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但見那火靈出現之後,如同離弦的劍一般,沖入了屍蟲大軍,片刻之後,一陣濃煙滾滾,緊跟著周圍飄起一陣陣的焦臭之味。

  • Home
  • Blog
  • 但見那火靈出現之後,如同離弦的劍一般,沖入了屍蟲大軍,片刻之後,一陣濃煙滾滾,緊跟著周圍飄起一陣陣的焦臭之味。

大片的屍蟲全被燒死,地上原本是密密麻麻的白色蠕蟲,竟然瞬間消失了多半,到最後竟然全被燒光,只剩洞口的一部分屍蟲,可能是畏懼火靈的勇猛威力,竟然不敢上前了。

大約過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剩餘的極小部分屍蟲,像似有人召喚一般,竟然緩緩地向著洞口褪去,不多時,整個場地便沒了屍蟲的蹤影。

陸奇望著勇猛的火靈,心道:『這東西雖然不怎麼樣,但是對付這些陰邪之物還是挺厲害的,就不知道對敵如何。』

想到這裡,陸奇大手一揮,這火靈竟然向著地下的台階處疾奔,這時,奇迹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周圍的土地和台階遇見火靈之後,竟然在慢慢的消散,最後出現一個大洞。

陸奇見狀后大喜,開始繼續操控著火靈向著地下行去,漸漸地,地下出現了一個人形洞穴,裡面及其炙熱,而火靈所到之處,那些石塊以及大地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消失,只有極少部分化為了岩漿,且周圍的溫度驟增,越來越炎熱。

「哼,不信老子逼不出來你們這些縮頭烏龜!」陸奇嘴角一抹笑意,叱道。

突然,從地下飄出了一股綠色的煙霧,散發著腥臭之味,並且越來越多,煙霧幾乎覆蓋了整片區域,陸奇忍不住的吸入了一口,頓覺頭暈眼花,一股噁心的狀態襲來。

陸奇暗道一聲:「不好,這煙霧有毒!」

與此同時,他趕緊內視身體,發現一股綠煙進入了他的體內,竟然向著他的腦海中飄去。

忽然,陸奇的腦海里射出一道光束,瞬間罩在綠煙之上,那綠煙即刻消散,之後,陸奇那股頭暈噁心的狀態便也消失。

「小小的屍毒還敢妄自猖狂,真是不知死活!」五行老人在腦海里說道。

「屍毒?難道這綠色煙霧便是屍毒?」陸奇聽到師父的話語,急忙問道。

五行老人道:「是的,這些屍毒可是經過數百年的醞釀,其內的毒性及其恐怖,要不是你身懷五行珠這種逆天寶物,對萬物及其克制,恐怕剛才就會毒發身亡,最後要不就是化為一灘血水,要不就是被屍陰宗給煉成一具銀屍!」

聞此言,陸奇一臉的驚容,暗道:「這麼厲害!還好是我獨自一人前來了,若是帶一些隨從的話,恐怕最後會只剩我一人!」

這時,陸奇召喚的火靈也進入了地下數丈有餘,陸奇通過火靈已經感應到了大片人類的氣息,於是他便繼續控制火靈向著更深的地方潛入。

此時,那火靈徹底的進入了屍陰宗的腹地,而眼前的一幕,陸奇通過火靈的感官隱約看了大概,只見眼前是一處巨大的山洞,洞內的空間及其遼闊,長寬足有幾十丈之大,平地上盤膝做了一眾修士,這些修士的面色都是蒼白異常,並且在他們的身旁都放著一口棺材。

突然,火靈的出現把這些人給嚇了一跳,其中一人像似首領,大叫道:「何方妖孽,膽敢闖我屍陰宗腹地,真是膽大包天!」

由於火靈的狀態完全由火焰構成,且周身火焰跳躍,所以才被這人給當成了妖獸之類的靈物。

這位首領說完之後,剩餘的屍陰宗弟子們一個個站了起來,迅速打開棺蓋,從裡面放出了一具具的屍體。

緊跟著,火靈便衝進人群,揮舞著拳頭亂打!

而屍陰宗的眾人突然被火靈給沖的慌了陣腳,瞬間亂作一團,那位首領似乎是膽子較大一些,口吐一隻鬼幡法寶,向著火靈攻去。

眾人看到首領攻擊,便也不再害怕,一個個放出自己的屍體擊向火靈,而這些屍體只會一些普通的拳腳功夫,在遇到火靈之後,便發出一陣嗞嗞的聲響,並且升起一陣煙霧,可見火靈極為克制這些邪物。

只聽得『砰砰』一陣聲響,火靈的軀體被各種各樣的武器擊中,全身到處都是火焰空洞,而這邊也有少許低階修士被火靈擊中,火靈不停地出拳、踢腿、肘擊、膝擊、頭部撞擊,活像一個凡人界的武術家一般,速度極為快捷,同時它的口中還不停地噴吐火焰,不多時,便把這些修士打倒一大片,死的死傷的傷,一片狼藉。

由於火靈是火焰所化,雖然身體不停地受到重創,但都沒有痛感,只顧打殺,就這樣,火靈把眾修士們追的四散逃竄,陸奇看到這一幕,暗自好笑,便也不再去理會火靈,任它自由發揮。

陸奇一邊操控著火靈在地下騷擾,一邊用火術燒毀地面,玩的是不亦樂乎,起初陸奇還以為來到這屍陰宗將會經歷一場大戰,可如今看來,這個宗門完全是外強中乾、不堪一擊,漸漸地他也開始放鬆了警惕。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地下的火靈由於相隔陸奇太遠,火元素得不到補充,最後竟然漸漸地消失了,至此陸奇算是知道,原來這火靈也並不是永遠存在的,它的距離和時間都有限制,而傀儡們估計也是如此,必須和陸奇在一定範圍之內,才能有效。

而地下的眾多低階修士也是折損大半,他們看到火靈消失之後,一個個面上露出了微笑,似乎是在慶幸自己終於擊殺了此等妖孽,獲得了勝利。

這一切陸奇也沒再去管他,而是把重點放在了地面上。

忽然從遠處傳來一句蒼老的怒罵聲:「陸奇賊子,你休要猖狂,老夫剛才有事耽擱了,現在就讓我滅了你!」

陸奇聽著聲音頗為熟悉,便凝神望了過去,發現說話之人站在遠處百丈之外,正是屍陰宗主賈勇軍。

而在賈勇軍的身旁出現一個坑洞,坑洞裡面一個個人影冒了出來,陸奇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足足有十幾個人之多,大部分都是年約五六旬甚至七旬的老者。

賈勇軍的修為陸奇知道,是元嬰中期,而在他身側站立的一名老者竟然也是元嬰期的高手,剩餘的老者修為有六個金丹期、有八個築基期,可見這屍陰宗不愧是四大宗門,果然是卧虎藏龍、高手如雲。

這股勢力確實強大無比,單憑兩位元嬰期修士,就足以傲視修真界了,況且還有諸多金丹期的真人,更是如虎添翼,不過這股勢力要是換做以前,陸奇可能會極為慎重,甚至有可能會即刻逃離,可換做現在,陸奇完全可以無視。

郁少寵妻無下限 此時,賈勇軍率眾向著前方挪移,速度極為緩慢,估計是他對陸奇早已知根知底,害怕陸奇會突然發難,傷了他的門人,所以才步步為營。

陸奇見此狀,罵道:「縮頭烏龜,老子都把你家宗門給拆了,你才敢出來,這走路還是猶如龜爬一般,慢吞吞的。」

說完,陸奇哈哈大笑,滿臉的不屑之意。

那賈勇軍面對陸奇的挑釁完全不為所動,而是高聲笑道:「不知死活的小賊,老夫等會就把你打的哭爹喊娘!」

「來呀!別光說不練!」陸奇說話的同時,已經悄悄地把洪天和陽平調了過來,護衛在周身。

賈勇軍竟然緩緩地走了過來,笑眯眯的望著陸奇,一副人畜無害的相貌,但越是這樣,陸奇越是擔心。

因為陸奇害怕賈勇軍悄悄地接近,到了一定距離之後,迅速施展瞬移偷襲於他,若是那樣的話,他恐會淬不及防,因為此地還有一名元嬰期修士,若是賈勇軍牽制住他的兩具傀儡之後,讓他單獨面對那位元嬰期修士,他就會身處危難之境;

雖然陸奇已經踏入金丹期大圓滿,距離元嬰期只差半步,但還是不敢大意,只因元嬰期的嬰鎖空間和瞬移兩大神通,他自問還無法匹敵。

果然,賈勇軍在距離陸奇數丈之時,身軀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下一刻那賈勇軍瞬間出現在陸奇的面前,一拳揮出,其上還附帶著強大的靈技。

那賈勇軍雖快,可陽平更快,只見陽平迅速揮出一拳,其上竟也帶著上品靈技『青光霸拳』,只聽得『嘭』的一聲悶響,兩隻拳頭相撞。

「啊!」賈勇軍痛苦的呻吟了一聲,而他的手腕處一片血肉模糊,整個拳頭完全碎裂,緊跟著一滴滴鮮血順著他的腕部低落。

高下立判,這陽平的修為升至元嬰期大圓滿之後,竟然一招就把賈勇軍的拳頭徹底擊碎。

「怎麼可能!你傀儡的修為怎會如此之高!」賈勇軍滿面驚容,望著陽平說道。

陸奇笑道:「呵呵,老雜毛,知道厲害了吧,還不趕快給小爺我跪下磕三個響頭,我興許會饒你一死!」

「小賊好狂!」賈勇軍身後的鐘伯怒吼一聲。

說完,名為鍾伯的老者便一個瞬移向著陸奇攻來,同時他口中喝到:「宗主,我們一起上,不要給這個小子喘息的機會!」

鍾伯可能是一眼看出了端倪,知道如果不能擊殺陸奇,和這些傀儡激戰完全毫無意義。

「沒錯!」賈勇軍說完,忍著拳頭碎裂帶來的疼痛,竟又施展瞬移向著陸奇攻來。

而賈勇軍身後的諸多老者,卻是站在原地凝神觀看,這種高階的戰鬥,讓他們觀摩之後也是獲益良多。

一時間,兩大元嬰期修士同時攻來,陸奇不敢大意,指揮者洪天和陽平一起迎敵。

只聽得『砰砰』兩聲悶響,洪天和陽平各自和他們對了一拳,可就這一拳,已經把賈勇軍二人的拳頭給擊碎,只因這傀儡的修為高出他們二人太多,所以才會造成這種一邊倒的局勢。

那賈勇軍和鍾伯二人的拳頭雙雙被擊碎,登時血流如注,這二人雖是疼痛難忍,但由於他們的軀體經過淬鍊,再加上二人同為元嬰期,其血肉的修復能力也相當快捷,一眨眼的功夫,二人的流血狀態已經止住,並且開始緩緩修復。

洪天和陽平一擊得勝,在陸奇的控制之下,竟然絲毫不給賈勇軍二人喘息的機會,直接拳腳相向,瞬間把賈勇軍和鍾伯打的狼狽不堪。

此時,鍾伯一個瞬移遁向遠處,大口的喘著粗氣,心道:『想不到此人的傀儡如此強大,看來老夫有些輕敵了。』

但見鍾伯的雙拳以及四肢都是傷痕纍纍,他只能忍著劇痛,默默地運轉靈力修復身體的創傷,同時又摸出一粒丹藥吞入腹中,估計是一些療傷之類的藥物。

而那賈勇軍卻是還和陽平戰在一起,雖然處處受傷,但還是咬牙堅持,因為他在等一個契機,那就是陸奇分心的契機。

突然,賈勇軍的腿部又中了陽平一拳,頓時血流如注,他感到時機已到,便飛速的從儲物戒中放出了一具金屍,那金屍出現之後,一剎那間變得和人類一般大小。

但見那金屍通體呈金黃色,其面部卻是白裡透紅,烏青色的眼眶,深深凹陷的眸子猛然張開,射出一道精光,緊接著金屍突然瞬移到了陸奇的面前,張口露出一排黑黑的獠牙,吐出一口綠色粘液。 那金屍口吐粘液的同時,還用腿部一腳踢出,這雙重攻擊,若是普通的修士則會瞬間被滅殺。

而陸奇卻是時刻防備著,他早已在周身布滿了多處防禦,為的就是怕賈勇軍二人突然偷襲,只因這二人都是元嬰期修士,身兼瞬移這種逆天神通,他絲毫不敢大意。

可陸奇這種堅如磐石的防禦,卻讓他在面對金屍的攻擊上有了準備。

只聽『唰唰』的一陣聲響,

那金屍的毒液傾灑到了陸奇的土盾之上,起初還算相安無事,漸漸地這綠色的毒液竟然開始慢慢滲透進來,土盾開始出現一個個的缺口。

而這金屍的一腳又狠狠地踢在了土盾之上,只聽『嘭』的一聲,土盾慢慢的龜裂開來。

陸奇見狀大驚,迅速掐訣修復土盾,可就這一會的功夫,已經把陸奇弄得是手忙腳亂。

此時,陸奇凝神望去,發現這具金屍的相貌竟和人類無異,整個面部白裡透紅,眼珠四處轉動,一副機靈的神色。

陸奇心道:『想不到這賈勇軍幾日不見,他的金屍居然增進了這麼多,真是不可思議!』

這短暫的觀察,那金屍像似有智慧一般,忽然一拳打了過來,速度極快,且拳面上出現一把尖刀,令周圍的空間還有一絲波動。

至此,陸奇算是知道,這金屍幾乎追上他的傀儡,不但能使用物理攻擊,並且還能夠使用靈技了。

陸奇望著金屍這強大的一拳,便知不可匹敵,但此時若是召喚洪天和陽平前來相助,恐怕為時已晚,如今只能靠自身的實力迎敵了,於是陸奇趕緊催動火術;

抗拒火環!

只聽『呼』地一聲!

陸奇的周身湧出了一大片的火焰,把他的身體包圍起來,呈紫色和紅色兩種顏色,一時間,周圍的溫度驟增。

這火環出現之後,瞬間就把陸奇所召喚的土盾給燒成了虛無,對此,陸奇有些沮喪:『土盾沒了,豈不是要白白的挨上金屍那強大的一拳?』

此時此刻,陸奇已經是山窮水盡,只因『抗拒火環』乃是攻防兼備,況且還對這些屍體之類的邪物有所克制,所以他才敢賭上一把。

果然,奇迹的一幕出現了,那金屍的拳頭剛剛碰到火環之時,竟然發出一陣『嗞嗞』的生響,緊接著,一股黑煙冒起,原來是金屍的拳頭竟然被燒掉了一部分,且火勢還向著它的手腕處蔓延。

那金屍的面部即刻開始扭曲,疼的嗷嗷直叫,並且用手臂猛甩,想要擺脫這煩人的火焰,可它越是來回甩臂,那火焰越是蔓延的快捷,最後緩緩地向著它的肘部蔓延。

陸奇原本是抱著被擊傷的態度,可沒想到戰況突然逆轉,他見狀后大喜:『想不到我這吸收了兩種聖火形成的火焰竟然對金屍如此克制,看來我可以放手一搏了。』

其實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陸奇身為金丹期大圓滿的修為,與這元嬰初期的金屍只有半步的差距,所以才會出現如此局面。

想到這裡,陸奇不再防守,而是繼續催動火術;

火球術!

忽見陸奇的手中多出了五顆火球,以電掣之速擊向了金屍。

那金屍剛剛吃過一次虧,望著呼嘯而來的火球,不敢硬解,急忙使用瞬移,消失在了陸奇的面前,而這五顆火球便也沒了目標,飛向了遠方。

只聽得『噗噗噗』一陣聲響,火球全都撞擊在了地面上,瞬間把地面燒出了一大片的坑洞。

隨後,金屍出現在了陸奇的後方三丈處,竟然用眉心釋放了一記上品靈技,打了過來;

金屍的靈技居然是一副棺材的形狀,在周圍吸取了大片靈氣之後,變大了數倍,且速度極快!

陸奇用土術時刻觀察者金屍的行蹤,剛發現一絲的靈氣波動,便隨即施展土術;

土之屏障!

一座土黃色小山,出現在陸奇的後方,及時的擋住了棺材的攻擊。

只聽得『轟隆』一聲巨響,棺材撞上了小山。

小山開始向內凹陷,撞破了一半山體之後,終是把棺材給阻擋在外,棺材靈技畢竟是靈力所化,漸漸地化為虛無。

這一幕被陸奇發現,大為滿意,『看來這土牆的防禦還是可以的,憑我如今的修為還能抵擋元嬰期的攻擊。』

念至此,陸奇已經不再懼怕這些所謂的元嬰期修士,而是一副從容的神色,緊接著他又持續掐訣,瞬間把毀壞的小山又修復如初。

那金屍的眼中一抹寒意,呈灰白之色,面無表情,跟著又發出一記靈技,向著陸奇呼嘯而去。

此技卻是呈尖刀狀,越變越大,深深地刺入了小山之內。

失憶后我成了大佬的心上人 可這次的尖刀卻是並沒有上次的棺材那麼厲害,這小山只是損毀了一小部分,就徹底的擋住了尖刀的攻擊。

這金屍接連兩次的攻擊都沒能奏效,而近距離攻擊又被陸奇的火焰所克制,一時間把它急的手足無措,它整個屍身捶足頓胸,氣的齜牙咧嘴。

陸奇看到自己已經徹底安全,便也向著洪天和陽平的戰鬥望去,發現這兩具傀儡越戰越勇。

而鍾伯已經被打的血流滿布,渾身傷痕纍纍,眼看著就要隨時喪命。

那賈勇軍的修為略高一些,但是他遇上的可是身在元嬰期大圓滿的陽平,只因修為相差太多,幾乎是處處受制,頭部及胸口都有著斑斑血跡,整個人狼狽不堪。

嫡女囂張:鬼王獨寵俏醫妃 見此狀,陸奇內心大定,急忙給洪天下了指令,讓他速度結果了那鍾伯的性命。

而洪天受到指令之後,接連施展瞬移,突然拳腳相向,且都附帶著強大的靈技,只聽得『砰砰』一陣聲響,鍾伯挨了數拳,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此時,名為鍾伯的老者全身筋骨盡斷,幾乎是奄奄一息,而洪天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又是一拳向著他的小腹擊去。

噗的一聲!

鍾伯口中噴出了一口鮮血,腹部徹底被粉碎,那洪天還不罷休,又是一腿踢出,直接把他的頭部給踢得七竅流血。

至此,那鍾伯卻是徹底喪命,忽見一隻元嬰飛了出來,向著上空疾奔。

火焰刀!

陸奇急忙打出一隻火焰刀,瞬間把元嬰給燒成了虛無。 陸奇嘴角一抹寒意,心道:『哼! 丫鬟青曼 雖然此嬰會自動消散,但也不能讓你離開這片區域。』

而後,那洪天撲到了鍾伯的身上,一把扯下了他的儲物戒拋給了陸奇,接著向賈勇軍攻去。

鍾伯的身死,周圍的屍陰宗長老們全都看在眼裡,一個個面帶悲壯之色,並且有種兔死狗烹之感,但他們雖然憤怒,可由於自己的修為太低,對於這種元嬰級別的戰鬥,根本插不上手,只能在遠處默默地觀望。

那賈勇軍原本已經被打的狼狽不堪,可洪天又突然加入戰團,他整個人徹底亂了陣腳,只能不停地施展瞬移,幾乎是躲躲藏藏。

嬰鎖空間!

洪天中指一點,直接把賈勇軍鎖在了裡面,緊接著陽平的攻擊即刻而至,且拳頭上還帶著強大的靈技。

『嘭』的一聲巨響!

陽平和賈勇軍又對了一拳,那陽平卻是毫髮無損,而賈勇軍卻是受傷頗重,只見他的拳面乃至手腕全部破碎,血跡斑斑,整個面容扭曲不已,疼的嘴唇發青,一直哆嗦。

痛!這是深入骨髓的痛楚,讓賈勇軍徹底的陷入崩潰的邊緣,但他已經是強弩之末,原本還有些信心,指望著那金屍能夠出奇制勝,卻沒想到他辛苦祭煉的金屍竟然絲毫奈何不得陸奇,並且連同身為元嬰初期的鐘伯也身死道消,這一連串的打擊,徹底把他的心理防線所擊潰。

「啊……」賈勇軍用盡全力大吼一聲,用眉心施展了一波大範圍靈技,向著陽平攻了過去,同時他又用棺材法寶不停地攻擊著洪天,而他自己卻是施展著元嬰期的空間之力,試圖破開此地的空間,想要逃跑。

可賈勇軍剛把空間弄出一絲裂紋,那陽平又用中指一點;

嬰鎖空間!

賈勇軍的身軀剛剛破開了一個空間,又重新被另一個空間鎖定,他不得已又得發動空間之力,再次衝擊空間避障。

此時,兩大傀儡在陸奇的操控下,竟然配合的十分默契,一個釋放空間鎖定,一個沖入其內擊殺賈勇軍。

突然,那賈勇軍的體內出現一絲光芒,原來是他的護甲法器起了作用,在抵銷身體所受的重創,可就算是這樣,也根本扛不住兩個假竅期傀儡的強大傷害。

只聽得『啪啪啪』一陣爆響,這是骨骼碎裂所發出的聲音,緊跟著賈勇軍的軀體四分五裂,口中鮮血狂噴,至此他的身軀竟被打的稀巴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