別人想插進來,可就難了。

當然獸人也不笨,這比生意后,肯定不會只跟自己一個人做的,有了競爭,才會有利益的最大化,不過他已經先前一步了。

狼人布魯斯那邊的糧食還沒有交付,因為那是合夥的生意,所以比較慢一點,不過好在人多,大家一湊和之後,這兩千萬噸糧食就輕鬆的拿了出來,不夠的就近從艾克家族的糧倉中補齊,到時候再換回去,即使是這樣,兩千萬噸糧食還花費了將近五天的時間才湊齊,蕭寒派蘭若冰全權處理這件事了,等礦石一到手,按照個人的所佔的份額一分配,這比交易就算結束了,但是蕭寒跟布魯斯的交易還沒結束,還有一筆礦石換武器的交易還需要進行,蕭寒允諾他在半年之內分三次交付,一次十萬,兩次二十萬,另外還有十萬張硬弓和一百萬支箭!

完成這比交易后的蘭若冰也趕到了獸人帝都,她還帶回了二十五噸的礦石,艾克的家族的五萬噸已經提走了,再給龍五五萬噸,剩下二十萬噸,本來是蕭寒、紅袖添香商會和冰家的,現在連冰雲都歸了自己,所以二十萬噸礦石算是全部都進入了蕭寒的腰包,至於說冰家的那一份白得的,蕭寒打算折算成金幣直接送給冰家,好歹他也是借了人家的名義佔了這一份。

交易很順利,可謂是皆大歡喜,短時間內這比交易的消息不會泄露出去,但是時間久了就難說了,所以蕭寒準備在消息泄露出去之前,將獸人帝國儲存的礦石來一個大掃蕩!

隨著紫陌報上來不斷增加的數字,已經八部眾除了狼人族已經被掏空了之外,就湊了將近兩千萬噸的礦石,並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的增加,以均價每噸礦石六百個金幣計算,他將要付出超過兩億噸的糧食,這差不多就已經是整個風城的儲備糧了!

當然蕭寒也不是付不起,風城的儲備糧不夠,還有大月國的儲備糧呢,那可是超過了十億噸,這可是大月國二十年辛辛苦苦攢下來的糧食,蕭寒估計,最多也就從儲備糧中借出兩億噸陳糧就差不多可以支付購買獸人礦石的了。

一次賣個獸人四億噸糧食,估計人類史上還沒有干過這樣的事情。

幸虧不是賣給獸人帝國的,而是賣給獸人各部的,只要這四億噸糧食被獸人各族一分,再收回來可就難了,怕就怕獸人會把這四億噸糧食作為軍糧,那獸人與人類之間頃刻就會面臨著一場可怕的戰爭!

這麼一大筆的糧食交易,紫陌再大的膽子也不敢不請示獸皇奧博一世。

閃婚厚愛:總裁寵妻NO 奧博一世聞言,先是一驚,說是考慮一下,將紫陌打發回去了,然後連夜召見了國師,之後又將派人悄悄的將紫陌接進了皇宮。

「紫陌愛卿,你看我們能不能將得到的這筆糧食作為軍糧?」奧博一世索性開門見山的對紫陌說道。

「陛下是打算將我們這些部族用礦石換來的糧食充做軍糧?」紫陌大驚失色。

「不錯,這是國師的意思,我思考了一下,覺得十分可行,我們獸人決不能滿足於現狀,我們要拿回先祖的土地,所以我們必須要戰爭,而戰爭沒有糧食是不行的,我們的士兵不能餓著肚子去作戰,而人類是不會留給我們一粒糧食的。」奧博一世機的激動的說道,開疆拓土,這是每一個帝王都想做的事情,奧博也不例外。

「但是陛下,你讓老臣我怎麼想大家交代,萬一他們鬧起來的話,這比交易很有可能就會夭折,您知道,這可是一筆私下的交易,對我們的人類朋友來說,那可是滅頂之災!」紫陌顧慮重重道。

「你說的人類朋友,就是那個風魔蕭寒嗎?」奧博一世冷笑道,「其實他不就是想賭一把,發一筆橫財,一個酒色之徒不配做我們獸人的朋友!」

「陛下,您可千萬別小看了此人,此人好色不假,不過他能夠讓如此大陸的美女傾心陪伴左右,卻也非常人能做到的,而且此人實力不弱,應該屬於人類中十分強大的一層,而且他還跟龍族的龍五叫好,這一點至關重要呀,陛下!」紫陌說道。

「老夥計,你說的有幾分道理,這事若是漏出半點風聲,對我們獸人帝國和他來說都沒有好處,而他大不了一推了之,現在反正交易沒有完成,而反觀我們迫切需要的就是糧食,我們的損失應該要比他大,尤其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冬季來了,沒有禦寒的衣物皮料,如果再不能吃飽肚子,那會凍死很多人的,獸人帝國的強大離不開精英的強者,但同樣也離不開那些普普通通的獸人,如果沒有他們,就算我們打下了整個大陸,這片大陸也不會屬於我們獸人!」奧博一世說道。

豪門絕戀 奧博一世的這一番話蕭寒自然沒有聽見,假如他聽見的話必定會對這位比蒙一族的皇者的智慧和遠見卓識喝一聲彩,如果他是一個一味的只知道窮兵黷武的皇帝的話,那獸人在他手中只能越來越走向夕陽!

「陛下,老臣認為我們現在不宜發動戰爭,眼下大陸還未亂,我們已經佔據了紫金帝國的北方几個行省,人類最富饒的土地就在眼前,沒有必要再這個時候發動戰爭,這會讓人類團結起來一致對付我們,只有等人類自己亂起來,才是我們獸人出兵的最佳時期!」紫陌道。

「你的意思我明白,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獲得足夠的土地安置從荒原上遷徙過來的部族,沒有土地,我們往哪裡安置這些部族?」奧博一世為難道。

「只要有糧食,我們的部族就不難生存下去,所以我建議比陛下暫停部族遷徙事宜!」紫陌進言道。

「你要我暫停部族遷徙?」奧博一世有些不可置信的望著紫陌道。

「是的,陛下,陛下下令部族遷徙,給人類的就是一個信號,我們從北部的荒原上回來,那接下來就是戰爭!」紫陌說道,「現在人類與我們獸人接壤的國家全部都在積極備戰,大量的軍隊調往邊境,老臣了解到,現在在帝國與人類的邊境線上已經聚集了超過一千萬的人類軍隊!」

「多少?」奧博一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一千萬?」

「而我們現在能夠武裝起來的軍隊只有兩百萬,陛下,即使一個獸人可以打他五個人類,這也是一個勢均力敵的局面,所以這個時候跟人類發動全面戰爭是不可取的。」紫陌分析道。

「但是國師和艾林大師都說了,最多半年,大陸將會陷入一場巨大的動亂,如果不趁動亂來臨之際搶先佔領屬於我們的土地,等那些強者一一出世,我們想要佔地那可就難了。」奧博一世說道。

「國師和艾林大師說的沒錯,但是陛下,我們不是人類,人類越是亂對我們獸人來說越是有好處,他們不亂的話,很容易就擰在一起,一致對外,而一亂起來,就各顧各的,這時候反而是我們獸人趁勢而起的好機會!」紫陌狡黠的一笑,臉頰上的丘壑似乎變得更加深了。

「老夥計,你說怎麼辦吧?」奧博一世問道。

「我們獸人帝國剛剛建立,首先要做的就是凝聚民心,然後讓政令同行,建立一個中央集權的國家,不能像人類那樣一盤散沙,我研究了人類一輩子,發現一個道理。」紫陌賣了一個關子。

「什麼道理,你快說!」奧博一世著急道。

「一個人類也許會成為一個勇士,但一群人類最有可能的會是一群草包,而我們獸人不同,個個都是勇士,加起來是一群勇士!」紫陌說道。

「說的對,人類若不是一盤散沙的話,哪會有我獸人的今天?」奧博一世一拍大腿,大讚道。

「所以我們不能激起人類的團結之心,一旦他們團結起來變成一個人的話,那我們獸人與他們還力量懸殊,所以我們必須等,必須等到我們有實力的時候,然後徹底的一雪前恥!」紫陌表情激動道,這些話正是他藏在心裡許多年想要說的話,好不容易有這麼個機會說了出來,心情也舒坦多了。

「但是現在時間不等人了,不光人類的時間不多了,我們獸人的時間不多了,老夥計,眼下正是一個良機,我們可不能坐失而去。」奧博一世內心中還是傾向於盡快的發動戰爭,他心目中理想的時間就是明年開春!

三個月,足夠獸人準備一場戰爭了!

「陛下要出戰也可以,但是必須控制範圍,而且挑起戰爭的必須是人類一方,這樣我們才可有理由發動一場戰爭,並且可以操控這場戰爭為我們獸人帝國獲得我們想要的東西!」紫陌說道。

「老夥計,你這個想法與國師的想法真的是不謀而合呀!」奧博一世呵呵一笑,顯得異常的高興,紫陌可是獸人,那是親信,自然比那個新來的國師要親近多了,更何況那個國師的身份也是他一直忌憚的,雖然封了一個國師,可未必就真的掌握了獸人帝國多少大權。

說白了,也就是一個地位超然的高級智囊而已!

「那陛下完全沒有必要將這筆糧食充做軍糧了。」紫陌這才繞道即將進行的這筆糧食交易上。

「老夥計,你的意思我明白,帝國現在要的是人心,沒有人心,這仗不打也會輸的。」奧博一世呵呵一笑,這時候他再不明白紫陌的一番苦心,他就不是獸人帝國的皇帝奧博一世了。

「陛下聖明!」紫陌學著人類那樣深深的給奧博一世鞠了一個躬道。

「好了,你就別來人類這一套了,早點回去歇著吧,夫人估計還在被窩裡等著你呢!」奧博一世得意的一笑,臨了還跟臣子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蕭寒手上拿著一份請柬,臉上路出一絲深沉,這份請柬來的不同尋常,之所以來的不同勳章,是因為它不是人類哪一個勢力給他發出的,而是虎人族的王族白虎族族長白虎王阿克蒙德。

蕭寒與這白虎王阿克蒙德是素未蒙面,不知道他居然設宴宴請自己這是為什麼?

去還是不去?蕭寒一時間拿不定注意,請柬上寫的時間是明天中午,地點還就在白虎王在帝都的王府!

獸人建國后,八部眾的族長都被冊封為王爵,貴不可言,在獸人帝都都各自擁有一座王府。

這還沒有聽說哪一個人類被獸人帝國貴族上層邀請去做客的,這蕭寒可是破天荒的頭一份。

「要不婉拒了吧,這個時候去很敏感的,又容易招人話柄!」寧馨兒見蕭寒愁眉不展的樣子,有心替他解困,小聲建議道。

「獸人素來喜歡直來直去,這白虎族可是虎人族王族,若是不去的話,就是不給白虎王的面子,這白虎王是最好面子的一個人,這難辦呀!」蕭寒說道。

「照我說,就去,怕什麼,這又不是蕭大哥主動找上門去的,是白虎王請咱們蕭大哥去的,去了也未必是壞事。」冰雲說道。

「依我看,那小白虎是看上咱大哥了,想召咱們大哥當郡馬爺了,比試的時候要不是咱大哥提醒一聲,她哪能贏的那麼輕鬆?」伽羅永遠是一副不正經的模樣道。

「她是虎,你是狼,老四,你可得小心了!」寧馨兒嘿嘿一笑,提醒伽羅道。

「大嫂,你可別嚇我,怪嚇人的。」伽羅做渾身一抖狀,可憐兮兮的說動啊。

「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有心思開玩笑?」蘇紅袖大聲道,一派當家主婦的派頭。

「准嫂子,我不過是活躍一下氣氛而已,您沒看這裡有點壓的人喘不過氣來了。」伽羅嘻嘻一笑回敬道。

「小鏡,你什麼看法?」蕭寒抬頭問站在自己身旁一絲不動的紫鏡道。

「我覺得老爺應該去,老爺行得正,做的端,沒什麼可怕的,這樣瞻前顧後反而讓別人覺得老爺跟白虎族之間有什麼呢!」紫鏡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

「紫鏡姐姐這話有道理,我也贊成蕭大哥去!」璃兒舉手贊成道。

「我也覺得可以去。」寧馨兒道,「不過一個人去不行,得派個人跟著一塊兒去!」

「馨兒姐說的也有道理,可是派誰跟著去呢?」冰雲問道。

紫鏡不合適,伽羅想去來著,可是被寧馨兒搖頭否決了,璃兒性子太單純也不合適,剩下冰雲和蘇紅袖還有寧馨兒自己,冰雲和蘇紅袖身份還沒有公開,去的話也不合適,數來數去就只有寧馨兒自己去最合適了。

因為關係被冰鳳知曉了,蕭寒就不需要偷偷摸摸的跟冰雲在一起了,晚上更是堂而皇之的睡進了冰雲的卧室,一男一女,躺在床上,那天雷勾動地火,還能幹什麼呢?

努力為了人類偉大的傳承事業而奮鬥不止!

現在每每與諸女歡好之時,蕭寒都不自覺的使上「馭陽決」,這個法決的能夠調和陰陽,而且女子如果修鍊與之相補的「還陰決」、兩者相輔相成,產生的效果特別明顯,尤其是雙方修為懸殊的時候,對修為弱的一方的效果就更大了,當然如果雙方修為差不多的話,兩者互補性也是非常強的。

所以,蕭寒把「還陰決」的口訣都傳給了與自己有過肌膚至親的女人的。

練了「還陰決」的冰雲那修為就像是坐火箭似地猛的往上竄,原本她把時間花在自己器樂和歌舞上,取得的成就非凡,但修為卻差了很多,自從跟了蕭寒之後,修為一下子從高級劍士一下子竄到了高級劍師,再往上就是大劍師了,這種修鍊的速度恐怕是前所未見的。

冰鳳一直纏著她,問她究竟是吃了什麼東西,還是蕭寒教了她什麼絕世功法?每次聽到這個問題,冰雲總是羞紅了臉,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被逼問的急了,她就撂下一句「小姑,你直接問他好了!」。

冰鳳得知冰雲將她們小時候的約定都告訴了蕭寒的事情,這兩天都在躲著蕭寒,那還有敢去問?

男人都是喜新厭舊的東西,雖然蕭寒不承認這句話,這是對好男人的一種污衊,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句話確實有點道理。

自從跟冰雲好了之後,明顯的他就對冰雲的關懷多了起來,在滿足了諸女之後,晚上幾乎都在冰雲房間里留宿,更是享盡了新夫人的溫柔。

這不,今晚又在冰雲房間里留宿了,兩人一場纏綿之後,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爺,這幾晚你都在我這兒,會不會冷落了馨兒姐姐她們?」冰雲緊緊的偎在蕭寒懷裡,兩條**更是如同八爪魚似得纏著他的腰部。

「要不,我回去?」蕭寒嘿嘿一笑道。

一聽蕭寒說要回去,冰雲頓時纏的更緊了,誰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每天夜裡只屬於自己一個人。

見蕭寒並沒有回去的意思,冰雲便覺得自己有些自私,不好意思的鬆開了些,就是臉本身太紅了,看不出前後的變化來。

「我說,咋倆一塊兒回去好不好?」蕭寒接著說道。

冰雲猶疑了一下,剛覺得自己有些自私,現在這辦法倒是不錯,既不讓自己獨守空房,有顯得自己不是一個人霸佔了蕭寒,於是就緩緩的點了點頭。

見冰雲點頭同意了,蕭寒就一把抱起她,「嗖」的一聲就從卧室中消失了。

寧馨兒剛要睡下,這忽然出來敲門聲,披上一件裘衣去看門,卻看到蕭寒懷裡抱著冰雲站在門口。

「你們這是?」

「小雲說怕你一個人孤單睡不著,我們一起來陪你。」蕭寒賊笑道。

一邊一個,還是東西大陸無數男人的夢中情人,這左擁右抱的,享著齊人之福,蕭寒心中美的直冒無數的泡泡。

寧馨兒倒是已經習慣了蕭寒身邊還有另外一個女人的存在,因為這樣的情形在風城的時候就沒少過,有時候是碧落,有時候舒寧,雪影最少,但是同為享譽大陸的冰雲大家還是頭一次。

「爺,我睡不著,你給我們講故事吧。」寧馨兒眨著明亮的大眼睛提議道。

「講故事?」冰雲還有點不太適應跟蕭寒在床上的生活,有點迷糊道。

寧馨兒可知道蕭寒一肚子千奇百怪的故事,而且不帶重複的,她也最喜歡聽蕭寒講故事了,對她來說,這些故事都是將來拍攝魔法光影的好素材。

「好,我就給你們講一個牛郎織女的故事,怎麼樣?」蕭寒想了一下說道。

「牛郎織女?是遠古神話嗎?」寧馨兒好奇的問道。

「嗯,是的。」每每講到中國的古代神話故事,蕭寒都是以遠古的神話替代,寧馨兒對此都是深信不疑的,畢竟這片空間每隔一萬年就形成一個歷史的割裂,對遠古的事情,恐怕沒幾個人知道。

「從前呀,在……」

牛郎織女的故事經過蕭寒潤色修改過之後,就成了異時空一段可歌可泣的神人相戀的偉大愛情故事,這下把兩個感性的女人感動的兩眼紅通通的。

「牛郎織女太可憐了,她們兩個一年才見一次面,每天隔著一條天河,隔河相望,她們的感情真實令人感動!」寧馨兒比較有免疫力,只是非常的感動道。

冰雲第一次聽蕭寒講這麼感人的故事,有些激動的問道:「爺,這牛郎織女還在嗎?」

在地球上這就是一神話故事,他把它挪到這裡來講已經是夠危險的了,哪裡還會有真人存在。

「當然不在了,這麼多年了,他們還能永生不死不成?」蕭寒說道。

「噢,這太可惜了。」冰雲無比惋惜的說道。

「也,再講一個吧。」寧馨兒央求道。

「好,就再講一個,不過爺我有一個條件?」蕭寒色色的一笑道。

寧馨兒一見蕭寒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就知道他不知道動了什麼歪心思,顯然是對她們兩姐妹的。

「不要,你愛講不講,冰雲妹妹,我們不聽了。」寧馨兒可不上當了,還拉著冰雲形成統一戰線。

再堅固的堡壘從內部也是能攻破的,蕭寒悄悄的對冰雲咬了幾下耳朵,冰雲聽了之後,頓時兩眼露出一抹賊光。

冷婚甜愛 「馨兒姐,我跟你有話說!」冰雲說道,而蕭寒順手就將寧馨兒從自己身上抱過,將她放在自己跟冰雲之間。

「你們兩個……」寧馨兒根本無力反抗,接下來就只有喘氣和呻吟之聲了。

心滿意足之後,蕭寒一雙手還在兩個女人如綢緞的身段上不斷的遊走著,似乎還想挑動著她們身體內的那僅存的一絲**。

這下連故事也省了,兩個女人根本累的不行了,那還有精力聽故事?

第二天一早,當冰雲從寧馨兒的卧室走了出來,緊跟著寧馨兒和蕭寒一塊兒出來,伽羅嘿嘿的一個勁的賊笑,冰鳳有點傻眼,蘇紅袖心裡直泛酸水,龍十三則鄙夷的看了一眼,剩下全都無視了。

獸人勇士大賽淘汰賽仍在進行,不過是聖階以下包括聖階的,這中層次的比賽吸引不了蕭寒,所以他壓根就沒打算去觀看,龍五一大清早的出城了,說是向北去了荒原,一定是昨天的「大黑魚」事件鬧得,他可能帶著人去查海族或者海妖的蹤跡去了,北部荒原那麼大,估計他們要有些日子才能查完了。

照例活動以下筋骨,本想找人練練的,伽羅這混小子早就不知道溜到哪裡去了,所以就只能一個人玩了,一個時辰也就是兩個小時,然後沖洗以下,換上乾淨的衣服,接著吃早餐,吃完早餐,泡上一杯茶,太師椅這麼一坐,看著歌舞團每天的例行表演訓練,這無疑是神仙過的日子。

一個上午蕭寒都在無所事事中度過的,不過眼瞅著時間差不多了,該去白虎王府了,這寧馨兒為了一件衣服已經折騰了大半個小時了,怎麼還沒有出來?

女人換衣服,男人就得有耐心,不然你越著急,她越是不著急,那會把你急死的,你要是不著急,她還會想到時間差不多了,別再折騰了,說不定還能提前就準備好一切。

寧馨兒終於挑選了一件淡粉色的長裙,髮髻蓬鬆,插上一支金色的鳳凰展翅,水滴型的水晶耳墜,脖子上一串粉紅色魔晶項鏈,手上還拿著一個精巧細緻的魔獸皮製成的精美皮包,不用說,這一套行頭都是紅袖添香出品的「粉紅佳人」系列,不過這一身可是為寧馨兒定身量做的,無論做工和布料都是選擇的最好的。

果真是人靠衣裳,佛靠金裝,寧馨兒穿上這一身,蕭寒看到的那一刻都有些失神,這是那個寧馨兒嗎?簡直比天上的仙女還要美麗三分。

「爺,咱走吧!」寧馨兒優雅的伸出一隻纖細的玉手,嘴角露出一絲無比自信的微笑道。

「遵命,我的夫人!」蕭寒十分樂意的上前,牽著寧馨兒柔弱無骨的小手並且攙扶著她蹬上了馬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