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但是,李瀟此刻卻心裡涼颼颼的,他知道,姜神虛這是要找他清算了!

  • Home
  • Blog
  • 但是,李瀟此刻卻心裡涼颼颼的,他知道,姜神虛這是要找他清算了!

「前輩,你的記憶恢復了?」李瀟問道,雖然心裡已經確定,但還是忍不住問一下。

畢竟,萬一姜神虛的記憶只是恢復了一點呢?

若是如此,李瀟可以繼續忽悠下去……

「我什麼時候失去過記憶?」姜神虛戲虐道。

這話一出,李瀟愣了一下,隨即心裡的涼意,更為濃郁!

這一刻,李瀟突然明白了,原來姜神虛,從未失憶過!

或許,姜神虛當初活出第二世的時候,確實是失憶了。

但是,她在兵冢內待了那麼久,怕是在李瀟遇到她之前,記憶就回歸了。

那麼……李瀟之前所做的……

「哎呦,真是畫面太美,不敢回想!」李瀟捂上了眼睛,道:「前輩,您說吧,想讓我做什麼。」

李瀟算是認栽了,坑了一輩子的人,從沒想過,竟然被姜神虛給坑了。

而且,還是從頭坑到尾!

「帶我進人皇廟,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姜神虛眯著眼,看似帶著笑容,但其眼中,卻有一縷寒芒。

「這……不合適吧?」李瀟皺眉,搖頭道:「人皇廟,只有歷代人皇可以進去,哪怕是我想帶你進去,你也進不去啊,會被人皇廟的法則給排斥出來的。」

「沒事,我就站在人皇廟外看看而已。」姜神虛笑道:「這要求,不過分吧?若是你覺得過分……那麼,你還是對我負責吧。」

姜神虛美若天仙,魅惑天成。

有多少男人,想要將其收服。

但是,李瀟卻很清楚,姜神虛可不是善茬,而是一朵帶刺的玫瑰!

甚至,李瀟有種感覺,若是他敢點頭,說對姜神虛負責,姜神虛怕是立馬會暴走!

「若只是在人皇廟外看看,這倒是沒什麼。」李瀟輕語:「可人皇廟在第七荒神原大陸內,如今被天族掌控……」

「我陪你去。」姜神虛直說道:「當今世上,沒人能阻我。」

李瀟聞言,當即沉默,算是默認了。

畢竟,姜神虛乃至尊,而當今世上,有多少年不曾出過一個至尊了。

李瀟心裡粗略估計了一下,似乎已經有萬年之久,不曾出現過至尊級別的人物了。

而已姜神虛的實力,當今世上,怕是無敵了。

「動身吧,做完最後的事,我便要離去了。」姜神虛說道:「還有很多事需要我去做。」

「什麼事?」李瀟好奇的問道。

反正天劫已經度過了,李瀟也是閑著沒事,想要探探姜神虛的底細。

姜神虛婉柔一笑,盯著李瀟,問道:「你想要知道嗎?」

「嗯!」李瀟很認真的點頭,心裡也是有種感覺,或許姜神虛要去辦的事,和那灰色物質有關!

然而,姜神虛臉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只見她十分輕蔑的瞅了一眼李瀟,道:「你還沒那資格知道呢。」

「……」

這一下,李瀟無語了,說了半天,又被姜神虛給調戲了!

「三天後,我神原大陸。」李瀟黑著臉,已經是不想理會姜神虛了。

說完這話后,李瀟便起身,衝上了雲層之上。

五色神雷劫消失了,但這種天劫消失后,必定會出現造化之力。

這等造化之力,可是非凡!

然而,讓李瀟來到雲層上,來到劫雲消失的地方時,當看到眼前這一幕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五色神雷劫消失后,確實留下了一口造化泉眼。

但是,這造化泉眼卻破損了!

由法則凝聚的泉眼,到處都是裂痕,裡面的造化之力,溢了出來,沒入了虛空。

如今,這造化泉眼內,只剩下一縷造化之力。

「這女人,真是狠啊,一掌之下,震散了劫雲,連造化泉眼都差點被打破!」李瀟嘀咕道,急忙沖入造化泉眼中,吸收剩餘的一縷造化之力。

嗡!

……

然而,當李瀟剛進入造化泉眼時,其靈畫便顯化了出來。

不等李瀟動手,造化泉眼內,僅剩的一些造化之力,全部被靈畫吸收,一滴都沒剩下……

「我真是造孽了啊!」李瀟長嘆,心裡哇涼哇涼的。

五色神雷劫,很明顯是靈畫引來的。

而渡劫之人,卻是李瀟。

每一次,李瀟都要想辦法,乃至冒著生命危險來渡劫。

而每次渡過天劫后,得到的造化之力,卻是微乎甚微。

「你到底是啥玩意?每次都搶我的造化之力!」李瀟黑著臉,盯著靈畫,心裡憤懣不已。

嗡!

……

但就在此刻,一道震鳴突然從靈畫內爆發。

震鳴之下,李瀟突然感覺自己的靈識被蒙蔽了!

其眼,鼻,口,等一些感知,都消失了!

他看不到四周的一切,也捕捉不到身邊的靈力,甚至連體內的神力,都感覺不到了。

像是被蒙蔽了一切感知,李瀟現在宛若一個「瞎子!」

「天地六道,掌一道者,可上大千。」

「靈為基,神為中,六道為輔,方可成皇。」

……

突然間,李瀟的腦海中,準確的說,是其靈魂中,突然響起了一道道誦經之聲。

這聲音,虛無縹緲,十分的空靈,像是一種大道的語言一般。

同時,隨著這聲音的出現,大衍造化訣的中篇也在李瀟的心中顯化!

就像是被灌頂一般,大衍造化訣中篇的修鍊之法,就這麼印入了李瀟的記憶之中。

「掌六道,方可上大千!」

最終,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隨後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這一刻,李瀟的感知又回來了。

他能看到四周的一切,也能聽到聲音。

同時,他也看到了自己的靈畫上,那些古字正在跳動著一縷縷神曦。

「吸收了這麼多造化之力,到現在才傳授給我大衍造化訣的中篇!?」李瀟沒好氣的說道,但心裡也是美滋滋的。

最為重要的是,大衍造化訣的中篇中,居然附帶著一種「武技」。

這武技,被稱之為修羅技!

「好東西!」

此刻,李瀟急忙回到了鐵玄峰上,隨後便盤膝而坐,開始參悟大衍造化訣的中篇。

(本章完) 大衍造化訣,源自靈畫,來歷不祥,也不知道是創造的。

不過,大衍造化訣非凡,修鍊出來的乃是神力。

此刻,李瀟盤坐,靜心參悟,很快就將大衍造化訣的中篇參悟透徹。

隨即,李瀟運轉大衍造化訣,神念宛若細線一般飄灑與虛空之中。

剎那間,神念所過之處,李瀟看到了一縷縷如神曦一般的火焰。

那是神力!

修鍊到中篇后,李瀟能感知到的神力越來越多,吸收的速度也是更快。

最讓李瀟驚喜的是,現在吸收神力后,體內的法則竟然在自動凝聚。

這完全不需要李瀟刻意去凝練法則,這就省去了很多時間!

「有了這中篇,修鍊速度就能暴漲了!」李瀟欣喜,在接下來的三天時間裡,一直都在修鍊。

與此同時,姜神虛也沒有離去,留在了鐵玄峰內。

夏天,呈赤,乃至剛回來的囚天,對姜神虛的態度,那可是敬畏有加。

三人面對姜神虛時,就像是小弟一樣。

這讓李瀟很無奈,更是憤懣。

要知道,夏天三人,對他的時候,態度可是很隨意的。

尤其是囚天,這傢伙別看立下了靈魂誓言,但只要給他抓住機會,指不定會反咬李瀟一口。

但是,他們對姜神虛,那可是聽話的很。

她說一,夏天等人絕對不敢說二!

「前輩!這可不能動啊!」

「前輩……這……這不合適吧?」

……

這一天,夏天和呈赤急了。

只因姜神虛進入鐵玄峰后,竟然開始打龍靈的主意。

此刻,夏天等人看到姜神虛沖入了地下,隨後便傳來了一道道爆響。

沒過多久,姜神虛帶著一條拇指大小,渾身漆黑的小龍回來了……

「小龍,以後跟著我吧,姐姐不會讓你吃虧的。」姜神虛笑道,將這條小龍抱在懷裡,看似愛不釋手。

然而,誰都清楚,這條小龍,多半就是鐵玄峰下那九星龍脈蛻變的龍靈,更是被姜神虛強行收服的。

「真慘。」夏天捂著眼睛,透過指尖的縫隙,看到了龍力的樣子。

黑乎乎的一條小龍,活靈活現,但其龍角上出現了裂痕,甚至龍尾巴都扭曲了。

很明顯,姜神虛收服龍靈時,手段可是相當的強硬啊……

「我乃龍靈,乃天地孕育,凝龍脈而生的至高生靈,豈能臣服於你!」龍靈看似很高傲,哪怕被姜神虛揍的很慘,也沒低頭。

「你就是一頭小龍而已,別鬧了,跟著姐姐,姐姐不會虧待你的。」姜神虛笑道,看似很溫柔的撫摸了一下龍靈的腦袋。

然而,這一摸之下,龍靈頓時傳出了一道道慘叫之聲。

只見姜神虛的手掌所過之處,龍靈的龍角崩裂了!

甚至,其逆鱗,都有種要脫落的跡象!

「真狠啊!」

「這女人,不能招惹!」

……

夏天三人看的心驚,身影更是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與姜神虛拉開了距離。

尤其是囚天,默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龍角,渾身發涼。

「你們很怕我嗎?」姜神虛笑嘻嘻的問道,一臉嫵媚的看著夏天三人。

「不不不,前輩長得很美,很溫柔!」夏天正色道。

「前輩那麼美,那麼溫柔,我們怎麼會怕你呢。」呈赤笑呵呵的說道。

至於囚天,則是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只因,他從姜神虛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特殊的意思。

似乎,姜神虛想把他收做坐騎!

「你好歹也是器宗宗主,一個至尊級強者,能不能別欺負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