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但是偏偏她參加的社團足夠有名、社員又分佈甚廣,許安寧出眾的長相實在很難不引起別人的注意,不光是新生還有一些單身的學長,對她有心思的人不在少數,追她的手段也是五花八門。

  • Home
  • Blog
  • 但是偏偏她參加的社團足夠有名、社員又分佈甚廣,許安寧出眾的長相實在很難不引起別人的注意,不光是新生還有一些單身的學長,對她有心思的人不在少數,追她的手段也是五花八門。

那種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到她手機號給她發簡訊的還好解決,她通通當做沒有看見了事;有的通過她認識的人過來打聽她的消息的,她就通過別人傳達自己不想談戀愛的意思也好辦;可是總有些人,膽子大對自己又十分自信,在各種許安寧出現的地方攔住她直接表白,不過許安寧總有辦法一招制敵。

「您是哪位?」再配上有些疑惑的表情。

這招很好用,對於那些盲目自信的男生來講,表白對象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實在是太打臉,一般也不會再過多糾纏。

時間久了,大家都不知道她許安寧不好追,但還是三不五時的會有那麼一兩個人會想要碰碰釘子。

這都不是最讓人不爽的,有的時候她走在路上,總能遇見前幾天還對她表白的男生摟著另外一個女生從她身邊經過,男生一般都是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樣子,女生卻總是對她投來敵視的目光。

她招誰惹誰了?許安寧不勝其煩。

「要是長得難看一點就好了!紅顏禍水啊!!!」有一天又被一個不認識的女生眼神攻擊之後,許安寧實在受不了了,在宿舍里抱怨,一個枕頭立刻飛了過來。

「許安寧你是不是想死!!!」楊嘉一的怒吼聲響徹雲霄。

然後她們就聽到周圍宿舍的喊聲。

「嚷什麼嚷,還讓不讓人睡覺啦!」

一屋子的人趕忙收聲,捂著被子笑成一會兒,宿舍安靜了下來。

「你們說,談戀愛真的有那麼容易么?」許安寧最先打破沉靜。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車津見封總被揍了,臉色一變,急忙上去阻攔。

「段總,請你三思而後行!」

言下之意便是,你想要打封總,得承擔的起這個後果,他們封總可不是能夠被人隨隨便便打的。

段文驥這會兒在氣頭上,才不管那麼多,他還是剛才才得知,段佑霖跟著他平日里賽車的那些朋友跑到了這種鬼地方來。

段佑霖的那些朋友告訴他,段佑霖說看到這個廠房,說家裡需要,他想要留下來再考察一下,便把人都給支走了。

別人不知道,她還能不知道嗎?

最近封家這邊還有警局那邊一直都在找三爺,三爺到底是什麼人,他很清楚。

以前是組織上令黑白都忌憚的人物,更別提現在把人逼到這個份兒上,會做出什麼事情,沒有人敢相信。

他雙眼猩紅死死瞪著封墨燁,揪著他的衣領,責怪道。

「你們要找人就找人,為什麼要把段佑霖給扯進來,他才多少歲,要是出點什麼事,我們段家的人不會放過你們!」

封墨燁剛開始沒吭聲,賀川也不敢上前阻攔,因為之前老大的確顧慮了很久,也覺得不應該把段佑霖扯進來。

他站在一側說道:「我們老大沒有不顧段佑霖的死活,老大給他千叮嚀萬囑咐,讓他發現有可疑的事情就跟老大彙報,他不會有任何危險,可以安然撤退,我們也是沒有想到他會真的進了那個隧道,那是他自己要進去的,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再說,現在在裡面生死不明的是我老大!」

車津也說道:「這裡的隧道是通往外面的,三爺就算真的帶著段佑霖,那也不可能在裡面,早就跑了,所以段總,如果你不想後面兩家鬧的太難看,還是放開我們封總!」

段文驥聞言,譏諷的笑出聲:「我看你們倆是在搞笑,段家跟封家,早就撕破臉皮了,封氏集團連我們的項目都在搶,難道還不算撕破臉皮嗎?你們不經過我們段家的同意,就讓段佑霖來這麼危險的地方,要是人出事兒了,你們承擔的了責任嗎?」

封墨燁唇角帶著血漬,眸光冷冽,卻沒有絲毫怯懦,他突然嗤笑一聲。

「所以,只有段佑霖才是你們段家的人,程苒就不是嗎?」

段文驥怔愣了一瞬,只是這幾秒鐘的時間,封墨燁攥著拳頭,力道凌厲的朝他的臉上砸去。

兩個男人扭打在一起。

只是段文驥又如何是封墨燁的對手,很快便敗下陣來。

段文驥怒目而視,被封墨燁壓在地上卻不甘心。

「程苒跟你每天想著要如何搶走我們公司的項目,難道我們段家還要把她當成自家人一樣對待嗎?」

「那分明就是你們傷害她在先,以她現在的實力,再加上我,你們段家不過就是一隻螞蟻,我們想讓你們死,你們就活不到明天,所以,段文驥,你最好是對我說話客氣點,就沖著你剛才這句話,我老婆要是有半點差池,我就讓你們段家跟著去陪葬!」

段文驥被封墨燁此刻凜冽的氣勢給嚇的怔住了。

賀川看到他們段家的人也來氣,一想到他們老大所受的苦,他心裡就一股火。

「就是像你們這種人,根本不配做我們老大的家人,是你們家的人,你們也不願意接受,還整天幻想我們老大要搶走你們的財產,我們老大缺你們段家那點錢嗎?」

最好笑的就是像他們這種人,明明別人壓根就沒有看上他們那點錢財,還非得覺得別人想要怎麼著似的。

都到這個時候了,關心的還是他們家的小少爺,難道老大就不是他們段家的人嗎?

賀川要不是不好動手,不然的話,真是恨不得把段文驥給手撕了。

段文驥卻死活不承認:「那又怎麼樣,我們段家這麼多年以來一直都是這幾個人,突然給我們冒出什麼妹妹來,這換做是誰能夠接受?」

封墨燁現在看到段文驥,眼底都是戾氣,他不屑的冷嗤。

「那是你們,這要是別人家,知道外面還有這麼好看能力又這麼強,根本不會像你們這樣跟防賊似的,你們段家,也就只有段佑霖一個明事理的人。」

段文驥質問封墨燁:「現在我們家段佑霖到底在哪兒?」

封墨燁最討厭像段文驥這種,明明有求於別人,他還比誰都傲氣似的。

他偏偏就是不告訴段文驥,自己老婆都還沒有找到,誰來管他。

「你自己不會查嗎?你們段家能力不是很強,自己的弟弟難不成還找不到。」

段文驥指著封墨燁:「要不是程苒,我們段佑霖會跑到這種鬼地方來嗎?」

封墨燁眼尾微挑,目光銳利,不管是氣勢上還是言語上,都絲毫不輸段文驥。

「那你要這麼說的話,我還要怪段佑霖,我老婆跟他說的清清楚楚,如果發現什麼可疑人物,讓他自己趕緊先撤出來,保證自己的命要緊,誰知道他要進去,他要是不進去,我老婆會為了找他跟著進去嗎?」

賀川聽著這邏輯,要不是現在情況不允許,他是真的想要給封墨燁一個大大的贊。

這邏輯鬼才,也是沒誰了。

段文驥吩咐他身側的人:「還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去找小少爺,要是人找不到的話,你們就等死吧!」

助理有些擔憂段文驥臉上的傷,因為的確是被打的有點慘,平日里那張俊臉這會兒看上去青紫,唇角的血漬還掛著,看上去無比狼狽。

「那段總,你臉上的傷,要不先去處理一下吧。」

段文驥朝那些人低吼出聲:「我的話你們聽不懂是嗎?讓你們趕緊去找小少爺!」

「是是是。」

那些人趕緊就走了。

段佑霖是段家人的捧在手心裡長大的,要是真出點什麼問題,段家那邊不亂套才怪。

封墨燁側眸看到方才原本還在搜救的那些人還站在原地不動,梗著脖子怒吼出聲。

「你們站在這裡做什麼,趕緊找人!」

搜救隊趕緊埋頭苦幹。

賀川把厲盛他們都給通知了過來,老大出事兒,他們也是有知情權的。

厲盛跟阿成趕到之後,看見裡面那倒塌的隧道,臉色都跟著變了。

阿成揪住賀川的衣領:「你們這到底怎麼回事,不是前兩天還好好的,賀川,你不要告訴我老大在裡面。」

賀川低垂著腦袋沒有說話。

阿成急的想要揍人:「讓你說話!老大到底怎麼了。」

賀川只能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厲盛跟阿成,阿成緊緊攥著拳頭就想要朝賀川的臉上給砸去。

「你是不是傻?你為什麼當時要讓苒姐進去,你明明知道,不管我們以前執行什麼任務,她永遠都是把自己的命放在最後一位。」

苒姐根本就不像那些人表面看上去那麼冷漠,她是一個比任何人都要有心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他們都忠心耿耿的跟著苒姐,從來沒有半點異心。

如果不跟她相處下來,或許根本就不了解她是個什麼人,只有他們才知道。

賀川情緒在阿成這句話之後徹底崩潰下來,一個勁兒的用手扇自己的巴掌。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是我的不好,我當時就應該拚命阻攔老大,就算她要弄死我,我也不應該讓她進去。」

封墨燁看他們這邊鬧的不可開交,心情更加煩躁了。

「現在苒苒沒準兒還活著,你們能不能先不要這麼悲觀,自責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再者,也不能怪你,苒苒的脾氣,你們跟了她那麼久,應該很清楚,就算你們當時堅持,她也絕對不會讓你們去冒這個險。」

厲盛跟阿成還有賀川心裡都承認,的確是這樣,苒姐永遠都是把自己的性命放在最後,把他們放在最前端。

只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他們也著實不知道該怎麼辦,那隧道壓下來,到底程苒是死是活,他們都不敢保證。

車津看封墨燁有些疲倦,即便他已經在儘力克制了,但他還是看的出來,封總是在壓抑。

他盡量勸慰封總:「封總這個時候您必須要冷靜下來,要是連您也慌了神,太太怎麼辦?」

封墨燁如何不知道,現在找出程苒,找出三爺,全靠他一個人了,如果連他都倒下的話,那要怎麼辦。

他深吸了一口氣,對車津說:「你去把蘇葉萱叫過來,我有點事情想要問她。」

「是。」

車津去把蘇葉萱叫過來,蘇葉萱站在封墨燁跟前。

「封總。」

「你找到三爺了嗎?」

蘇葉萱聞言,一臉詫異:「你們怎麼知道我是去找三爺的?」

她可沒有跟任何人提過。

「你不用知道為什麼,你是不是沒有找到三爺。」

蘇葉萱很失落的點頭:「對,他們帶我去的地方,沒有三爺,只有三爺打來的一通電話,他不知道從哪裡得知了,我是在騙他,而他現在也知道了我讓你們知曉了這件事,他說我會要我奶奶的命。」

一說到這裡,蘇葉萱的情緒也跟著崩潰起來,眼淚順著往下落。

「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奶奶年紀那麼大了,別提真想要讓她死,就算是多折騰兩次,我奶奶也活不長了。」

封墨燁卻是很嚴肅的告訴她:「你放心吧,我會儘快把這件事情給你做出一個處理,三爺,我們也是要儘快抓到的。」

如果不是三爺,他老婆怎麼會出事,一切都是因為三爺! 秦老!

醫學界的泰斗!

不但趙春生激動起來,就連陳光才也滿臉興奮。

陳光才嘴裡連連答應,心想秦老到來,一定讓醫院沾光,這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呀!

安置好徐麗之後,趙春生對陳寧百般感謝。

陳寧微笑道:「當年如果沒有趙教官,可能就沒有我陳寧今日,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趙春生猶豫了一下,小聲的說:「還有一件事,我想再求陳寧你幫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