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但是東域除外,因為,御靈宗根本就關閉了傳送陣,只有特殊的時候,才會開啟,比如洛天的這次傳送。

  • Home
  • Blog
  • 但是東域除外,因為,御靈宗根本就關閉了傳送陣,只有特殊的時候,才會開啟,比如洛天的這次傳送。

「咦?」前往東域的傳送陣傳出了陣陣的波動。

「東域有人傳送過來了?」

「是誰?居然能夠從東域出來,想必此人的身份不簡單」

「最近東域傳送陣開啟的好頻繁啊,前幾日五行門丹殿的殿主也是通過傳送陣傳到了東域,又傳送了回來!」看到元氣波動,人們臉上露出好奇的神色,等待著。

「嗡……」在人們期待的目光下,洛天一臉忙然的站在了傳送陣上。

「好年輕啊!」

「有些眼熟!」洛天剛一出現,人們便議論紛紛起來。

洛天朝著四周看了看,剛一落地,臉上露出感嘆的神色,這麼多年來,這是他第一如此舒服的被傳送。

感受了下四周的元氣,洛天臉上露出大喜的神色,此刻他已經確定這裡就是北域,因為元氣的濃郁程度錯不了。

看見四周的人們如同看怪物一般的看著自己,洛天臉上露出疑惑的神色,不由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著,發現並沒有什麼不妥之後,眉頭不由的微微皺了起來。

沒理會四周看向自己的目光,洛天緩步走出了傳送陣,朝著人群外走去,他真的有些想家了,但是他知道此地叫做飛煙城,眼下以自己的速度,一日的路程便可達到五行門。

不想在城中太過張揚,畢竟元靈境的強者在北域還是很少見的,洛天打算出了飛煙城后在飛行。

在人們的目光下,洛天緩步走出了人群,朝著神識中城門的方向走去。

「小子!你回來!不知道進北域需要交元氣石么?」就在洛天的腳步落下,踏出人群之時,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在洛天的耳邊響起。

讓洛天轉過身來,目光中帶著疑惑看向幾名看似是看守模樣的人。

洛天還真的不知道,進北域需要交元氣石,不過隨後洛天也就釋然了,畢竟傳送陣可不白用的,不由的臉上露出笑意,沖著幾人抱了抱拳:「在下第一次坐傳送陣,不懂規矩,還請幾位見諒!」 第四百九十五章給臉不要臉

看到洛天那溫和的態度,為首的那名中年人卻是沒有理會,沖著洛天冷聲開口:「看在你不知道規矩的份上,今天就算了,把元氣石拿出來吧,三十萬元氣石!」

看到幾人前來,本來周圍圍觀的人眼中露出憎惡之色,紛紛離幾人遠遠的。

這種情況落在洛天的眼中,讓洛天眉頭微微一皺,此時的洛天心情頗為不錯,不想惹太多的事情,三十萬元氣石對他來說也不算很多。

「三十萬就三十萬吧!」洛天輕笑了一聲,伸手一揮,想要將元氣石拿出來。

聽到洛天的話,人們不禁驚訝起來,眼前這個年輕人真的是有錢,三十萬的元氣石,說花就花了,傻子都能看出來這幾個中年人是在獅子大開口。

熟悉這幾個中年人的人都知道,這幾人靠著職位上的便利,一直在這裡撈油水。

「嘿嘿……碰到肥羊了!」幾名中年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眼神交流了一下,等待著洛天拿出元氣石,同時想著怎麼從洛天的身上炸出更多的油水來。

不過隨後,洛天便後悔起來,臉色尷尬的站在那裡,猛然間想起,現在自己的兜里真的窮的底掉。

「咣當……」十幾枚元氣掉在地上,散發出陣陣微弱的元氣。

「小子,你耍我們呢!」中年人臉上露出大怒的神色,大聲呵斥起來,中年人的身後的幾名同伴臉上也是露出了憤怒,摩拳擦掌準備著。

洛天尷尬的撿起十幾塊元氣石,一時間呆在了那裡,隨後再次一揮手,一把玄級初階的長劍落在了洛天的手中。

這把長劍,洛天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得來的了,洛天的母親張秋月送給洛天的那些東西,洛天一件都沒捨得用,只穿過一件內甲,損毀在了碧晶琉璃火下。

在這把玄級長劍出現的一瞬間,人們的臉上便是露出了驚嘆的神色,這飛煙城雖然比起別的地方富有,但是武器丹藥比起別的城市來也強不了多少,這些東西可都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這位大哥,你看這把長劍抵三十萬元氣石夠了么?」洛天臉上露出笑意,將長劍遞到了中年人的手中。

洛天這把玄級長劍,拿到拍賣會,完全能夠賣到百萬元氣石,甚至更多。

「夠……」中年人幾乎是下意識的想要喊出夠了兩字,卻被身邊的一名同伴拉了下來,在中年人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中年人聽到同伴的低語,眼神瞬間亮了起來,一絲貪婪的神色,被他很好的隱藏在了眼中。

洛天的靈覺何等的強大,那人的每一句話,洛天都聽的真真切切,讓洛天的嘴角不由的微微翹了起來,眼中露出冰冷的神色。

「咳咳……」中年人將長劍抓了起來,眼中的喜色一閃而過,輕咳了一聲大聲呵斥起來。

「一把破劍就想抵三十萬的元氣石,你真是做夢,這把破劍頂多算一萬元氣石!看你是第一次進北域的份上,給你打個對摺,在拿出十五把跟這一樣的長劍或者兵器出來,事情就拉倒了!」中年人臉上露出不屑,輕聲開口。

四周的人聽到中年人的話,臉上紛紛露出憤怒的神色,心中暗罵中年人不要臉,但是卻是沒有一個人敢開口。

洛天嘴角微翹,沒有說話,大手一揮,一把把玄級的兵器如同垃圾一般丟在了地上,輕聲說道:「這裡有三十把玄級寶物,你敢拿么?」

三十把玄級的寶物散發著陣陣的波動,讓人眼前一亮,任何一把都是價值連城。

追妻99次:寵妻在隔壁 看到地面上的三十多把玄級的寶物,幾名中年人眼睛都看直了,沒想到洛天居然如此富有。

不過,隨後想到了洛天的話語,臉上露出不屑:「區區玄級寶物,我有什麼不敢拿的!」

說話間,中年人化骨後期的氣勢陡然凝聚起來,朝著洛天壓去,而他身後的四名同伴,臉上也是露出貪婪,化骨中期的修為轟然爆發,想要將洛天壓制住,生怕洛天反悔再次將這地上的東西收起來。

幾名中年人,身軀朝著洛天的身前走去,已經被貪婪沖昏了頭腦,伸手就要抓起地面上的東西。

但是就在幾人剛剛觸碰到地面上的玄級寶物之時,地面上的三十把寶物卻是同時發出嗡鳴之聲,在幾人的眼前消失。

「找死!」

「小子,你敢耍我們!」中年人臉上露出大怒,大聲咆哮起來,沒有被洛天收走的長劍,瞬間就朝著洛天劈去。

「咔嚓……」在人們驚嘆的目光下,長劍爆發出萬丈光芒,狠狠的劈在了洛天的身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讓人們意外的是,並沒有想象中血光四射的場面,反倒是那把玄級初階的長劍轟然崩斷,掉落在了地上。

「你……」中年人和他的同伴此時才反應過來,臉上帶著迷茫,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包含憤怒的一擊,居然沒有傷到眼前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年輕人一絲毫毛。

要知道,自己可是化骨後期的修為,全力一擊之下,化骨巔峰也不會好受,眼前的年輕人卻是沒什麼事,這讓中年人和他的同伴,震驚不以。

「可是,我不想給了!」洛天輕嘆了口氣,掉落在地面上的長劍,自行飛到了洛天的手中。

一絲翠綠色的火焰,纏繞在長劍之上,在人們驚顫的目光之下,長劍緩緩的融化起來,變成了一團拳頭大的金色液滴。

「碰到狠人了!」此時中年人若是不知道洛天不好惹,那就真成了傻子了,一時間呆愣在那裡,不知道如何是好。

「本來,回到北域,我的心情很好,你卻非要給我填堵!」洛天臉上露出冷淡的笑容,輕聲開口。

「前輩饒命……」中年人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開始求饒起來,他能感覺到,洛天手中的綠色火焰,自己只要沾到,就覺對會被燒的連渣都不會剩下,那是一股來自於靈魂上的震顫。

「看來,你們這些年,沒少幹這種事,初回北域,我不想殺人,廢掉你們的修為,自生自滅去吧!」洛天說完,屈指一彈,五道碧晶琉璃火瞬間出現,打入到了幾人的丹田之中。

「啊……」在琉璃火進入五人身體的瞬間,五人便抱著丹田倒在地上哀嚎了起來。

洛天根本就懶的看著五人一眼,在人們敬畏的目光下,朝著人群外走去。 第四百九十六章故地重遊

洛天臉上露出冰冷,走出了城門,感覺到時間已經差不多了,神識一動,五朵綠色的火焰從五人的身上竄出,融合在一起,化成一道華光,飛回到了洛天的身上前,融合進洛天的身體之中。

我的奶爸人生 「我的丹田被毀了!」五名人臉上不斷的流出汗水,眼神之中帶著驚恐,目光看向遠處。

聽到五人的呼喊,人們紛紛向著五人的身體探去,這一探不要緊,人們臉上露出大驚的神色。

神識當中,五名中年人的丹田,彷彿黑洞一般,變成了焦黑的一片。

「該……」

「廢的好!」人們大聲呼喊起來,此時在也不用懼怕五名中年人了,紛紛大喝起來,更有幾名化骨境的強者,臉上露出凶勵的神色,緩緩地朝著五名中年人走去。

看到如此情況,人們臉上露出玩味的神色,五名中年人,在這飛煙城積怨太深,此時修為被廢,可以想像以前得罪的人,絕對會忍不住出手。

洛天並沒有去繼續關心五人的死活,出了飛煙城,身後的翅膀陡然張開,臉上露出一絲感懷,飛在天空之上。

如今的北域,經過上次天屍宗之後,無論是宗門還是世俗,都是元氣大傷,經過三年的休整,終於恢復了一些元氣。

此刻的洛天心中出奇的平靜,目光看著地面上的一草一木在自己的眼下飄過。

很快洛天便飛到了當初伏擊天屍宗的那個小鎮,此時的小鎮,也漸漸的有了人氣,洛天還清晰的記得三年前的那場大戰。

此時,世俗的人們彷彿忘記了那場大戰一般,仍然過著雞毛蒜皮的生活,洛天看到這些,心中不由的有些嚮往這樣平凡普通的日子。

半天的時間一晃而過,洛天終於飛到了天元城的上空,臉上露出笑意,天元城,是洛天開始崛起的地方。

神識籠罩,天元城的一切便出現在了洛天的神識當中。

此時的天元城已然是繁華無比,王家自然成了天元城的第一大家族,王鵬天已經是化骨後期的強者,讓洛天意外的是,王天祥居然也在王家,只不過此時的王天祥臉色有些焦急,目光帶著迫切的神色,看著王鵬天。

洛天眉頭微微一皺,隨後耳朵微動,開始聽起兩人的談話來。

「爹,別固執了,撤走吧!」王天祥臉上帶著焦急的神色,看著王鵬天,絲毫沒有感覺到洛天的存在。

「哼……休想,這天元城是王家的地方,我們王家,世世代代都在這天元城,我意已決,你帶著家族中的男女老幼離開,我在這裡鎮守王家,想要滅了我天元城,就得先從我的屍體之上踏過去!」王鵬天臉上露出震怒的神色,大聲訓斥起來。

「好,那我陪您,還有三天的時間,我到要看看他吳老二怎麼滅了我們父子!」王天祥臉上露出愧疚的神色,目光堅定的看向王鵬天。

「不行,你必須得走,王家不能斷後,你也不用自責,此事你也是頗不得以,是他吳家欺人太甚!」王鵬天大聲訓斥起來。

「三天嗎?」洛天沒有去理會兩父子因為什麼事情爭吵,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神識當中,原古家的地址,沒有絲毫破壞的痕迹,而古家院落中更是有著幾名下人在打掃著,尤其是院落中一個雕像栩栩如生的矗立在院落的正中心。

洛天在天元城中已經成為了一個傳奇,誰都知道,天元城古家出了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二十多歲,便在與天屍宗的對抗之中大放異彩。

洛天手中多了兩把玄級高階的武器,朝著父子兩人扔去,這兩把武器,都是洛母張秋月親手煉製,比起一般的玄級高階的武器還要強上不少。

不說,王家跟古家的關係一直不錯,王鵬天對待洛天也從來沒有讓洛天失望,過,還有王天祥這個便宜侄子在,單單王家保留著古家的舊院,洛天就得幫這個忙。

如今的洛天雖然感覺到自己還有些不足,但是區區世俗家族的糾紛,他還是能夠幫的上的,甚至沒有祭魄境強者的二流門派,洛天也不放在眼裡。

正在爭吵的王家父子,猛然間聽到天空之中嗡鳴四起,兩人不由的朝著天空之上望去。

一柄鎚子,一把長劍,如同兩道流星一般,狠狠的砸在了兩人的身前,發出沉重的響聲。

「這是?難道是吳家來了?」王鵬天兩人臉色大變,目光看向遠處。

「我是洛天,兩日之後,我會回來,這兩把玄級高階的武器,你們先拿著,以防萬一!記住,萬事以保命要緊!」洛天的聲音在兩人的耳中響起,讓兩人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

「洛天!」

「叔叔?」兩人同時驚呼出聲,相互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的目光之中看到了驚喜的神色。

「哈哈……天不亡我王家!」王鵬天大笑出聲,聲音之中露出激動的神色。

「不都說,叔叔死了么?」王天祥身為狂刀門的弟子,自然聽到過傳聞洛天死去的消息,不禁疑惑的問道。

「那小子神通廣大的,怎麼可能會死,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瞎傳的!」王鵬天心中大定。

洛天在他的心中就是無所不能的,三年前便強大無比,更有五行門這棵大樹,若是洛天幫助王家,那麼就是王家是否被滅,而是他王家要不要反擊了!王鵬天臉上露出激動之色,但卻並沒有讓王家眾人停下撤離的命令。

洛天在天空之上感覺到王鵬天和王天祥的變化,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飛身朝著飛雲門的方向飛去。

一路之上,洛天又是飛了一個半時辰,便抵達到了飛雲門,臉上露出懷念的神色。

而洛天並沒有去直接降落到山頂,而是落到了山腳之下,徒步走上了飛雲山上。

看著四周和三年前基本沒什麼變化的飛雲山,洛天臉上露出感懷的神色,走了半個時辰終於來到了飛雲門的山門處。

看門的弟子,早就已經不是三年前的飛雲門弟子,而是換成了兩名滿臉青澀的年輕弟子。

「站住!幹什麼的!」看到洛天走到了山門前,看門弟子大喝出聲。 第四百九十七章挑釁

看到兩人的模樣,洛天沒有說話,輕聲開口:「洛天,前來飛雲祭拜,望成全!」

「洛天?」

「怎麼聽著這麼而熟」兩名弟子對視了一眼,嘴裡嘀咕起來。

倆人看見洛天那淡然的模樣,便知道,洛天應該不好惹,以前有來飛雲門拜師的人,他們也看過不少,看到兩人都是恭恭敬敬,甚至有人都會顫抖的不敢說話。

兩人雖然修為不高,但也是煉體七重的強者,身上的壓力對於普通人也是承受不住的。

「等著,我去稟報一下!」一名青年開口,轉身朝著飛雲門中走去。

「不用了!」洛天臉上露出笑意,輕聲開口。

「洛天,在哪!」人群涌動,飛雲門的弟子一個個大喊著從飛雲門中走了出來。

南宮修一臉無奈的走在人群的最前端,身後跟著於鵬飛等一干長老,在之後則是飛雲門的弟子們。

兩名守門弟子有些傻眼了,看到掌門南宮修和身後的一干長老弟子,隨便一個都不是兩人能夠平時見到的。

「這人到底是誰?洛天?」

「洛天!」兩人不斷的重複著洛天的名字,隨後彷彿想起了什麼一樣,雙眼瞪的老大,伸出手指,指向洛天,隨後又顫顫巍巍的收了回來。

洛天沒有理會兩個年輕人的舉動,臉上露出和善的笑容,看著已經走到了進前的洛天。

而飛雲門的弟子,也是陸陸續續的從飛雲門中竄了出來,一些認識洛天的弟子,臉上露出如臨大敵般的眼神。

洛天摸了摸鼻子,臉上露出一絲尷尬:「南宮掌門,好久不見!」

「你又來我們飛雲門幹什麼啊!」南宮修臉上露出無奈的神色,不由的身手拍了拍頭。

洛天每次來,飛雲門的弟子們,便是異常的衝動,雖然經過這些日子緩和了一些,但是三年前飛雲門山門處的慘案,就彷彿烙印在飛雲門弟子心中的恥辱一樣,讓飛雲門弟子更加團結,更加努力的修鍊。

南宮修也不知道這種情況是好還是壞,不過眼下落天到了飛雲門,南宮修知道這就不是什麼好情況了。

「洛天,你還敢來我飛雲門,真拿我飛雲門當你的後花園了不成?」南宮修身後,幾名化骨後期的弟子,走上前來,目光中帶著挑釁的神色,這幾人就是飛雲門這三年來崛起的幾名天才。

洛天看到這幾名年輕人,有些眼熟,想到了三年前,飛雲門弟子看向自己驚恐的眼神,如今已經淡了下來。

「不錯!」洛天點了點頭,語氣中帶著一絲父輩的氣息,看著幾個和洛天年歲一般大的飛雲門弟子。

「少在這裝!我就不信你短短的三年時間,便可以進入元靈境,若是沒進入,你就不是我們五人的對手,可敢和我們一戰!」五名年輕人臉上戰意盎然,大聲高呼起來。

幾人很是興奮,絲毫不為圍攻而感到恥辱,如果有人嘲笑幾人,幾人一定會大聲反駁:「不圍攻,誰他嗎能打過怪物!」

但是,五人若是將洛天打敗,那麼他們的名氣也會徹底響徹北域,也解決了飛雲門弟子的心結,徹底成為飛雲門的英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