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以此為依據跟平心娘娘拿了一點祖巫血進行對照。

  • Home
  • Blog
  • 以此為依據跟平心娘娘拿了一點祖巫血進行對照。

雖然平心娘娘把後土精血給了帝江他們,但是普通的鮮血還是保留了下來。

而兩者合一就是手中這瓶藥劑,但是劉雲不太敢喝,因為這東西是誘發變異,就算是靈兒也不知道結果。 莫曉輝知道江晨在打馬虎眼,而他也不是吃素的,既然你不當一回事,那我也裝着不當一回事。

比起職務來說,自己不過是個組長,一旦有什麼,有你這個經理頭銜的人頂着。

既然你認為我有關係,那我就混給你看看?

莫曉輝想用偽裝來麻痹對手。

江晨聽此一說,心裏自然要平衡一下利害:之前是怕他做出什麼有影響力的事,現在看來,不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

「既然紫總這麼關心,那我儘快安排,莫組長放心。」

江晨嘴上這麼說着,心裏卻另有打算:安不安排我說了算,先敷衍過去再說。

「既然這樣,那我就告辭了,希望紫總不要再打電話過來問我?江經理,你說我一個組長,操這麼多心幹嘛?真以為我想在二組折騰女人那玩意兒?」

莫曉輝說笑着,用着男人之間的說話方式。

江晨也被逗樂了:「莫組長是胸有大志的人,不可能整天圍着女人轉吧?」說完笑了起來,不自覺的看了唐可可一眼。

莫曉輝知道他是在警告自己:看來這小子真對唐可可有心。

「明白,多謝江經理提醒,以後還得仰仗江經理?」莫曉輝說着場面話,目的是想進一步迷惑江晨。

江晨在場面上混,也懂得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道理。

如果莫曉輝真的是來走過場的,說不定哪天就爬到了自己的頭上。

多一個朋友就少一個敵人。何必樹敵太多?

「莫組長客氣,仰仗倒是不敢說,說不定,哪天就要拜託莫組長呢?」江晨油滑的笑了起來。

「唐可可,你們莫組長不錯,跟着他,有前途?」

江晨不是不想唐可可,但與其得不到,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

唐可可哪裏知道莫曉輝是在挖坑,她以為莫曉輝已經跟江晨同化。

對狼狽為奸的兩人十分的厭惡,真是後悔陪着走這一遭。

「沒什麼事我先走了?」唐可可說完轉身就走。

莫曉輝假裝的笑道:「你看這女人,就是小心眼?江經理對她,有興趣?」

既然已經混得半生不熟的了,江晨也就打開了男人之間的話匣子:「這女人,走着路的那個騷勁,真得有味!」

「既然好這一口,那就加把勁唄?憑江經理這樣的人才,用些心思,還愁她不……」莫曉輝說到這裏,壞笑起來。

那意思,讓人回味無窮,浮想聯翩啊!

江晨本來就有心,被這樣一慫恿,心裏那個激動,真是見到了救星一般:「不是不想用勁啊,是,不瞞你說,是有力使不上啊?

那娘們,軟硬不吃,也ztm不知道她好那一口?」

「這女人嘛,你要去纏,不是說美女怕纏夫嗎?」莫曉輝假裝老練,心裏卻在想:恐怕越纏越煩。

不禁暗自好笑。

江晨信以為真:「看來我還纏的不夠?」

莫曉輝覺得現在也沒有什麼好做的,不如就逗逗江晨玩:「對啊,態度決定一切?」

江晨已經飄飄然了,似乎唐可可就要被他手到擒來了,笑道:「多謝兄弟點醒,我這人吧,有時候就是自己拿不定主意。」

莫曉輝感覺江晨被自己洗腦了一般,不禁暗自高興。

「所以說,目標很重要,不知江兄意下如何?」莫曉輝進一步套近乎。

「江兄不敢當,不知莫組長是哪年的?」江晨已經卸下了防備,準備和莫曉輝稱兄道弟了。

。 宋顏呆了。

宋慶鵬的報應,竟然來得如此之快?

慘叫聲音響徹而起。

宋慶鵬也同時在地上打滾,喊著救命。

「又是這條黑蛇作妖。」楚塵沖了上去,朝著宋慶鵬的屁股狠狠地踹了幾腳。

宋慶鵬發出豬叫般的凄厲慘叫聲音。

「楚塵,住手。」宋牧陽氣勢洶洶地沖了過來,身後還跟著幾個保鏢。

宋牧陽看一眼在地上慘叫哀嚎著的宋慶鵬,眼眸怒火噴湧出來,「給我打。」

幾個保鏢衝過去……

「我看誰敢動。」宋顏喝了一聲,「楚塵是宋家女婿,誰敢動他,就給我滾出宋家。」

幾個保鏢面容變幻幾下。

「區區一個上門女婿,我要教訓一下,有問題嗎?」宋牧陽神色兇狠,朝著楚塵逼近,沒有人敢動手的話,那他親自來教訓。

「宋二爺,你別誤會,我是在救他。」楚塵的神色淡定,「鵬弟弟的屁股被蛇咬了,我過去踩那幾腳,是把蛇踩死了,不然的話,誰知道這條小黑蛇會不會順勢鑽進去……那後果,可不堪設想啊。」

宋牧陽的神色瞬息便陰沉了下去。

「啊!」宋慶鵬已經快要痛暈過去,錐心的劇痛讓他有些難以承受,「快讓二哥來救我。」

楚塵的視線輕輕地一眯。

他似乎知道,黑巫靈蛇的主人了。

宋牧陽大步走上去,看見了地上那條已經死絕了的黑蛇,面容變了變,立即抱著宋慶鵬便走。

「老婆,我就說嘛,他會有報應的。」楚塵笑吟吟地說道。

宋顏看了一眼,「奇怪,二叔怎麼還往家裡走了。」

「說不定宋二爺有什麼祖傳靈藥,可以抑制蛇毒呢。」楚塵隨手打開自己錄下的視頻,看了一眼。

宋顏已經逐漸習慣性對楚塵的話信一半。

宋湖對面別墅,一樓大廳。

宋慶鵬的慘叫聲音沒有停歇,宋慶鶴從樓上走下,疾步走到了宋慶鵬的面前,面容變色,「你在哪被靈蛇咬了?」自從黑巫靈蛇咬了葉少皇之後,宋慶鶴就徹底與靈蛇失去了聯繫。

「就在湖邊。」宋慶鵬的聲音在發顫,嘴唇都咬出了血跡,「二哥,快幫我解蛇毒。」

宋慶鶴自己的靈蛇,要解開蛇毒自然容易。

蛇毒解除之後,宋慶鵬長長地鬆了一口氣,癱坐在了沙發上。那種錐心的刺痛,簡直生不如死,難怪連葉少皇都承受不住,滿地打滾。

「靈蛇在哪?帶我過去。」宋慶鶴有些焦急,培養一條黑巫靈蛇不易,他的手中,也只有一條黑巫靈蛇,那可是他的心肝寶貝。

宋慶鵬的神色閃過了兇狠,憤怒,「被楚塵踩死了,二哥你看我的屁股後面,還有靈蛇的血跡。」

宋慶鶴的拳頭猛然間死死地握住,怒色涌動,「楚塵,竟敢殺了我的靈蛇。」

「要對付楚塵,很簡單。」宋牧陽沒放在心上,轉而說道,「慶鵬現在沒事就好,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你們大哥已經成功獲取了黃家二小姐的芳心,黃家那位爺,今天上午,就要見你們大哥了。」

「太好了。」宋慶鵬甚至忘了屁股傷口的疼痛,一下子跳起來,激動無比,「下次見到黃家二小姐,可以叫大嫂了。」

「宋斜陽一家,滿腦子想著攀上葉家,他們恐怕做夢不會想到,我們馬上要跟禪城第一豪門結為親家了。」宋牧陽今天的心情明顯不錯,他剛才走過去,就是想在老爺子的面前,提一提這件喜事,沒想到碰到了宋慶鵬被蛇咬了。

禪城黃家,有著『第一豪門』的美譽,百年來,長盛不衰。

近幾年,黃家更是開掛一般,發展愈發迅速,甚至有句話說,只要禪城有人的地方,都會有黃家的產業。

黃江鴻,黃家老爺子,跺跺腳餘震可以波及到旁邊羊城的人物。

穿著一身白色練功長袍,書房內,兩名黃家的下人打開了一幅字……

「不堪入目。」黃江鴻嘆了一聲,擺擺手,眼神流露出失望。

他面向全城集青,想借著這個機會,欣賞一下全城各家的筆墨。

不過,結果不盡如人意。

「字如其人啊。」黃江鴻搖頭。

書房門口,黑衣青年,雙眉如劍,眸若寒星,昂首闊步踏步走進,「爺爺。」

黃江鴻招手,「玉海,你來得正好,陪爺爺看看這些字。」

青年正是黃玉海。

在黃家眾多年輕後輩中,黃玉海並不算最出色的,但是,幾年前,黃玉海被高人看中,拜入神秘門派,令黃玉海在黃家的地位一下子提升不少。

「我回來之前,聽說爺爺面向全城集青。」黃玉海開口,「這幾年在師尊的悉心教導之下,我的書法功力也有很大的提升,特意寫了一幅字回來,請爺爺鑒賞。」

「打開看看。」黃江鴻的眼睛一亮,他一生文武雙全,功夫筆墨,都尤為痴迷。而黃玉海現在,明顯具備這兩種特質。

黃玉海自信滿滿,讓兩名下人將這一幅字打開。

他自信十足。

這幅字是他回家之前,請師門長輩親筆所賜。

一定可以被選中為『青』,在盛典最高潮的一刻,大放異彩。

「好字。」黃江鴻果然是讚歎連連,看著黃玉海的眼神也多了幾分欣賞,「玉海,真沒想到,你的書法造詣,竟然到了這個地步,禪城的年輕人,論文論武,沒幾人可與你比肩啊。」

黃玉海心中暗喜,面容神色謙遜無比,「玉海還差遠了。」

黃江鴻哈哈一笑,豪氣萬千,「我黃家子弟,不用這麼謙虛,你來看看,這兩天送來的字,跟你相比,簡直不堪入目。」

說著,黃江鴻隨手拿起了一幅字,讓下人打開。

「你看吧,這些人寫的字,簡直就是亂筆塗鴉。」黃江鴻的眼神一瞥,話語戛然而止,瞬間呆住了。

黃玉海看過去,心神也是一震,有點失態,「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

書房內一下子寂靜了起來。

片刻。

黃江鴻往前走幾步,一字一字地看下去,天庭飽滿,眼神發光,激動無比,「好!好!太好了!」

目光火熱地盯著這幅字。

他面向全城集青,想要找的,就是這樣的一幅字。

這一行字,完全將他想要展現出來的感覺演繹得淋漓盡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