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何況,別人還是鬼鬼祟祟的模樣,她是光明正大的過來,甚至可以說是照顧張金芳和朱貴明的生意,需要這樣嗎?

  • Home
  • Blog
  • 何況,別人還是鬼鬼祟祟的模樣,她是光明正大的過來,甚至可以說是照顧張金芳和朱貴明的生意,需要這樣嗎?

於是,硃砂也就試探著問胡校長:「胡校長,你這麼生氣是幹什麼?難道,這個小吃店,你也入了股有份,所以,這是怕我鬧事,說話都這麼咬牙切齒的?」

「胡說。」胡校長更生氣了。

他怎麼可能在這個「鑫鑫」小吃店入股,這多掉份的,瞧瞧,就看著「鑫鑫」兩個字,就全是銅臭味,看著都是一種個體戶的氣息。

胡校長瞧不起「鑫鑫」小吃店這個招牌,同樣,也瞧不起「辣妹子」小吃店這個招牌。

在他看來,都是屬於典型的沒文化的份,以「鑫鑫」小吃店最為突出。

「我跟這個店,沒有什麼瓜葛,你別瞎猜。」胡校長申明著,以免影響了自己的名譽。

他急著撇清關係,硃砂倒不急著撇清關係了。

她微微笑著,甚至壓低聲音,對胡校長道:「實不相瞞,我其實跟這個店,還有些瓜葛。」

「啥?」胡校長有些沒聽清。

「你不知道啊,這開店的朱貴明和張金芳,其實是我的堂叔堂嬸呢,難道你讓他們在這兒開店的時候,就不知道這些關係嗎?」硃砂唇邊帶著笑意。

胡校長可沒料得,她們居然還有這麼一層關係。 胡校長突然有些後悔,自己就不該來摻合著這事,看樣子,似乎有什麼家族糾紛在裡面。

正要撤退,張金芳在裡面倒是看見了胡校長,急著迎了出來:「哎呀,胡校長,你來了?一直在等著你呢……」

她這麼大聲一嚷嚷,這是裡面的學生,都一齊回過頭來,然後,齊唰唰的叫了一聲:「胡校長好。」

這個樣子,是讓胡校長進退不得,再撤退就不合適了。

張金芳一過來,準備迎接胡校長,就看見了跟胡校長並排站在一起的硃砂。

這是什麼情況?

張金芳一愣。

而硃砂就大大方方的叫了她一聲:「嬸子,這小吃店開張了,生意還好吧?」

她這麼叫人,胡校長就確認了,果真她們是一家人啊。

一個硃砂,一個朱小蓮,都是姓朱,果真是跑不了。

張金芳面對著硃砂這麼大方的問候,還真不知道是如何的應對了。

這客客氣氣跟硃砂問答吧,這不是讓胡校長錯覺,感覺自己之前說的話,都是假話,其實她們跟硃砂關係好著呢,根本不存在硃砂威脅她們的事。

可要是黑著臉,不理硃砂的問候吧,這在胡校長的面前,又會印象不好,似乎自己特別不會做人。

張金芳尷尬了一下,就直接跳過硃砂這問題,一個勁的殷切招呼著胡校長:「胡校長,裡面請,裡面請。」

朱貴明在負責打著飯菜,也是看見張金芳迎著胡校長進來,一同進來的,還有硃砂這個死丫頭。

朱貴明都有些著急,怕硃砂這死丫頭又整出什麼幺蛾子的事。

可是,現在這麼多的學生要打飯菜,朱貴明都忙得團團轉,恨不得變身哪吒,長出三頭六臂來,哪還有功夫,騰出空來管這邊張金芳的事啊。

張金芳拿著抹布,將桌子抹了又抹,帶著討好的笑意,對胡校長道:「胡校長,你請坐。」

畢竟新店新開業,不管是桌椅還是抹布,都還是新新嶄嶄,胡校長看了一眼,也沒過多的嫌棄,硬著頭皮坐下。

硃砂跟著在胡校長對面的位置坐下。

張金芳心中煩,但還是強忍著,笑著問硃砂:「硃砂,你跟著胡校長坐在一起幹什麼?這多沒規矩的,讓人看著笑話,快起來,把位置讓別人吧。」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硃砂笑笑:「嬸子,你這話,說得可真是讓人笑話了。明明是你昨天,特意的邀請我過來坐坐,怎麼我今天過來坐坐了,你反而介意了?該不是你就是玩的口是心非那一套?」

張金芳偷看了一下胡校長的臉色,見得胡校長微不可察的皺了一下眉,張金芳心中暗想,壞了,這胡校長生氣了?

張金芳有些後悔。

就不該請胡校長過來啊。

昨天是怕硃砂來鬧事,特意的把胡校長叫來坐鎮。

結果今天胡校長來了,這硃砂也來了,這硃砂看著就是來鬧事的,偏偏自己還當著胡校長的面,發作不得。

張金芳只能假惺惺的道:「瞧你這孩子,一慣就是喜歡疑神疑鬼,以小雞肚腸看人,我怎麼會介意這些事。」 張金芳這話,是直接說硃砂小雞肚腸疑神疑鬼,這是跟胡校長間接告狀呢。

「沒辦法。」硃砂雙手一攤,一張漂亮的小臉露出可憐巴巴的神情:「都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我也是被叔叔和嬸子給坑得太多了,才這麼提心弔膽啊。」

她是直接承認她就是疑神疑鬼了,這又怎麼樣?

這疑神疑鬼的起因,也是因為張金芳兩口子坑人太多。

「都說吃一蟄長一智啊,要是被坑這麼多,還不學聰明點,這不是被人坑死,胡校長,你說是不是?」硃砂這麼說著,還向著胡校長求證的追問一句。

胡校長無奈的取下眼鏡擦了擦。

他就後悔,就不該來淌這麼一趟渾水。

看樣子,這朱貴明一家跟硃砂是早就有積怨。

硃砂固然令他恨得牙痒痒,但胡校長現在也清楚了,這朱貴明一家,也不是那麼的無辜。

以後還真的少來摻合他們這些事。

已經讓朱貴明一家,在這校門口把小吃店開了起來,現在反悔,也來不及了。

胡校長只能警告自己,以後,不要再管這一家的事了。

「瞧你這話說的,誰坑你了?誰坑你了?」張金芳看見胡校長的神情,就知道大事不妙,對硃砂也莫名的來氣了,也顧不得再偽裝什麼,聲音直接大了起來。

硃砂也皺了眉:「嬸子,你這麼大聲幹什麼?這是準備耍潑? 權妻 我提醒你一下啊,這可是學校門口,不是鄉下,不是你大嗓門威脅幾嗓子,就能把我給欺負得死死的。所謂的有理不在聲高,胡校長還有這麼多的學生,都是文明人,大家飽讀詩書,都是看著的呢。」

張金芳被這話,給不軟不硬的堵得死死。

她還真不能象在朱家大灣那樣發狠,如硃砂所言,大家都看著的呢。

張金芳只能強咽下這麼一口氣,轉頭諂媚的問著胡校長:「胡校長,我給你來一份我們的招牌魚香肉絲吧,味道好著呢。」

硃砂驚訝的問道:「嬸子,你居然會做飯菜?我記得,以往在朱家大灣,你做的飯菜特別難吃,許多時候,都還是讓我過來幫你做事的啊。」

這話可不是假話。

確實張金芳做的飯菜,真不雜滴。

她家真有個大事小事,要請客的時候,都是讓別人來幫忙。

哪怕燒火打雜這樣的事,張金芳都捨不得朱小蓮做。

用她的話說,她家小蓮是要考大學的人,她的手,就只適合拿筆杆子的,怎麼能來干這些粗活。

所以,大多數情況下,就是朱淑華這個沒腦子的,被叫去做事,而硃砂在朱淑華的打罵中,也倖免不了,只能去幫忙。

現在,硃砂就直接把這事給叫破。

果不然,這店中進來打飯菜的學生,聽著這話,都愣了一下。

這家「鑫鑫」小吃店的飯菜,特別的難吃?

大家一猶豫遲疑,朱貴明也感覺到了不對,幫忙吆喝了一嗓子:「我們可是請了最好的廚師,這廚師,以往可是在國營大飯店當師傅的,做出來的飯菜,是味道好極了,保證大家吃了一次還想吃。」 這話,也只能讓大家半信半疑,大家也就只能抱著試試的態度了。

朱貴明又向張金芳使個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跟硃砂多說了。

張金芳想想也對,她現在跟硃砂來斗這些嘴巴子勁幹什麼?

到時候,等硃砂先發作鬧事,她再來哭訴一番,說說委屈,這才是正事。

張金芳就招呼著胡校長:「胡校長,你先坐一下,我去給你上飯菜。」

硃砂也吩咐道:「麻煩也替我來一份招牌魚香肉絲吧!」

張金芳一怔。

硃砂笑道:「所謂進門都是客,我這也是看嬸子的小吃店開張,好心的過來照顧一下你的生意,難不成,你還不做我的生意了?」

所謂的伸手不打笑臉人。

何況,硃砂的說法,還真是客氣有禮,態度誠懇,要是張金芳拒絕,也只是張金芳的不對。

張金芳看了硃砂一眼,硃砂已經拿出一張大團結拍在桌上:「嬸子,不要怕我不付錢,你儘管把你們店裡的所有菜式,一樣來一份好了。」

張金芳只能想,有錢不賺是傻子,既然這硃砂,自己主動的要送錢上門,也不怪自己了。

不是每樣菜都來一份嗎?

那就來吧。

張金芳上前,將那一張大團結趕緊收進包中,又壓低著聲音,湊到硃砂的耳邊,低低詛咒一句:「撐死你好了。」

她這是背對著胡校長,不讓胡校長看見唄。

硃砂偏偏大聲反問一句:「啥,嬸子,你說的啥,我沒聽清,你大聲一點。」

張金芳怎麼能再把這句詛咒的話再大聲說一遍。

她氣急敗壞的白了硃砂一眼,趕緊進去端飯菜了。

後面的廚房中,張金芳的兄弟張金全,也在那兒忙得熱火朝天。

他們經營的,也就是快餐飯的形式,當然是不可能來小鍋小炒。

這也是張金全提出的主意。

總裁老公麼麼噠 這學生娃,一來就是一窩峰,一離開就是一大片。

這要是中午的一兩個小時,來慢慢小炒,時間上根本搞不贏。

就算他動作再快,三分鐘炒一個菜,一個小時,也就只能炒二十份菜。

這在學校的門口開小吃店,這麼多的學生娃,讓吃飯高峰期就炒二十個菜?

所以,這就弄成快餐飯的模式,一個菜炒一大鍋出來,學生們來吃飯,直接打一勺就是了,一點也不耽誤時間。

張金芳叫著張金全:「小弟,你快炒一小份的魚香肉絲出來……」

張金全將勺子一擱:「怎麼還要搞小炒?不是說了賣快餐的嗎?」

張金芳只能賠著笑臉:「這來的,是學校的胡校長,得讓他吃得滿意,以後才好照顧我們。」

「行。」張金全也明白事情,趕緊炒了一份魚香肉絲出來。

這給胡校長是小鍋小炒,給硃砂,張金芳可沒這麼好心了。

她就直接給硃砂來的大鍋菜,讓朱貴明從這邊的菜盆中,一樣給勺了一勺,拿盤子盛了,給硃砂端了過去。

「謝謝嬸子。」硃砂甚至不忘謝謝一句。

當然,這主要是在胡校長的面前博個好印象。

硃砂可不想這胡校長的心,完全歪到朱貴明一家那邊去,否則,自己的小吃店,還不怎麼好在這地盤立足了。 硃砂甚至很大方的,將自己面前的那些裝菜的盤子,往胡校長的面前推了推:「胡校長,來,一起吃吧,這麼多的菜式,嘗嘗鮮也好。」

張金芳嚇了一大跳。

她暗自想,還好,自己剛才沒往硃砂吃的飯菜中吐口水,否則,這不是讓胡校長給吃了?

同時,張金芳心中也暗暗唾了自己一下,自己怎麼就炒一個菜給胡校長呢?

有硃砂這麼一對比,這不是顯得自己太小氣了?

張金芳趕緊搶著對胡校長道:「胡校長,你慢慢吃,我再替你炒兩個小菜燒個湯過來。」

「不用麻煩了。」胡校長怎麼可能再讓這張金芳去炒兩個小菜燒個湯?

他只想應付幾口,快些走人。

他也看清楚了,這硃砂,還真不是來鬧事的。

人家說話做事,都還算是有禮有節,相比之下,這張金芳的格局,就差多了。

正這麼想,就見得硃砂又向他笑盈盈的道:「胡校長,你放心,這些飯菜,我都是給了錢的,你放心吃,不會有人說你大吃大喝,佔人便宜。」

胡校長氣哼哼的看了硃砂一眼,自己從錢包中,掏出兩元錢,也放在了桌面上,以示自己會付帳。

「哎呀,胡校長,這可使不得,今天我們開張,是我們請你吃飯……這怎麼可能收你的錢。」張金芳趕緊拒絕。

胡校長几乎是咬牙切齒。

羅馬尼亞雄鷹 這一盤魚香肉絲才多少錢?他是付不起帳嗎?

這還說什麼請自己吃,不收自己的錢,這不是當著這些學生的面,承認自己是跑這兒來白吃白喝?佔人便宜?

真是蠢不可及,朱小蓮怎麼有這麼蠢的父母?

「收下。」胡校長黑著臉,話也重了。

張金芳見勢不對,也只好訕訕的將錢收下:「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硃砂低著頭悶笑,心情大好的慢慢品嘗著這「鑫鑫」小吃店的飯菜。

可以說,這才開張,朱貴明他們還真是下足了血本,菜的款式也不少,什麼青椒肉絲、魚香肉絲、木耳肉片、蒜苗回鍋肉……不僅油水多,而且味道也不錯。

看上去,還真是卯足了勁,要在第一天,就樹立起好口碑。

不過,硃砂又看了看她們的招牌。

為了低價競爭,朱貴明他們特意把招牌還做得特別的醒目,那價格,也是大刺刺的標在那兒,特意的提醒大家,他們的價格有多便宜。

硃砂粗粗估算了一下,這個價,按著他們的這個做法,根本就賺不了錢吧,要是加上人力成本,這完全是賠本賺吆喝。

硃砂撫了撫額,是看破不說破。

萬一她的這個堂叔堂嬸,人家以往真的是壞事做夠了,現在突然良心發現,要獻獻愛心,願意來賠本做些飯菜給這些學生娃吃,也不一定呢。

人家這麼有愛心,自己怎麼好意思要阻擋別人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