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不屬於這個世界吧?”劉雨停頓了一下,努力戳着對方隱藏起來的祕密。?

  • Home
  • Blog
  • “你不屬於這個世界吧?”劉雨停頓了一下,努力戳着對方隱藏起來的祕密。?

結果,對方如她所願的炸毛了。“你爲什麼會知道!”?

“因爲,你做的太明顯了,而且……”淡定的繼續毒舌。“你的智商,和天賦,根本不相符。”?

“你真的,太大意了。飛艇上,你接近我的次數,一共有六次,在這六次裏,你話中的漏洞,共有着十八處,其中,包括六次試探未果,兩次語言前後矛盾……你在情緒激動時,說話的習慣,就會發生變化,而那些詞彙,是這個世界的人並不常用的,反倒和記錄遺蹟的書籍中,記載的某些奇怪的人類所用的詞彙相似。所以,你並非是這個世界的人,對吧?也就是說,你並不是我的哥哥……那麼,我真正的哥哥去了哪裏?是你害了他麼?”劉雨面無表情的胡扯着。?

“……”同樣面無表情的盯着劉雨,張鶴的眼中,再也抑制不住殺意。?

不知是誰先動的,下一刻,張鶴已經出現在剛纔劉雨所站的地方,而他的那把鋼刀,也猛地劈落下去。而劉雨,則捂着手臂,跳出幾米遠,轉身就跑。?

想逃?張鶴冷笑着,哪有這麼簡單的事情!本來就不會放過你了,現在你知道了我的祕密,又怎麼可能讓你活着見到揍敵客家族的人!?

劉雨只覺得身後惡風撲來,她再次加速,向前奔跑着。?

同時,手中的長鞭,不斷的捲起路旁的灌木樹葉,抽向後面。?

身後的殺氣,比剛纔更加濃烈了。?

但對方能上鉤,劉雨覺得,受點傷也是值得的。?

又奔跑出一段路後,劉雨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見。而這一次,張鶴再沒有等到她的再次出現。周圍的霧氣,已經濃郁的,看不清五米之外的情形了,張鶴皺着眉,砰砰砰不斷亂跳着的心臟,在告訴他,這裏,有問題。很危險。?

開始的時候,他並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直到眼前開始出現熟悉的景象,出現熟悉的男男女女……?

遠離核心區域的劉雨,站在樹上,遠遠的望着那個方向。雖然因爲霧氣的緣故,她根本就看不到裏面發生了什麼,但是,剛剛傳來的一聲尖叫,卻貨真價實的證明了那個區域的特殊性。?

攤開手裏的地圖,上面明確的用着一個偌大的骷髏頭,標註着核心位置。雖然這片森林的樹木,都似乎是人造的假樹,但這片區域的樹木,卻隱隱散發着,和其他樹木截然不同的味道。?

在用毒老師講課的時候,她曾聽聞,在揍敵客家後山深處,種植着一種可以使人產生幻覺的樹木,這種樹木會散發出淡淡的香氣,不知不覺中,迷惑人的心智,攻擊人的心靈漏洞。?

這片森林瀰漫着的霧氣之中,就有着這種氣息,是從樹木裏散發出來的,只不過,毒性稀釋的極淡,只能挑撥小一些的野獸瘋狂,對人類能產生的作用,不過是使其心情極度暴躁而已。稍微有些實力的人,就能壓制住這種躁動反應。?

可核心區域不同,這裏的樹木,更加密集,樹木中的毒素,也更多一些。再加上她特意獵殺的那幾只,傳說中血液中帶有迷幻作用的小獸,兩種毒素,在同一個區域碰撞在一起,不知道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

一聲高過一聲的驚恐叫聲,讓她微微蹙眉。?

其實,如果有選擇的話,她更喜歡直接解決對方,虐殺,侮辱對手,不是她的風格。?

這次,卻是沒辦法了。?

就這樣,在近處的喊叫聲,以及遠處此起彼伏的獸吼中,一夜過去。?

即將結束歷練的這一天早上,霧氣散去,劉雨跳下高樹,走進核心區域。見到的,就是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穿越男。?

面無表情的站在他面前看了一會,劉雨從衣服兜裏掏出一個密封的很嚴實的紙包。?

歪着頭想了想,劉雨伸出一隻手,掐住了對方的脖子,只是輕輕一扭,喀嗒一聲,對方的脖子,就被她扭斷,停止了呼吸。 閃婚嬌妻:總裁大人請離婚 然後,她才抖出包裏的藥粉,小心的灑在屍體上,隨後,消除掉自己來過的痕跡。又在那幾具小獸的屍體上,也灑了那些藥粉,隨即,快速離開。?

她剛離開沒多久,這片地面就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隨後,一大羣的野獸,都眼眸通紅的衝過來,似乎是受到藥粉的吸引,開始瘋狂的撕扯着地面上的這些屍體,包括穿越男的那一具,片刻之後,地上就只剩下七零八落的骸骨和斑斑血跡。?

捂着手臂,因爲失血過多,又三天沒怎麼閤眼,又渴又餓的原因,使得劉雨的步伐,變的越來越沉重。?

即便手裏有着地圖,劉雨走出這片森林時,也已經太陽高高升起了。?

一艘飛艇,已經停靠到了島嶼空地上,梧桐的身影,在飛艇前,站立着。?

“三少爺?”一聲略帶驚訝的低呼,傳過來。?

劉雨勉強撐着身體,一步步向飛艇的方向走。?

就在這時候,主神系統的聲音,在她的腦海裏迴盪起來。同時,只有她才能看到的手錶上,閃過一抹綠光。?

“第一個清除任務已完成,系統計算出現偏差……嘀!獎勵任務者一半積分,共計200點……可繼續查詢系統獎勵……”?

主神到底在搞什麼?爲什麼,完成了任務,只給一半獎勵?劉雨勉強撐着快要全線罷工的精神,思考着。但越來越濃的睡意,將她的意志力,剝削的薄如紙片。勉強走到梧桐的面前,只看到對方的嘴,一張一合的,似乎在和她說着什麼……?

“大少爺。”直到另一個人的身影出現,梧桐才停了下來,恭敬的向對方行禮。?

“梧桐,他怕是已經睡着了。”站着睡覺麼?如果不是聽到了對方的輕微鼾聲,他幾乎以爲眼前的這個人是昏厥過去了。?

伊爾迷好奇的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一戳眼前這個人,頓時,對方轟然倒下。?

將對方接住後,攔腰抱起,伊爾迷面無表情的盯着懷裏的人,彷彿對方臉上有着什麼奇怪東西一樣……?

“伊爾迷,只有他在麼?”飛艇上下來的一老一青,兩代揍敵客,其中,席巴·揍敵客的表情最爲嚴肅,一看清伊爾迷懷裏的人是誰,就臉色微變。?

“是的,爸爸。”?

席巴得到肯定答案後,神情複雜的望着大兒子懷裏的小兒子,表情更加嚴肅了。?

“呵呵,席巴,既然這孩子已經通過了歷練,那麼,從現在開始,他就是我們揍敵客家族的正式成員了。按照排行,他應該是這一代的二子吧?”身前掛着“一日一殺”字樣布條的桀諾·揍敵客對兒子說道。?

席巴這才輕輕嘆口氣,點了頭。“是的,老爸,從現在開始,他就是揍敵客家族這一代的第二子了。名字之前已經取好了,就叫他糜稽·揍敵客吧!”?

說完,轉身,和桀諾一起向飛艇上走去。?

走到門口,馬上就要進去的時候,席巴的腳步突然頓住,頭也不回的吩咐道:“梧桐,留下兩個僕人,在島上尋找那個孩子。飛艇在天黑之前會再來一趟迷霧之島,到時候,如果他還活着的話,就將他帶回來吧。”?

“是,老爺!” [綜漫]糜稽的穿越任務 主神的獎勵

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客~居&

枯枯戮山,揍敵客家族主屋

“伊爾迷,他還沒有醒麼?”一道高大的身影,從走廊的盡頭緩步走來,每走一步,都彷彿帶着一種壓迫感,讓正等待在這裏的人們,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客~居&最後,那道身影停在了醫療室外面,一頭披散下來的波浪銀髮,垂落着,與魁梧的身材映襯着,越發襯得那張臉龐,剛毅,嚴肅,充滿了威嚴感。來人正是揍敵客家族的現任家主,席巴·揍敵客,他先是看了一眼玻璃窗內正躺在醫療牀上昏睡着的孩子,然後,面容嚴肅的轉向站在醫療室玻璃窗外的伊爾迷,問道。

“是的,爸爸。”伊爾迷表情不變的向席巴回答道。

此時的伊爾迷·揍敵客,穿了一件帶有可愛心型圖案的連衣蓬蓬裙,黑直的頭髮,打理的絲毫不亂,柔順的垂落肩頭,本來該是一個清秀俊冷的小少年,硬是被人給打扮成了個面癱小公主,在他的身旁,站着的,是身形挺拔、永遠都是一副整潔裝扮、有着近似偏執的管家美學理念的管家執行長梧桐。見父子二人在說話,梧桐後退了兩步,與兩位主人所處的位置,遠離了一段距離。

席巴不動聲色的彎了彎嘴角,這位新管家執行長,讓他很滿意。

“你先過來一下,爸爸有話和你說。”席巴表情嚴肅的對長子說着,隨後,又看向梧桐。“你在這裏等着結果。”

“是的,老爺。”梧桐躬身。

轉身,席巴向着走廊盡頭走去。

伊爾迷大大的貓眼則盯着醫療室玻璃窗裏的那個沉睡着的小孩子,看了一會,隨後,也轉身,靜靜的走出去。

一大一小兩代揍敵客,都是那種習慣了的沉默的背影,他們靜靜的走着自己的每一步,雖然身材有差異,雖然力量上對比懸殊,卻彷彿都有着一種,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會彎了自己的脊樑般的揍敵客家特有的驕傲。

安靜的房間裏,父子二人靜坐無言。

“那個孩子……他死了。”過了一會,席巴·揍敵客率先開了口,慢慢的說起自己剛剛接到的這個消息。

“哦。”伊爾迷擡起眼,看了父親一眼,點了下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的這種態度,讓席巴說不出心裏是一種什麼感覺,既爲長子的不動聲色沒有太大情緒波動感到自豪,畢竟,這是一名優秀殺手該有的素質,可又爲他對自己兄弟之死無動於衷有着那麼一點不滿。

席巴繼續說道:“雖然他的死因看起來只是個意外,但是,如果不是受到致命的傷害,有着揍敵客血脈的人,又怎麼可能落到一個被野獸分屍的可笑下場?”席巴慢慢的說着,表情上,卻絲毫不見一絲傷心,有的,只是淡淡的猶疑和掩藏在眼眸深處的凝重。“這兩個孩子之間,一定有着什麼問題。尤其是二子,他對三子的強烈殺意,從他們第一次見面之後就有,可這三年來,他們接觸的機會並不多,即便知道會有三年曆練,這種仇恨,也不合理。而三子,他一直以來的表現,都是平平無奇,可這次卻能取得歷練的勝利,這種情況,實在是不尋常……”

擡手,制止住想要說話的伊爾迷,席巴濃眉一揚。shUkeju?cOm看小說就去……書@客~居&“你不用擔心,既然這次歷練已經有了結果,爸爸是不會反悔的。爸爸這次叫你過來,是想你我父子之間能夠談談心。看的出來,你還是有些在乎這個活下來的弟弟的,那麼,他今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在他真正對家族存有感情之前,他的一切,都由你來負責,如果發現……”

席巴沉默了一下,沒有說出後面的那半句話,而是直接盯住長子,目光裏滿是信任:“你該知道怎麼做是正確的。”

“如果他對家族不利……”伊爾迷擡起清秀的臉,一對大大的貓眼,看向父親席巴,黑暗眸色,連習慣了殺人的席巴,也感到了一股刺骨的殺意。眼睛裏,絲毫沒有這個年紀少年該有的天真和陽光,語氣平淡,不起波瀾,卻能讓人聽了,身體忍不住一抖。“我會,親手殺了他。”少年用着清冷的聲音,許下承諾。

醫療室內

揍敵客家二少爺那小小的身體,正平躺在病牀上,幾乎是一動不動,若非儀器上顯示出的呼吸心跳數據還都算正常範疇,幾乎讓人懷疑他是否已是快死了。

事實上,劉雨現在的情況……恩,怎麼說呢,很詭異。她其實除了捱了一刀,又餓又累外,在這三天三夜裏,並沒受什麼致命傷,可現在,她卻躺在牀上,失去了意識,在強大的揍敵客家族醫療水平治療下,依舊沒有立刻醒過來。這讓本就對她的實力感到失望的揍敵客家,越發的感到鬱悶了。

天賦好的二子意外身亡,而這個自出生之日起就病弱不堪的第三子,卻贏得了這次歷練的勝利,獲得了揍敵客家族的認可,有了屬於自己的名字。下人們雖然嘴上不敢多說什麼,可心裏,對這位已晉升爲二少爺的孩子,卻是沒有什麼敬畏之心的。

不過,外人怎麼想的,劉雨向來不怎麼在乎,此時,就更加不會知道了。她之所以昏睡到現在,一直都沒有醒過來,其實原因根本就不是身體虛弱,而是因爲她現在正在進行着身體改造。

事情的經過還要向前推,一直到劉雨即將上飛艇的那個時候。當時,劉雨不是昏睡過去了麼,再醒來時,其實她已經站在了一片白茫茫的空間裏。這裏不是她曾經呆過的那個主神空間,卻又與那個空間有着一些相似之處,同樣都是無邊無沿,沒有一絲的人氣……

她習慣性的面無表情着,心裏其實早已經內流滿面了。該不會努力了這麼久,結果,還是掛了吧?QAQ

“意識已連接成功……”“嘀”的一聲,有什麼東西,忽然進入到了這個空間。耳邊更是出現風聲呼呼刮過的聲音。伴隨其中的,是清脆悅耳的又一聲“嘀”。

隨後,在劉雨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套極爲精緻的機器,其形狀、模樣、大小,和銀行裏常有的那種自動取款機很是相像,只是,劉雨眼前的這一套機器,要更大一些,也更華麗一些。

“……”面無表情的盯了一會,劉雨已經破罐子破摔的不去想,爲什麼這地方會突然出現這麼一個東西了。→_→

她走了過去,並且坐了下來。

“身份已覈實……”又是“嘀”的一聲,面前的大屏幕瞬間亮起來,屏幕上更是出現了一個大大的數字,後面跟着的,是一串奇怪的符號,其實,用正常語言簡略翻譯,意思就是:隸屬於第1986號主神的備用查詢系統。√(─皿─)√原來真的是這廝在搞鬼……

雖然對方這時候已經褪去了坑爹的圓潤外形,變態成了一臺查詢機的模樣,但劉雨還是從中看出了其試圖隱藏的抖M屬性。面無表情的不停戳着屏幕上面的提示按鈕,在瀏覽過一些基礎資料後,很快,她就找到了自己現在急需的東西——查詢任務者自身資料。

現用名:糜稽·揍敵客

曾用名:劉雨

所服務主神系統:1986

性別:女、男

……

看到性別那一項時,劉雨的眼角不可控制的抽搐起來,然後,自暴自棄的繼續向下看。

狀態:體質0階。

力量:60/100

體質:50/100

敏捷:80/100

理性:95/100

精神:85/100

生命:輕傷

技能:無

裝備:無

積分:200

劉雨剛纔已查詢過,在第1986號主神系統裏,一共有着七階的進化標準。包括拳擊手、普通格鬥高手在內的普通人羣,統統都被劃分到了0階狀態。其中,自然以普通人中的幼兒、垂暮老者指數最低,而正當青壯之年的格鬥高手,則算是其中的頂端人物。可0階的頂端高手,若是遇到了一階的弱小者,依舊是被虐的境遇。除了第0階,突破了普通人實力的,則有六階……

“主神,我現在全身修復,需要多少積分?”劉雨想了想,詢問主神。

熟悉的機械女聲,果然毫無情感色彩的傳來:“全身修復,需要積分20點,是否選擇修復?”

“不。”開玩笑,爲了這200積分,她都快把小命給扔了,現在只不過是受了點輕傷而已,自己養養就好了。

想了想,劉雨在主神這裏繼續查詢了強化自身素質裏的各個項,結果,積分兌換之高,讓她都有點無語了。話說,主神這傢伙,該不會是根本就沒打算讓她回家吧?請問,這200積分能幹個什麼?只是稍微強化一點身體素質,基本就能用光了。而她所期待的兌換技能、兌換裝備,甚至連顯示可兌換的內容都沒有,全都顯示着正在封鎖中……

劉雨木着臉,又點開了與自身資料、強化項並排在屏幕上的第三個選項——兌換物品。

還好,這裏還顯示着正常。只是,能向她開放的,也只有0階的物品而已。其中,日常類的易消耗品所需積分,是這裏面最低的。而像書籍、資料、機械這些物品,兌換起來,則要稍微貴一些。不過,因爲這些物品,都是現實世界比較常見的,不太稀少的物品,若是兌換一些,倒是問題不大。

劉雨有點猶豫,該怎麼充分利用好這200積分?

獵人世界有多危險,沒怎麼出過家門的她,也已經大體有一個感覺了。

如果她能選擇的話,她當然希望,自己可以擁有着無比強大的力量,然後,呼風喚雨……所向披靡……最好,每遇到一個目標,只一招過去,就能滅了對方,能那樣的話,她絕對會爽極。

可夢想是豐潤的,現實是骨感的……

=?=她的積分不夠……

每當這個時候,她腦袋裏浮現起來的,其實都不是自哀自怨,而是替這個主神系統深深的感到悲哀。

是,她是杯具,作爲一個任務者,還得一切靠自己去奪去練去殺去搶,可堪比全能電腦的主神大BOSS你呢,自己中了無數病毒,也給自己插了一張免費的殺毒軟件,卻連給軟件做一下升級都做不到,還要靠殺毒軟件自己來自力更生,這樣電腦其實早就應該報廢了吧啊喂!如果不是自己就是那張免費的需要自己去升級然後替這破電腦殺毒的倒黴軟件,她真希望趕緊來幾個電腦黑客,直接將這沒用的貨給滅了!=皿=凸果斷去死吧!主神系統!

生氣當然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最後,劉雨只能是用了50積分,將自己的“體質”從50提高到了100滿點,其他的強化,現實中自己來就好,但天賦體質,卻是很難來後天改變的。可即便是這樣,因爲其他項還沒有滿點,她現在頂多是普通人裏體質、天賦最好的那一類。

現在全職獵人世界的時間,爲1985年,科技程度,與劉雨曾經生活過的現實世界,有些類似。雖然有些地方,因爲獵人、魔獸的出現,而顯得超過了現實世界,和現實世界一比,玄幻的不得了,可基礎設施這裏,卻是差不多的。

想到原著裏,那位小胖子擅長的,似乎正是電腦技術、機械、炸彈藥物什麼的,而這個世界目前的電腦,還是那種極爲龐大繁瑣的老式計算機,機械方面,也很落後。

劉雨準備將剩下的150積分,全部用在兌換相關書籍、圖紙、零部件上。在這方面,主神系統可是極爲先進的,空間裏的這方面知識,從最低級的,到最高級難懂的,都有,甚至連劉雨所在的現實世界的科技程度,也被遠遠的甩在了後面。

既然在其他方面,暫時還不能被揍敵客家族重視,那麼,就讓她先做揍敵客家族的後方補給人員吧! 三歲神童

三年曆練風波,很快就過去了。

被冠名爲糜稽·揍敵客的歷練合格者,第二天就從昏迷中醒了過來,隨後,參加了屬於他的第一次揍敵客家族的家庭會議,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馬哈·揍敵客,也在這次會議上出現了,旁觀了整個過程。歷練合格者,被席巴正式授予了揍敵客這個姓氏,同時,糜稽這個名字也將被記錄進揍敵客家族的家譜,得到家族的承認。得到這個結果的過程雖然很不容易,但出現結果的時候,一切卻如流水一般,輕輕灑灑的就過去了。

日子還得繼續過下去,獵人世界的人,此時生活的節奏,還不是很快,除了工作,業餘生活也很貧乏,於是,每一天,都顯得平淡如水,習慣了殺人的人,更是見到血都很難讓自己興奮起來。但平淡生活的背後,總是有着太多意外,隨時會衝出來,讓人大吃一驚。就比如,現在正在聽着管家執行長梧桐彙報的席巴·揍敵客。

“他要求你爲他準備電腦、機械方面的資料麼?”席巴捂着嘴,思索着。

梧桐站的筆直,靜靜等候着老爺的命令。

“給他,把能找到的相關書籍都給他送去。”席巴眼眸裏,有着一絲好奇,他倒要看看,這個孩子要這些書籍資料,是想做什麼。

“還有,如果他以後還有這方面的要求,及時彙報給我。”

“是,老爺。”梧桐躬身。

梧桐的辦事效率果然是一流的,不到半天時間,劉雨的房間裏,就已經多出一個大書架,上面擺滿了這個世界有關機械、電腦方面的書籍。本來,席巴只是想看看,這個三歲大的幼子,到底要這些資料是想搞什麼。雖然這個世界,人類的身體發育,都稍微的早一些,揍敵客家族的孩子,在三歲的時候,更不會是一個大字不識的文盲。可即便是這樣,這些書籍,哪怕是最簡單的那幾本,對一個三歲孩子來說,也太過高難度了。

於是,之後的一段日子裏,席巴·揍敵客除了日常工作外,還多了一個業餘娛樂活動,就是偷偷觀察着次子的一舉一動。而看在他眼中的,幾乎永遠都是一個廢寢忘食在讀書學習的小小身影……難道,對方真的看懂這些書了?

爲了搞明白這件事,席巴·揍敵客,終於請了一位這方面的專家,扔進了次子的房間。

隨即,席巴·揍敵客發現,這個幾歲大的孩子,竟然是真的喜歡讀書,真的能看懂那些書籍。

“爸爸,她居然真的能看懂這些書。”站在玻璃窗外,席巴·揍敵客不禁有些感慨。

難道說,揍敵客家族,這一代要出一個非戰鬥類的天才了?

桀諾·揍敵客揹着手,站在他的旁邊,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伊爾迷那孩子和我提起過,糜稽剛出生時,似乎就有着不弱的智力。在學習的時候,也很勤奮,雖然資質不高,可還是有可取之處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