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但當他一拳打下去的時候,整隻手臂竟然都有些爆裂的傾向,恐怖的力量就想要撕裂他的手臂一般。

  • Home
  • Blog
  • 但當他一拳打下去的時候,整隻手臂竟然都有些爆裂的傾向,恐怖的力量就想要撕裂他的手臂一般。

「破!」他怒吼一聲。

那股撕裂的力量瞬間消失不見。

「戰!無敵!在我無敵之王面前,顫抖吧!」黃如天威嚴的說了一句。

眾人無不心驚,在聽到這句之後,他們甚至還真的有些難以忍受的顫抖了一番。

「他的道非常霸道,跟你的霸烈之意差不多哦!」紫茹跟紀羽在一邊看著,此時紫茹對紀羽說道。

「恩,的確如此,只不過他的道更顯示了無敵之道,他認為,只有無敵,才能保得一方太平。」紀羽點了點頭。

他深切的感受到了黃如天領悟的道,也明白黃如天對無敵的執著。

但他卻不是那樣的人,除了無敵之外,他還需要另外一種力量來維持那種和平。

這場戰鬥進行了一刻鐘左右的時候,黃如天越戰越勇,身上雖然不斷的增加傷口,但最後,申屠帆踉蹌後退了數步,無力的坐在了地上。

「我輸了……」

一句話,眾人都明白了,黃如天打敗了申屠帆,實力大增,怕是沒有兩人敢跟他一戰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申屠帆……敗了?」

此時,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尤其是獄宗跟來的幾個人,此時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宗門當中想來強大的奇才申屠帆竟然會輸?這簡直就像是天方夜譚一般。

不僅是獄宗,一直跟申屠帆齊名的令狐忠以及丈無刃此刻也是有些吃驚,老對手申屠帆被打敗了,那也就是說,眼前的這個男子絕對有著可以跟他們一戰甚至超越他們的實力。

這讓他們不得不慎重對待。

「唉!黃如天他的實力……」一直看著這一場戰鬥的林磊以及妖無痕此刻真是相顧無言了。

黃如天跟他們同稱為四大家族的公子,但實力相比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差距,他們兩個連前面的領悟都過不了,但黃如天卻可以一路前行,甚至能打敗宗門奇才。

「黃家可是不敗世家。來曆本身就有些神秘,我們也不需要太過認真的去計較這些了。」最後,他們只有自己安慰。

「哼!我的確是敗了,我承認,我的天賦不及你,但論真正的實力,你也不一定會是我的對手,等著吧,傳承結束后我會挑戰你,親自拿回屬於自己的傳承!」申屠帆抹了抹嘴角血漬,冷聲說道。

在這丟人丟大了,他很快便是離去。

而這句話,也讓剩餘的幾個人臉色不大好看,申屠帆這句話分明就是已經斷定了傳承最後必定會由黃如天所得,什麼丈無刃,什麼令狐忠,都將不會是黃如天的對手。

「哼!申屠帆在這妖言惑眾!」一刀瞥了一眼申屠帆,冷然喝到。

他是跟著令狐忠來的,對於黃如天他多少也有些了解,但他卻不相信令狐忠都不是黃如天的對手。

「嘖嘖,看來你那朋友的確是很厲害啊!」紫茹在一邊嘖嘖稱奇。兩隻大眼睛好奇的看著黃如天,似乎要將他看透一般。

「不過我看得出來你對雨塵似乎還是非常有信心啊!」紀羽看了一眼紫茹,笑道。

紫茹此刻雖然臉上有吃驚之意,但是很明顯她還是非常淡定的,似乎一切都沒有超出她的意料。

這讓紀羽有些好奇……那雨塵的真正戰力到底又有多少呢?之前他跟雨塵戰鬥過,但這兩次還是有些不同的。

紫茹笑而不語。

而這時,黃如天又動了,他一步走出,指向西北天宮。

「令狐忠,來一戰!可敢?」

眾人大吃一驚!黃如天這擺明了是要清場啊!先是申屠帆,然後是令狐忠,難道他想要將所有人都淘汰打敗了,然後自己真正得到傳承么?

眾人心中驚訝非凡。

令狐忠不能退步,只好站了出來:「你很強,打敗了申屠帆,但卻不見得我一定會輸給你,這一戰,我接下了!」

說著,兩人的戰鬥便展開了。

黃如天依舊是以其無敵之道瘋狂攻擊令狐忠。

而令狐忠則是以自己領悟的道去對付黃如天。

「萬象,無敵!」黃如天冷哼一聲,周圍的力量加持己身,爆發出無雙戰意,直衝令狐忠。

「哼!無敵終究不是王道,掌控天下者,為仁!天宮之門,大開四方!聽我之令,聚!」

驟然間,周圍的能量忽然躁動了起來,接近黃如天的力量似乎受到了某種支配一般,忽然瘋狂跳動,最後竟然有種脫馳而去的趨勢。

「哼!非大勢所趨,任你實力再強,最後也必須走向滅亡!接下來,就好好的聆聽我給你的審判吧!」令狐忠冷笑一聲。

頓時,他全身發出光芒,整個人看上去神聖無比,他一揮手,似乎全天下都會為他而動一般,儼然如君王降臨。

「快看!那是天宮審判!令狐忠竟然在這裡使用了天宮審判!」有人驚叫道。

「嘖嘖,看來這黃如天小子的確挺強的,竟然還讓令狐忠用了天宮審判。只不過……我還是覺得黃如天會贏!」丈無刃在一邊看戲,頗有興趣的道。

「西北天宮的絕學天宮審判嗎?也不過如此罷了!」雨塵看著這一幕,嘴角微微翹起,沒有太過在意。

「這便是天宮審判?看上去的確不弱,只不過對我多半沒效。」青岩同樣仔細的看著這一幕,心中自己算計著。

天宮審判一出,許多人的目光都焦距在黃如天的身上。

這是西北天宮的絕學,儘管在令狐忠身上不可能完整展現,但威力絕地也不會弱,他們懷疑黃如天是否真的可以接下。

全身泛著金色光芒的令狐忠,看上去就像是一個主宰者,隨時能夠審判別人的命運。

「現在,我以審判之名,剝奪你的力量!」

令狐忠看著黃如天,神情莊嚴而肅穆。

一股剝削的力量從他手中發出。

他身後似乎出現了一雙翅膀,如天使臨塵世,絕代風華。

剝削的力量一出,許多人都後退了無數步,因為他們感覺自己越靠近黃如天,就越能感覺自己力量的急劇減少,甚至還會被壓制下去。

有幾人吐了一口鮮血,直接便軟癱在原地。

「嘿!看來他這剝削的力量也越來越強了,跟他戰鬥的時候我得小心點!」丈無刃感受到這股力量,頗為驚訝,看來令狐忠在這裡收穫是不小了。

「你那朋友完了嗎?」紫茹瞪大著眼睛,他也聽說過天宮審判,這是很強大的一招。

然而,黃如天此刻卻不為所動,他一臉嚴肅,身上的殺意忽然無限制的放出。

「我心無敵,無敵天地,這天不能遮我的眼,你的審判,又憑什麼對我剝奪?」說著,他手上忽然演化出了一個巨大的巨劍,身上無數符文浮現,忽然遍布了他的全身。

「入戰狀態?這裡竟然允許入戰狀態的出現?」紀羽一驚,但很快他又恍然了……

這裡可是黃家先祖的沉眠地,怎麼可能會對自己的絕招有所限制呢?

黃如天身上的力量瘋狂暴漲,使得所有人臉色為之一變,這變化實在是太突然了……

「看來這場戰鬥是沒有什麼意外了……黃如天的實力現在已經強大了許多倍。」紀羽喃喃道。

一路無敵到底!

令狐忠身後出現了一個長翅天使,手中拿著一把長矛,直指黃如天,而黃如天演化出來的巨劍,橫立空中,恐怖無比!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這是一場恐怖的對峙。

一把巨劍橫跨空中,一把神聖的長矛直指敵人,皆是散發出恐怖的力量波動,讓人敬畏不已。

「如果說世界上有神魔,這一定就是神魔之戰!」

有人口中呢喃,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

「荒謬!人豈能破天?我奉勸你別太自大了!準備接受審判吧!」

令狐忠冷笑一聲,對於黃如天他雖然忌憚,但卻不認為他能躲過自己的審判一招。

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群 巨劍發光,黃如天什麼也沒有多說,直接便是朝著令狐忠動手了。

符文開始在巨劍滋生開來,每多出一條符文,巨劍的氣息波動便會恐怖一分。

「審判,開始!」

令狐忠感受到了符文的恐怖,毫不猶豫的發出了最後的審判。

那金色天使發出光芒,他的虛影在半空之中,忽然便睜開了眸子。

那一雙眸子中,充滿了蒼涼之色,似乎真為天地主宰一般。

「這是神,不是你能對抗的存在!」令狐忠冷笑一聲。

像是神罰一般,那天使充滿了雷電,長矛直接朝著黃如天衝去。

黃如天什麼都不說,一直憑空一抓,那巨劍忽然便縮小了許多,直接出現在他的手上。

雷電劈下,力量恐怖至極。

黃如天虛空一斬,那雷電竟然被他憑空斬斷。

「哼!再審判!降世雷罰!」

令狐忠哼了一聲。忽然,天使發出光芒,金黃色的雷電從天而降,似乎要毀滅一切。

「人到極致為神,我無敵,當我到極致時亦為神!神之力,暫且借用!」

黃如天忽然將巨劍朝天豎起,最後他整個人便發出了一股強勁的力量,直朝雷電衝去。

「天啊!他這是送死!」

「朝雷電衝去了……就算是天空戰師也不敢如此行為啊!」

眾人見此一幕,皆是目瞪口呆,黃如天這分明就是找死的行為啊!

「我亦為神……借用神之力……呵呵,這場戰鬥黃如天贏定了。」紀羽看到這一幕,心中有吃驚,但卻不覺得奇怪,正因為是黃如天,他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非常正常!

「不見得吧?以**之力衝擊無上雷罰,他輸的可能性很大呢!」紫茹在一邊評論道。

說實話黃如天讓她驚訝無比,竟然還敢衝擊雷電,在在她眼中,這無疑是找死的行徑而已。

「要不我們打賭一盤?」紀羽忽然神秘一笑,看向紫茹。

「說,怎麼賭?」

「我賭黃如天能擋下雷罰,而且還能打敗令狐忠。」

「可能性很小。」紫茹搖了搖頭。

「如果我贏了,這場戰鬥你不能參與。」紀羽接下去說道。

「那如果我贏了呢?」紫茹深深的看了紀羽一眼,隨後便道。

「條件隨便你開!」紀羽像是一點都沒有在意一般,隨意說道。

「好!我贏了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紫茹直接拍手道,她始終不相信,會有人能夠擋下此等雷罰,就算是她也只有暫避鋒芒而已。

紀羽也不語,他就看著這一場戰鬥。

紫茹是他最看不透的一個女子,比起雨塵來說,紫茹給他的危險更加大,而這一次的傳承他也是打算送給黃如天的,剩下的,也就只有看黃如天能不能得到了……

眾目睽睽之下,黃如天猶如一把利劍沖向了雷罰。

天使雷罰,金光萬丈。

此刻的令狐忠冷笑不已,黃如天竟然如此不怕死,這倒是成全了他。

「死去吧!螻蟻!」

令狐忠有點興奮的大吼。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黃如天的身影與雷電之中淹沒。

他化身為一尊戰神,只聽見雷電轟鳴不斷的聲音,沒人看得到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們說他還能活下來嗎?」

「不好說……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敢沖雷電的,活下來的幾率怕是非常的小啊!」

「唉!可惜了一個驚艷的強者啊!」

「哼!不作死就不會死!」

許多人都在議論紛紛。

「我西北天宮的雷罰豈是這麼好擋下的,黃如天未免也太自傲了一點!」一刀同樣看著這一幕,不由冷笑,西北天宮的天宮審判本身便是強大無比的,雷罰更是審判之中的超級絕招,黃如天一人怎麼可能擋得下來。

「就算再多十個黃如天,也不可能擋下我西北天宮的天宮審判!」西北天宮的幾個弟子更是大聲說道,自信無比。

「嘿嘿,看來你會輸了哦!」紫茹笑著看向紀羽:「看來我要想想讓你為我做什麼事情才好了……恩……讓我想想看哈!」

「別急,還沒到最後呢!」紀羽冷靜無比。

他也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黃如天是死是活,但卻莫名的感覺得到黃如天的生機,分明還很旺盛。

半刻鐘過去了……雷罰依舊還在,但卻沒有任何動靜顯現。

「嘿嘿,這場戰鬥是我贏了!」

令狐忠全身披散著光芒,笑道。

他的消耗不小,最後那天使光芒慢慢消失,可以看到他蒼白的臉色。

「贏了?令狐忠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