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伴隨著啜泣聲響起,王家族人們,終於忍不住痛哭起來。

  • Home
  • Blog
  • 伴隨著啜泣聲響起,王家族人們,終於忍不住痛哭起來。

瞧著這一幕,秦德唏噓地搖了搖頭,低聲地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可憐人必有其可恨之處,今日發生的一切,皆是由王家往日里囂張霸道的行徑所引起的,如今他們所遭受的痛苦,不見得會超過他們往日施加在別人身上的痛苦。

而周圍的士兵、醫師、偏將等人,在見證王家沒落的這一刻,心頭卻是湧出濃濃的快意:「活該!」

在人群的一角,跟隨著王天罡一同來到王家的兩位中年,在見得這一幕之時,心頭極為不忍,然而在望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少年之時,到得嘴邊的話語,卻是又硬生生吞了回去,猶豫片刻之後,終於還是無奈地搖了搖頭,放棄為王家出頭,以免惹火燒身。

少年的狠辣手段,他們已經親眼見識過了,還是不去招惹為好。

至少,現在的他們,還沒有招惹這位少年的資本。

不一會兒,廣場之外,白『色』石板鋪成的小道之上,幾道身影蹣跚而來。

「父親!」

腳掌在地面上陡然發力,藍楓猶如一顆炮彈般掠了過去,短短數個呼吸,便已掠至幾人身前。

望著藍賢龍、楊逍二人身上密布的累累血痕,藍楓的小臉不由得『陰』沉下來,夾雜著森然寒意的目光,頓時投向了廣場之中的王家族長。

感受到少年那充滿殺意的目光,中年心頭頓時一慌,搶先一步開口:「你的要求,我們已經全部答應了,你可不能言而無信!」

冰冷的目光在王家族長身上停留許久,讓得對方如置冰窖,一顆心沉到了谷底之後,藍楓方才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心頭『激』『盪』的殺意,將情緒收斂起來。

「現在,你們可以當著我父親他們的面自裁了。」冷漠的話語聲,頓時在王家府邸之中響徹而起。

心頭猛地一顫,中年默然嘆氣,旋即朝著親自清點出來的人群道:「自裁吧。」

迎著中年的目光,一群人對視了一眼,最終咬了咬牙,凝聚了全部力量的拳頭,狠狠地砸向自己的『胸』膛之處。

「嘭、嘭、嘭、嘭、嘭……」

轉瞬之間,除了王家族長之外,凡參與此事之人,無一例外地自斃於廣場之中,一股濃濃的血腥味,迅速地瀰漫在空氣之中。

親眼瞧著王家最優秀的一批天才在眼前自裁,中年的眼眸驟然縮了一下,眼角之處,兩行清淚不由得滑落而下,沉默地抬起頭,留戀的目光在一群倖存的王家族人身上掃過,中年聲音沙啞地道:「王家,以後便『交』給你們了!」

話音落下,中年緩緩地伸出粗糙而寬厚的手掌,朝著天靈蓋狠狠地拍了下去。

「嘭!」

刺耳的拍擊聲在廣場之中響徹而起,也預示著王家的時代走到了盡頭。

身處藍楓身旁的楊逍、藍賢龍、楊雪三人,不禁目瞪口呆地望著這一幕,當場石化。

顫巍巍地邁出一步,楊逍腦子發懵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藍賢龍也是有些難以置信地望著廣場之中橫七豎八倒在地上的王家人群,震驚得久久難以回神。

「這些壞蛋,全都自殺了?」 婚不由己 眨了眨可愛的眼睛,楊雪獃獃地道。

堂堂八大家族的王家,擁有著日級實力的族長,以及一群潛力無窮的天才,包括近十位月級高手,如此強勢而恐怖的力量,竟然被藍楓一句話『逼』得集體當場自裁,這是何等的震撼!

搖了搖頭,藍楓沒有解釋,自懷中取出一個『玉』瓶,而後倒出兩顆暗紅的丹丸,遞給楊逍與藍賢龍:「舅舅,父親,你們先服用療傷丹吧。」

儘管心頭疑『惑』重重,但二人並未追問,接過藍楓遞來的療傷丹,紛紛服下。

片刻之後,藍楓與楊雪將二人攙扶到秦德身邊,先是對彼此介紹了一番,旋即請醫師出手診治,在確定二人無恙之後,方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雪兒,你先照顧一下他們,我還得去處理最後一件事。」轉頭朝著楊雪叮囑了一句,藍楓便將目光移向滿地屍體之中呆若木『雞』般站立的王鄺身上。

「哦。」乖巧地點了下頭,楊雪守在楊逍與藍賢龍身旁,好奇地注視著藍楓。

這一刻,不單是楊雪、楊逍、藍賢龍幾人,廣場內外,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於少年身上,隱約夾雜著一抹忌憚與敬重。

顯然,少年所展現出來的手段,以及深藏的能量,都讓得所有人動容,絲毫不敢小覷。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藍楓緩步走到王鄺身前方,淡淡注視著後者:「如今沒了王家在背後撐腰,你還有什麼資本去囂張?」

「哼!」眼瞳微縮,王鄺冷哼了一聲,目光之中充滿了怨毒,臉『色』鐵青地道:「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別玩那些沒意思的把戲!」

若非王家族長早已命人將其修為廢掉,恐怕這傢伙可不會輕易束手就擒。

「想痛快點死去,可沒那麼容易。」

眉頭略微挑了一下,藍楓冷漠地瞥了一眼身前怨恨地望著自己的青年,平靜地道:「我藍楓,可是個十分記仇的人。『激』怒我,只會讓你的下場落得更加凄慘……」

聽得少年此言,王鄺臉『色』劇變,頓時狀若瘋狂地朝著藍楓疾奔,嘶吼地道:「來啊,有種就殺了我!」

望著迎面衝來的身影,藍楓不急不緩地探出右掌,五指併攏,一拳砸在前者的右臂之處。

「咔嚓!」

「啊!」

骨頭碎裂聲與殺豬般的慘叫聲幾乎在同一時間響徹而起,在一股巨大的力量衝擊之下,王鄺猶如斷線的風箏般斜飛了出去,墜回地面之後,仍舊在地表颳了數丈之遠,方才停下。

廣場之中,頓時鴉雀無聲。 霸寵小悍妻 腳掌陡然釋放一股狂暴力量,藍楓的身影瞬息之間便掠至哀嚎慘叫的王鄺身前,低頭望著身體狠狠『抽』搐的王鄺,旋即慢條斯理地道:「這一拳,是為楊戰表哥打的。。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當初若非你讓謝坤強邀楊雪表妹,楊戰表哥便不會受傷。」

額頭上冒出細密的冷汗,王鄺咬著牙,艱難地道:「有、有種就殺了我!」

無視了王鄺的話語,藍楓平靜地握起拳頭,依靠著純粹的『肉』身力量,一拳砸在王鄺的左肩之上。

「咔嚓。」

熟悉的骨頭斷裂聲再度響起,王鄺幾乎快痛昏過去了。

在其慘嚎聲中,藍楓面無表情地道:「這一拳,是為秦大哥打的。因為你,秦大哥身受重傷,至今未愈。」

此時的王鄺,痛得甚至連話都講不出口,身體的『抽』搐,幾乎耗盡了他渾身的力氣。

「嘭!」

「咔嚓!」

一拳將王鄺的右『腿』硬生生砸得碎裂,藍楓繼續控訴著對方的罪行:「這一拳,是為我父親、舅舅和表妹打的。他們才剛經歷了妖獸暴『亂』,驚魂未定,便被你們抓來,遭受嚴厲的酷刑……」

「嘭!」

「咔嚓!」

這次,輪到王鄺的左『腿』了。

而藍楓的控訴,卻是仍未停止:「這一拳,是為我自己打的。當日在玄牛山下,你不僅搶走我辛苦得來的獵物,還派出月級巔峰高手追殺我……」

聽得少年如數家珍般搬出的理由,原本還略微有些同情王鄺的人,卻是沉默了下來。

便是秦德,也是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眼睛微眯著望向王鄺:「這小子,囂張程度只怕還在王都那些大家族的少爺之上!」

其餘之人,也是紛紛地朝著王鄺投以鄙視的眼神,尤其是圍在廣場周圍的士兵,心頭對於王鄺愈發地瞧不起。這等畜生,有什麼資格得到他們的同情?

四肢先後被廢掉,王鄺已是痛得聲淚俱下,恨不得立即了結自己的『性』命,然而這般狀態下的他,卻是連自我了結的能力也是徹底失去了。

「當我與同伴們正冒著生命危險在橫河對岸營救人族同胞時,你們這些畜生,卻是在背後捅我的刀子!」講到這句話時,少年那張清秀的臉龐之上,布滿了猙獰殺意,喉嚨之處,也是因暴怒而導致一根根青筋展『露』而出,那平靜的漆黑眸子,變得森然無比,「你可知道,當我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紅石城時,沒能夠等來大家的感『激』,卻反而等來父親、舅舅與表妹被抓走的消息,是何等的心寒?」

這話幾乎是在拷問王鄺的良心。

雖然這話是對王鄺說的,但周圍的眾人,包括秦德、偏將、醫師,以及諸多的士兵,皆是不由得湧出一股濃濃的慚愧。

對於猛武學院的諸多學員冒險營救人族同胞之事,在場眾人皆是極為了解,然而當這些孩子冒著生命危險在前線戰鬥的時候,他們卻是連這些孩子的家人都沒能保護好,自然是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許多人都羞愧地低下了頭,同時對王家的行為更是感到憤怒。

這個王家,著實太『混』賬了!

別說四周之人,便是王家族人,心頭也是湧起一股抑制不住的羞愧,來自周圍的若有若無的異樣眼神,甚至讓得許多人都忍不住想鑽進不遠之處那一條巨大的溝壑之中。原本還憤憤不平的他們,在聽得少年的一句句控訴之後,心頭的憤怒已是被羞愧所替代。

待得此時,他們方才發現,自己的家族,竟是做出了這般不可饒恕之事!

深深地呼了一口氣,藍楓收斂了情緒,神情再度平靜下來,淡淡道:「最後一拳,是為我老師、瘋子和青『蒙』打的。記住,下輩子學著低調一些,免得再惹上你自己承擔不起的報復!」

低頭瞥了眼仁翻白的王鄺,藍楓也不管前者是否聽清了自己的話語,凝聚了『肉』身力量與元氣力量的拳頭,一寸不差地砸在其『胸』膛之處。

「嘭!」

「咔嚓!」

數根肋骨齊齊斷裂的聲音在拳頭與王鄺『胸』膛接觸之處乍然響起,在爆炸『性』的元氣力量衝擊之下,被肋骨覆蓋在內的五臟六腑猶如凄『艷』的『花』朵一般,驟然炸裂,讓得王鄺體內循環的血液倒灌,旋即在一股強大的壓力之下,自七竅之處瘋狂地溢出。

承受著人生以來最為劇烈的痛苦,王鄺眼瞳瞬間縮成針眼大小,艱難地張了張嘴,旋即眼瞳逐漸地失去了焦距。

婚寵厚愛:惹上賭神甩不掉 凜凜寒風中,藍楓的身影顯得異常孤獨,與這周圍的世界,格格不入。

過得半晌,藍楓緩緩吐了一口氣,望了一眼四周橫七豎八的屍體,旋即轉過身,朝著藍賢龍三人所在之處緩步而去。

王家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他自然是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裡。

瞧著情緒略微異常的藍楓,藍賢龍、楊逍與楊雪眼中皆是浮現一抹擔憂。

「楓兒。」

「小楓!」

「藍楓表哥!」

聽到三人的聲音,藍楓抬頭望了一眼,旋即擠出一抹笑容:「我沒事,不用擔心。」

轉過頭,藍楓朝著秦德說道:「伯父,勞煩你派人將老師他們送回猛武學院吧。」

「好。」

點了點頭,秦德便偏過頭對著身旁的偏將吩咐道:「這事兒『交』給你了,記住,讓他們動作輕點,別碰著秦長老幾人的傷處……」

中年偏將微微低頭,沉穩地抱拳道:「諾。」

望著數位士兵小心翼翼地將秦長老三人抬走,壓在藍楓心頭的巨石,彷彿也一起被搬走了一般,沉重的心情,也是得到些許緩解。

「父親,我們也走吧。」行至藍賢龍身旁,藍楓小心翼翼地扶著藍賢龍的手臂,低聲微笑道。

沉默了一下,藍賢龍點點頭,對著楊逍、楊雪道:「族長,雪兒,咱們走吧。」

然而幾人才邁出數步,一道意外的聲音卻是在這個時候響起:「等等!」

腳步微頓,藍楓聞聲望去,瞧著開口的中年,若是他記得不錯,此人應當是不久之前站在王天罡身旁左右的兩個中年之一,似乎與王天罡乃是同一個宗『門』之人,一想及此,藍楓的眉頭不由得微微皺起,略微思慮了一下,藍楓沉聲問道:「怎麼,你是想替王天罡那老狗報仇嗎?」

聞言,中年頓時臉龐一僵,乾笑一聲:「不敢,不敢。」

「那你還有什麼事?」眉頭挑了挑,藍楓疑『惑』地問道。

「倒是沒什麼大事,只是想認識一下你。」猶豫了一下,中年硬著頭皮道:「我是流雲宗外『門』副執事金鑫,旁邊這位是我同『門』師弟彭明遠,也是流雲宗外『門』副執事。小兄弟今後若是有空,可到流雲宗做客,我們師兄弟二人,定掃榻以待!」

此話一出,周圍眾人頓時震驚地望著他,臉『色』劇變。

嫡女翻身記 秦德的眸子也是驟然一縮,臉『色』極為凝重地注視著二人,眼底深處,湧出一股濃濃的忌憚。

所有人似乎都被流雲宗的名頭嚇得心頭狠狠一震,呆立當場。

「流雲宗么?」沉『吟』了一下,藍楓驚訝地瞥了二人一眼,語氣頗有些意外地問道:「你們是流雲宗外『門』副執事?」

在青州大陸呆了十多年之久,藍楓自然是聽說過流雲宗的大名。

流雲宗乃是青州大陸的赫赫有名的大宗『門』,位居大陸十二宗『門』之列,這等恐怖的龐然大物,綜合實力還遠在擎天府之上。如果說擎天府是北州域諸國境內的頂級勢力,猶如巨無霸般的存在,那麼流雲宗便是整個青州大陸的頂級勢力,擁有著異常驚人的恐怖能量。

在得知二人的身份之後,藍楓心頭倒吸了一口涼氣,漆黑的眼眸之中,掠過一抹微不可察的凝重。

流雲宗這般恐怖的宗『門』,由不得他不為之動容。

在流雲宗面前,如今的藍楓,猶如一隻渺小的螞蟻,翻手覆手,便可輕易鎮壓!

「不錯,我們師兄弟二人的確是流雲宗外『門』執事!」提到流雲宗,金鑫的底氣頓時成倍地暴增,臉龐上也是流『露』出濃濃的自豪,流雲宗外『門』執事的身份,是其心頭永遠的驕傲。

略微沉默了一下,藍楓望了一眼廣場中央那一條貫穿府邸的巨大溝壑,王天罡的身影在腦海之中閃現而過,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方才強心壓下心頭的震驚,緩緩地問道:「王天罡也是流雲宗之人嗎?」

「王執……王天罡是外『門』執事之一,地位還在我們師兄弟二人之上。」

瞧著少年突然變得極為難看的臉『色』,金鑫急忙地解釋道:「小兄弟不必擔心,王天罡雖是外『門』執事,但外『門』執事實際上多達數千,地位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高,何況外『門』執事常有傷亡,死一個王天罡,對我們宗『門』而言算不得什麼。宗『門』絕不會為了一個王天罡,而得罪小兄弟,以及……小兄弟背後那位神秘老師!」

其身邊的彭明遠也是贊同地點頭道:「金師兄說得不錯,我們流雲宗定不會為王天罡之事為難小兄弟。」

此時的二人,心頭極為緊張,生怕惹怒眼前這位少年……背後的那位神秘強者。

雖然少年不久之前展現出接近地級的實力,但卻還不至於讓得他們二人忌憚,畢竟,身為流雲宗外『門』的副執事,他們擁有著地級初期的實力,遠非少年所能抗衡的,他們真正忌憚的,乃是少年背後那一位神秘之極的老師,那位疑似神級強者的恐怖存在。 聽得金鑫與彭明遠的話語,藍楓悄悄鬆了一口氣,流雲宗乃是他絕對無法抗衡的超級巨無霸,若是流雲宗決心為難他,那麼即便他上天入地,也是無處可逃。,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屹立於大陸之巔的頂級宗『門』的能量,藍楓可是絲毫不敢小覷。

至於對方是忌憚自己,還是忌憚自己那位老師,結果已經不重要了。

沉默了片刻,藍楓神情緩和了少許,沖著二人點頭:「行,今後若是有機會,藍楓必定登『門』拜訪。」

聽得少年此言,金鑫臉上的笑容頓時燦爛了許多,朝著少年拱手道:「如此,我們便在王都恭候藍公子尊駕!」

「王都么……」沉『吟』了一下,藍楓點頭道:「好,我一定會去。」

從少年口中得到了滿意的答案之後,金鑫與彭明遠面帶著笑容,告辭而去。

凝望著二人離去的身影,良久后,藍楓緩緩收回了目光,轉頭道:「我們走。」

片刻之後,藍楓、秦德等人先後離去,王家府邸之中,再度安靜了下來。

倖存的王家族人們,茫然地立在原地,神情恍惚,腦子裡千頭萬緒,卻是『亂』作一團,無從梳理。

離開王家府邸之後,秦德思慮了片刻,旋即停下腳步,轉頭對著藍楓微笑道:「賢侄,我觀楊家如今處境頗為不妙,正巧我在城東有一個宅院,荒廢已久,不如就送給你們吧。」

聞言,藍楓頓住腳步,餘光瞟了楊逍、藍賢龍一眼,隨後鄭重地點頭:「謝謝伯父!」

這份禮,雖算不得多重,但卻是極為合適。

儘管藍楓有信心憑藉著自己的能力,在城中置辦一個宅院,但這個過程卻是需要耗費不少的時間,而楊家遭逢大難,正是需要休養生息的時候,能夠早一點住進城中,自然是最好不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